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北京袁崇焕墓-个人文苑-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访北京袁崇焕墓

于 2009/11/22 21:50:32 发表  个人文苑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梁戈峰

 2009108日,国庆节已经过了一周,北京城依然充满着节日喜气儿。我和老伴儿乘公交车来到崇文区广渠门内,按照“东花市斜街52号”的地址,寻找袁崇焕墓。

一连打听几个人,不仅不知道袁崇焕墓,就连“东花市斜街”也不知道。在公交站点足足徘徊了好大一会儿,才有人指点:“前面路口横过马路的地儿,以前可能叫东花市斜街?”沿着横道线来到路北,眼前是高层住宅小区,根本没有袁崇焕墓的影子。刚要寻人去问,老伴儿却一眼看见小区守卫室门口有一块写有:“袁崇焕墓由此进入”的牌子,我们喜出望外,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按指示牌来到楼群间的街心花园,只见甬道、花坛、建筑小品、草坪、树木……正当我们迷惘之时,一个飘着须髯的道长来到我们面前。做过宗教工作的我,连忙上前单掌施礼:“师父打扰了,请问去袁崇焕墓怎么走?”这位道长抬手一指前边不远处,说道:“前边就是!”为了表示感谢,也是出于礼貌的原因,和道长攀谈了几句。从谈话中得知:道长是北京白云观的,法号悟真。告别了道长,顺着甬道前行三十多米,果真到了袁崇焕墓。

花园甬路边,有一处铁栅栏,铁栅栏门里是一个青砖青瓦的院落。老式样的小门楼,门额有著名民主人士、现代书画大师的叶恭绰的题匾:“明代民族先烈袁崇焕墓”;朱红色的大门,“自坏长城慨今古,永留毅魄壮山河”的楹联,为近代中国历史名人康有为撰书。门边地上立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标志碑,上刻有:“袁崇焕墓和祠”。可能正是中午的原因,整个街心花园几乎没有人,是那样的幽静。这个穿越时空而又极不寻常的小院,显得格外庄严、肃穆,对于我们来说更是充满了神秘感。

推开了虚掩的院门,祠内仅有一名工作人员,我和老伴花两元钱买了门票,便自由参观起来。这是一个由两趟起脊瓦房组成,呈现为南北窄、东西长的长方形院落。前面和门楼连脊倒座五间,门楼占中间一间,其它为办公室。院里正房五间为祠堂,中间三间是享堂,东西各一间为展室。享堂正中供奉着袁崇焕画像,侧联是袁崇焕诗句:“杖策必因图雪耻,横戈原不为封侯”。左右墙上,有乾隆皇帝为袁崇焕平反昭雪的“上谕”抄件和1952年叶恭绰、柳亚子、李济深、章士钊联名上书毛主席,请求保护袁崇焕墓的复印件。袁崇焕死后150多年,乾隆皇帝批阅《明史》,了解到袁崇焕的冤屈,谕旨:“袁崇焕督师蓟辽,虽与我朝为难,但尚能忠于所事,彼时主暗政昏,不能罄其忱悃,以致身罹重辟,深可悯恻,袁崇焕系广东东莞人,现在有无子孙,曾否出仕,著传谕尚安祥,悉查明过便复奏。”至此,袁崇焕秘密葬于广渠门内广东义地的事才大白天下,其墓葬才开始受到后人重新修葺和公开祭祀。 1952年,北京市城区改造,准备迁移城里所有墓地,叶恭绰等四人给毛主席写信,请求保护袁崇焕墓。毛主席批转给北京市长彭真:“请彭真同志查明处理,我意袁崇焕祠墓若无大碍,应予保存。”由于毛主席的指示,袁崇焕墓和祠堂不但受到保护,而且还得到政府彻底的维修。以后每到清明节时,朱德、李济深、叶剑英和蔡廷楷、傅作义、吴晗、邓拓等领导同志,以及很多著名的民主人士都来扫墓,一直到1957年“反右”开始,这一时期是袁崇焕墓和祠堂在历史上最红火的时期。

此外,享堂东西两面墙上还镶嵌着康有为的《明袁督师庙记》等一些石刻。袁督师庙(袁崇焕庙)在左安门附近的龙坛公园内,即原新广东义园旧址,离袁崇焕墓也不远。1915年,在民国司法部任职的康有为弟子——广东东莞籍的张伯桢,在康有为的支持下,捐资修建袁督师庙。康有为撰书《袁督师庙记》,并刻石砌于庙堂墙上。但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这特殊的岁月,不知呈现面前的还是否原物?

