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的中国梦: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佳作推荐-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民国时的中国梦: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

于 2015/12/20 7:11:30 发表  佳作推荐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新华网20140408 13:52:51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网

 

    民国是一个意气张狂的年代,一个动乱的年代,也是个有着一批富有魅力的知识分子的年代。如果向当时的人们征集他们的“中国梦”,会有些什么样的内容呢?

    恰巧,历史上有这样一份能满足我们好奇的资料。

    胡愈之主编的《东方杂志》在1932111向全国各界知名人物遍发通启约400余份,征集“中国梦”。到125截止时,共收到答案160余封。在1933年元旦,《东方杂志》刊登了去年11月征集来的142个人的244个未来梦想(梁漱溟和朱自清等人行动太慢,过了截止日期才将梦想送到,没赶上刊登,只好来了个“梦想补遗”。)

    加上两个迟到的,在144做梦者中,身份地位各有不同,其中算得上知识分子的至少有107人,占75%以上——大多是大学教授、作家、新闻工作者等知识分子,如柳亚子、郑振铎、巴金、郁达夫、林语堂、邹韬奋、周作人、马相伯、张君劢、周谷城、俞平伯、章乃器、茅盾、顾颉刚、杨杏佛、施蛰存、傅东华、叶圣陶、谢冰莹、夏丏尊、徐悲鸿、老舍、楼适夷、周予同、孙伏园、冯自由……即使是官吏、实业家、银行家几乎也都是知识分子出身。

    他们回答的是这样两个问题:

    先生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请描写一个轮廓或叙述未来中国的一方面。)

    先生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这梦想当然不一定是能实现的。)

    民国知识分子的中国梦是个什么范儿?

    民国人设想了怎样的一个未来中国?

    1931年,日本侵占东三省。1932年初,日军又进攻上海。面对外敌入侵,国内并无万众一心之景象,军阀割据,内战不断,独裁专制,贪污腐败……在贫穷落后的中国里,民不聊生,中国正处在一场噩梦之中。这个时候,人民更能直接体会到“国家”的意味,一方面能否使国民在外国人面前有自尊感,一方面,国家的行为是否“天下为公”。民国的知识分子对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中国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富强的国家 林语堂只希望有一小片净土

    《现代杂志》主编施蛰存:“一个太平的国家,富足,强盛。中国人走到外国去不被轻视,外国人走到中国来,让我们敢骂一声‘洋鬼子’。

    教育部的戴应观:“几十年后的中国,完成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铁路、公路、航海、航空、教育、科学都有巨大的发展”。

    林语堂则说:“我不希望有全国太平的天下,只希望国中有小小一片的不打仗,无苛捐,换门牌不要钱,人民不必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乐业的干净土。”

    天下为公梦郁达夫想中国人个个都不要钱

    面对外敌的入侵,中国却仍在私利的斗争中动荡,国家应是大家的,知识分子对于国家有着这样的梦想。

    上海市政府参议武育干:“那时的中华民国是一个真正名符其实的‘民’国,不是实际上的什么‘军’国,‘匪’国,‘官’国,‘×’国。”

    郁达夫:我只想中国人个个都不要钱,而只把他们的全部精力都用到发明、生产,互动,与有意义的牺牲上去。将来的中国,可以没有阶级,没有争夺,没有物质上的压迫,人人都没有,而且可以不要“私有财产”。

    《时代画报》编辑章克标:“一切的梦想,一切的梦,是一种超越的飞跃,所有界限和藩篱,须是完全撤除,国家这种界限,在任何人的梦想中或梦中是不配存在的。”

    北大教授李宗武:“中国的军人不要只能内战,不能抗外”;“军事当局不要只知剿共,不知御侮”;“学者们不要相率勾结军阀,联络要人”;新闻记者“不要成为御用的宣传者”;“中国民众能监督政府,使政府不为少数军阀所私”等。

    上海银行张水淇:“……没有靠了枪杆压迫无武装的人民贡其膏血的英雄。……政治之设施决之于国民的公意,公意一决,个人不拿阴谋鬼计来破坏。”

    《东方杂志》文艺栏编辑徐调孚梦想“未来的中国没有国学,国医,国术……国耻,国难等名辞。”

    光华书局编辑顾凤城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没有阶级,没有种族,自由平等的一个大同社会。”

