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千华山志》论“千山曹寅”____曹雪芹祖籍辽阳新证-个人文苑-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阅《千华山志》论“千山曹寅”____曹雪芹祖籍辽阳新证

于 2007/1/29 10:42:23 发表  个人文苑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梁 戈 峰
     
      我对红学是一窍不通,但由于我是辽阳人,所以对曹雪芹祖籍还是非常关心的。闲暇时信手翻翻有关文章,也觉得颇有意思。但隔行如山,且学识浅薄,手头又无片纸史料,从没想过要染指红学。然而今年夏天的一件事却使我改变了初衷,辽阳市档案局局长陈连友先生,赠送我一部《千华山志》并告诉我,这是辽阳学者在解放前撰集的遗著,从未出版。两年前,市档案局开始整理付梓,今年才出版面世。一部《千华山志》其重无比,不仅为先人遗著,且印数极少,要不是高中同窗,又同在机关工作,我岂能获此惠顾。
      
      面对案前的《千华山志》,我如饥似渴,十数日痴读,几经拍案叫绝,更是感叹不已。  此乃千山第一志,其内容之广博,考稽之精微,可谓集千山之大成。实为研究千山、辽阳,乃至整个辽东文化史的一部难得的奇书宝典。尤其是叫我惊奇不已的是:山志中竟有似曹雪芹祖籍在辽阳的表述。面对先辈的遗著,做为家乡子弟莫不感到愧疚,顿时一股热流在心中激荡,充满了无限的使命感和巨大的勇气。提起笔来,写下如此文字,几近花甲,再冲动一回,胆大妄为,也过一把红学瘾。
                        
                           一、历史尘封七十年的《千华山志》

      事由《千华山志》起,要首谈《千华山志》,这也是本文的基础和源泉,况《千华山志》亘古绝伦,千山第一。撰集者乃无愧为家乡先达,辽阳历史上的仁人志士,实堪称热爱祖国、热爱家乡之典范。则更有必要披露报端,让世人知晓,永志不忘。
      《千华山志》即现今闻名海内外的千山风景区的山志,千山又称作千顶山,千华山,千朵莲花山,明代张鏊诗称“辽东第一山” ,历史上向属辽阳管辖,1949年始归鞍山市。撰集者刘伟华,名荣甫,字伟华,1894年生于奉天省辽阳州城北晓  村[今辽宁省灯塔市(县级市,属辽阳市管辖)古城街道小黄金村]。1911年考入辽阳中学,毕业后曾在家乡小学任教,1919年考入沈阳高等师范学校博物系。沈阳高师毕业后,在黑龙江省阿城、哈尔滨和沈阳等地中学执教,1937年任辽宁省铁岭女子中学校长。新中国成立后,又在长春市中学任教,1958年退休,迁居北京,1962年病逝。
      刘伟华先生自幼与千山结下不解之缘,儿时听长辈讲述千山的神奇,便心向往之。在辽阳中学读书时,曾参加学校组织的千山旅游,更亲感千山的壮观美丽。他在《千华山志》自序中写道:“余咸心向往之,而最爱之者,厥惟故乡山水。盖以生于斯长于斯,关怀至切也。”以至后来他远离家乡执鞭谋生多年,眷恋故乡千山之情仍“萦怀梦寐间”。1930年,他在沈阳执教时,曾得到千山龙泉寺十六景题诗,发现谬误,请教于前清翰林院庶吉士、辽东名宦缪润绂,并得其千山历史文化方面的指教,就此开始,走上撰集千山山志的征程。他多次到千山考察,访僧问道,拓取碑文,摄拍景观,查阅史志。而后夙兴夜寐,笔耕不辍,以至生活拮据,和曹雪芹著书黄叶村时一样“举家食粥”,仍矢志不渝。终于1933年秋完成了8卷、14册,30余万字的《千华山志》打字线装稿本。
       稿本收录了千山28座释道寺庙的167处景观;楹联67副,匾额105方,碑刻118甬;名人游记16篇;包括清•玄烨、弘历、王尔烈等160余人千山诗作1000余首;并收录了与千山有关的人物100多人;最为珍贵的是选用当时拍摄的照片400余幅。缪润绂题写书名并作序,张学良的老师、编撰《辽阳县志》和《铁刹山志》时任奉天通志馆馆长的辽阳名士白永贞也为志作序。
      刘伟华先生完成《千华山志》初稿时,正处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东北,拼凑建立伪满政权的黑暗年代。一文弱书生,满怀亡国之悲痛,闭门谢客,潜心研究修改《千华山志》。1943年,伪满当局要为其出版《千华山志》,刘伟华先生耻于合作,断然拒绝。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各种原因,《千华山志》始终没有出版。直到1962年刘伟华先生在北京寓所病逝,这部倾注半生心血的书稿,一直伴随在他的身边。1964年,刘伟华先生的子女谨遵父嘱,将这部珍贵的书稿赠送给家乡辽阳人民。遗憾的是,这部书稿,又在辽阳市档案局资料库中存放了近四十年。而今,尘封七十年的《千华山志》终于正式出版,始见天日,我们终于可以告慰先辈刘伟华先生在天之灵。
      寥寥数语很难详尽这部奇书宝典,用刘伟华先生的恩师杜光尧为其志作序中的两句话,似可表达:“ 斯志以出,洛阳纸贵”、“凡足未履千山者,手一编可当卧游”。

