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军事:辽东之战-历史襄平-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明朝军事:辽东之战

于 2010/10/5 20:54:58 发表  历史襄平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国学网2007-5-16 09:07:25:  

在讲述东林人士和阉党大火拼之前,有必要介绍当时辽东的局面,因为辽东之战的惨败,经略辽东的熊廷弼被逮治,直接成为阉党陷害东林的入罪大筐子。

熊廷弼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明史》说他,“身长七尺,有胆知兵,善左右射。”他是湖北江夏人,万历二十五年湖广乡试第一,第二年进士及第,科举的道路一帆风顺。晚明时代湖北出了两个真正有经国筹边之大才的牛人:张居正和熊廷弼,可惜不得善终,被自己效忠的皇帝无情地对待,从这点来看,明祚覆亡,没什么值得惋惜的。

从万历三十六年开始,熊廷弼巡按辽东,因此他对辽东的地情、民情、敌情了如指掌。当时明朝在辽东的最高统帅是年高勋重的李成梁,赋闲一段时间的李成梁以七十余岁的高龄出镇辽东时,已无盛年的胆略,采取了一种最笨拙、祸患无穷的治辽政策,将新开辟临近女真人的八百里疆域全部抛弃,强行将该地六万户汉民迁徙到内地,弄得无辜百姓流离失所、死者枕藉。对国防来说,此乃下策,李成梁一介武夫,只能从纯军事的角度考虑,以为和女真之间设立一个无人区,有利于攻防。而熊廷弼坚决反对这种做法,认为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因为辽多肥沃的荒地,应迁内地百姓去垦殖,既有利于守土,又能供应军粮。无疑,熊廷弼的建议更有远见,自古单靠军人是难以守土的,从长远来看,某个地方的主体居民最后对这块地方的归属有决定性作用。如果不是清末不准汉民出关的禁令废弛,没有成千上万的山东、河北人闯关东进入而成为东三省的主要居民,日本建立伪满洲国、侵占东三省恐怕更加容易。万历四十七年,经略辽东的杨镐丧师失地,举国震惊,已快去见列祖列宗的万历帝在用人方面倒很有决断,启用颇有知兵之名的熊廷弼成为辽东军政最高负责人,并赐尚方宝剑,表示充分信任。熊廷弼这人有才略,但性格不好。“至刚负气,好谩骂,不为人下,物情以故不甚附。”(《明史。熊廷弼传》)也就是说,他在官场的人缘太差。在中国官场混,首先要混个好人缘,然后才可能做事。

熊廷弼到了辽东,看到满清兵锋头正盛,明军处于局部劣势,且部卒无甚训练,厌战畏战,提出步步为营的固守战略,督造火器,挖壕沟、固城墙,杀掉和罢免一批贪将、庸将,亲自祭奠烈士,稳固军心。辽东局面为之一新,满清兵也不敢贸然挑战,万历帝也充分肯定了熊廷弼的战略,在他的奏疏上御批:“审度贼势,分布战守方略,颇合机宜。防守既固,徐图恢复进剿,尤是完全之策。”

万历帝贪财、懒惰,不理朝政,是因为他讨厌那群动不动就向他提意见、互相打笔墨官司的廷臣,可对军国大事一点也不敢马虎,别的奏疏他大多无限期压下去,而熊廷弼从边疆递来的报告随到随看,并迅速做出批示。这个懒皇帝在大问题上,并不糊涂。

可是熊廷弼才经略辽东一年,初见成效,万历帝宾天了。一朝君王一朝臣,对嘴巴不饶人的熊廷弼来说,信任他的万历帝一死,立刻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成为众言官攻击的靶子。后来依附魏忠贤的御史冯三元上疏弹劾熊廷弼无谋者八,欺君者三,若不罢免他,辽东将不保。

熊廷弼呆不下去了,被罢官回家歇着。

取代熊廷弼出任辽东军政最高首长的是加兵部侍郎衔的袁应泰。此人志大才疏,能说大话,却无实际的军事才干。意气风发地摆出一副“不斩楼兰誓不还”的架势,到了辽东后,首先上疏向皇帝表决心,说他老爸来信告诫他,病了在辽东治疗,死了埋在辽东,如果因罪被贬斥,也愿意就地编为普通士卒参加杀敌,反正不敢入山海关一步。

打仗可不像表决心那么容易。袁应泰到了辽东,将前任熊廷弼的策略更张,大肆收编对方的叛将、叛卒,以为拼凑起一支看起来庞大的队伍,就能马上立功,其他在辽东的重要官员张铨、何廷魁、崔儒秀无论怎样劝告他,他都充耳不听。没多久,明军在辽东的两大重镇,也是北京的门户沈阳、辽阳相继陷落,满清取沈阳为都城,野心已经不限于东北之一隅了,随时可能挥师入关问鼎中原。袁应泰虽然误国,但不失是一条硬汉,在城破前留下遗书,自缢殉国。——可对于军事主帅来说,光有不怕死的精神是远远不够的。

辽东局势更加危急,朝廷又想起了重新起用被罢官的熊廷弼。此时熊廷弼被召出关,是憋了一肚子气的,第二次身负重任出征时,兵部尚书张鹤鸣设宴于北京城郊三十里外饯行,席间想对他有所嘱托,毕竟辽东战事好坏对最高军事长官来说太重要了。换个人可能要装出一副虚心接受的样子请兵部尚书指示,熊廷弼也许在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我一直在辽东按既定方针办,不至于丢掉沈阳、辽阳。于是他对兵部尚书没好脸子,拍案大叫,今日不要谈战场上的事。一句话,把兵部尚书得罪透了,便想方设法给熊廷弼穿小鞋。

此番熊廷弼入辽,和前番形势迥异,不但没有了充分信任他、赋予他先斩后奏大权的万历帝,而朝廷多的是要找他毛病的言官和兵部尚书。朝廷既要熊廷弼立功守土,又对这个不听话的人不放心,兵部尚书张鹤鸣等推荐王化贞巡抚辽东,分经略辽东的熊廷弼之权,整个辽东出现了两个最高首长,犹如一个司令员一个政委,还彼此不团结,而北京城的兵部职方司郎中耿如杞、主事鹿继善和兵部尚书一样偏袒王化贞,阻挠熊廷弼。王化贞这人,还不如不知兵但能死节的袁应泰,《明史》评价他,“为人騃而愎,素不知兵,轻视大敌,好谩语。文武将吏进谏悉不入,与廷弼尤抵牾。”“騃”就是傻的意思,人傻不要紧,最怕还自以为聪明,刚愎自用,这样的人受朝廷重用派往辽沈对付反叛的女真人,焉能不败?

朝廷中有内援的巡抚王化贞处处和熊廷弼作对,他自领十三万军驻守广宁城,而熊廷弼只能率五千老弱残兵守右屯。王化贞主战,和熊廷弼主守的意见相左。王自作主张数次出兵主动进攻满清兵,都无功而返。可他不检讨自己,继续问朝廷要军队,要权力,并夸下海口,如果再给六万精兵,将一举荡平敌军。

满清人根本不给王化贞立功的机会,接下来的广宁之战,使明朝丧失了在辽河沿岸最后的一个重要据点,辽东明朝的劣势的已无法挽回。

(来源: 南方报业网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