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文字狱 受难第一人——千山剩人禅师-个人文苑-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清朝文字狱 受难第一人——千山剩人禅师

于 2007/9/15 13:28:10 发表  个人文苑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梁戈峰

      公元1652年夏季的一天,辽阳城南的千山,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秀丽动人。一位中年僧人,他遥望南天,口吟诗句:“一到千山便不同,山翁只合住山中”。此僧便是清顺治四年“《再变记》案”的受害人、岭南著名诗僧——千山剩人禅师。他被流放盛京整整四个春秋,刚刚放宽限制,允许外出。就如同出笼之鸟一样,带领徒弟们飞奔辽阳,登上梦寐以求的千山之巅。
      顺治十六年(1659年),千山剩人禅师圆寂,塔于千山璎珞峰西麓下。千山剩人禅师流放辽东十二年,在辽阳,在盛京,开拓诗坛文化新风;弘扬佛法,圣迹卓著。实为辽阳、沈阳及整个辽东的历史名人。在其圆寂后的100多年的乾隆年间,又遭第二次劫难。其塔及碑铭被捣毁,遗著《千山诗集》、《千山语录》遭焚。从此,千山剩人禅师的事迹和著作,便湮没无闻了。正如70多年前辽阳先贤静庵老所言:“此事……吾乡故老无有能道之者。” 
     时逢盛世,辽阳乡土文化研究会编写《辽阳历史人物》丛书,理应趁此良机,将千山剩人禅师的事迹昭然于世。遂多方采撷,几经考证,撰就此文,以呈家乡人民,亦不使先贤失望矣!
 
                              一

      千山剩人禅师(1611—1659),法名函可,号千山剩人,俗名韩宗[马来],字祖心,广东博罗人。明崇祯礼部尚书韩日缵长子,自幼聪颖过人,成年后举秀才,但无意功名,正直豪爽,广交名士。后其父病故京城,深感世事无常,遂于崇祯十三年(1640年)赴江西匡山遁入空门,师曹洞宗三十二代道独大师,时年二十九岁。未几,清军攻占北京,函可悲愤不已,虽木鱼青灯为伴,却难于入定。当南明弘光王朝建立的消息传来,他凡心大动,仿佛在黑夜里看见故国复兴的曙光。
      顺治二年(1645年)春,他请《藏经》,来到南京。然而几月之后,清军陷杨州,攻入南京。他耳闻目睹忠义之士抗清之壮举、清军屠杀之暴行,愤慨之中撰史《再变记》以记之。
      顺治四年(1647年)秋,函可见其父门生——时任清江南总督的洪承畴,得印牌欲出南京。不料被搜出《再变记》书稿,遭清八旗军逮捕。更为巧合的是,统领八旗军的将军巴山,素与洪承畴不合,遂借此打击洪承畴。巴山进行全城搜捕,遭逮达数百人。函可被巴山私囚军营,受尽酷刑,而宁死不举他人。洪承畴闻讯后,急上奏案情并请罪:“犯僧函可,系故明礼部尚书韩日缵之子。日缵乃臣会试房师。函可出家多年,于顺治二年正月内,函可自广东来江宁,刷印藏经,值大兵平定江南,粤路阻,未回,久住省城。臣在江南,从不一见,今以广东路通四里,向臣请牌。臣给印牌,约束甚严。因出城盘验,经笥中有福王答阮大铖书稿,字失避忌。又有《变记》一书,干预时事,函可不行焚毁,自取愆尤。臣与函可有世谊,理应避嫌,情罪轻重,不敢拟议。”多尔衮为了江南大局的稳定,不想让洪、巴二人矛盾激化。更因为洪的忠心与招抚明军功绩卓著,不拟重办此案。函可解京,后判流放盛京,洪承畴仅受到警告了事。此为清初“《再变记》案”的简略经过,后人研究此段历史,说法颇多。认为函可策反洪承畴,起兵反清复明者有之;认为洪承畴良心未泯, 掩护反清志士者有之;认为洪承畴假给印牌,设套陷害函可者有之。凡此种种,皆因函可赴战时南京并会面洪承畴所起,虽均有可能,然而没有史料为证,笔者这里不想详谈。
      顺治五年(1648年)四月二十八日(夏历,下同),函可和他的徒弟们到达盛京,“奉旨焚修慈恩寺”。
      函可因文字获罪,又得以侥幸活命,遣戍盛京,始开清朝文字之网,成为清朝文字狱受难第一人,也是清朝文字狱流放辽东第一人。