                    二、《千华山志》行世,引出诸多红学话题
     
     《千华山志》人物卷,“千山人”类目,首条:
《清诗的》:“曹寅,字子清,千山人。”
按,曹寅为《红楼梦》著者曹  雪芹之祖,字子清,一字楝亭,汉军人。康熙中,巡视两淮盐政,官通政使。著有《楝亭诗抄》、《文抄》、《词抄》,自署千山曹寅著。    
 以上文字表达得比较清楚,从字面而言有以下五层意思:
其一,曹寅是千山人;
其二,《红楼梦》为曹  雪芹所著;
其三,曹寅是曹雪芹的祖父;
其四,曹寅简历;
其五,曹寅《楝亭诗抄》等著作,其自己署名为“千山曹寅”。
      区区66个字,竟涵盖了红学研究的几个重要问题。读《千华山志》至此,我惊奇万分。惊奇的是,红学界争论了几十年的问题,却在这1933年撰集的《千华山志》里,有其表述,而且自然、平淡、叙述如常。几个重要观点,都基本正确,就好似原撰集者刘伟华先生非常了解当今红学研究情况一样,真是叫人难以想象。激动之余,也难免疑窦顿生:《千华山志》虽然在1933年就形成书稿,但以后的30年里,刘伟华先生仍然在继续研究和修改。特别是按语部分,谁之按?何时按?能否是刘伟华先生及其子女在1933年以后加的?能否是现今整理出版时适应需要新加的?为了弄清事实原委,我于今年9月至11月间三次致电《千华山志》整理编辑委员会副主编、市档案局编研科科长王静秋女士询问此事,10月间王静秋女士又给我来一次电话。12月间,我又赴市档案局,会见局长陈连友和副局长、《千华山志》整理编辑委员会主编叶红钢,进一步探讨核实,最后认定如下问题:第一,其按语是原撰集者刘伟华先生所按;第二,其按语为原打印书稿正文,并非刘伟华先生以后在书稿页面空白处补加的眉批;第三,整理出版的原则是保持原稿正文不变,凡是刘华伟先生以后在书稿页面空白处补加的眉批,都另行处理并注明,不与原稿正文相混;第四,该条目及按语,确系原撰集者刘伟华先生1933年书稿正文的内容,这没有一点问题。
      疑问即释,可见惊奇是对的,因为这里没有伪作和造假,我们可以放心地研究分析这叫人惊奇的66个字。文中说明“曹寅,字子清,千山人”是见诸于《清诗的》,《清诗的》应该是陶煊、张璨辑康熙六十一年刻本《国朝诗的》。《国朝诗的》录有曹寅诗作,诗前有作者小传说:“曹寅,子清,千山人。”可见,刘伟华先生是查阅了《国朝诗的》,看到了曹寅的诗作及小传,摘录此句,编入《千华山志》人物卷,“千山人”类目。
      至于“曹寅”条目的按语,可作如下分析:刘伟华先生于1930年开始全面系统考察千山,广泛查阅收集资料,研究分析撰写志稿,至1933年秋,即完成了《千华山志》的打印初稿。这期间日本帝国主义燃起侵华战火,整个东北处于战乱、沦陷、动荡的局面,关内外文化交流完全割断,而且当时红学研究又仅限于个别专家、学者之间探讨。在这样一种客观情况下,刘伟华先生对当时全国有关曹雪芹家世、祖籍的研究完全可能毫不知情。但是他博览群书,在诗、文和历史方面造诣很深,况且可以时时向前清翰林院庶吉士缪润绂和辽阳名士白永贞两老夫子请教。白永贞时任奉天通志馆馆长,掌管大量的藏书和史志文献可供查询。所以,如此才学的刘伟华先生熟读《红楼梦》,知晓脂砚斋批注是很正常的。就是清•永忠的《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清•敦诚《寄怀曹雪芹》、清•袁枚的《每出必携书》等诗文,以及清康熙年间的奏折档案,他在平素也能看到,或因撰志而查阅,综合研究因而得出“曹寅”条目按语之基本正确的文字表述。
诚然,胡适《红楼梦考证》和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确在《千华山志》书稿完成之时,早已发表多年。但观《千华山志》“曹寅”条目及按表述之全面而准确,又绝非胡适、鲁迅观点之照搬,况且“曹寅”条目是立足于“千山人”之基础,而点出曹雪芹之祖籍辽阳,这远比胡适、鲁迅的观点深入、超前。笔者这里丝毫没有对中国大文豪鲁迅先生之不敬,又没有否认胡适先生对红学研究的贡献,只是就《千华山志》“曹寅”条目表述一事而谈,实事求是而已。
     当然也有另种可能,刘伟华先生在撰集《千华山志》时,见到了胡适、鲁迅之观点,但他没有意识到正在争论之中,也没有就此停步,而独辟蹊径钻进书山诗海中深入考证研究探讨,进而得出较为全面、正确的“曹寅”整个条目的表述。
      以上只是假设而已,事实上,从《千华山志》“曹寅”整个条目文字来看,特别是自然、平淡的笔调,刘伟华先生根本不会了解当时红学研究的情况,否则他不会淡述“曹寅”条目,必定浓墨重笔阐述自己的观点,进而明确曹雪芹祖籍辽阳的提法。因为其撰集《千华山志》之宗旨明确,热爱家乡之千山,赞美辽阳之灵气;况如此重大红学问题,岂有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之理。虽不能大书特书,也必有一番阔论或另行发表专论,否则不是与其撰集《千华山志》本意之大悖吗?
分析也好,假设也好,都是不确定的。然而真真切切,洋洋大观,图文并茂84万文字的《千华山志》是确定的;“曹寅”条目表述的66个字,历历在目,白纸黑字,是确定的;刘伟华先生并非是红学家是确定的;但是他误闯红学领域,无意中表述了自己的红学观点也是确定的。也许真是历史的巧合,无论如何,我从真实出发,面对现实,不能不发出如下感叹:
     其一,一部《千华山志》引出诸多红学话题;
     其二,提出曹雪芹祖籍辽阳说、全国第一,应是1933年的辽阳刘伟华先生,并非是1957年的贾宜之先生;
     其三,红学研究的历史也许会因此而改变。

