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之行-博客声音-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辽阳之行

于 2009/3/21 10:30:51 发表  博客声音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作者:散文   来源:散文网
     
     提及辽阳市,相信很多人都没有这个概念,更别指望能说上甲乙丙丁来。论及我本人,也是在2003那一年,因探望一个朋友才得知在中国的东北版图上还有这样一个城市,不仅如此,我还真真切切地走进了这座城市。说来惭愧,并非本人孤陋寡闻,想当年,中国地理这门课程我还是学得不错的,亦非本人足不出户,我平生也走过不少城市。之所以如此,我想主要还是缘于这座城市的清纯吧,就好比一个青春少女,虽芳华绝代,但因深处闺房且不事妆扮,故外人很难发现她的美。我知道这个比喻可能有点牵强附会,但也还算妥贴。在这里,我想用真实的笔触记录我仅有的一次辽阳之行,说说我眼中的辽阳市,并怀念我那位远在东北的空军朋友
  2003年7月,因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南方的广州市跳槽来到了河北省的唐山市,在位于迁安市的华北戴尔特印刷包装有限公司工作。初次来到北方,令我想起了我的一位朋友,他叫谭海兵,是我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当年他因拥有一副特别棒的身体便轻而易举地考上了飞行学院,毕业之后在辽宁省的一个中等城市里工作。据说,如今还娶了一个本地姑娘,此外,她老婆前不久还为他生了一个千金小姐。由此,小日子自是过得滋润无比。哪像我一样,考上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高等专科学校,毕业之后便一直在珠江三角洲过着一种居无定所的流浪生活。
  先是从一个朋友处获得他的手机号码,然后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当他听到我的声音并看到来电显示中的“0315”这四个数字时,他感到无比的惊讶。他说:“你怎么跑到唐山来了?是不是来出差?”我便一一道明原委。通过短暂的交流,我得知他现在靠近沈阳市的一个我未曾耳闻的辽阳市工作,并且还知悉他曾在位于河北省保定市的一所飞行学院学习过,才明白他为何对河北省如此的熟悉,对“0315”这四个数字如此的敏感。最后,他邀请我去东北玩,一来拜访老同学,二来叙叙旧,追忆当年同窗之情。于是我们便定下了君子盟约,决定在今年的国庆节在辽阳那块土地上相聚。
  9月30日,我放弃了公司的节日聚餐,便风尘仆仆踏上了征程。在一个华灯初上时分,我在唐山火车站乘上了一辆开往沈阳市的火车。经过一夜劳累后,翌日清晨便抵达了辽阳市。他特别交待我,晚上千万不要睡过了头,稍一疏忽便会坐到沈阳去。我自是记在心头,不敢大意。从辽阳火车站出来,蓦地发现他早已在出口处等我。只见他穿着一件厚厚的棉衣,比我想象中的模样更高大魁梧,更健硕俊朗。我们分别已有7年光景,如果不是特别留意的话,在不算太多的人群中,还真的难以相认。
  寒暄一阵后,他便带我进了附近的一家餐馆。豆浆油条还是认得的,至于其他那些东北的凉菜我却叫不上名字,不过口感却相当地好。吃完早餐后,他拦截了一辆三轮人力车回他的小家。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在上楼时,他还顺便扛了一袋米上去。他笑嘻嘻地说:“平时这些体力活都是他一个人承包,比如说扛米扛煤气罐之类的。”我趁机打趣道:“谁叫你强壮如牛呢?这些苦差事当然非你莫属啦。”
  他老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辽阳人,年轻亮丽且丰满,因前不久生了一个女孩,尚在坐月子期间,不便陪客便躺在床上休养,他岳母则过来帮忙打理家庭事务。沏上茶水,摆上糖果,打开电视,我们便聊开了。当我言及我从遥远的南方来到北方工作时,他岳母竟现出一丝惊愕的表情,我便趁机开玩笑说:“不如请您老人家帮我物色一个女孩子,如果这样我便留在北方不回去了。”她连连说好。聊了一阵,她便为中饭忙开了,我和老同学继续叙旧。