                                   二

      此时的盛京,虽然还有陪都之光环,但已非昔日的繁华。昨日皇宫威严依旧,却十分冷清;过去喧闹的市衢,则更是行人了了。南门慈恩寺尽管早已翻修一新,却是门可罗雀,香火冷落。函可有诗《初至沈阳》可窥见一般:
                   开眼见城郭,人言是旧都。
                   牛车仍杂沓,人屋半荒芜。
                   幸有千家在,何妨一钵孤。
                   但今舒杖履,到此亦良图。
    初到辽东,虽然远离战火,但清旧都的荒凉,人们的冷漠,食物的匮乏,完全是另一番凄惨的景象。然而身处逆境的函可,由于信仰上的挚着,早已把艰难困苦置若等闲。他不畏饥寒劳苦,虔心向佛;善待僧众,亲近有加;还教僧众读书识字,领悟经文。由于他过人的佛法学识,纯正的道风和博学的文才,很快就赢得僧众的尊重,也吸引了不少谪戍的官宦和当地的文人。其中有叫左懋 泰的前明遗士,最受函可敬佩。
      顺治七年(1650年)十二月,函可借为左懋泰祝寿之机,邀集二十多人作诗和唱,成立了“冰天诗社”,堪称辽东诗社之始。
      顺治八年(1651年),函可接到了阻隔七年的家音 ,广东老家遭清军洗劫,家人遇难,朋友殉节。他愤然疾呼:“我有两行泪,十年不得干”。他诗赠劫后余生的三弟:
                      几载望乡音,音来却畏真。
                      举家数百口,一弟独为人。
                      地下反相聚,天涯孰为邻。
                      晚风边蟋蟀,木佛共含辛。
      国破家亡,更坚定了他一心向佛、弘扬佛法、普渡众生的洪愿大志。当盛京地方大旱,城内百姓多病,每天都有死人抬出城外。函可率领僧众去东山嘴采药,挨家施送,劝人饮服,使许多人转危为安。
      顺治九年(1652年)三月,函可在盛京各寺院僧众的请求下,开法广慈寺,演讲楞严、圆觉各经,僧众都很倾服。接着又在普济寺、广慈寺、大宁寺、永安寺、慈航寺、向阳寺作道场,宣讲佛法,传示曹洞宗旨。他把儒教和佛教揉为一体,深入浅出,阐发透彻。他指出:“佛门不是躲身之处”,不是“藏愚纳拙之地”,“但为真儒即为真佛,必为真佛始为真儒”,“凡七坐道场,趋之者如河鱼怒上,得法徒六、七百人。”其好友郝浴后来评曰:“非大师智圆而语软,以了无遮结之聪明,行决无退转之慈悲,安能使鸭西数千里奉为开宗鼻祖哉!”据此看来,他被后人奉为塞外佛教开山之祖,这一点也不为过也。
       也许是函可弘扬佛法卓著的关系,也许是他与顺治皇帝有着共同的佛缘的关系。也就是在这一年,函可被允许外出离开盛京。虽然并没有解除流放,但这对函可来讲也是莫大的喜讯。

