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日报:《千华山志》再证曹雪芹祖籍辽阳-个人文苑-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辽宁日报:《千华山志》再证曹雪芹祖籍辽阳

于 2007/1/29 11:27:57 发表  个人文苑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附录) 
                              《千华山志》再证“曹雪芹祖籍辽阳”
                                             2005-1-7 5:06:11 

〈辽宁日报〉记者王研:
      昨天,记者在辽阳市档案局看到了尘封四十年的《千华山志》。这套完成于1933年的书稿,出版于2004年春天。但是,因其并非公开出售的书籍,并未引起社会上的关注。然而,因为一个叫梁戈峰的机关干部的发现,却使这本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元旦期间,记者接到梁戈峰的电话,他通过近四个月对《千华山志》和有关史料书籍的研究,再次确认了《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是辽阳人这个事实。根据辽阳红学研究会的确认,这还是第一次由辽阳当地提出“曹雪芹祖籍在辽阳”的有力佐证。

  不为人知的《千华山志》

  辽宁人都知道辽宁有座千山,但是,曾经有人专门为千山撰写山志,恐怕鲜为人知。

  主持整理《千华山志》的叶红钢告诉记者,《千华山志》堪称辽阳市档案局的镇馆之宝,“虽然它不是我们收藏年代最久远的,但是,它的价值却决定了其重要而且独特的地位。”据悉,在我省四大名山中,只有千山和铁刹山有“山志”,而《千华山志》从其完整程度和涉猎范围来看,在全国名山的“山志”中也非常少见。

  这样一本书一直尘封在辽阳市档案局的藏品库里,不为人知。叶红钢告诉记者,随着档案工作由“保存”到“提供信息”的功能转变,加上《千华山志》这份手稿对于今人了解辽东文化史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因此,他们决定将这份手稿重新整理,公之于世。

  《千华山志》的作者是刘伟华,1919年考入沈阳高等师范学校博物系,从20世纪20年代后期开始,刘伟华在其老师缪润绂和白永贞的帮助下,开始着手撰修《千华山志》。谈起这一成书过程,叶红钢特别强调:“之所以说这本手稿具有重要价值,不仅因为全书详细地记述了与千山有关的庙宇、胜迹、人物、物产等方面,并且,其中还收录了400多幅千山的照片,都是刘伟华赴千山考察时,随行摄影师现场拍摄的,记录了当时千山的各种风貌。”记者有幸看到了《千华山志》的原稿,和照片原本。从当时的历史条件来看,能够拍下如此多的照片,的确非常难得。尤其是,许多照片上的古迹和风景,如今都已不再,而照片的保存下来,也使得后人有机会看见千山在20世纪上半叶的原貌。

  “曹雪芹祖籍辽阳说”提前了24年

  去年夏天,与市档案局在一个大院办公的梁戈峰,从朋友处得到了一本《千华山志》。在读的过程中,梁戈峰偶然看到一段有关曹雪芹家世、祖籍的叙述:

  《清诗的》:“曹寅,字子清,千山人。”按,曹寅为《红楼梦》著者曹雪芹之祖……

  这段记述让并没有接触过“红学”的梁戈峰也发生了兴趣。随后他便开始四处收集有关红学研究的书籍,并且千方百计找到了许多相关的史料。

  目前,“红学”界关于曹雪芹祖籍的争论依然很激烈,除了为大多数学者认同的“辽阳说”之外,还有“河北丰润说”和“辽宁铁岭说”。而最早提出“辽阳说”是在1957年。刘伟华的《千华山志》完稿于1933年,也就是说,早在1933年,曹雪芹祖籍是辽阳就已经被明确地提了出来。这不仅仅为“辽阳说”提供了一个新的佐证,更把其确定的时间提前了二十多年。

  记者昨天在梁戈峰的办公室里看到,到处都堆放着和《红楼梦》有关的书籍。梁戈峰告诉记者,他写了一个一万余字的论文,具体论述了如何通过《千华山志》进一步证明“曹雪芹祖籍在辽阳”。除了将“辽阳说”的提出时间提前外,针对目前存在的“千山”不是指辽阳、辽阳并不是“襄平”等说法,梁戈峰也通过对《千华山志》的研究予以了驳斥。

  “《千华山志》从档案库里被发掘出来,并且公诸于世。引发了很多红学话题。” 梁戈峰说,“《千华山志》中记载了在千山的大量古迹文物,包括碑刻、诗文等,其中非常明确地点出了,辽阳即襄平、千山就在辽阳。因此,曹雪芹祖父曹寅自书‘千山曹寅’,其含义就是辽阳曹寅。”

  据悉,《千华山志》中收录的碑刻、诗文以往并不为“红学”界所知,而《千华山志》的面世,似乎可以终结有关曹雪芹祖籍究竟在哪儿的争论了。

  昨天,梁戈峰告诉记者,他的这一发现已经得到了有关红学家的认同,“历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千华山志》是历史留下来的财富,而《千华山志》中所记载的文字也都是历史的真实记录。如今的红学界还在为曹雪芹祖籍问题进行争论,这个争论差不多持续了半个世纪了。但是,随着《千华山志》的出现,证明了,早在70年前,曹雪芹祖籍辽阳的说法就已经为世人所知。似乎,围绕这个问题的争论,也应该停止了。”

  曹雪芹的生平情况,一直是红学界不断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而梁戈峰从《千华山志》中读出的94个字,是否能够终结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值得人们关注。

                                                    文/本报记者王研摄/本报记者杨靖岫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