                      三、走进千山历史,“千山曹寅”就是辽阳曹寅
     
     让刘伟华先生始料不及的是,在他撰集《千华山志》成稿几十年之后。红学研究中,竟有“千山”不是辽阳的千山,襄平不是辽阳,“辽阳”也不是如今的辽阳,进而否定“曹寅千山人”,否定曹雪芹祖籍在辽阳的说法。乍听起来,似乎可笑,细读起来也真叫人糊涂。什么国史地志、古往今来,朝代更替、兴衰变迁,山川脉系、河流走向,真是错综复杂、扑朔迷离。连我这生于斯长于斯的花甲之人,竟不知家居何地了。假若刘伟华先生在九泉之下有知,也一定会冲棺而起,怒而驳之。好在我们有刘伟华先生遗著《千华山志》,谈论千山之权威著作该当之无愧。历史巨变,河流可改,而山不可移!伴随千山的大量古迹文物,将为我们做出正确的诠释。
    (一)碑刻志铭,石证如山
     其一,五佛顶为千山第二高峰,山顶有五佛,有碑铭:
                                            五佛顶碑文
      从来洞府泉林为释道修行之地,而石峰云岫亦儒生历览之场。弟子生也虽晚,举目即见奉天省辽阳南千山五佛顶焉。今于暮春时来登此巅,以是知年远代湮,五佛仅存其三,已为有名无实矣。因即重修二尊,用补不足,且助胜境云尔。
                                                                    大清光绪二十五年己亥三月下旬
                                              辽阳西南泗河弟子选用同知江苏知县年二十五岁冯荫树撰
                                                                                   