                             三
     
     早在函可到盛京之初,对辽阳千山就有所耳闻。在僧众口中,听到的是千山释家寺庙甚众;在诗友口中,听到的是千山景色秀美壮观。由于多种原因,他对千山的向往到了朝思暮想的程度。
恰逢朝廷宽禁,函可首先想到的就是——来到辽阳千山。那朵朵莲花似的青峰,奇石林立,松涛似海,函可整个身心都陶醉在这自由的天地之间。函可赞道:
                      到处青山尽有名,大家抖却旧乡情。
                      溪边觅路花千树,驴背迎人鸟一声。
                      石顶松风凭管领,峰头诗句任交横。
                      于今竹杖萧萧去,又向何山踏雪行。
      函可被千山的神奇、隽秀吸引住了,他决定长住千山,以此为今后禅修之所。为了表达他对千山的喜爱之情,特意改名号为千山剩人。
     千山的佛教寺庙很多,僧人多为生活所迫出家的农民,函可的到来,对千山佛教的兴盛无疑是一大促进。然而由于后来乾隆年间的严厉封禁,千山剩人禅师的事迹,在千山早已无处可寻。故迄今为止,有关千山剩人禅师的著文,均 对此段历史避而不谈,遂为一大历史迷案。
     经过笔者研究考证,已经发现重要佐证,足以证明千山剩人禅师在辽阳 千山弘扬释家曹洞宗法,发展曹洞支派圣迹卓著。
     由千山祖越寺往龙泉寺的途中,在悟公塔院西侧茂密的松林中,原有三座不引人注意的小庙,名曰三派堂,又称“神密庄”。在三座小庙的地宫中,分别密藏着禅宗之临济宗、曹洞宗和毗庐宗三派的宗谱,记载着千山佛教的兴衰和三派宗徒的名号。这些历史资料,在20世纪50年代还保存完好,然而“文化大革命”中却散失殆尽。
     数百年来,千山佛教寺庙虽无曹洞宗派,但确有曹洞宗谱密藏。笔者认为:由于乾隆年间封禁严厉,千山剩人禅师的弟子们一边匿隐曹洞宗派身份,一边千方百计密藏曹洞宗谱。后来曹洞宗派在千山逐渐失传,但曹洞宗谱却被神密的保存了下来。尽管具体细节无从考证,但也充分说明了千山剩人禅师在千山的数年间,发展曹洞宗徒甚多、影响之大,已达三分千山有其一。在中国出生的著名美国汉学家——傅路德和他人所著的《明代名人辞典》,介绍千山剩人禅师说:“后来他成为辽阳千山龙泉寺住持,在那里说经讲道,吸引了来自整个东北的其它政治流放犯。到1660年他涅盘时,龙泉寺已经发展成一个佛教中心。”以上表述,不尽准确,但仍然可以看出千山剩人禅师在千山佛教的影响是非常之大的。几百年来,千山剩人禅师在辽阳千山佛教圣迹的谜案,今天终于大白天下了,这是确切无疑的!
     千山剩人禅师在千山以后的岁月里,虽有弘扬佛法可为,青山古刹相伴,但也割舍不掉和盛京诗友的情谊,经常下山到盛京和朋友相聚。
     顺治十一年(1654年)九月,千山剩人禅师在盛京高丽馆与郝浴相见,郝浴因弹劾吴三桂获罪刚刚发配到盛京。高深的学问和刚直不阿的品格,一下子拉近了他们的距离。那一次他们一谈三昼夜,真是相见恨晚。当千山剩人禅师要回辽阳千山时,郝浴依依不舍,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了千山。面对充满诱人魅力的千山,郝浴赠诗一首《送剩人入千山》:
            欣闻鸣鸟司钟鼓,更有赤鸟艳海棠。
            人卧千山花气里,日升三岛水晶旁。
     从此,千山剩人禅师与郝浴结下了不解之缘,往来特别密切。当郝浴在盛京住了四年,迁到铁岭后,千山剩人禅师不顾长途跋涉,专程到铁岭去看望他,郝浴也常到千山与千山剩人禅师相聚。由于千山的魅力,更由于两人的深厚友谊,郝浴也深深地爱上了千山,他甚至和千山剩人禅师有着同样的想法,百年之后与千山为伴。与郝浴同时,还有一些当朝大臣,先后获罪被发配盛京,他们也都加入“冰天诗社”,也常到千山看望千山剩人禅师。他们心怀若谷,指点千山,激扬文字,好不惬意。一时间辽阳也成了辽东诗坛之圣地,辽阳千山为辽东胜景名区也更是名传天下。有风景如画的千山,患难相交的朋友,抒发心声的诗作,千山剩人禅师暂时忘却了忧愁。他在一首《遣愁》诗中写道:
                   叹息人间劫灰尽,惠州天上亦荒莱。
                   只拼如此家声在,无可奈何笑口开。
                   是处总堪埋骨地,从今不上望乡台。
                   漫言出世除烦恼,悟到无生觉转哀。
     