世界梦 柳亚子:没有民族阶级的大联邦

    弱肉强食的世界令国人饱尝辛酸,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中国文化,也体现在民国人的世界梦中,中国如今的和平发展道路,对和谐世界的构想,早在当时已初见端倪。

    柳亚子梦中是一个大同世界打破一切民族和阶级的区别,全世界成功为一个大联邦没有金钱,没有铁血,没有家庭,没有监狱,也没有宗教;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

    女作家谢冰莹:一个没有国家,没有民族,没有阶级区别的大同世界。

    铁道部一科长吴嵩庆:废除军备,国界,种族而臻于大同。

    民国人的民生梦 周谷城:人人有机会用抽水马桶大便

    制度不能真正解决一切问题,循着中国传统的人治思维,解决民生问题,也许先要一批圣贤出来,但圣贤难成,科学可以帮忙吗?想象中的具体的生活又呈现了什么样的画面?

    国立上海商学院教授俞颂华梦见中国出了一位大科学家,能够改造国人的生殖细胞,使得未来一代新国民都富于创造冲动,没有占有冲动。

    中学生杂志编辑叶圣陶对民生梦有个抽象的构建:个个人有饭吃,个个人有工作做;凡所吃的饭绝不是什么人的膏血,凡所做的工作绝不是充塞一两个人的大肚皮。

    法政学院教授钱啸秋则具体得多了:吃饭不是各办各的,而是持票赴农村公共食堂去吃。

    暨南大学教授周谷城:未来中国首要之件便是:人人能有机会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

    社会科学研究所的姜解生梦想全国的人民都住在庄严伟大的公共住宅。他们底工作每天只有四小时或六小时。等到全国的电钟放出了上工的声号,他们已一秒钟不差地到达各人群底工作地点。

    《生活周刊》主编邹韬奋梦想的中国连现在众所公认为好东西的慈善机关及储蓄银行等等都不需要,因为用不着受人哀怜与施与,也应不着储蓄以备后患。

    林语堂说得却不是未来,更直指现实:我不做梦,希望内地军阀不杀人头,只希望在杀头之后,不要以25元代价将头卖与死者的家属。”“我不做梦,希望全国禁种鸦片,只希望鸦片勒捐不名为懒捐,运鸦片不用军舰,抽鸦片者非禁烟局长。

    南京国立编译馆的刘英士:未有人民不健全而国家不衰弱者!未来中国的命运不决定于我们的梦想,而决定于我们的行为。……未来中国的国家身份,仍旧是和它的构成分子的知识,能力,和道德相称。

    说了那么多理想,读者金丁则直指现实的问题:人人都能享受香水汽车电灯跳舞书报。香水、汽车、电灯、跳舞、书报,……为什么甲能享受乙不能享受?未来的中国是不该如此的!

    对当官的有何期待?

    外交部长罗文干: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

    苏州振华女学的王季玉:大小官长有诚实和牺牲的品格。

    林语堂:我不做梦,希望监察院行使职权,弹劾大吏,只希望人民可以如封建时代在县衙门击鼓,或是拦舆喊冤。

    “我不做梦,希望贪官污吏断绝,做官的人不染指,不中饱,只希望染指中饱之余,仍做出一点事情。

    “我不做梦,希望政府保护百姓,只希望不乱拆民房,及向农民加息勒还账款。

附:19位民国知名人物的中国

    1.小说家,巴金

    在现在的这种环境中,我连做梦也没有好的梦做,而且我也不能够拿梦来欺骗自己。在这漫长的冬夜里,我只感到冷,觉得饿,我只听见许多许多人的哭声。这些只能够使我做噩梦。

    那些线装书,那些偶像,那些庙宇,那些军阀官僚,那些古董,那些传统……那一切所谓中国的古旧文化遮住了我的眼睛,使我看不见中国的未来,有一个时期使我甚至相信中国是没有未来的。所以在一篇小说里我曾写过这样的话:

