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状况并不乐观 “非遗”怎样走向“活态传承”-辽海信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现实状况并不乐观 “非遗”怎样走向“活态传承”

于 2010/11/3 7:47:55 发表  辽海信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东北新闻网 http://news.nen.com.cn2010-10-27 00:53 : 
 

曾经响当当的“胡魁章制笔”也面临着传承困难。□记者/郑磊摄

 

 


东北大鼓传承人霍大顺(左一)正在为“传承无人”而烦恼。 省文化厅提供图片

 

 


皮影制作是一门有久远历史的民间艺术。 □记者/郑磊摄



  记者/王敏娜

  核心提示

  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社会各方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非遗”也逐渐成为了一个热门词语,因此,“非遗”传承人也开始走出民间,在公众面前展示“绝活”,频频亮相。比如,在今年上海举行的世博会上,就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的精彩表演。

  然而,人们通常看到的只是他们“风光”的一面,却很少有人能够了解到他们曾经遭遇或正在面对的种种困难与挑战。

  不久前,我省首次对省级以上“非遗”传承人展开调研,通过调研了解到,虽然“非遗”传承人的生活及文化传承状况较之从前已有很大改观,但是仍还存在一些有待改进与完善之处,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现实状况并不乐观

  一方面,“非遗”传承人是我国民族与民间文化的“活化石”,是民族文化的传承者和创造者;另一方面,他们在坚守着延续传统文化荣耀与辉煌的阵地,是坚忍执著、无私奉献的民族精神的具体体现者。

  今年,我省对省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现状展开了详细调查,从中可以看到,一部分传承人的传承活动成果固然令人鼓舞,但是也还有一部分传承人在传承过程中遇到了种种困难,甚至面临尴尬处境。

  经过初步梳理和归纳总结,“非遗”传承人当前所面临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类。

  (1)年事偏高、收入较低

  目前,我省省级以上“非遗”传承人健在的有110位,其中绝大部分传承人都年事较高:49岁以下的只有13人,50岁至79岁的为82人,80岁以上的15人。省级传承人中年龄最大的是杨久清(沈阳民间故事),今年91岁,年龄最小的谭丽敏(谭振山民间故事)25岁;在国家级传承人中,年龄最大的是刘振义(辽宁鼓乐),今年96岁,年龄最小的周丹(沈阳评剧“韩花筱”)也已经40岁了。

  不过好在大部分传承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尚可,调查显示,目前94%的传承人健康状况良好,无重大疾病。

  通过调查还了解到,有一部分传承人收入较低、无固定生活来源,导致他们的传承活动开展困难。在总计110位传承人中,67人依靠工资、退休金和其他固定经济来源可以较好地维持生活,而其余的43人(占39%)收入比较低,生活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困难。这其中,年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有13人,年收入在5000元至1万元之间的为25人,年事已高且无固定经济来源、只能依靠子女赡养的有5人。

 保护行动正在形成自觉

  “‘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代代相传的决定性因素,拯救‘非遗’,重点是要保护好传承人。”省文化厅有关部门负责人说。

  值得欣慰的是,自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实施保护以来,省和各市都积极进行“非遗”拯救及对传承人保护。

  现在,省内“非遗”传承人基本实现了“带薪”传承。据省文化厅方面介绍,我省33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每人每年可获得国家拨款补助8000元,省级传承人每人每年可获得省里拨款补助3000元。

  同时,沈阳、葫芦岛等市为市级以上的代表性传承人提供专项补助金;鞍山市、铁岭市、盘锦市积极建立传承基地,为传承人提供传承场所;锦州市为传承人提供展示平台,在国内举办的相关活动中,积极选送本市优秀传承人参加展示展演活动;凌源市在今年开展了皮影下乡活动,对参加活动的皮影演出队伍给予补助,还千方百计为传承人拓展皮影演出市场……

  建立保护传承人长效机制

  这次省文化部门在全省14个市、近百个县(区)、乡、村对110名省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进行了实地调研,全面地了解了传承人的身体和生活状况、传承情况,以及各自项目的活动能力、保护措施实施情况等等。