  吃完丰盛的午餐,休憩了片刻,我们便来到了户外。中午的天气并不算冷,和煦的阳光普照着大地,让人倍感温暖,偶尔一阵微风掠过,方让人感觉到一丝丝凉意。他搬来他岳父的一辆自行车,又另外借来一辆自行车,于是我们便齐头并进来到了他昔日工作过的一个部队。这个部队不算大,房屋也比较阵旧,但布局合理,卫生也搞得好。此外,在那偌大的操场上还安置了很多训练用的器械,有单杠,有双杠,有吊环,有一个圆圆的大铁环,还有一个类似秋千的庞然大物。对于其中一些器械,我是压根儿没有见过的,限于我的专业学识,也叫不出名字。随后,他便在这些器械上或翻腾或摆弄或鼓捣,动作于我看来相当娴熟,可他却一个劲地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老了,真是老了。”当我也想效仿他的样子去鼓捣这些器械时,他马上拦住我,叫我不要乱来,生怕有个闪失,我也便作罢。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之后我在观看《激情燃烧的岁月》、《军歌嘹亮》和《幸福像花儿一样》这些军旅题材的电视剧时,我也会特别留意剧中的背景。但囿于个人的生活阅历,那种心灵的触动是远远无法和那些真正当过兵的人所比拟的。
  10月2日,我们起了一个大早,吃完可口的早餐便骑着自行车出发了。穿过辽阳市的大街小巷,我们来到了位于白塔区的人民广场,前面巍然矗立着一个宝塔,这就是北方第一高塔---辽阳白塔。当我提出去塔里转悠时,他却说这是一座实心塔,令我顿感失望,真想不通,先人建如此一座实心塔究竟有何用?难道纯粹只是一种摆设或是一种实力上的炫耀。据说辽阳市在辽、金时期被定为陪都,辖州府军城八十七,统县九。辽初辽太祖封太子耶律倍为东丹王,以辽阳为东丹国首都,重修辽阳城,其规模高三丈,幅员三十里,并修建了这座北方第一高塔——辽阳白塔。又据说,辽阳白塔为全国六大著名古塔之一,属于国家级重点文物,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不管怎么说,白塔从外面看上去的确雄浑大气,虽然历史悠久,却是一座没有游乐价值的实心塔,多少令人有些遗憾。
  也许是辽阳市毗邻沈阳市这座老工业城市的缘故,辽阳的经济程度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说别的,从那气势恢宏的广场,宽敞笔直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建筑,繁华喧嚣的商业区,琳琅满目的店铺就可见一斑。途中经过曹芹的故居,但因今天不开放,故未进去缅怀这位彪炳史册的世界文学世匠。想不到,一代文学大师的祖籍竟在辽阳市,正如前中国红学会会长著名红学专家冯其庸所考证的:“曹芹祖籍辽阳,家传所载,宗谱所记,文献可考,碑石可证,虽万世而不移也。”由此,我们再去考究曹雪芹根系何处便毫无意义了。
  吃中饭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回家,而是进了一家餐馆,去吃所谓的杀猪菜。开始时我对“杀猪菜”这个名字很是好奇,但在一番风卷残云后,才知道这和我家乡的菜肴并无二致,全是一些猪身上的器官,比如说灌血猪大肠之类的,只不过,它的名字取得相当的粗犷和质朴,一如大大咧咧且野性十足的东北汉子。
  抹干净嘴巴上的油渍,我们又踩着自行车来到了太子河畔。一如它的名字一样,这是一个清幽且富有诗情画意的地方。我们顺势把自行车撂在一边,便徜徉在这条静谧的小河边。现在正是初冬时节,河水并不深,只要稍微卷起裤脚就可以趟过去。不过,据我的了解,北方的河流大抵都是这样,看不到波澜壮阔的情韵更看不到舟行水上的诗意。不管怎么说,浑河和太子河冲击平原占据了辽阳市52%的面积,已成其为水稻、玉米、淡水鱼、棉花和油料作物的重点产区。为此,辽阳市还特别成立一个太子河区的行政区划。从太子河畔出来,本打算再去瞻仰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祖坟,但考虑到天色已晚,也便放弃了。我后来从书本中获悉,清初天命元年,清太祖努尔哈赤将后金都城由赫图阿拉(今抚顺新宾)迁至辽阳,在太子河东岸新建了东京城作为都城,并于天命九年将其祖父、父亲、伯父、皇后、弟弟、皇子等坟墓迁至傍近东京城的阳鲁山,建成东京陵。后于天命十年,又将京城迁往沈阳,而把辽阳设置成辽阳府,辖辽东大部分地区,故辽阳现仍保留着努尔哈赤所建都城东京城的部分城垣。