       此碑为清朝未叶辽阳籍官宦选用同知江苏知县冯荫树,25岁时,游家乡千山五佛顶,重修二石佛而立。“辽阳西南泗河”即辽阳州城西南泗河村,今为辽阳市辽阳县唐马寨镇西泗河村,位于辽阳市城区西南方向。
      其二,千山西麓有道观——斗姆宫,有碑数甬,其中一甬为:
                                        重修斗姆宫碑记
      奉天省襄平有千华山,深藏古洞,穴隐仙址,天造地设,由来远矣。其形南接崂山,源发太岱,蜿蜓屈伸,伏海而来。东续长白,西连神京。喷云吐雾,育养群生。肇国家之发祥,犹仙都之继脉也。(以下195字略)
           金天印施碑一甬
           住持       刘重忍
           徒         衣密芳 书密明  王密圣  韩密圆
            徒孙       李  全 王真诚
            泥工       回春明 李起亮
                      大清道光十四年仲秋月谷亘         
      其三,千山南麓有香岩寺,为千山“五大禅林”之一,是千山的早期佛教建筑,寺韦陀殿前有碑一甬:
        香岩寺金□碑记
      (以上56字略)谓襄平千山,巍峨高崇,独镇中天。萃峰锦秀,远观若莲。观音阁有时雾锁,仙人台恒被云封。钵盂石虽无禅杖,鹦歌山尚有水瓶。左白塔而生辉,右龙潭以潜壁。山多景广不可胜言,故曰千顶山也。(以下159字略)
       襄平弟子 陆文魁       书丹
       住持   少明  少真  性荣  性洪  性通  性安
       石工   张明
       大清乾隆二十八年岁癸巳九月吉日立
                            
      此碑文中“襄平千山”,即是辽阳千山,而“襄平弟子陆文魁”也就是辽阳弟子陆文魁,即便陆先辈有知,一定也无有异意。
      其四,香岩寺寺门东边也有一碑:
                                                   香岩寺重修碑记
                                                  (碑在寺门东)
      辽阳,古襄平郡。城南七十里千山耸峙,古刹丛依。其在最高峰下者为香岩寺,元僧雪庵人焚修处也。乾隆戊子,予莅是邦,历三载,人和年丰,百废俱兴。庚寅夏,会香岩寺重修告竣,寺僧少明等索予为文以记之。(以下166字略)
特授辽阳城守尉加二级纪录五次奉政大夫同知官辽阳州知州事加三级记录三次                           兆 坊 撰
文林郎候选知县借补奉天府辽阳州儒学学正   赵 相
修职郎候补经历署辽阳州吏目事加一级       杨 本
盛京镶蓝旗汉军佐领署理牛庄印务加三级纪录九次 李根茂
盛京正蓝旗汉军骁骑校                     董  文
盛京礼部员外郎                           王尔拔
盛京笔帖式                               海  龄
将军衙门正蓝旗员[外]郎                    赵文忠
大安寺法月            龙泉寺本贵
祖越寺来宾            双峰寺默祥
中会寺本德            宝安寺现仲
住持僧     少明 少贞  发旺  性洪  性善  戒宽
书丹人     陆文魁
石匠       张明礼
        大清乾隆三十五年岁次庚寅孟冬月谷旦
                            