享堂有一后门,出门就是袁崇焕墓园。一丈多高的花墙围成一个“凸”字形,沿墙有高高的松柏围绕,松柏前有剪得整齐的树坛,树坛前有绿油油的草坪;高低有序,层次分明,左右对称,中间“亚”字形的空地儿方砖铺就。整个墓园仅百余平方米,虽然小而别致,更不失庄严。前方正中一座灰色墓冢,为顶部有沿的圆柱体,目测直径约有3米,高约2米。而高大的石碑却特别显眼,连碑座高出墓体一倍还多了很多,上刻:“有明袁大将军墓”。 标准的馆阁体贯满全碑,每个字足有一尺多见方,更体现出墓主的光明磊落和浩然正气。石碑右上方刻有:“大清道光十一年二月”,左下方为:“乡后进吴荣光拜题”。吴荣光为清道光朝湖南巡抚,广东籍人氏。碑面有凿损,也曾修补过,看得出这是历经了史无前列的风雨摧残的历史原物。我肃立在墓前,凝望着这高大的墓碑,不由得想起袁崇焕的绝命诗:“一生事业总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守辽东。”悲壮之极,令人唏嘘不已……

左边有一小坟墓,这就是当年冒死为袁崇焕收尸并守墓的佘义士墓。相传当年袁崇焕遇难后,曾暴尸示众,是他一个佘姓部下,冒着生命危险将其遗体盗走,秘密葬在广渠门内广东义地的众多坟茔之中。随后隐居守墓,临终时立下“家训”,告戒子女 :要世世代代为袁大将军守墓!家人将其葬在袁崇焕墓旁,虽江山易主,但危险依旧,故没有留下名字,人称佘义士墓。佘义士墓碑碑面已大部分损坏,用水泥修补。但不知为什么修补后却没有重新刻字,成了一块无字碑。或许这样,更能体现佘义士及其子孙们的忠义之举和崇高人格。

回到前院,观看了袁崇焕生平事迹展和一些纪念图片。袁崇焕督师蓟辽抗击后金的事迹早以熟知,其它一些事迹也是感人至深。在福建邵武知县任上,民房失火,他着官靴登墙上房带头救火。天启二年(1622)正月,他朝觐在京,被破格提拔为兵部职方主事,有机会接触辽东抗战事宜。正赶上广宁失守,朝野人心惶恐,袁崇焕有胆有识,单骑出关考察形势。回京后力陈主张,并请缨出关抗敌,遂被提升为山东按察司佥事、山海监军,参与辽东战事。

袁崇焕祖籍广东东莞,后移居广西藤县。展室内展出广西藤县袁崇焕故里纪念设施图片,高大的故里纪念碑很不一般。而有材料称广东东莞水南村的乡亲们,更是深切怀念这位先祖,他们投资1·2亿元人民币,占用11万平方米土地,修建了规模浩大的“袁崇焕纪念园”。

