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王在辽阳的传说》序-个人文苑-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罕王在辽阳的传说》序

于 2017/3/19 9:52:31 发表  个人文苑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梁戈峰
 
 
我是土生土长的辽阳人,退休后自学、研究辽阳历史,完成了一些新的课题,也发表过很有见地的文章。然而近来,看了省城的一位很有名气的中年作家的文章,却感叹不已,自愧不如。这位作家写道:“在省城一住三十年,然而越来越觉得要寻找深层的辽海文化最好还是去辽阳。因为那里到处都是经典的历史细节,就连州官丁令威养的那只鹤都浑身浸满了文化的符号,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一只鹤,演绎着千年不衰的经典故事。”
感叹一:看似不起眼的的几句话,就把辽阳在历史上处于辽海文化中心的地位描述得淋漓尽致;感叹二:生动的语言,准确评价,第一次把辽阳鹤定位在“中国历史最有名”的高度,明确提出“丁令威和辽阳鹤演绎的民间故事”为中国历史上经典故事之最;感叹三:一个外乡人,对辽阳的历史文化研究、领会得如此深刻、透彻,表述得如此精辟。作为辽阳人,还自称学习、研究辽阳历史呢?真是汗颜无地。闲暇时和著名作家李大葆同志唠起此事,大葆同志和这位省城作家是文坛好友,对此,他也是深有同感。
正如这位省城作家所言,在我们辽阳“到处都是经典的历史细节”。不仅仅是丁令威和辽阳鹤的故事,在全国广泛流传了一千五百多年。还有很多民间传说,都和辽阳辉煌的历史相伴,久久流传,都同样有着深刻的文化内涵和无穷的魅力。如燕太子丹和太子河的传说,唐太宗、薛仁贵征东的传说,努尔哈赤(罕王)的传说,康熙皇帝东巡的传说,王尔烈的传说……都堪称为中国民间故事的经典。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省内在辽阳掀起了不小的寻访民间讲“古”人、采集民间故事、艺术再创作的热潮。省内不少知名作家纷至沓来,来辽阳“淘金”、“寻宝”。收获的成果自然是非常显著,有的出版了王尔烈故事专集和连环画;有的写成关于努尔哈赤的中篇小说出版,还被外省改编成京剧,在北京演出,产生了不小的轰动。特别是辽宁电视台,还把王尔烈的传说拍成了六集电视剧《木鱼石的传说》,在国内广泛播出;还输出海外,在东南亚、西北欧和美国电视台播出。“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优美的石头会唱歌……”这旋律优美的主题歌,更是脍炙人口,家喻户晓,很快成为流行的经典歌曲,在全国人民群众中传唱,经久不衰。

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讲“古”人已经驾鹤西去。可是他们讲的“古”以及更多的辽阳民间故事,如同奔腾不息的太子河水,依旧在民间流传,讲“古”也自有后来人。辽阳东京陵——当年努尔哈赤的祖陵,早已随着大清王朝的衰亡,形成被民居环绕的村庄。村中,在与陵园一墙之隔的宅院里,住着一位民间讲“古”人——年逾古稀的满族村民杨中先生。

杨中先生个人、家世,和他讲的“古”一样富有传奇性。他的先祖,追随努尔哈赤起兵,杨家也曾是簪缨世胄、将军人家。不知道从那一代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杨家子孙回到大清国的故都——辽阳东京城的皇封地,开始务农。杨中先生的祖父是个读书人,讲“古”就是他传下来的。也就是在这时候,古老的东京陵村兴起了讲“古”。到了杨中先生父亲这辈,村里讲“古”就有点火了。杨中先生父亲不仅爱讲“古”,而且还爱琢磨编“古”。用专业术语,就是善于归纳、整理。在村里,杨中先生父亲有几个共同爱好的伙伴,他们一起劳动,一起讲“古”,边讲、边戗戗,还添油加醋。赶上阴雨天和空闲时,他们就聚在杨中先生家喝酒,边喝、编讲“古”,在酒桌上也戗戗个没完。晚上,杨中先生父亲还要在灯下忙活,他把白天互相戗戗的“古”记录下来,精心地保管起来。杨中先生父亲和伙伴们的行为,在今天也就是讲“古”的“群”,他们所进行的无意识的却始终坚持的自觉行动,足可以堪称为民间自发的群众性的挖掘、研究、整理辽阳民间传说的活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国迎来了民间文化艺术的春天,全国由上至下开展了“民间文学三集成”活动。当年和杨中先生父亲一起讲“古”的伙伴,被认定为民间故事讲述家。遗憾的是,一起讲“古”打头的杨中先生父亲却没等到这一天,他过早地故去了。他记录、整理的故事讲稿,也都在“文革”中毁掉了。
杨中先生在讲“古”方面,不仅得到父亲的真传,而且还有新的发展。他虽然文化不高,却酷爱读书,特别是一些清史著作。他经历多,见识广,记忆力强,富有想象力,很有口才。美中不足的是他笔下功夫差,不能不叫人遗憾。他对努尔哈赤建都辽阳东京城这段历史比较熟悉,对东京陵的历史及现状,对墓主及有关人物的情况都很了解。他对满族的民族习惯、风俗礼仪,知道的也很多。他能讲很多民间故事,尤其是王尔烈的传说和努尔哈赤的传说。他讲的努尔哈赤传说,都有后金的历史的背景,和辽阳、东京城、东京陵及相关古迹遗址、自然景观也都有联系。所以他讲的“古”很粘糊,绘声绘色,生动感人。杨中先生和新中国一起成长,虽然他在三集成活动中被漏掉了,可是却赶上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他已经被认定为王尔烈传说的故事传承人,正在申报努尔哈赤在辽阳传说的故事传承人。媒体请他做节目,报纸有名,广播电视有声有影,实际上杨中先生已经成为满族民俗和民间故事讲述家——辽阳的民间名人。