  吃完晚饭,他悄悄地附在我的耳朵旁边说,今晚要带我去看好节目,但是要保证,回来之后不要对他老婆提及此事。对此,我欣然允诺。当我们踩着自行车来到一个剧院门口时,我才明白我们是来看正宗的东北传统节目,也就是东北二人转。我是一个南方人,象这样近距离地看本土的二人转,这算是头一遭。之前曾在电视上看过赵本山和高秀敏主演的二人转,但总不如这种散发着浓烈乡土气息的本色表演来得亲切些。表演相当精彩,那拿在手上的两块红色绣帕被挥舞得呼呼生风,只不过,那些脱口而出的说词无不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男女幽情,那些插科打诨的动作无不掺杂着令人想入非非的性挑逗,那些似懂非懂的俚语无不洋溢着一种相当猥亵的意味。由此可以理解,他带我来看这种市俗化的节目,为何不对老婆言及的缘故。
  10月3日上午,我们来到了市郊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葡萄园。在一块平整的土地上,只见一根根水泥柱用无数条铁丝连结在一起,而在由铁丝所构成的网眼间又缀满了一串串紫红色的葡萄,直惹人垂涎欲滴,喉咙生津。若是自家的果园,想必早已按捺不住采摘的冲动。不过,我们在走遍整个葡萄园之后还是精挑细选买了沉甸甸的一袋,约摸十来斤吧。除此之外,我还生平第一次看到了北方的炕。里屋是一张大大的供吃饭及睡觉用的水泥平台,外间则是一个可以生火的灶台,上面撑起一个大大的铁锅。屋的外头还有一个小烟囱。这让我想起了一幕情景,有一次我坐在从北京开往大连的火车上,从窗户上看到铁路边的小村庄那一排排的小烟囱,尽管是稍纵即逝,却无疑构成了北方农村一副生动的画面。很显然,这样的设计,集煮饭、烧水、取暖和排气于一体,很适合北方的冬季。当然,户外那一望无垠自成风景的高粱地、玉米地和水稻田也不由让我驻足欣赏了好一阵子。是日下午,本计划去爬辽阳市郊的千山,但因时间紧凑未能成行,我不由将柳宗元的五言绝句《江雪》:“千山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独自在内心吟诵一遍,凭空想像千山的凄美境界。
  10月4日,因朋友要去部队值班,我便随他去了一个位于市郊的部队。这是一个空军基地,占地面积相当大,感觉比家乡的县城还要大。在这里,我生平第一次走进了军营,和他们一起游玩,一起吃大锅饭,看他们工作,看他们训练,晚上还睡在集体宿舍里。老实说,这是一个军事严管地带,外人不能随便在此逗留,而我却是沾了朋友的光,一路开绿灯。想必我那位朋友是一位空军参谋,肩膀上挂着一杠三星的徽章,属于上尉军衔,这点权利还是有的。况且,组织上对军官也实行人性化管理。基于此,朋友还带我去飞机场看那些军用飞机,以满足我的好奇心。在一栋栋平房里停列着一架架短小精悍的飞机,虽没有民用飞机那样庞大和美观,却自有他的小巧和机动,想必哪天真有战事的话,它们都将有用武之地,翱翔蓝天直捣黄龙。只不过现在是和平年代,才会大材小用权且充作为训练器械,而更多的却是一种陈设。此外,那个飞机场也着实的大,足足占据了几十亩地,当我们颇有兴致地绕着飞机场走完一圈后,我感觉双腿像灌了铅般竟迈不动步伐。
  10月5日下午,从部队回来去参加他的一位战友的婚宴。我本不打算去,说自己并不熟悉,坐在那里很尴尬。他说,没关系,你尽管大快朵颐就是啦,其它的不用理,我们的战友都很好客的。因他要帮朋友照相,于是我和一群素未谋面的人坐在一起,享受了一顿平生最寂寞的美食。
  10月6日,吃完中饭,我便收拾行李准备出发了。在出发之前,为了表示我对他一家人的谢意,当然也想图个吉利,便塞给他的小女儿一个红包,祝愿她茁壮成长。他送我到了辽阳汽车站,搭上了一辆开往沈阳市的班车。上车之后,他竟破天荒地递给我一包人民大会堂牌子的香烟,想不到营口市卷烟厂还制造这种品牌的香烟,神圣庄严的会务场所竟成了香烟的商标,真不可思议。不过,从这不难看出,男人都是相通的,香烟美酒才是属于男人真正的好东西。
  10月7日,从一个小旅店出来,上午去逛了位于沈河区的据说是中国第一条步行街的中街商业步行街,,然后便去沈阳故宫的外围蹓躂了一圈,下午便从沈阳桃仙国际机场搭上了一辆开往北京的飞机。一个小时后,抵达首都国际机场,再花上16块钱到达北京市大望路。晚上九点,在北京火车站踏上了一辆经过迁安的火车,在深夜零点时分终于回到了公司的宿舍,于是便彻底结束了这次辽阳之行。
  如今我身在南方,转眼之间又四年多了,其间过着一种平淡而庸碌的生活。是日夜晚,一种美好的回忆萦绕于胸,一种恋旧的情怀油然而生,于此,我便用一种近乎流水帐的形式真实地记录了这七天时间里令我回味的点点滴滴。我自知,语言朴实无华,但初衷却是真挚的,感情也是浓烈的。
  扪心自问,我是不大再有机会奔赴辽阳了。在此,惟祝愿辽阳这座城市能在新时代的契机下一步一个台阶,发展成东北地区乃至全中国具有影响力的城市,也祝愿我的那位空军朋友能在辽阳市安居乐业,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