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振彦题名碑”引发的历史之谜-个人文苑-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曹振彦题名碑”引发的历史之谜

于 2007/5/22 8:45:42 发表  个人文苑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梁戈峰

      在红学研究历史上,“曹雪芹祖籍”一直是个谜,红学家为此争论了很多年。1977年,原辽阳市博物馆副馆长邹宝库老先生,在整理碑石时,偶然发现一块有曹振彦题名的碑石。这就是辽阳城南喇嘛园的《大金喇嘛法师宝记》碑,从而为解开“曹雪芹祖籍”之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红学家们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提出的 “曹雪芹祖籍辽阳说”就此成为红学研究中的主流观点。
      这只是在红学研究上的重大意义,实际上,“曹振彦题名碑”被发现的意义远不止此。该碑在百年前就被发现,并载于史册,深为广大历史学家们所关注。我市历史研究老前辈杨铸先生,在他的新著《秉烛话辽阳》中载文有翔实的论述,也解开了一些历史之谜。
      然而,“曹振彦题名碑”所引发的另外一些历史之谜,这在辽阳历史上,至今还鲜为人知。

“曹振彦题名碑”的建立者——白喇嘛,也塔葬于辽阳喇嘛园
 
     1621年,后金攻战辽阳以后,遂以辽阳为都城,称东京。努尔哈赤为了拢络蒙古各部,请西藏大喇嘛斡禄打儿罕囊素大法师(以下简称囊素大法师)来东京(辽阳)。白喇嘛是囊素大法师的同门法弟,也随他一同来到东京(辽阳)。不久囊素大法师圆寂,努尔哈赤下令为其建宝塔以藏舍利,后因战事频繁,努尔哈赤临死也没有建上。皇太极继汗位后,非常重视白喇嘛,白喇嘛已经成为后金的重要政治人物。1630年,白喇嘛奏请在辽阳城南修建囊素大法师舍利宝塔。皇太极恩准,并派驸马佟养性钦差督理,与白喇嘛共同主持修建。所以,包扩曹振彦在内的投降后金的原明朝众多将领,都在碑上留名。这就是辽阳城南喇嘛园《大金喇嘛法师宝记》碑建立始末,白喇嘛在此过程中担当奉旨主持修建的重要角色。从碑文上可以看出,碑文两次提到白喇嘛,而且名列“钦差督理工程驸马总镇佟养性”之前。 
      白喇嘛修完了法兄囊素大法师宝塔,后金也取得了大凌河战役的胜利。白喇嘛受皇太极之托,从辽阳回到沈阳,久住汗宫内的三官庙,担负起极其秘密而又非常重要的使命。白喇嘛接受了这个不寻常的使命后,就没有离开三官庙,六年过去了,白喇嘛没有完成使命就圆寂了。白喇嘛圆寂后,也塔葬辽阳喇嘛园他法兄囊素大法师宝塔旁。
      历史学家研究清前史 ,曾对白喇嘛给以关注。只知道他在辽阳主持修建囊素大法师宝塔,而对白喇嘛圆寂后,追随囊素大法师也葬在辽阳喇嘛园之事并不知晓。而且史料记载很少,所以关于白喇嘛的一些情况仍然是不解之谜。今天,揭开白喇嘛塔葬辽阳喇嘛园之谜,也为历史学家研究白喇嘛其人其事,深入研究清前史,提供了重要线索。


辽阳喇嘛园还葬有一位更为重要的历史人物——明朝末年苏武、文天祥式的伟大人物张春

      张春,陕西同州(今大荔县)人,举人出身,曾任知县、道员、太仆寺少卿。1631年,后金攻打辽西大凌河城,明朝派张春为监军,率军前往增援,战败被俘。张春大义凌然,慷慨请死。皇太极敬他无畏,遂软禁在沈阳汗宫内三官庙。张春是开战以来被俘职务最高的明朝官员,皇太极想议和,所以对他以礼相待。前面说到白喇嘛的特殊使命,就是在三官庙陪伴张春,并劝其投降。张春到汗宫三官庙,就绝食准备一死,效忠大明朝廷。当他听到皇太极准备议和时,就改变了想法。在他的“绝命诗”中表白:“生非是偷生,苦衷质上苍”。然而,明崇祯皇帝还以天朝自居,不想平等谈判,失去了大好时机,也失去了收复辽东的最后机会。张春被软禁在汗宫三官庙十年时间,他发式不变、明服不改,每天面西而坐。还日复一日地书写“大明太仆寺少卿张春不敢忘君父,天地神明鉴之”的字幅。1640年,皇太极拉开了松锦大战的序幕,张春的最后一线希望,在清军攻城的炮声中,彻底破灭了。当年(1640)十二月十三日,绝食四天的张春终于带着终身遗憾离开了人世。
      张春死后,人们在他的衣领里发现了他的“绝命诗”——《不二歌》。皇太极对张春忠贞不二的气节很是感叹,他根据张春的遗愿:“移我居辽阳,得近中国,则死无恨矣”,在辽阳城南“喇嘛园”以礼厚葬。
      多年以后,张春家乡人民将其牌位纳入贤祠祀奉,并誉为苏武、文天祥式的伟大人物。张春的事迹,史载不多,在我们辽阳更没有人提起这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

      笔者根据历史学家的有关研究,结合辽阳历史,进行深入的考证和探讨,揭示了这些历史之谜。这不仅赋于辽阳喇嘛园以神秘感,而且增加了“曹振彦提名碑”的重要意义,也充分说明了古城——辽阳在清前历史的重要地位,更体现了辽阳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2006年1月25日夜 完稿  

             [本站注]    此文曾配属《辽阳日报》记者谢凌波  专访 报道《探寻历史的真颜——记梁戈峰和他的史学研究》一文共同刊登于《辽阳日报》2006年2月20日  B3文化版。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