辽阳东京陵,1624年努尔哈赤迁二祖灵榇来辽阳安葬,史称东京陵。陵园虽小,却为大清皇陵之始。34年后的1658年,二祖灵榇又迁回新宾,东京陵只剩下了努尔哈赤长子褚英和努尔哈赤四个弟弟的墓园,实为王墓,百姓俗称“太子坟”。由于陵园的特殊性,1960年被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至今,历经升格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两次变化。半个世纪过去了,陵园处于单纯的保护状态,却始终没有变。然而紧闭的墓园门,却禁不住旅游浪潮的冲击。由于东京陵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光顾的外地客人渐有增多。每当外地客人参观东京陵,杨中先生都被邀请临场讲解,于是杨中先生又成了东京陵的义务讲解员。多年来,杨中先生接待过的客人很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文博专家、大学教授,还有舒乙、侯跃文等名人和外国客人。杨中在讲解时,还介绍满族风俗礼仪和努尔哈赤在辽阳的传说。不仅如此,每年几大节日,东京陵墓主的后人从全国各地集聚辽阳,进行扫墓和祭祖活动。努尔哈赤长子褚英的后人——清华大学的焘赤以及沈阳的成涛;努尔哈赤二弟穆尔哈齐的后人——长春工业大学校长熙莹;三弟舒尔哈齐的后人——北京的晏之权等都常来谒见,多时竟有数十人。尤其令人感慨的是:俗称为“大太子”的褚英墓,在大清王朝时备受冷落,而今他的后人——清华大学的焘赤以及沈阳的成涛等人,却坚持十数年来辽阳扫墓祭祖追思先人,有时一年竟来四五次之多。每当此时,杨中先生都要被特邀做顾问,还有个头衔称作“祭祖仪式监理官”。时间长了,他们都成为好朋友。实际上,要从清太祖努尔哈赤那论,他们也算姑舅亲。

