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访书”记-个人文苑-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云南”访书”记

于 2018/1/9 7:42:39 发表  个人文苑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梁戈峰


2017年春节,我和老伴是在儿子家度过的,儿子住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州政府所在地——景洪市。正月十七,我们离开西双版纳,在云南省内又游览了半个多月。两个多月的时间,尽享了天伦之乐,在绿树、鲜花中度过了严冬,美中不足的是中断了学习、研究历史的日常功课。然而,能利用这段时间在云南访书,这也是一种弥补。
1、 书店“蹭”书
书店“蹭”书,是我说的,人家书店可没这么说。云南省书店业比较发达,除和全国各地一样的新华书店外,还有全国最大民营文化企业——新知图书集团名下的书店,也遍布云南各地。两个系统的书店,都值得一去,阅书都很方便,有的有阅书区,不仅有椅子,还有桌子;有的有休闲椅,最次的是预备一些塑料凳和小竹凳,供读者看书用。
第一次去书店,是在西双版纳州景洪市,由于我到图书馆借书引起的。那天是星期六,当我兴冲冲来到州图书馆时,却大失所望。他们正在整理图书,准备开展电子借阅,要到春节后才能开馆借书。按工作人员的指点,我乘公交车匆匆赶到几公里以外的市图书馆。然而市图书馆却大门紧锁,经打听才知道,星期六、星期日是市图书馆的公休日。好在马路对面就是市新华书店,我只好到新华书店去“蹭”书。书店还不小呢,社科书不少,我拿个小竹凳,就翻阅起来。翻着、翻着,就翻到了古典文学书柜,我突然看到《东周列国志》书脊标有“蔡元放评点” 字样,和我家的那本不一样。我拿起一翻,果然有异。这本是清乾隆年间蔡元放评点的原本再版,我那本是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没有蔡元放序言和评点。由于书中有“燕太子丹殉国”的故事,就更引起我格外地关注。尽管这不是重大的发现,但这毕竟是一个意外的发现。我坐下来认真地查阅,看到关键地方,顺手掏出笔和本抄了起来。
正当我抄得兴头上,却听见有人在对我说话,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女营业员站在我身旁。她既严肃又很有礼貌地对我说:“老同志,不能抄书!”对她的告诫,我还有点不死心。我试探地说道:“对不起,还有不两句就抄完了?”她没有搭茬,却又重复一句:“不能抄书!”看来真没有商量的余地了,无奈,我只好收起笔和本。可是还有几句话,确实非常重要,不抄下来,就前功尽弃了。眼瞅着营业员走远了,我急忙拿出笔,在手心上抄了起来。好在那个营业员没再回来,几分钟的时间,我就抄得了。看着手心上的几行字,我自己也觉得可笑,为了这点资料,有点像做贼似的……
在西双版纳,还去了三次新知书店,别看是民营书店,也有一定规模,书也不少,我只是看,可没敢抄书。这么大岁数了,不能老让人说呀。稍带一句,尽管是西南边陲的小城——少数民族地区的县级市,就书店而言,还真比辽阳强多了。
在丽江古城,由于飞机晚点,耽误了一天,又赶上下雨,就没到新华书店去。古城里的个体小书店,商业味太浓,社科书籍基本没有。大理古城里的新华书店规模不大,市内下关区的大书店也没去上。
要说书店,还得省会昆明市,据说光新华书店全市就有15家,还有民营大企业新知图书集团所属的多家大书店,可见昆明书店之多。由于在昆明呆的时间长,所以去了两个大书店。云南省最大的新华书店——昆明书城,就座落在昆明市中心闹市区南屏步行街上。刚下公交车时,我们还向路边给花草浇水的环卫工人打听道呢,那位工人同志抬头瞅了瞅我们,顺手一指,说道:“前面就是。”我们顺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都情不自禁笑了起来。在我们前方五六十米远的大厦顶上,有巨大的招牌——“新华书店”四个大字,我们只顾赶路,竞没往楼上瞅。书城一楼有电子查书屏,乘电动滚梯到四层、五层是社科卖场,每层的铺面都很大,社科书籍不但多,而且还很全。更令我惊奇的是:商务印书馆、人民出版社、中华书局等全国著名出版社都有专门的陈列区。书多读者也很多,我和老伴约定会面时间和地点后,就分头去看书去了。我翻看不少书,看哪本都好,真是爱不释手。由于要飞回沈阳,不能再增加行李,最后买了本难得一见的中华书局出版的《契丹国志》。老伴到是挺支持我的,看了半天,竟没买一本。
位于云南师范大学附近的新知书城,我也去过,尽管是民营企业,规模也很大。让我惊奇的是:社科书籍卖场找书的、看书的人很多。有桌椅的阅书区,座无虚席,还有不少人就靠着书架看(我就靠着书架,看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交款处,等待交款的队伍都排得很长。在我记忆中——所到之书店,还从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儿。
2、旧书市的遗憾
外出,每到一地,我都要到旧书市去淘书,这是我十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可这次云南行,唠起旧书市,两个字就能概括——遗憾。在西双版纳,儿子向我介绍说,历史上都是少数民族,文化不发达,没有什么文化市场,更没有卖旧书的。在西双版纳一个半月,我除了到图书馆借书,就是到书店去“蹭”书,头脑中也没有旧书市场的念头了。
