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谈谈史学研究的历史性与时代性-百家论坛-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学者:谈谈史学研究的历史性与时代性

于 2010/7/26 8:07:50 发表  百家论坛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2010年07月22日 10:41:
史学研究必须充分占有资料,舍此将一事无成,这是古往今来史学家的共识。恩格斯说过:“即使只是在一个单独的历史事例上发展唯物主义的观点,也是一项要求多年冷静钻研的科学工作,因为很明显,在这里只说空话是无济于事的,只有靠大量的、批判地审查过的、充分地掌握了的历史资料,才能解决这样的任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2卷第39页)
实践证明,充分占有并科学运用资料,是史学研究的前提和基础。只有把握历史事实的总和,才能厘清历史事实之间的内在逻辑联系。司马迁之所以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写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是因为他善于“网罗天下放失旧闻”,能从“天下遗文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的史料中“择其言尤雅者”。郭沫若之所以能写出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开山之作《中国古代社会研究》,除了唯物史观的指导,就是依靠大量的、批判地审查过的、充分地掌握了的历史资料的支撑。既然史实是史学研究的立足点和出发点,史学家就必须忠实和尊重历史的本来面目,因为历史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是任何人都无权也无法改变的客观事实。如果要硬行改变,就会走向虚无、歪曲和阉割历史的邪路。只有忠实历史,才能正确认识和解释历史,透过历史现象看到本质,准确地描述历史进程,科学地揭示历史规律,深刻地领悟蕴含在历史中的真理。所以,研究任何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都不能脱离当时的背景和条件,都要把研究对象放到一定的历史范围、历史环境之内进行分析,这就是史学研究的历史性。尊重历史性,是对史学研究的基本要求,否则,便会事与愿违,即使名家、大师也莫能外。

譬如,春秋时期,地方诸侯争霸。公元前632年,晋楚两国大战于城濮,晋胜楚败。晋文公以霸主身份号令诸侯会盟,周天子迫于有名无实,不得不策命晋文公拥有霸主地位。同年冬,晋文公再次号令各国诸侯会盟,并要周天子赴会,以借此巩固霸主地位。这一事件的始末非常清楚,可是,为了维护“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政治信条的孔子和左丘明,却将周天子屈辱赴会改成出游打猎,这就亵渎了历史,给我们正确认识历史增添了难度。

历史事实固然不容改变。但是,人们对历史事实的认识和解释却可以随着时代的前进、史观的进步、理论的创新和资料的丰富不断改变,或超越前人,或超越他人,或超越自己,绝不会永远停留在一个认识水平上,这就是史学研究的时代性。1924年,李大钊在《史学要论》中指出:“一时代有一时代比较进步的历史观,一时代有一时代比较进步的知识;史观与知识不断的进步,人们对于历史事实的解喻自然要不断的变动。去年的真理,到了今年,便不是真理了;昨日的真理,到了今日,又不成为真理了。同一历史事实,昔人的解释与今人的解释不同;同一人也,对于同一的史实,昔年的解释与今年的解释亦异。此果何故?即以吾人对于史实的知识与解喻,日在发展中,日在进步中故。”(《李大钊文集》[下]第718页,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实践也证明,史学研究犹如积薪,总是与时俱进,后来居上,立足当代人对历史事实的认识高度,并在这个新的起点上解喻历史。譬如,中国自古以来以农立国,农民占全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在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地主阶级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造成了农村严重的两极分化: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农民的命运由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地主任意摆布。农民为了求生存,争自由,多次揭竿而起,拼死抗争。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这种天经地义的斗争,被诬为“盗”、“贼”、“寇”和“大逆不道”等。甚至到20世纪20年代的大革命时期,还有人责难农民运动“糟得很”。坚持用唯物史观观察和改造社会的毛泽东,在领导农民运动的过程中,发现并赞扬了农民阶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作用,把长期被颠倒的历史颠倒了过来。

唯物主义认识论提示人们:世界是无限的。不论从时间上还是从空间上审视,世界都是无穷无尽的。人们认识世界是如此,认识历史也是如此。毛泽东指出:“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这个历史永远不会完结。”“要知道,错误往往是正确的先导。”(《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25、326页,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无数事实证明:人们对任何历史事实的认识,都不是一人、一次完成的,而是经过多人、多次的艰辛探索,从片面到全面、从肤浅到深刻、从错误到正确,逐步完成的。在这一过程中,作为认识历史的主体即史学家,由于生活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对历史的认识必然要受时代的制约,诸如历史观、价值观、方法论、信息量,等等。因此,人们对历史的认识不能不与时代同行,并在这一同行中“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譬如,长期以来,人们用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封建道德看待昭君出塞与西汉的和亲政策,认为这一举措有失民族与国家尊严。20世纪50年代,翦伯赞在深入研究历史上民族关系的基础上,以国家统一与民族团结为出发点,重新解释和肯定了这一历史事件。

笔者主张史学研究要与时代同行,并非要削足适履,用当代人对现实社会的认识、用现实社会的需要去任意图解、剪裁或改铸历史,或者让古人戴上当代人的面罩牵强地用历史比附现实,凡事都要求证“古已有之”;而是呼吁史学研究要坚持历史性与时代性相结合,用与时俱进的新认识科学地阐释历史,无限地逼近历史。历史中蕴涵辩证法,辩证法具有历史性。历史尽管是迂回的、曲折的,但总的趋势是前进的。人类社会就是从旧质态到新质态、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不断演变发展的。史学研究就是要不断揭示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为时代、为大局服务。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当前,史学研究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大好机遇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人民群众已经创造和正在创造的历史,以及先人留下的史学研究成果和资料,为史学家大展宏图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只要我们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踏准时代的节拍,适应时代的要求,开发利用丰厚的历史资源,就能发挥认识历史、传承文明、创新理论、咨政育人、服务社会的积极作用。(求是  作者单位:当代中国研究所)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