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抚顺清永陵,也不算太大,但专设管理所管理,集文物管理与旅游参观于一身,陵园修旧如旧,整洁大方,入园门票价格也不菲。辽阳东京陵和其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可是该陵园讲解员,却几次来辽阳东京陵,向杨中先生学习取经,请他传授辅导讲解技巧、满族礼仪和努尔哈赤在辽阳的传说。
很多前来参观的客人,都要购买相关书籍,然而非常遗憾是——没有。有一些客人还郑重提出,要出资金和杨中先生合作,出版努尔哈赤在辽阳传说专集,可是被杨中先生婉言谢绝了。此次杨中先生个人出资出版《罕王在辽阳的传说》故事专集,原因很多:一是因为他对讲“古”的痴迷;二是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三是为了满足参观客人的需要。原因有多种,就是不为钱。不仅杨中先生不为钱,就是本书编辑出版策划者和实际组织者、责任编辑、和十多位具体采录、整理的老同志,也都不是为了钱,他们辛勤劳动,分文不取。他们有个约定,将来回本有赢余,还将用于他们共同的事业。他们自觉地弘扬辽阳历史文化,对外宣传辽阳的无私行动,充分体现了他们对家乡辽阳无限热爱的真挚情感。
前几年吉林出版一本人生励志的书籍,书名叫做《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后来被聪明的商家借用为广告词。实际上很多事就是如此,又有谁会想到,讲“古”和练武能结合在一起?作为讲“古”人杨中先生,他九岁习武,如今已是辽阳地区功力门派的传人,辽阳市武术协会副主席。每当夜幕降临,东京陵陵园前的广场便灯火通明,杨中先生带领着徒弟们在此练武,不少徒弟都是远道驱车赶来,几乎天天如此。休息时,杨中先生就给徒弟们讲“古”。徒弟们有男有女,有坐有立,手持刀枪,围绕在杨中先生周围,聚精会神地听他讲述努尔哈赤率领八旗劲旅驰骋疆场的故事……衬着夜幕,在灯光映照下,刀枪闪亮,徒弟们飒爽英姿。真有“武场说书”、亦武亦文、动中有静的画卷美感。在习武中讲“古”培养武德,在讲“古”中习武增强意境。他在徒弟中还培养了几个讲“古”的传人,边习武,边练习讲“古”。这叫人意想不到的文武结合、相得益彰,真是令人又惊奇、又感动。对此,我曾当面称赞他是文武兼备,杨中先生却连连否认。
杨中先生认为最值得称赞的人,也是被他尊称为老师的的人——本书的策划者和组织者王吉川同志。王吉川老师近一米八个头,浓眉大眼,虽已耄耋之年,却身体健康、声音洪亮、步履稳健有力。若再留起胡子,还真有点武林大师的神态,说是杨中先生的老师倒也贴乎。实际上王吉川老师和武术根本不搭边,倒是酷爱民间文学如痴如醉。他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历任辽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副主席、主席,是辽阳市著名的民间文艺家。退休后,还一直兼任辽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辽阳市非物资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从事群众文化工作,王吉川老师整个后半生都致力于民间说“古”人的寻访,民间故事的采录、挖掘和整理工作。
2007年的一次偶然的机会,王吉川老师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了杨中先生——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民间讲“古”人。此时王吉川老师已经七十一岁高龄,他和他的同伴们在听取杨中先生讲“古”后,努力完成了30多则王尔烈传说的整理、成稿工作。而后几年,王吉川老师又和他的同伴们笔指太子河东,多次到东京城、东京陵等古迹遗址采风,并请杨中先生将肚里的“古”倾倒出来,又完成了40多则努尔哈赤传说故事的整理、成稿工作。
王吉川老师常说:“传说是历史的影子”,这一点我深有所感。清史研究中,早有努尔哈赤青年时在明辽东总兵李成梁帐下乃居辽阳之说。数十年后,成了气候的努尔哈赤又在辽阳建都。努尔哈赤在个人成长和部落集团发展转折时期,两次居住辽阳,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对努尔哈赤一生来讲,也不算太短,更何况都是非常重要的关键时期。历史使然,努尔哈赤是大清帝国的创建人,在辽阳民间流传的努尔哈赤的故事自然很多,而且居于东北各地之首。辽阳民间称努尔哈赤为老罕(汗)王,由于他两次在辽阳居住,就他在辽阳的传说而言也有两个时间段:一是他刚步入青年在李成梁帐下,这时候他叫憨(罕)哥,于是留下了“憨(罕)哥的传说”;二是他在辽阳建都坐殿成了真正的罕(汗)王,所以又有了“罕王的传说”。
尽管努尔哈赤在辽阳的第一时间段“憨(哥)的的传说”,业经省内作家的再创作,通过故事专集、连环画和舞台戏剧等媒介,早已在省内、在全东北,乃至全国广泛流传。然而有关努尔哈赤在辽阳建都坐殿的第二个时间段的传说则还没有被挖掘出来。这对辽阳民间文化的传承、对弘扬辽阳历史文化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正因为如此,王吉川老师和他的同伴们,在退休后一直坚持不懈地为之奋斗。功夫不负有心人,王吉川老师和他的同伴们以他们的不懈的追求和辛勤劳动的汗水,获得了巨大的收获,他们是值得尊敬的。
本书所载的40则故事,是努尔哈赤在辽阳的第二时间段——在辽阳建都坐殿时期的传说。除了在辽阳市乡土文化研究会会刊《乡土》上分期刊载外,首次以故事专集书籍付梓。尽管这是群众自发的民间行为,却在辽阳文化史上首开先河,由辽阳人编辑出版第一部努尔哈赤在辽阳传说的专集,我热切盼望着这本颇有意义的图书早日出版面世。
                         
2016年4月28日晨止笔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