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辽阳行省文献有记载的进士只有赵良弼一人-辽海信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元朝辽阳行省文献有记载的进士只有赵良弼一人

于 2011/11/6 8:31:55 发表  辽海信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新华网2011年11月05日 13:12:04 : 
 
 
 
  作为马背上崛起的民族,蒙古族的铁蹄曾经遍及欧洲大陆,为中国带来最广阔的疆域。但是作为一个重武轻文的游牧民族,元朝统治者对科举选士向来都不是很重视。作为全国11个行省之一的辽阳行省,在元朝带有民族歧视色彩的科举制度下,中进士者寥寥无几,文献记载中留下名字的辽阳行省进士只有赵良弼一人。

    戊戌选试元朝最早的科举尝试

    提到元朝的科举考试,不得不说的就是窝阔台统治时期,举办的一次“戊戌选试”。而这次考试,从严格意义上说,与传统的科举考试还存在很大差距。“戊戌选试”究竟是怎样的一次考试呢?鞍山师范学院政治与历史学院教授张士尊说,蒙古大汗窝阔台统治的第九年(1237年),在耶律楚材等人的推动之下,窝阔台颁布诏令,用考试的办法进行选士,于是在次年即戊戌年正式举行考试。张士尊解释说,这次考试与传统的科举考试存在很大差距,因为就在同年四月,窝阔台又下诏举行了僧道考试,而主持儒学考试的官员统称为“三教试官”,考中的儒生也只是得到豁免差发的待遇,即免除一定的徭役。 “戊戌选试”之所以算不上一次真正的科举考试,原因还在于相比宋金时期,“戊戌选试”只有这么一次路试而无会试。此外,从选取儒生的质量角度看,考试的要求不算太高,“以不失文义为中选”,这与宋金时期的科举考试比起来要容易得多。同时,通过这次考试中选的人,直接为官者并不多,所得的官也仅是地方的一些小官。

    《元史·选举志》载:“九年秋八月,下诏命断事官术繲与山西东路课税所长官刘中,历诸路考试。以论及经义、辞赋分为三科,作三日程,专治一科,能兼者听,但以不失文义为中选,其中选者,复其赋役,令与各处长官同署公事,得东平杨奂等凡若干人,皆一时名士。 ”张士尊说,通过这段史料记载可以看出,这次考试共录取了东平杨奂等4030人,他们都是一时的名士,使朝廷及时得到了所需要的人才,文献记载中唯一提到的辽阳行省进士赵良弼就是从这次考试中脱颖而出的。此后,一些汉官和少数民族知识分子曾多次请求开科举士,但都没有回音。

 

     蒙古南下百年后科举取士才真正开始

    元代科举制度正式实施的时间比较晚,是在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一个多世纪以后,在忽必烈正式建国号为元的43年以后,才正式开科取士。张士尊说,从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到元武宗海山统治末年,朝廷围绕科举考试问题进行过多次讨论,但并没有结果。直到主张以儒治国的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即位,才决定进行科举取士。在第二年,也就是皇庆二年(1313年)末,朝廷正式颁布诏书,决定恢复科举制度。第一次考试在延年间进行,此时已经距蒙古南下中原地区有一百多年了。

    元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科举考试是延二年 (1315年)重开科举考试,至元顺帝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的51年间,除去中断的6年(即1336年至1342年),科举考试每三年举行一次。在这45年间,元朝共举行了16次科举考试,元统元年(1333年)取士100人,为最多的一次;至正二十年(1360年)取士35人,为最少的一次。从1206年成吉思汗建蒙古国到1368年元朝灭亡的162年间,只有45年的较短时间实行了科举考试。因此,与前代相比,元代科举实行的时间短、规模小,录取人数也较少。

    张士尊说,元代科举考试具体分乡试、会试、御试。会试在行省举行,参考人员分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和南人。蒙古人和色目人考试两场,第一场是“经问”,第二场是“策问”;汉人和南人考试三场,第一场是“明经”,第二场是“古赋”、“章表”等;第三场是“策问”。答题标准是程朱理学对儒学经典的阐释。元朝根据行政区划共设有17个考场,每次考试会从应举者中选出300人来参加第二年二月在京师举行的会试。张士尊说,辽阳行省参加会试的名额是蒙古人5名、色目人2名、汉人2名,总计9人。会试科目与乡试相同,最后录取100名参加殿试,其中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分卷考试,各25名。与会试不同,参加殿试者不会落榜,只是等级高低有所区别。张士尊说,以蒙古人、色目人为左榜,两榜各分三甲: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秩从六品;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秩正七品;第三甲同进士出身,秩正八品。

 

 
 
 
 
 

    元朝科举考试民族歧视色彩浓重

    忽必烈建立元朝后,将所辖民族分为四等。其中蒙古人为第一等级,色目人(包括当时定居于中亚、中东、东欧等地的民族和西夏、畏吾儿、吐蕃等)为第二等级;汉人(包括契丹、女真、北方汉人)为第三等级;南人(指南宋统治下的汉人)为第四等级。