展室有一张照片,引起我们格外注意:一位妇女在袁崇焕墓前清扫,说明栏标有:“佘家第十七代守墓人佘幼芝女士在扫墓”。似曾相识,在网上看到过这位女子的传奇故事。佘幼芝,祖籍广东顺德,生于1939年,北京市某精密仪器商店退休职工,佘家的第17代。从懂事起就和家人为袁崇焕守墓,“忠义”二字成了她毕生的信念。结婚后坚持继承先辈的遗志,依然住在墓前的祠堂内,为袁崇焕守墓。“文化大革命”期间,袁崇焕墓被挖开夷为平地。祠堂设施和文物也受到严重破坏,改做民居,成了住户拥挤的大杂院。在当时舆论压力和无墓可守的情况下,其他佘家人,出于无奈都搬出了祠堂。仅有佘幼芝和丈夫、孩子,还在恪守先祖的遗训,她放弃了多次换房的机会,坚持住在羊圈改成的小屋里,不离开祠堂半步。1976年“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38岁的佘幼芝就开始为恢复袁崇焕墓而四处奔走。她找过区文化局、区政府、市文物局、市政协和市政府,也找过文化部、统战部和全国政协,连自己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次。到2002年,袁崇焕墓和祠全部复修并对外开放,经过了整整24年。当年还很年轻的佘幼芝,如今已经成了满头白发的花甲老人。当媒体披露了佘家17代人为袁崇焕守墓370多年的感人事迹,在北京世面上引起很大的反响,使得很多人为之动容。一位美国记者参观袁崇焕墓后感慨地说:“我们美国建国也就200多年,佘家却为一个人守墓300多年,这是怎样一种精神?”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佘家何止是一辈子?辈辈相传整整17代人,为一个异姓人守墓,这真是令人难以相信!但这毕竟是事实,也许这就是中国人的人格吧。

从展室出来,走到门楼西侧的办公室,向值班的工作人员打听佘幼芝老人。值班的是一位姓李的40多岁的女同志,身着藏蓝色的工作西装,办公桌上还摆着电脑,看得出管理得还很正规。也许因为辽宁在历史上是袁崇焕的英雄用武之地,所以这位李同志对我们很热情。她告诉我们:做为“袁崇焕墓和祠”的终身顾问——佘幼芝已经搬入楼房居住,还经常来,但是今天没来。

我们来到东侧两间房前,门眉上挂有:“佘幼芝办公室、接待室”的牌子,这也是政府对佘幼芝的一种肯定和褒奖,当然她也不会在乎这些。透过玻璃窗看见屋里布置得还挺讲究,有办公桌椅,也有沙发、茶几。望着空空的办公室,不免有些失落感,因为没有见到这位可敬的老人。

李同志还告诉我们:老地儿改造,建了小区,东花市斜街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出于保护袁崇焕墓的考虑,不仅将袁崇焕墓和祠修葺一新,对外正式开放,还特意保留了“东花市斜街52号”这个地址,以便通信联络和过去一样,保证了历史的延续。

历史上“袁崇焕墓”所在地的名称变换了多次,明清时叫“广东义地”,也就是客居北京的广东人,死后葬身的墓地;民国时叫“广东义园”或“旧广东义园”,和义地是一个意思;也叫“佘家弯”、“佘家馆”,是人们对佘家义举的赞誉和纪念;新中国成立后还叫“佘家馆”,只是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才改为东花市斜街52号;前几年危房改造,这里又成了高层住宅——本家润园小区。原东花市斜街的房地改建成小区的街心花园,面积也相当不小,花园的主干甬道还真是斜的,袁崇焕墓和祠就位于斜甬道中心的北侧。

几乎一下午,参观者就我们老俩口。临走时我突然想起,要写几句留言,可是又偏偏没有留言簿,真有点遗憾。老伴儿还直劝我:“也不是什么名人,留什么言?”当我们从小区正门出来时,我特意瞅了瞅宣传栏的题款,写的是:“东花市南里东区-崇文区平安社区。”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地方!

 

 

几点说明:

120099月至10月间,我和老伴到北京外甥女家住了一阵子,有机会走访了袁崇焕墓。文中记载的都是我们所见所闻,反映的资料信息也是有稽可查的,全文写实,绝无虚构。

2、本文从访问到撰稿,都是在老伴张宝慧的积极支持和参与下完成的,本应该也署上老伴的名字,但她坚决不允,只得作罢。

3、关于文中“道长指路”一事:当晚回到外甥女家,才知道“白云观”在北京西便门西边,离广渠门内袁崇焕墓老远了。虽有些蹊跷,也是意外巧合,如实记录而已,绝非故弄玄虚,刻意渲染。

 

                                               20091115日(星期日)于辽阳陋居

     本站欢迎留言,批评指正!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