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铁岭李奉佐先生的一次未曾谋面的交往-个人文苑-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我与铁岭李奉佐先生的一次未曾谋面的交往

于 2007/7/18 7:23:28 发表  个人文苑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梁戈峰
     
      
      李奉佐先生是以曹雪芹祖籍“铁岭说”闻名全国的红学专家,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机关干部,对红学更是一窍不通,按理我们根本不会有什么交往。然而,2005年初,我一不小心,就成了受媒体关注的人物,于是也就有了和李奉佐先生一次意外的交往,而且仅仅是未曾谋面的暂短交往。
  

我诚心想去铁岭向李奉佐先生请教
 
      2005年1月,我通过《千华山志》研究曹雪芹祖籍辽阳的事,经《千山晚报》、《辽宁日报》记者专访报道后,引起内地、香港和国外70多家媒体广泛关注和报道。
      这些情况也被我在铁岭某机关担任领导的一位同事和朋友知道了,春节前,我和他通过一次电话,他对我的研究成果表示祝贺,并基本赞同我的观点。期间也自然谈到铁岭李奉佐先生,我突发奇想,提出要到铁岭去向李奉佐先生请教,并进行学术交流。也许我有点飘飘然,但我想更深入加强我的研究,虚心请教对手,应该是绝好的办法。我总觉得学术上研究的对手,更应该是很好的朋友。从刻苦精神和勇气,我是非常佩服他的,所以想去铁岭向李奉佐先生请教的想法,是非常真诚的。
      我朋友很理解我,他从工作领导关系上,和李奉佐先生很熟,他答应给我联系,并欢迎我去铁岭做客。
 

“李奉佐先生不研究红学了!”
 
      过了不几天,又和朋友通了电话。他告诉我:已和李奉佐谈了,李也表示欢迎。话锋一转,下面的话叫我很是吃惊。“李奉佐现在不研究红学了,已经转向别的,如来也可以……。”放下电话,我很茫然,是不是我太单纯了,诚意被李奉佐先生误解了?他是曹雪芹祖籍“铁岭说”的首倡者,据说他研究了很多年,上世纪未才提出曹雪芹祖籍“铁岭说”,使曹雪芹祖籍“两说之争”变成“三说之争”,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红学研究中的新发展,怎么突然就不研究了?这里一定有什么说道,我朋友不好言明。
      转眼春节很快就过去了,花开,又很快谢了;整个世界都是绿色的,夏天来到了。八月的一天,我控制不住想见李奉佐先生的欲望,再一次拿起了电话……。我向朋友表达,想见李奉佐先生的想法。我朋友这回才把详细情况介绍给我:铁岭过去研究红学的有几个人,目前都不再研究了。XX得了重病;XX 80多岁,身体也不好,现在也不研究了;李奉佐也不研究了,也不想再谈这些事了。我主要是想见一见李奉佐先生,诚心向他请教,好在研究上深入一步。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说的?去铁岭也没什么意义了。电话那边的朋友可能是觉查我的不快,急忙说:“不然,你先来铁岭,我和你一起去见他?再不我把电话号码给你,在电话中和他谈谈?”为了不让朋友尴尬,我同意了后一种办法,决定在电话中和李奉佐先生请教、交流一下。
 