      这一时期,也是千山剩人禅师诗作大丰收的季节,他创作的辽阳诗、千山诗就达数百首。如《题弼臣病阻白门寄书并诗次答》一诗很有代表性:
                    惊传一纸到辽阳,旧国楼台种白杨。
                    我友尽亡惟汝在,而师更苦复予伤。
                    孤舟卧老长干月,破衲披残大漠霜。
                    共是异乡生死隔,西风吹泪不成行。
      古人云:“以诗得罪,罪奇;以罪得诗,诗愈奇。”好一个“西风吹泪不成行”,感人至深,令人潸然泪下。他在《读杜诗》中写道:
                     所遇不如公,安能读公诗。
                     所遇既如公, 安能读公诗。
                     古人非今人, 今时甚古时。 
                     一读一哽绝, 双眼血横披。
                     公诗化作血, 予血化作诗。
                     不知诗与血, 万古湿淋漓。      
    千山剩人禅师也如同杜甫一样,在一举一动间,无不怀抱忧国忧民悯时伤乱之心。其以血为诗,更为受苦难之寻常百姓的遭遇,寄予深深的同情和血泪的控诉。他在辽阳城里,看到百姓出官差,将辽阳特产“冻秋梨”送往京城王公贵族家的辛劳情景,感慨万分。遂在《送梨》诗中写道:
                     不重紫花能消热,不羡张公大谷希。
                     只爱关东土上长,汁酸肉涩墨做皮。
                     王公一张口,走杀百群黎。
                     满筐二百和三百,昼夜担向玉京驰。
                     天下何处无冻梨,王公何不一念之!
     
      又如他在辽阳城外,见到八旗贵族庄园喂马老包衣的悲惨遭遇,而写下的《老人行》长诗:
                      咿吁戏,危哉!老人是百千万劫之余灰!
                      问其生时朝代不敢说,但云少壮尚无为。
                      眼看富贵贫贱流,三番两番肉作堆。
                      儿孙丧尽亲戚死,剩此零星干枯骸。
                      纷纷眇者扶跛者,跛者扶眇者,而凹骨削背复鲐。
                      离城十里五日乃至,登阶一尺如天台。
                      敢希鸠杖与糜粥,但愿脱籍归蒿莱。
                      堂上赫怒声如雷,叩头出血谁汝哀。
                      昔日汉家天子威海宇,父老子弟还相聚。
                      酒酣歌罢帝亲语,丰沛世世无所与。
                      老人兮老人,尔既赤手今且回。
                      生守官园喂官马,死作泥土填官街。
      这更是字字泣血充满着现实主义的诗篇,这血泪和幽恨对人的心灵震憾将永不磨灭。
      顺治十六年(1659年)腊月,一代名僧、开拓辽东文风之不朽现实主义诗人——千山剩人禅师,他饱含人间疾苦,在那漫天飞舞的晶莹洁白的雪花陪伴下,涅磐到达彼岸,时年四十九,僧腊二十。当月初四,郝浴等将其肉身送到千山龙泉寺存放。
      顺治十八年(1661年)迎至千山大安寺存放。
      康熙元年(1662年)六月十九日入塔,塔在璎珞峰西麓下。
      康熙十二年(1673年)四月,郝浴从铁岭来到辽阳千山,祭拜千山剩人禅师,亲撰《奉天辽阳州千山剩人禅师塔碑铭》。并赋诗数首,其一为《忆剩公》:
                    千山青如许,一递谒愁来。
                    鸟语还相叫,钵囊遂不开。
                    渡江成旧恨,把烛有余哀。
                    璎珞峰前路,何时见汝回。
    千山剩人禅师另一好友高塞,这是个特殊的人物,他是清太宗皇太极第六个儿子,当朝顺治皇帝的庶兄,封镇国公。高塞久居盛京,他虽然没有参加“冰天诗社”,但倾慕千山剩人禅师的才学和为人,遂为至交。由于身份特殊,高塞没有参与千山剩人禅师的后事。但后来,他特意来到辽阳登上千山,在千山剩人禅师塔前深切地凭吊自己的好友,有诗《悼剩和尚》为证: 
                    一叶流东土,花飞辽左山。
                     同尘多自得,玩世去人间。
                    古塔烟霞在,禅关水月间。
                    空悲留偈处,今日共跻攀。
        象一片树叶一样飘零到寒北辽东,象花朵一样,瓣飞花谢在辽阳千山,充满了无限的同情、怀念和赞誉。时隔三百多年,今日读起来仍然感到异常深沉动人,使人初读心酸,再读而泪下。
     顺治朝礼部尚书、弘学院大学士陈之遴也因党争获罪,谪戍辽东,他有诗《悼剩公》:
                    朔雪萧萧祗树林,紫衣长掩石龛深。
                    公真圣果身如寄,我自凡情涕不禁。
                    电火难留方外友,风霜偏集客中心。
                    千山尚有莲花座,夜夜松涛想法音。
     