    “我们中国民族恐怕没有希望了,他已经是太衰老了。像这样古老的民族,如今世界上再寻不出第二个来。在我们中间并没有多少活力存在着,所以我们的青年是脆弱得很(我自己也是)。我们如果得不着新生,就会灭亡,灭亡而让位给他人。那黎明的将来是一定会到来的,我的理想并不是一个不可实现的幻梦。可悲的是也许我们中国民族会得不着新生。想到将来有一天世界上的人都会得着自由平等的幸福,而我们却在灭亡途中挣扎,终于逃不掉那悲惨的命运,这情形真可以使人痛心。为全人类的未来计,也许我们应该灭亡。但一想到我们这许多年的苦痛的经验,而且就我们中国人的地位来说,我们对这命运是不能够甘心的。……”“我要努力奋斗,即使奋斗结果,我们依旧不免于灭亡,我们也应该奋斗。即使我们前面就立着坟墓,但在进坟墓以前我们还应该尽我们的力量去做一番事业。奋斗的生活毕竟是最美丽的生活,虽然里面也充满了痛苦。为了惧怕灭亡的命运,为了惧怕痛苦而去选取别的道路,求暂时的安舒的生活,那是懦夫。我们要宝爱痛苦。痛苦就是我们的力量,痛苦就是我们的骄傲。

    2.燕京大学教授顾颉刚

    第一,没有人吸鸦片,吞红丸。这是最重要的事。这种嗜好延长下去,非灭种不可,任凭有极好的政治制度,也是无益的。

    第二,打破旧家庭制度。许多恶习的改不过来(如贪赃),许多人的颓废(如因婚姻),都是家庭制度的作梗。

    第三,奖励移民。西北有广大的土地和丰富的生产,如能有大批人民移住,既开发了富源,也挽救了中原的没落。

    第四,知识分子肯到民间去,使全国民众都能受到教育,不要只管自己享乐,也不要只管喊口号。

    第五,每个人都有职业,无不劳而获的人。

 

 3.燕京大学教授洪业

    将来的中国

   全国的人,都有饭可食,有衣可穿,有屋可住,有人可爱。十六岁以上的人,都有业可执,无失业可怕,有时间可谋身体的健康,知识的长进,和文化的赏乐。

    十八岁以上的人,连瞎子都能识字看报,除了老病残废者外,都能从军杀贼。凡有特别天才的人,都有发展技能的机会,而他中绝无藉知识权利以陵害他人,或居功业以自傲者。

    全国农工运商的设施均充满科举的应用。俾利源的开发,足给全国人民生活的需要,器械的制用,足减工作手足的劳苦,舟车的发达,足增旅行游览的快乐。

    政府代表国民的公意,为全国各地方,各团体,协力同心的枢纽,给与各个国人或外侨以生活的途径,教育的机会,和法律的保障,提倡旧有文化的保守和改良,新文化的吸收和创造,筹备国家领土的安全,保持侨外国民的权利,与各外国为物产和文化的交换,为友谊的提携,共谋全世界的和平。这样的中国,可以痴人说梦地想来,更要愚公移山地做去。

    4.小说家 老舍

    我对中国将来的希望不大,在梦里也不常见着玫瑰色的国家。即使偶得一梦,甚是吉祥,又没有信梦的迷信。至于白天做梦。幻想天国降临,既不治自己的肚子饿,更无益于同胞李四或张三。拟个五年或十年计划,是谓有条有理,与中国逻辑根本不合,定会招爱国与卖国志士笑掉门牙。生为糊涂虫,死为糊涂鬼,糊涂的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大有希望,切勿着急。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天长地久,糊涂的是永生的,这是咱们。得了满洲,再灭了中国,春满乾坤,这是日本。揖让进退是古训,无抵抗主义是新民词。

    5.中学生杂志编辑叶圣陶

    梦想里的未来的中国描写起来只需简单的几条线条。个个人有饭吃,个个人有工作做,凡所吃的饭绝不是什么人的膏血,凡所做的工作绝不为充塞一个两个人的大肚皮。岂止是未来的中国,未来的世界,不应该这样么?中国地方什么时候会涌现这一幅图画呢?恐怕很遥远吧,遥远到不能梦想吧。

    再来描写所谓一个方面者:高等华人绝迹,苍蝇声似的文化文化之声绝于耳——“报销主义断种……现在那些大学中学一起关掉——不多写了,原来是实现时期遥远到不能梦想的梦想,多写又有什么意思?

    6.国立艺术学院教授孙福熙

    我不是没有过梦想,但现在梦境渐渐地缩小,一直缩到眼睛的前面。到了眼睛也不能闭起来的时候,还有什么梦呢?

