“文化工程”为何频惹争议-百家论坛-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文化工程”为何频惹争议

于 2008/9/5 8:03:43 发表  百家论坛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民网2008年09月05日00:00:

 

  丰都鬼城一隅。
  资料图片

  淮安南北地理分界标志效果图。
  资料图片

  为什么要建“鬼城”?

    近日,重庆市丰都县将投资7亿元打造“鬼城”的消息,在社会上再次引发争议。

      事实上,这并不是丰都第一次遭遇质疑。

  2006年,重庆本地媒体曝出消息:丰都县拟斥资2.3亿元,在被淹没的原老城旧址上,用5年时间打造一个全新的“鬼城”,其中,丰都县原有的“玉皇大帝”雕像将化身为“世界上最大的‘阎罗王’坐像”。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媒体关注。

  今年8月,在丰都县召开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丰都县委常委、县旅游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主任王润侠表示,将投资7亿元对丰都县名山景区进行提档升级,“唱响‘世界鬼城’,扩大丰都的知名度,是我们未来的旅游奋斗目标之一。”

  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丰都县启动了占地110亩的三大重点“鬼文化”工程,主要包括“鬼国神宫”、“阴司街”、“天堂仙境”三大板块。1995年,前两项工程相继竣工并对外开放,但10多年来,两个景点的收入呈下降趋势。“鬼国神宫”建成后主要就靠声光电制造效果,很难吸引回头客。

  花巨资改造“鬼城”,重庆市交旅集团长江三峡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秦永红认为很有必要。“原有的景点各自为政,散、差、弱,很难留住游客”,他毫不讳言,与打造鬼文化相比,通过发展旅游拉动当地经济,才是名山改造项目的首要目标。

  丰都县的材料显示,受库区产业“空虚化”问题影响,全县失业率达7.74%。秦永红说,“有些老百姓认为花这么多钱做鬼文化是鬼迷心窍,其实不然。对丰都来说,只有搞好旅游,才能给老百姓带来就业机会。”

  如何看待鬼文化?

  对丰都鬼城,重庆市政协委员刘豫川坚决反对:“有那么多真正有价值的文化遗产等着我们去保护、去抢救,现在却投这么大一笔钱修建假景点,我很难理解。”

  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刘中军则表示支持,在为重庆文化产业人才高级研修班授课时,他说:“有人说鬼不好,但是《牡丹亭》、《杜十娘》,还有钟馗,都是鬼文化,重庆把全国的鬼文化集中,以川剧为基础,就能成为品牌,全国人民都会来看。”

  四川外语学院教授杨政也表示赞同。“鬼文化应该是、也本来就是多元文化的组成部分。丰都的鬼文化历史悠久,应该与巴文化、抗战文化一起,成为重庆市整体文化生态的一部分。”

  一片争议声中,名山景区的项目规划还在如期进行。“概规、详规、施设图,每一步都要经过专家评审,现在项目连第一步都还没走出去呢”,秦永红很坦白,如果项目能在明年顺利开工,整个工程将在2012年完成。

  “一举多得”还是“劳民伤财”?

  江苏淮安将建我国南北地理分界标志——这条消息引发的“舆论风暴”,让淮安人连呼“始料不及”。

  9月4日,记者联系到淮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荀德麟,他在电话里有些激动:“真是莫名其妙,其他地方提出来建这样一个标志,没人吱声;现在我们淮安要建,就闹得满城风雨。”

  荀德麟也是建设南北地理分界标志的倡导者。这个建议他几年前就提出来了,只不过是最近才实施。

  他所说的“其他地方”是指哪里?荀德麟解释:比如安徽蚌埠,已经建了这样一个南北分界标志,河南信阳也有过类似议论。

  “淮安建了,其他地方也可以建,没有排他性啊!”荀德麟说,中国南北以秦岭—淮河为界,东起淮河故道入海口,向西一直到秦岭,绵延至少1500公里,这条分界线上的城市都可以建,城市可以建,农村也可以建。“就比如,在北回归线上,仅中国就有4处地方建有标志物,台湾一处,广东两处,云南一处。”

  建这样一个分界标志,必要性在哪里?荀德麟解释,淮河故道穿城而过,河上有座只剩下桥墩的钢筋混凝土废桥,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这个球形的南北分界标志物,就建在桥的中间。标志物建好了,桥也连上了,市民出行更方便了。

  “分界标志建好以后,具有一定的观赏价值。这些年,淮河故道两岸进行了美化绿化,再增加这样一个景点,这一带的环境就更美观了,淮安因此也多了一张城市名片。”

  对于200万元的财政投入,荀德麟认为“非常值”。他说:“现在,一些城市到电视上做城市形象宣传,不也要花数百万元吗?”

  为什么是淮安?

  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所长杨桂山认为,中国的南方北方,在地理上并没有十分严格的界定,不像子午线那样有非常明确的天文和地理意义。一般认为,南方北方以秦岭—淮河为界,这是一个过渡带,不是一条线,更不是一个点。如果要建南北分界标志,这条过渡带上的城市都可以建。“一个城市想通过此举提升一下知名度,也无可厚非,但说不上有多少科学意义。”

  “为什么是淮安?”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徐长乐有些不解。他说,中国的南方北方,通常是以长江为一条大的自然分界线。长江以南是江南,是南方;长江以北是江北,是北方。从气候上说,长江以北相对干冷,长江以南相对暖湿。

  徐长乐说,一个城市要建南北分界标志,总要有科学依据。他认为,“淮安是一个点,怎么能成为分界标志呢?要说是中国南北分界线东边的起点,那还有点道理。”

  9月2日,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文化上的南北分界线是没有的,长江、黄河在地理上有分割,两边在文化上有些微妙的差异,但也有大量交流的痕迹,不能认为它们是文化上的分界线。

  

  尊重“文化”的自身规律(快评)

  闻白

  丰都要巨资建“鬼城”,淮安建造南北分界标志。看起来完全不相关的两件事,其实却能够带来相似的反思。

  其一,“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老路是否还能走通?近年来,文化产业的形态日新月异,遗憾的是,一些地方政府还停留在过去的老路上,习惯于只把文化看成是满足一时经济利益的“装饰品”。必须认识到的一点是,如今文化产业已经有了更深层的内涵和独特的发展模式,其生命力如何,需要政府长期的重视与投入,不可能再如过去一样,通过简单包装固有的文化资源,通过上马几个拍脑袋而来的“文化工程”,就能立竿见影地收获现实的经济果实。助推当地经济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在如何用制度来保证这些“文化工程”的科学性方面,并没有呈现出令人欣喜的进步。

  其二,“文化工程”不是不可建,而是要尊重其自身规律。中国并不缺乏花费数亿元建设人造景点的先例,但不少此类景点,最后都难逃“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命运。设想一下,即使是把全国的鬼文化资源都集中到丰都,即使淮安如愿以偿地建成了南北分界标志,如果并没有开辟出一条整合文化资源的新路来,最终仍可能是昙花一现,而建建拆拆之间,浪费的就绝不仅仅是财力了。 

(《人民日报》记者 侯露露 汪晓东)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