40分钟的电话交谈:李奉佐先生的情绪很不好。
 
     通话 时间: 2005年9月1日  16时15分    
     通话 地点:笔者办公室
     我按朋友给我的电话号码,拨通了铁岭李奉佐先生家的电话。虽然气氛不太和谐,但是我们还是交谈了40多分钟时间,这也是我在办公室私事通话时间最长的一次。根据当时的简略记录和回忆,谈话的情况大致如下:
     一、李奉佐先生对辽阳人非常敏感,对我也很警觉。他多次表示:现在已不研究红学,也不想再谈了。我再三表明:真诚地向他请教,绝无半点恶意。我的卑谦和坦诚,似乎起了点作用,更由于我朋友的介绍,谈话才免强得以进行下去。
     二、我简略介绍了自己的研究情况,他表示已看到了《辽宁日报》的有关报道,但未置可否。我向他介绍《千华山志》的撰集者刘伟华不仅是辽阳人,也应是铁岭历史名人,在上世纪30年代曾在铁岭任过中学校长,为铁岭文化教育发展做出过贡献。他没有知声,奇怪的是,他对《千华山志》这一部奇书也没有表示什么兴趣。
    三、我们谈到曹雪芹祖籍问题,他认为谈祖籍要有更确凿的证据。对辽阳《大金喇嘛法师宝记》碑的曹振彦题名,他认为光是碑上有曹振彦题名不行,只是捐款,碑上还有铁岭人呢?如有曹振彦上世人的碑才好,曹振彦家住在辽阳哪地方?没有一个说法。他认为辽阳曹姓最早是孔姓台曹家,还是顺治年间迁来的,但他对铁岭曹姓人家的情况并没有谈。
     我谈了碑上“教官”与“敖官”的正误问题,介绍了本人多次认真逐字辨认、查看碑文的经过。并告诉他孔有德在后来曾在碑上补刻不少字,如孔有德、耿仲明及尚可喜的题名等。对此,他保持沉默,没有表示什么。
      谈及史料记载曹振彦、曹玺和曹寅曾多次表示自己籍贯辽阳的问题,他认为他们报籍贯辽阳是拣大地方说,就象现在都说沈阳一样,报铁岭谁知道?然而,清朝时辽阳已风光不再,更没有盛京沈阳显赫和重要,而他们为什么还是多报辽阳,少报沈阳呢?对这个问题,他回避没有谈。
     四、我们谈到当前曹雪芹祖籍研究情况,李奉佐先生非常气愤。他愤慨地说:“本来打算把几种观点的人都请来,坐下来好好研究,但一见面就那个样子,不好,没意思。”他接着说:“问题要研究,没怎么样,就定下来了。全国最大家说了,就算,别人不行说什么了。别人说了,就对人家那个态度。”可能是指在铁岭开 “红学研讨会”时,他的“铁岭说”受驳斥的事,看得出,他对红学界意见是非常大的。我从未参加过红学研讨会,对现场争论的情况也不清楚,不是有大红学家周汝昌在支持他吗?他对红学界怎么这末大的劲?尽管我们观点相左,听他情绪这样激动,我免不了说些:学术讨论要平等、不同观点要抱着研究的态度去争论之类的话来劝他。当然,也应该是这样。
     五、我谈到了千山、辽阳、襄平和三韩,介绍了《千华山志》中很多明末清初有关碑刻记载,(其中也有三韩代表辽阳的碑刻)讲明千山和辽阳的关系,并阐明本人关于三韩是代表辽东的观点。也谈到铁岭历史名人郝浴多次到辽阳,游览千山。留下很多赞美辽阳千山的诗篇,并亲手撰写 “奉天辽阳州千山剩人禅师塔碑铭”立于千山之颠……。也许他对千山的情况不太了解,也许他出于礼貌的原因,也许他一时无话可说?也许……,总之他没有什么表示,这让我真有些莫名其妙,更是非常尴尬。
     六、谈了许久,李奉佐先生还是不想和我交流。由于他的情绪很不好,我也不便再多阐述自己的观点,于是提出要到铁岭去当面请教。他再三拒绝:不研究红学了,也不想谈了。我一再表示:不辩论,去请教。他还说官方谈不欢迎,私人谈可以。我再三阐明我是初学者,不是什么官方,他还是不断重复这两句话。看来去铁岭当面请教是不太可能了,我只好换个话题。我提出要拜读他的大作,(李奉佐先生出了两本关于“铁岭说”的书)但怕以为向他要书,又紧接着补上一句:“把地址告我,我好把款汇去。”我都到这份了,不知道他是怎样想的?他沉默一会,扔出一句:“以后再说吧!”看来我们真的不能再谈下去了,我只好道声:“那——再见吧!”结束了这次不算太愉快的通话。


为什么要公开这次电话交往?

      尽管与李奉佐先生的通话气氛不太和谐,我还是很钦佩他。他刻苦研究很多年,在全国红学界已经定论“曹雪芹祖籍辽阳”的情况下,提出“铁岭说”。我佩服他的刻苦研究精神,更佩服他的勇敢精神。同时也由于我在铁岭工作的朋友的关系,我在通话笔录上写下“此事轻易不要宣扬!”几个大字,以警示自己。毕竟是在自己再三请求下,又有朋友的介绍,才促成这次意外的交往,所以秘而不宣是对的。从2005年9月1日至今年2月, 1年半时间,我都是这样做的。
     然而,今年2月下旬的 一件事,开始使我改变了初衷。今年2月下旬,辽宁电视台播一个专题片,题目是《踏雪深山觅古碑》说的是铁岭新发现一个曹姓古碑,是曹雪芹祖籍铁岭说的最有力证据。但为什么?却没有具体说明,其中李奉佐先生上镜有很长时间。看了这个专题片,我似乎明白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李奉佐先生不接纳我对他的请教,不愿意和我交流?
     这里,我不想对李奉佐先生的“铁岭说”进行批驳,更不想对李奉佐先生的人格有什么不恭。我只想表达一个意思:学术考证研究要重证据轻分析。想到我和李奉佐先生的电话交往,即便公开也无大碍,没有什么不好,于是如实、客观地整理成文发表。我认为,披露这次谈话内容,对我们研究曹雪芹祖籍辽阳还是大有益处的。
    顺便再声明一点:我对李奉佐先生的刻苦研究精神和勇气确实是很钦佩的!


                                                  2007年6月4日晨   

                       注:本文刊登在《乡土》杂志第13期
                   

                    本站欢迎留言,批评指正!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