      常言道“树碑立传”,此乃当时的辽阳城守尉兼知州为自己树碑立传,事实与否,不得而知。然而,有一点却是真真切切的,即辽阳就是古襄平城,城南有千山。说七十里有误,然当时技术有限,五十、六十、七十也都尚可。此辽阳首长,也算英明,预料到230年后,将有人作此之争。
《千华山志》录有千山碑、塔、石铭共118甬,其中有47甬铭文中刻有辽阳、襄平字样,占39.8%。在碑铭撰文、书写及立碑者时任辽阳文武官员38人,其中辽阳城守尉、知州有15人,辽阳名流27人、乡绅21人,千山寺庙僧道591人。以上统计多为清代,民国极少,而明代以前则没有统计。
    (二)诗文明鉴,亦可佐证
     《千华山志》除收录碑、塔、石铭外,还录有历代名人千山游记16篇,千山诗作1000余首,现摘录少许则可见一斑。
      其一,游记摘录:
(1)明监察御史程启充,字初亭,四川嘉定州人。嘉靖六年谪戍抚顺,嘉靖十五年三月,与大理寺左少卿徐文华、兵科给事中刘琦、将军高大恩、都阃陆继中、徐府、刘大章和辽阳籍国子监生韩承训同游千山5天,程御史以记之:
                                                《游千山记》
      (以上52字略) 千山去襄平六十里许,秀峰叠嶂,绵亘数百千重,东引诸蕃瓯脱,南抱辽阳,    蓊郁,时有佳气如海市然!(以下1600余字略)  
       辽阳方位已明,千山离襄平六十里许,绵亘不断的山峰,往东接引少数民族戍边地区,从南边环抱着辽阳。可见襄平与辽阳同为一地,只是行文语言雕琢,变换说法而已。
(2)清文华殿大学士张玉书,字素存,丹徒人。康熙二十一年,护驾玄烨东巡,曾游千山八天,作:
                                                 《游辽阳千山记》
      康熙二十一年,岁在壬戌,海宇削平,庆典具举。春三月,车驾至盛京,告成功于列祖。三陵毕谒,巡莅边塞,特敕扈跸部院诸臣留都祗候。臣玉书叨与侍从,自兴京奉命返辔。时日休暇,将遍历州邑,诹访旧闻。会积雨中阻,不获远涉。辽阳城南五十里为千顶山,迤逦盘亘,夙擅奇胜。望后十日,持   被杖策以行。比过辽城,获睹太祖高皇帝驻师筑垒据河克敌之遗迹。(中186字略)夫辽阳为国家肇基重地,陵宫相望百有余里。(中67字略)循辽城而南里许,山色凝碧,篱落类江左。至八里村有梨数百株,雨后吹白如雪。愈石门,渡七岭,东南行汤泉。泉近浊,可涤不可饮也。入山经邢崖,径路逼仄,万峰回互,鸟鸣树底,杂卉蓊郁。(以下1540余字略)      
      如文,顺着辽阳城墙走到城南一里多远,就见到碧绿的青山,到八里村时,梨花白如雪。这是写辽阳城南的景色,今地名依旧,但换了人间,如雪梨花已随历史逝去。
(3)清编修陈梦雷,字省斋,自号松鹤老人。康熙二十二年谪戍铁岭,后戍沈阳,曾主 《盛京通志》,于康熙三十二年夏游千山,并作:
                                                《游千山记》
      余居东十有二年,稔闻巫闾,千山之胜。徒托之神驰梦想。竟未一聘足寓目。(中270字略)出城南数里,平原若绣,春涨初盈,涉沈水,抵小辽水,乱流以济。是日风大作,惊沙触面如刺。日暮,距辽阳犹数十里,乃宿烟台。翌日涉东梁;飞流奔驶,澄澈见底,宛若建溪舟行也。每忆古谚有“居就粮,梁水鲂”之语,市鱼于肆,食之甚美,不亚河豚。(中27字略)又里许,抵辽阳,则败  荒台,颓垣废井,一望怆然。然其地负山带河,三城前后钩带,土沃草肥,诚东北一都会。我朝于榛芜瓦砾,招徕生聚十余年,而生齿渐繁,市里填溢,而昔日可知矣。至是逾齐家岭,崎岖多石,车不可度。乃舍车僧寺,皆以骑行。晚宿庙儿台,则千山在望矣。(中2000余字略)午后浴于鞍山之温泉,宿焉。乃仍由辽阳登首山,觅司马宣王擒公孙文懿及唐文皇驻跸之所。(以下203字略)                                    
      松鹤老人是博学之人,对闻名全国的古谚“居就粮,梁水鲂”非常清楚。如文所记,当时丛盛京到辽阳州的路线与现在沈营公路——沈阳到辽阳段,路线大致相同。
       其二,千山诗数首:
因玄烨、弘历咏辽阳千山之诗,常见诸书刊报端,笔者此文不再引用。其他名人之诗,也多采录不常见者。况千山诗作繁多,随手拾之,均可佐证。

(1)              辽阳院中感雨
                        明•黄襄
             云暗千山北,雨连太水西。
             江鸣增旧涨,壤滑拥新泥。
             盘浴蛟龙喜,高飞燕雀迷。
             转添乡思乱,别恨不堪题。
       
      黄襄,福建南安人,字国著。嘉靖己未进士,时任辽东巡按御史。黄御史诗中第一句,也标明了辽阳城的位置“千山北,太子河西”。明嘉靖年间至今少有438年,可见辽阳城位置基本没变。

(2)                  来鹤亭
                       清•王尔烈
       祖越寺南山有亭,旧无题榜,寺僧名曰“接官亭”,以游山者皆先至此也。余以其名俗甚,易之曰“来鹤”,盖据《通志》。丁令威系本郡人,而千山五寺并无遗迹,未免阙如,聊以补之,亦仿放鹤之意云尔。
        襄平城郭近山垠,丁令归时华表存。
        五刹不闻留姓字,千年何独觅儿孙。
        灵波渺渺云烟幻,僧塔累累草树繁。
        谁共青山不生灭,鹤来应为问根源。
                                                    