    被流放辽东二十多年的孙[日易]  ,也是千山剩人禅师的好朋友,他登上千山谒塔,赋诗云:
                    寂寂曹溪水,东流不复还。
                   一瓢轻万里,孤塔重千山。
                   院落花迎客,松深月闭关。
                   禅心何处问,木落翠微间。
    
      明末清初著名学者、曾受到顺治皇帝赏识重用的方拱乾,因江南科场案牵连谪戍宁古塔。路途中,他听到千山剩人禅师圆寂的消息后悲恸不已,诗曰:
                   只道顽躯老玉关,那堪趺印示千山!
                   寝门难作桑门哭,塔影长随峰影闲。
                   乡国百年帷塞外,须眉何日不人间!
                   珠林曾读伤心句,知尔今朝快我还。

     
       给辽东人民带来清新文化之风的千山剩人禅师,就这样在塞北他乡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可是在他圆寂116年之后的乾隆四十年,当乾隆皇帝审阅各省呈报查抄禁毁书目时,看见有千山剩人禅师的《千山诗集》和《千山语录》,喻曰:“千山僧,名函可,广东博罗人。因获罪发遣沈阳,刻有诗集。恐无识之徒目为缁流高品,并恐沈阳地方或奉以为开山祖席,于世道人甚有关系。著宏响、富察善确查函可在沈阳时曾否占有寺庙,有无支派流传,承袭香火及有无碑刻字迹,查明据实复奏。”时任盛京工部侍郎兼奉天府尹的富察善立即派人调查,并拆毁千山璎珞峰千山剩人禅师塔及碑铭,连《盛京通志》所载都逐一删除。遂后全国各地也收缴《千山诗集》和《千山语录》,付之一炬。并列入全
国《禁书目录》,警示世间,永不流传。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人民的怀念,是禁固不住的;千山剩人禅师的事迹及其诗作或多或少还是流传至今。

       千山剩人禅师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在政治上,其谪戍辽东十二年,为清朝文字狱之始;然而,生前、身后时隔100多年两次受文字狱劫难,更是历史之奇案。在文化上他开创辽东第一诗坛,把清新、现实主义文风吹向辽东大地。在佛学上,他遍历辽东寺庙,广开道场,设坛讲法,被释家称为塞外佛教第一传人。在品行上,他正直、豁达、真诚,更是值得我们后人引以为楷模。
    清朝诗人丁介诗云:“南国佳人多塞北,中原名士半辽阳。”虽是倾诉谪官流人在塞北的血泪心酸,然而以“辽阳”冠名,却也反映出古城辽阳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纪念千山剩人禅师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此,然而更为深刻的是:要以史为鉴,
让千山剩人禅师的悲剧永不重演。   
  
              禅师塔无存,千山依旧在。
    
    悲哉,壮哉!愿千山剩人禅师与千山共存,永远活在辽阳人民心中!
 
                                                                         
                                       二00五年十月二十五日第五稿
        
        
本站注:
      本文以《千山剩人禅师》为题,为辽阳乡土文化研究会编辑、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辽阳历史人物》一书选入,载第114页。
       另,本文曾刊登在辽阳市地方志办公室编辑的《今古辽阳》2005年1、2合刊本。

 本站欢迎留言,批评指正!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