    罗志希君在图书评论上主张言论负责,我很同情,倘若扩充范围,能够人人行为负责,我想这个所谓中国,一定是大变一个新样子了。卖米的搀石沙,织布的搀日本棉纱,什么败露了就是乱搀官话。但到了人人行为负责的时候,就没有这种现象了。我相信这不是痴人说梦,我虽没有梦了,但还是希望这事的实现。

7.生活周刊主编邹韬奋

    我所梦想未来中国,是个共劳共享的平等社会,所谓平等,是人人都须为全体民众所需要的生产做一部分的劳动,不许有不劳而获的人;不许有一部分榨取另一部分劳力结果的人。所谓共享,是人人在物质方面及精神方面有平等的享受机会;不许有劳而不获的人,物质方面指衣食住行及护卫(包括医药卫生)等等;精神方面指教育及文化上的种种享乐。政府不是统治人民的,而是为全体大众计划,执行,及卫护全国共同生产及公平支配的总机关。在这里,除只看见共劳共享的快乐的平等景象外,没有帝国主义者,没有军阀,没有官僚,没有资本家,没有男盗女娼,当然更没有乞丐,连现在众所认为好东西的慈善机关及储蓄银行等等都不需要,因为用不着。

    8.国立上海商学院教授俞颂华

    我曾看了《论语》半月刊上转录某报的一段幽默文字,说中国将来要迁都帕米尔高原实行长期抵抗。(原文如何现已忘却。)不免有些感慨,于是,就从生物学的观点做了一个梦想:

    中国出了一位大科学家,能够改造国人的生殖细胞,操纵国人的Chromosom,使得未来的一代新国民都富于创造冲动,没有占有冲动(如罗素先生主张的。),他们个个都劳动,没有一个不劳而获的寄生者。他们之中,有的是大科学家,大艺术家,大哲学家;有的是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经济家……他们都能够把我们社会遗传中的贪污、倚赖、懒惰、愚昧、残忍、独断、谄佞等等颓风陋习一扫而空,发挥今人所不可思议的美德,使中国成为一片光明世界,照耀全球并为各国的模范。如果迁都到帕米尔高原,非为长期抵抗,却为传播中国新文明。

    9.小说家 郁达夫

    我只想中国人个个都不要钱,而只把他们的全部精力都用到发明、生产,互动,与有意义的牺牲上去。将来的中国,可以没有阶级,没有争夺,没有物质上得压迫,人人都没有,而且可以不要私有财产。至于无可奈何的特殊天才,也必须使它能成为公共的享有物,而不至于对大众没有裨益。譬如,天生的声学家,可以以他的歌唱,天生的画家,以他得美的制作;天生的美人,以他或她的美貌等等,来公诸大众,而不至于辜负他们的天才。至于这一个乌托邦如何产生,如何组织,如何使它一定能于最短时期内实现,则问题又加大了,这一个短篇幅里说不胜说,而在这漫长的冬夜里,也是有点不敢说。

    10.浙江大学教授俞子夷

    就好的一方面说,未来中国的教育,大概是这样的:四岁以下有保育的地方,由有专门训练的人负责,不使最重要的初期教育,在母亲手里弄糟。四岁到十五岁是普通教育,就是所谓义务教育,当然,普通教育的中心是社会的生活和生存,不是古书或科学骨骼的强记。十五岁以上,人人服兵役三年,服工役三年。有的先工后兵;有的先兵后工。男女只分工作的不同,服役是一样的。服役以后可以再入专门教育机关。从此,完全由学校而学校、只在校门里研究所谓学问的人绝迹了。专供某一种子弟养成绅士的中学也没有了。普通的工作,人人在服役的三年里轮做。专门的工作,由受过专门教育的人来担任。

    11.中央监察委员柳亚子

    中国是世界的一部份,所以要有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应该先有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我梦想中的未来世界,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大同世界,打破一切民族和阶级的区别,全世界成功一个大联邦。这大联邦内,没有金钱,没有铁血,没有家庭,没有监狱,也没有宗教;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而我们的中国呢,当然也是这大联邦内的一个部份,用不着多讲了。

  