      王尔烈是辽阳人,应无有异议。其生长于辽阳城,读书于千山,出仕于辽阳,做官在京城。又几回家乡,屡游千山故地。退仕后返回故里,终老于桑梓黄土之下。他对千山对辽阳非常熟悉,其诗亦应无有疑义。

(3)         春暮至辽阳游千山
               《阅莒草堂遗草》  
                     清•王柘 
         名山如名贤,岂可当面失。
         况我性疏野,尤爱境奇逸。
         辽阳有千山,羡闻非一日。
          (以下18句略)                   
      清•王柘,字菊生,号雪庵。道光年间任辽阳州少牧,著有《阅莒草堂遗草》。王柘非辽阳人,但其在辽阳做官,对第二故乡辽阳之千山,也充满了无限热爱之情。
 
(4)                 望千山
                      民国•张钟丙
         沈阳已过是辽阳,仆仆风尘道路忙。
         幸有千山真蕴藉,昂头迎我入云乡。
                                                           
      张钟丙,辽阳人,在沈阳执教多年。一首小诗纯朴、真挚,对家乡千山的热爱之情,跃然纸上,真可谓情真意切。
    (三)感评数语
      以上多为引证《千华山志》收录的碑、塔、石铭及诗文,意在说明:千山是辽阳的千山,襄平为辽阳的古称,而绝少论说。我以为,曹雪芹祖籍研究应与历史研究同,重证据,轻分析。即便是分析也要在历史证据基础上进行,绝不能主观臆断,凭想像或假说,更不能凭猜字迷的方法去研究。出现意见分歧是好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学术研究提倡争论,有了争论才便于统一认识,弄清事实真相。对于争论也应从学术研究的态度出发,不能打嘴仗,更不能提倡狡辩。袁枚《随园诗话》有《戒滥评》篇,虽是评诗,我以为可以借鉴,事虽不同而理同。
有洋洋84万字《千华山志》在手,犹有辩说之坚兵利器,因为历史文物证据胜于雄辩。以上摘录文字似有繁多,然而要反映历史原貌,全面说明问题,乃不得已而为之。事实上《千华山志》是为千山立志,可作为佐证材料自然很多,所录文字,只是拾零而已。仅此拾零,也可见一斑,说明问题矣:“千山”是辽阳的千山,“千山”就代表辽阳,襄平是辽阳的古称。曹寅在《楝亭诗抄》等著作自署“千山曹寅”,是自报家门,曹寅辽阳人是毫无疑问的,进而曹雪芹祖籍在辽阳也就成了不争的事实。