到丽江古城,我还真打听过。可以想象,商业味浓的让人厌烦,哪能有卖旧书的?可是在大理,我却漏了一空,失去了一次绝好的机会。那天是2月25日星期六,我们到大理古城的第三天,来就下雨,可算天晴了。我和老伴去离古城五十多里的蝴蝶泉,那是一个老景区,著名电影《五朵金花》就是在那排的。当我们坐上开往蝴蝶泉的小客,已经是十点多了。邻座的中年男子了解大理的历史,我们唠得挺投缘。然而就是他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后悔很多天。他说他是玩古钱的,刚从古城文化市场回来,坐车回家。听了他的话,我很惊讶,急忙问他:“大理古城有文化市场?”他说:“有哇,还挺大呢!”“有卖旧书吗?”“卖旧书?有哇,还不少呢!”他告诉我,大理古城的文化市场在苍山门(古城西门)里的武庙,每周六上午,摆摊的很多,卖旧书的也不少。他还说,大理历史悠久,好玩意儿不少,有很多北方人来淘宝。为了证明他的话,他还掏出刚买的“袁大头”,说是建立民国的纪念币,成分中含有金子。他越说我越后悔,后悔和含金子的“袁大头”无关,只是不应该错过这上文化市场淘旧书的好机会。说话间要到12点了,蝴蝶泉马上就到了。再后悔也晚了,老伴还直安慰我,为了不影响老伴的兴致,只好压下心中的不快,等有时间再接着后悔吧。
两天后的午夜,开往昆明的K9684列车在大理火车站徐徐开动。舒适的软卧车厢里,老伴很快就进入梦乡。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想起大理文化市场的事儿,我真是很后悔。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我盘算着:到昆明,玩几天,又赶上一个星期六,说什么也得劝老伴休息一天,我好天马行空去找旧书市场。
为了不打无把握之仗,我做了一些的准备工作。我用儿子新给买的手机,在网上搜索很长时间,还询问了宾馆工作人员,基本清楚了昆明旧书市场在老西站一带。
转眼就到了星期五,晚上我问老伴,脚怎么样?老伴瞅了瞅我,笑了,我也笑了。老伴说:“脚我倒是不疼,我是看你可怜,心疼你呀!行了,明天我在宾馆休息,看看电视,再洗洗衣服,放你自由活动一天,去找旧书市去吧。”老伴的笑谈,倒也实在,我从心里感激她,知我者,老伴也!
3月4日星期六,天气晴,气温零上8-21度。天好,我心情也好,早上7点多,就兴冲冲的上路了。结果事与愿违,奔波一整天,一无所获。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宾馆时,已经晚上7点多了。老伴由于担心而直嘟囔,我真是无话可说,毕竟回来晚了,而且还是空手而归。回想起白天得到的信息,心情更是不好。昆明市里的旧书市以前很多,去年还有好几个,今年基本都没有了。至于原因,有人说是城市建设步伐加快,无地办书市;有人说是城管打压;更有人说出深层次原因是领导不重视。
清晨,一觉醒来,沐浴在春城的阳光里,又是个好心情。想起昨天的遗憾,倒也释然。也难怪,这事儿也让领导重视,可能吗?还好,咱们辽阳还有个护城河畔。
3、图书馆的收获
查阅史料,当然最好是去图书馆。但是出门在外,时间有限,很难做到。在西双版纳时间长些,但是图书馆小,藏书很少。尽管如此,我还是抓紧时间,到图书馆去借书。
前边说到,西双版纳图书馆周六、周日休息(州图书馆周六不休)。平时,8点开馆,午间12点到3点休息,下午3点开馆到晚上6点闭馆。(所有机关和事业单位包括医院的作息时间,也都是如此)由于州图书馆筹办电子借阅升级而闭馆,只得到景洪市图书馆去借阅。景洪市图书馆,就是原来的县图书馆,规模很小,但是服务态度非常好。他们见我是外来人员,借的又都是文史专著,都非常热情,还破例允许多借几本。本来计划春节前再借一次,好过节看。1月25日农历二十八那天,我早早就去了图书馆,没成想,又赶上大锁头看门。一纸通知写的明白:1月24日、25日、26日州庆三天休息,1月27日到2月2日七天春节休息,2月3日开馆。看了通知,真是让我哭笑不得。本想春节前再借一回,没成想还有个州庆休息,又吃个闭门羹。儿子家在景洪市郊区,离市图书馆也有8、9里远,我一共去图书馆4次。2次空跑,2次借书,一共借了8本书。
有句话叫做:“天道酬勤”,这话一点也不假。虽然去图书馆借书费点劲,可是收获还是有的,这里不妨简单说上一、二。
其一,发现有关后金攻占辽阳的新史料。辽阳为明朝九边之首——辽东都司所在地,是全东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所以后金攻占辽阳的战事,就成了清前史研究的重要课题。有关史料很多,可是笔者发现的史料,却是很独特的。他即不是出自明人之手,也不是出自清人之手,而是出自同时代的一个外国人之手。在众多专著和研究文章中,笔者从没见过,这不能不让笔者格外重视。
其二,发现有关燕太子丹殉难具体地点研究的史料。辽阳是燕太子丹殉难地,这已是历史定论,然而具体在辽阳何处?于史无考。曾几何时,一种观点悄然形成:太子丹殁于沙陀子——桃花岛——太子岛。这种悄然形成的观点,来源之一就是冯梦龙、蔡元放的《东周列国志》。说也巧,笔者在图书馆还真借到了有蔡元放评点的版本,早知如此,我就不在新华书店抄书了,还让人说了。
此次祖国边陲——云南行,在不宜访书的地方,去访书,也算是有了一定的收获,为自己学习、研究辽阳清史,积累了新的史料。连带一些事儿,自己也感到很有趣,遂草书成文,与大家同享。
2017年3月31日午止笔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