 12.艺术家徐悲鸿

    在西安之西,忽成一八千里周围大湖。俾吾人游历新疆、青海,可以航行。湖中有小盗出没。又略卖违禁品,如鸦片之类,而吸着不甚多。湖流南下,直达洞庭,以其清澈,使扬子江水,及江浙海面,悉成蔚蓝之色。日本既占有北京,即迁都于彼。无端弃其帝制,弃其番语,与中国交涉合并。时白崇禧与蒋介石之孙,俱智勇足备,又同心协力,欲雪旧耻,此时中国已有近世组织,国人又诚心以实力助之……

    13.论语半月刊主编林语堂

    我不梦见周公,也很久了。大概因为思想益激烈,生活日益隐健,总鼓不起勇气,热心教育,热心党国。不知是教育党国等了不叫人热心,还是我自己不是,现在也不必去管他。从前,的确也曾投身武汉国民政府,也曾亲眼看见一个不贪污、不爱钱、不骗人、不说空话的政府,登时,即刻,几乎就要实现。到如今,南柯一梦,仍是南柯一梦。其后,人家又一次革命,我又一次热心,又在做梦,不过此时的梦,大概做的不很长,正在酣密之时,自会清醒过来。到了革命成功,连梦遂也不敢做了,此时我已梦影烟消,消镜对月,每夜总是睡得一寐到天亮。这大概是因为自己年纪的缘故,人越老,梦越少。人生总是由理想主义走上写实主义之路。语云,婆儿爱钞姐儿爱俏,爱钞就是写实主义,爱俏就是理想主义。这都是因为婆儿姐儿老少不同的关系。记得笨拙说过,不满二十之青年而不是社会主义者,都是低能,年满二十而仍是社会主义者,便是自废。所以我现在梦越做越少而越短了。这是我做梦的经过。

    我现在不做大梦,不希望有全国太平的天下,只希望国中有小小一片不打仗,无苛税,换门牌不要钱,人民不必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乐业的干浄土。

    我不做梦,希望国中有数座百万基金堪称学府的大学,我只希望有一个中国人自办的成样的大学,子弟还进洋鬼学校而有地方念书。

    我不做梦,希望民治能实现,人民可以执行选举、复决、罢免之权。只希望人民之财产生命,不致随时被剥夺。

    我不做梦,希望全国有代议制度,如国民会议、省议会等,只希望全国中能找到一个能服从多数、不分党派、守纪律、不捣乱的学生会。

    我不做梦,希望政府高谈阔论,扶植农工,建设农工银行,接济苦百姓,只希望上海的当铺不要公然告诉路人月利一分八做招徕广告,并希望东洋车一日租金不是十角。

    我不做梦,希望内地军阀不杀人头,只希望杀头之后,不要以二十五元代价将头卖与死者之家属。

    我不做梦,希望全国禁种鸦片,只希望鸦片勒捐不名为懒捐,运鸦片不用军舰,抽鸦片者非禁烟局长。

    我不做梦,希望中国有第一流政治领袖出现,只希望有一位英国第十流的政客生于中国,并希望此领袖出现时,不会被枪毙。

    我不做梦,希望监察院行驶职权,弹劾大吏,只希望人民可以如封建时代在县衙门击鼓。或是拦车喊冤。

    我不做梦,希望人民有集会结社权,只希望临时开会抗日不被军警干涉。

    我不做梦,希望内政修明,党派消减。只希望至少对外能一致,外邻侵犯时,保留一点人气。

    我不做梦,希望贪官污吏断绝,做官的人不染指、不中饱,只希望染指中饱之余,仍做一点事绩。

    我不做梦,希望中国政治人才辈出,只希望有一位差强人意,说话靠得住的官僚。

    我不做梦,希望国中有许多文学天才出现,只希望大学毕业生能写一篇文理过顺的信。

    我不做梦,希望政府保护百姓,只希望不乱拆民房,及向农民加息勒还账款。

    我不做梦,希望建设全国道路,只希望我能坐帆船回去我十八年不曾回去的家乡。

    14.实业家穆藕初

    政治上必须实行法治,全国上下必须必须同样守法,选拔真才,澄清政治。官吏有贪污不法者,必须依法严惩,以肃官方。经济上必须保障实业,(工人当然包括在内)。以促进生产事业之发展。合而言之,政治清明,实业发达,人民可以安居乐业,便是我个人梦想中的未来中国。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