                     四、捕捉千山文物信息,破译“三韩曹寅”之谜
       
      如前所述,“千山曹寅”是曹寅自己言明辽阳籍贯的署名,至此应该没有什么争议。在“千山”这个概念上,《千华山志》做出最好诠释,也应该没有再研究的必要。至于“三韩曹寅”倒是可以深入探讨一下,研究嘛,求真务实是必须做到的。
“三韩”是个地理概念,究竟指何地,至今众说纷纭,其说不一。见诸书刊报端的,有说是指朝鲜半岛东南部;有说是奉天东北吉林一带;有说是整个辽东地区,以上均为大地域说,并没有专指一城一地。然而近年来又有新说,谓“三韩”专指铁岭而言,是铁岭的代名词。不仅如此,《千华山志》也涉及到“三韩”的提法,在上述诸说中,又添新意。
      其一,(1)清康熙四十八年的《重修大安寺佛殿碑》碑铭有:“辽阳南六十里千山,三韩之巨观也”的文字(2)清乾隆年间的《重修观音阁塑画罗汉洞碑记》也有同样的字样:“盖千山天地之钟秀,三韩之巨观”。 (3)清道光五年的《重修朝阳宫碑记》却说:“千山为三韩名区乎。”(《千华山志》第344页)(4)清翰林院庶吉士、辽东名宦缪润绂于光绪十三年游千山,诗作中有《游大安寺看山喜赋》一首,诗有“怪峰魁五寺,全地控三韩”句。(《千华山志》第481页)(5)缪老夫子在为大安寺撰写的楹联中,也有:
              “带砺控三韩奇气东蟠尚说英雄立马
              沧桑消一局层台西瞰会邀仙客弹棋” (《千华山志》第103页) 
      以上可以看出:尽管千山在辽阳境内,但“三韩”并非单指辽阳一城之地,而要广大得多。
      其二:(1)千山五大禅林之首龙泉寺有《重修龙泉寺序》碑,碑铭落款有:“三韩子弟张文品沐浴敬撰,时乾隆十四年岁次己巳季秋月谷旦”。撰文者张文品在碑文自述:“余生长海城,去龙泉寺六七十里,春秋之间每游览于此,目睹其盛何异于兜率天佛居塔哉!故不辞鄙陋,因作文以序之。”
      碑文中可见张文品为海城人,但何故自称“三韩子弟”,不得而知。
     (2)千山西南麓有太和宫,大殿书有楹联:
                 “逞披发仗剑威风仙佛焉而已
                  有降龙伏虎手段龟蛇云乎哉            三韩丁鹤年书”
      (撰集者刘伟华眉注) “丁鹤年,海城镶黄旗人。咸丰十一年辛酉合字号拔贡,同治三年甲子举人。历军机章京、监察御史,重庆、湖州知府。”                     
    (3)千山北沟,有千山最大寺庙建筑群——无量观。观中客堂有匾:“客堂 三韩丁鹤年书”        (《千华山志》第190页) 
       丁鹤年也是海城人,可他为什么也称“三韩”人呢?在洋洋84万字的《千华山志》中,仅有以上几处记载“三韩”称谓,笔者拙论如下:
       第一,“三韩”并非专指某一地名,而指以千山为名胜的广大地区。联系《千华山志》有关文物记载,如:(1)《大安寺重修碑记》:“尝闻辽东千朵莲花山” ;(2)《重修祖越寺碑记序》:“盖闻辽东发祥之地名山最多”  ;(3)《新建龙泉寺后佛堂碑记》:“千山,辽左名山胜地也”。(4)《新建斗姆宫碑记》:“辽东之胜地莫若千山”。
     如此众多,不一一例举。因而得出:“三韩”是整个辽东地区的代称之结论,应为合理。
      第二,“三韩”既为整个辽东地区的代称,海城人丁鹤年、张文品为何自称“三韩”人呢?丁鹤年举人出身,官至监察御史,曾任重庆、湖州知府;张文品在千山碑刻撰文。一为高官,一为名士,也堪称海城历史上的显赫人物,岂有不知自己家居何处之理?原因只有一个:海城隶属辽东,“三韩”是辽东的代称,所以其二人自称“三韩”人并不为错。此外,在千山碑刻留名者还有海城多人。如曾任东北宪兵司令陈兴亚,民国十五年来游千山,作游记、诗多首并留石刻手迹多处,署名均直书“海城”称谓。可见海城人自署“三韩”称谓也是不多。逆向思考一下,假设“三韩”并非指整个辽东地区,而是专指辽东某一具体地名。这种假说马上就陷入众多矛盾的混乱之中:“三韩”是海城,“三韩”是辽阳,“三韩”是铁岭,相隔400来里的三城三地同叫一个名字“三韩”。而按《千华山志》碑铭之记载,就有“千山是海城的名区”,“千山为铁岭之巨观”说法,加上“千山辽阳之千山,那千山成了海、辽、铁三地三城共有之千山;缪润绂的诗句也成了“怪峰魁五寺,全地控铁岭”,如此之逻辑混乱,情理不通语句,岂不是荒谬、怪诞之说。所以只有一种解释,“三韩”是整个辽东地区的代称,海城、辽阳、沈阳,都在“三韩”之内。如若铁岭也属辽东的话,自然也在“三韩”之内,海、辽、沈、铁四地均可以“三韩”做为代称。这只是从地理角度而言,实际上历史事实又是一种情况。铁岭、海城人有以“三韩”做为代称,而辽阳、沈阳人恐怕没有,这也许是辽阳、沈阳(盛京、奉天) 在历史上的特殊地位所决定的。
      第三,“三韩曹寅”称谓,出自于韩菼在曹寅生日时,为其写的《寿序》中说的。按理,曹寅是应该能看到的,但是没有表示异议,所以“三韩曹寅”的称谓,也就随韩菼的《寿序》而流传下来。究其原因,也就是因为辽阳属“三韩”,虽称谓不太准确,曹寅而为《寿序》盛情难言,也就一并接受了。另外,韩   和曹寅只是以文会友,对曹寅的籍贯也只是大概了解,在《寿序》中称谓“三韩曹寅”也可以理解。
      第四,《千华山志》人物卷,千山类目的“曹寅条目”称曹寅:“著有《楝亭诗抄》、《文抄》、《词抄》,自署千山曹寅著”。(《千华山志》第278页) ,这种表述是准确的,符合历史事实,红学界已公认。而“三韩曹寅”恰恰是他人说的,这和曹寅在自己的著作上署名,哪个准确?这个道理谁都会懂得,无庸赘言。
      第五,既然千山为“辽东第一山”、“三韩之巨观”,而铁岭人来辽阳游千山者,却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从千山有文字记载的元代开始,直至1933年刘伟华先生撰写《千华山志》完成初稿,跨越时空600多年。笔者曾逐句查找《千华山志》,苦苦寻觅,结果与铁岭有关仅有四人。四人是郝浴、戴梓、魏子亨、福珠隆阿,而郝浴、戴梓为谪戍铁岭,铁岭籍只有魏子亨、福珠隆阿两人。此四人都曾到过辽阳游览千山,除福珠隆阿曾任盛京笔帖式官职外,其他三人都是铁岭历史上的大名人,《铁岭县志》都有记载。《千华山志》收录郝浴撰文碑刻一甬,千山诗12首;戴梓千山诗10首;魏子亨千山诗45首,楹联一副。他们都曾为千山景色而倾倒,站在千山之巅有感而发,吟诗赞美辽阳之千山。试想,此时此刻他们能产生:脚下之千山不是辽阳之千山的念头吗?不言而喻,实际上郝浴、戴梓、魏子亨都证明,“千山”是辽阳的千山,“千山曹寅”即辽阳曹寅。这证据对“铁岭说”来讲,就好比高耸入云的千山一样既不可越而又不可移也。
第六,曾闻有著名红学家,借用郝浴的诗句来说明“三韩”是铁岭,说曹寅自署“千山”,也不排除暗用郝诗寓意。郝浴有诗《银冈行》中有“千山翠色落银冈”句,仅此而已。岂不知郝浴还撰写碑铭立于辽阳千山之上,而直书《奉天辽阳州千山剩禅师塔碑铭》” 。碑文叙述:郝浴与剩禅师交往过程,及剩禅师圆寂葬于辽阳千山:“癸丑四月 ,浴自银州冒暑登山,装香塔下而铭之曰”。另录有郝浴复出之后 巡抚广东,在剩禅师家乡,又撰写有《金湖庵剩师像记》。文中再次叙述此事:剩禅师“岁顺治已亥腊月,竟示灭,心良已。康熙壬寅六月塔于海外辽阳州千山。” 然而,郝浴并未想到数百年后,其诗作被挪为它用,而且还是否定他熟悉、热爱过的辽阳千山。郝浴有知,一定会勃然大怒,斥责后辈不忠不孝,歪曲诗意,胡乱附会。以笔者之见,也确实如此,好在被借用的是“千山翠色落银冈”,要是借用“万水千山只等闲”那就更乱套了。因为“闲”与“咸”音同,可附会为“咸阳”,说不准曹雪芹祖籍研究又会无端冒出一个“咸阳说”来。
       
