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母校辽阳高中-博客声音-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怀念我的母校辽阳高中

于 2009/2/17 22:17:36 发表  博客声音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75岁翁贾欣乐的博客2009年1月30日:
    我的故乡辽阳,古称襄平,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底蕴的古城。她南临风景秀美的千山,北有蜿蜒的衍水(太子河)环绕。秦始皇统一中国,分天下为36郡,其中辽东郡首府即为襄平;两汉、唐、明、金以来,辽阳实际上是整个东北的行政和经济、文化中心,直到清朝,才“让位”于“盛京”(沈阳)。白塔、文庙、东京陵、汉墓等古迹,略可述说辽阳古城的历史辉煌;‘王尔烈压倒三江才子’、‘曹学芹出身辽阳’等传说,更加诠释了古城厚重的文化积澱。

还在40年代中期我读初中时,每逢中午、晚上放学阶段,辽阳满大街都挤满了走路回家的学生,据说,那时在辽阳,四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学生,可见其学风之盛。这当然是有传统的:“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历来为辽阳人看重,我觉得那有点像温州人热衷于商业的情形。翻看史料,仅清朝初期,辽阳人任三品以上官职、有政绩、有文学创作的,就不下千人。说点给辽阳人丢脸面的往事:在伪“满洲国”的9 “大臣”中,从“总理”郑孝胥往下,几乎全“产自” 辽阳,那是读书做官走上邪路当汉奸的反面典型。

50年代初,辽阳高中位于二道街的中部,校舍原是有钱人家的一座四合院,面积不大,但房屋雕梁画栋,古色古香。整个学校颇有一种书院之风,她的教学水平远近闻名,学生除本市城乡之外,还有不少来自鞍山、海城、大石桥等地,甚至个别有外省青年慕名而来的。这当然与辽阳高中拥有一批名师密不可分。在我就读的理科领域,就有许多老师学富五车,业务精湛,他们的音容笑貌,至今仍然活跃在我记忆里,经久不衰,甚而是逾久彌坚。我自己也当了一辈子老师,但是比起他们,仍是小巫见大巫。

“唐代数”-唐全福老师:他的大代数炉火纯青,一元三次方程求根,一元四次方程求根,给他讲得出神入化。为强调代数之重要性,他说过:“一个方程就代表一个机器零件” ,这句话确实没有根据;但在工程设计、研究当中,可能会遇见求解方程的问题,倒是千真万确的。

“冯三角”-冯士昌老师:到现在,我所掌握的求任意角的三角函数值的方法,仍是58年前,从冯老师那儿学来的,可说受益终生。

“李解析”-李成仁老师:所谓解析几何,就是用解析的方法研究初等几何图形,换言之,即是利用座标,从数量上研究直线、圆、圆锥曲线,讨论距离、斜率、曲率、相交、相切…等问题。李老师讲的解析几何,那真叫棒,始终吸引大家的眼球和神经。到了一堂课最关键的地方,他会略带疲惫地说:“现在,把××式子代入×××方程,解开吧……。”听他的课,不仅掌握了知识,更主要的是学到了公式推导的演绎技巧,积累了逻辑思维能力,这对我以后的发展,关系重大,给微积分、古典力学、分析力学、流体力学、控制论、计算机软件的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李物理”-李显春老师:物理学讲究的是理论与实验的统一,在当时设备极简陋的情况下,李老师还真努力做到了这一点。在他的课上,既展现了数学公式的应用,更突出了物理本质的阐述,他自制的关于自由落体表演,至今我记忆犹新。

“张化学”-张承繡老师:这位老先生的基本功应该说不差,实验也做得好。不过他平常上课总是不紧不慢,还愿意讲一些评说、笑话之类。等时间过去一大半了,他才想起加快进度,往往只能草草了事,日久天长,大家给他一个绰号:“张Time, 喻其磨时间也。

     还有一些老师也不能忘记:“核桃牙”(俄语“我是谁”之译音)-何锡庆老师,他的俄语不算很好,据说与苏联专家交谈困难重重,但对大家考大学多少有些帮助;王宣老师,他的政治经济学讲绝了,甚么生产力、生产关系、商品、劳动力,剩余价值,清楚之极;王学仁老师,专攻自然地理,他有一句经典问句:“地球为甚么是圆的?”其实他问的是“你怎么知道地球是圆的?请给出说明。”

     我们“理一丁”班全是49年下学期进校的插班生,较同年级其它几个班的同学明显偏小,但大家的学习热情异常高涨。拔尖的有小杨、小印和我三个“小鬼” 竞争中往往是你追我赶,彼此难分伯仲。记得我当时不但“数理化”成绩优秀,其它如“政治经济学” 、“俄语”等也学得不错。至于“历史” 、“地理”等课兴趣不大。一次,班主任赵贺天老师课上讲明朝历史,他见我听课心不在焉,突然发问:“贾欣乐,刚才我讲到哪了?”我蓦然一惊:“您不是讲××与×××的矛盾问题吗?”自此上赵老师课不敢粗心大意。

     我那时是住宿生,大家住“彭家大院” ,该大院本是“彭总办”(银行总裁)的私家花园,风景优美。但饮食极差,因为多数住宿学生来自农村的贫苦之家,经济力量极为单薄。为节约饭费,大家自办伙食。轮流值班买米、菜、油、盐,每餐下多少米,放多少油,均需伙食委员过目,大师傅进厨房做饭得伙委给开门。吃的经常是半稀不乾的高粱米饭,猪板油熬大白菜,真是清汤寡水,食之无味,好在还不至于挨饿。大家以苦为乐,发奋读书,黎明即起,顶着寒风,迎着朝霞,一群年轻学子,列队跑出整齐的步伐,歌声中发出震天的狂吼:——

〖嘹亮的钟声在天空中振荡/东方现出黎明的曙光/钟声唤起了年轻的一群/我们和着钟声一起歌唱/让嘹亮的歌声响的更嘹亮/让四面八方发出回响/全国的青年向我们走来/我们团结一起/奔向前方。〗这首歌曲常常萦绕在我的耳际,高中生活的这一幕,我经久难忘。

   辽阳高中出了3位大人物:一位中科院院士,59届的丁德文,中科院环保研究所的首席科学家;一位将军(少将),我们同届(51)的王恩实,曾是人民解放军海军某部政委;一位中共中央委员,具体情况不详。更主要的是,辽阳高中培养了千千万万个合格的祖国建设者,他们在四面八方为国家的富强贡献了自己毕业的精力。我们“理一丁”班同学,主要集中在:北京(姜言堃、王群、张文清、徐骏、贾玉坤、张敬文),沈阳(杨廼恒、李文清、王风珍、王金炉),辽阳(唐逸明、顾平忠、贾洪斌),上海(张连弟),只有我一人在大连,印文考现在美国。愿诸位同窗好友,万事如意,余生幸福。

   愿亲爱的母校——辽阳高中(今天的辽阳第一高中)兴旺发达,常盛不衰。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