  同时还收集、整理与项目相关的声、图、文、音、实物等各类资料,特别是对像刘振义(辽宁鼓乐)、赵有年(海城喇叭戏)等年事较高、身体状况较差的传承人档案资料进行了抢救性收集、整理和存储,建立了系统、完整、立体的传承人档案。

  “对传承人的保护绝非一时之举,下一步还需构建起传承人保护长效机制,保证传承人的生存和发展,只有这样才能赋予非物质文化遗产以鲜活和持久的生命力。”省文化厅有关负责人表示。

  眼下,省文化厅有关部门正在积极着手建立传承人动态管理机制。对活动能力强、授徒传艺开展较好的传承人,采取“以奖代补”等形式,予以一定扶持和资助;对年龄较大、丧失传承能力的传承人,将从其下一代传人或同类项目的其他传人中评选出新的代表性传承人。

  此外,为了保证国家、省对传承人的传承补助金切实发放到位,有关部门还将进一步加强对传承人补助经费的监管,定期检查资金使用明细及保护成果,避免出现经费拨付不畅通、使用不透明等现象。

  当然,“非遗”的保护和传承不仅仅是政府和传承人的事,还迫切需要唤醒民众保护文化的自觉意识,营造“人人关注传承人,从我做起促传承”的社会氛围,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真正实现“活态传承”。

保护行动正在形成自觉

  “‘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代代相传的决定性因素,拯救‘非遗’,重点是要保护好传承人。”省文化厅有关部门负责人说。

  值得欣慰的是,自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实施保护以来,省和各市都积极进行“非遗”拯救及对传承人保护。

  现在,省内“非遗”传承人基本实现了“带薪”传承。据省文化厅方面介绍,我省33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每人每年可获得国家拨款补助8000元,省级传承人每人每年可获得省里拨款补助3000元。

  同时,沈阳、葫芦岛等市为市级以上的代表性传承人提供专项补助金;鞍山市、铁岭市、盘锦市积极建立传承基地,为传承人提供传承场所;锦州市为传承人提供展示平台,在国内举办的相关活动中,积极选送本市优秀传承人参加展示展演活动;凌源市在今年开展了皮影下乡活动,对参加活动的皮影演出队伍给予补助,还千方百计为传承人拓展皮影演出市场……

  建立保护传承人长效机制

  这次省文化部门在全省14个市、近百个县(区)、乡、村对110名省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进行了实地调研,全面地了解了传承人的身体和生活状况、传承情况,以及各自项目的活动能力、保护措施实施情况等等。

  同时还收集、整理与项目相关的声、图、文、音、实物等各类资料,特别是对像刘振义(辽宁鼓乐)、赵有年(海城喇叭戏)等年事较高、身体状况较差的传承人档案资料进行了抢救性收集、整理和存储,建立了系统、完整、立体的传承人档案。

  “对传承人的保护绝非一时之举,下一步还需构建起传承人保护长效机制,保证传承人的生存和发展,只有这样才能赋予非物质文化遗产以鲜活和持久的生命力。”省文化厅有关负责人表示。

  眼下,省文化厅有关部门正在积极着手建立传承人动态管理机制。对活动能力强、授徒传艺开展较好的传承人,采取“以奖代补”等形式,予以一定扶持和资助;对年龄较大、丧失传承能力的传承人,将从其下一代传人或同类项目的其他传人中评选出新的代表性传承人。

  此外,为了保证国家、省对传承人的传承补助金切实发放到位,有关部门还将进一步加强对传承人补助经费的监管,定期检查资金使用明细及保护成果,避免出现经费拨付不畅通、使用不透明等现象。

  当然,“非遗”的保护和传承不仅仅是政府和传承人的事,还迫切需要唤醒民众保护文化的自觉意识,营造“人人关注传承人,从我做起促传承”的社会氛围,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真正实现“活态传承”。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