                                          结束语
        已不成文,则更不敢称论。虽涉足曹雪芹祖籍,也算是“辽阳说”之陋见,但不能算是研究,只是一孔之见,个人一点遐想而已。著名作家端木蕻良也是这样说,他到千山游览著有《千山一叶》短文:“每次翻阅《楝亭诗抄》看到曹寅题名前面的‘千山’二字,总引起我一些遐想。”“曹寅当年把自己的籍贯用‘千山’两字标出,可见三百年前,人们就把千山引以为荣了。如今,我亲眼得见千山,也才明白曹寅标出千山的含意……。”和名作家相比,真是汗颜无地,但熟读《千华山志》,我这个后来的“千山人”,才总算从不识千山真面目的窘境中走出,悟出千山深厚的文化内涵,真正懂得曹寅标出“千山”二字的更为重要的含意:曹寅辽阳人也,曹雪芹祖籍在辽阳!


                                 甲申年孟冬大雪于古襄平城南护城河畔


     [ 注]
          1、本文于2006年3月全文刊登于“辽阳市乡土文化研究会”编辑的《乡土》杂志第八期。
          2、本文缩写稿以《〈千华山志〉再证:“曹雪芹祖籍在辽阳”》为题,刊登在《辽阳日报》 2007年2月12日 B3 版“襄平说古”栏目。
      
 本站欢迎留言,批评指正!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