    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副教授龚贤说,这种带有歧视性的民族等级制度,也贯穿于元朝后来举行的科举考试中,科举考试明显偏向蒙古人和色目人。不仅蒙古人、色目人与汉人、南人分开考试,而且在乡试、会试时,蒙古人和色目人只考两场,而汉人和南人则须考三场。御试时虽然四种人都考试策问一道,但只要求蒙古人和色目人在五百字以上,而汉人和南人必须在千字以上。另外,龚贤表示,在考试内容上也有分别,出给蒙古人、色目人的题目比较容易做,出给汉人、南人的题目比较难做。不过,如果蒙古人、色目人愿意参加汉人、南人的考试,录取后的待遇可提高一等。

    即便元朝举行科举取士,但真正能够进入朝廷当上高官者并不多。张士尊说,在元朝的官僚队伍中,科举出身的所占比例不大,能博得高官,进入权力中枢的更为罕见,大多数中了进士的人,“例不过七品官,浮湛常调,远者或二十年,近者犹十余年,然后改官,其改官儿历华要者,十不能四五,湮于常调,不改官以没身者十八九。 ”这就是元朝科举进士的悲惨境遇。

    元朝为何不重视科举取士呢?这与元代入仕途的多种途径有关。龚贤表示,元代入仕的主要途径有推举、荫叙、科举三种,其中推举最为重要。所谓推举,就是将吏推选为官。官吏虽然并称,但在古代二者相差甚远,官是经过科举出身由国家任命的政务员,而吏却只是非正途出身,在衙门里操持具体事务的事务员,不算国家编制。不过,真正做事的往往都是吏。两宋时期,由吏入官是个别案例,不是入仕的正途。可到了元朝,忽必烈讲究务实,他认为,既然吏是从基层干出来的,处理事务的能力自然出众,于是大开以吏升官之门。所以,由吏职推举为官是主要的推举方式。元代除高级官职基本由蒙古、色目贵族把持外,中下级官员都要从令吏、司吏、通事、奏差等这些吏职中选拔提升上来。

 

 辽阳行省进士中文献有记载的仅一人

    元朝自仁宗延年间正式开科取士,到元顺帝至正二十六年举行最后一次廷试,前后共举行了16次录取进士的廷试,其中有10次是在末代皇帝元顺帝时举行的。元代总计录取进士1139人,元顺帝在位时就录取了进士700人。辽阳行省所管辖的区域就是现在东北的广大地区,不过在元朝所举行过的16次科举考试中,进士者寥寥无几。张士尊说,一方面元朝的科举制度不发达,另一方面是辽阳行省人口稀少,也是中进士者寥寥的原因。《元统元年进士录》记载,此年共录取100名,有征东行省一人,而偌大的辽阳行省则无人上榜。

    《奉天通志》谈到元代科举时,曾加按语说:“盛京旧志云:元皇庆三年,始开科会试。辽阳省取中选者:蒙古人五,色目人二,汉人二(俱失其名)。以后延、至治、泰定、天历、元统间廷试,辽阳省中选者人物无闻而湮没者亦多矣。”张士尊说,元代数次开科,辽阳有些人中了进士,但名字失于记载,这种情况是客观存在的,但与其它省份比较起来,人数不可能太多。

    在文献记载中留下名字的辽阳行省进士只有赵良弼一人。赵良弼是何许人也?渤海大学政治与历史学院教授肖忠纯说,赵良弼不是辽宁人,也不是汉族人,而是今天河北的女真人。《元史·赵良弼传》里是这样介绍的,“赵良弼,字辅之,女真人,本姓术要甲,音讹为赵家,因以赵为氏。”肖忠纯说,赵良弼是元朝时期著名的外交家,深得忽必烈的信任,曾经两次出使日本。在得中进士后,就被派往赵州(今河北境内)当官。 1270年,元世祖忽必烈挑选朝臣赴日本出使,赵良弼不顾年迈请求出使,忽必烈特授赵良弼少中大夫秘书监充国信使,持书赴日。当时,忽必烈准备派三千精兵护送,但赵良弼婉言谢绝,仅带着书状官共24人前往。1271年9月,抵达日本肥前金津(今松浦郡),因太宰府置之不管,无功而回。 1272年3月,赵良弼再赴金津,又为太宰府所拒。这次赴日期间,他记载的日本群臣爵号、州郡名数、风俗等具有重要史料价值。1285年,赵良弼晚年以疾辞官,死后赠推忠翊功臣、太保、仪同三司追封韩国公,谥文正。

    不过,肖忠纯对赵良弼是辽阳行省的进士表示怀疑,他认为赵良弼应该是河北人,归属于辽阳行省不知道是何原因。而张士尊也表示,赵良弼中进士当在窝阔台统治时期,在《元史·赵良弼传》中并没有明确其籍贯如何,而记载赵良弼是辽阳行省进士的文献是《奉天通志》,而《奉天通志》为何把赵良弼归入辽阳行省,根据何在则无从考证。

 

 大事记

    公元1206年

    铁木真在斡难河畔会集蒙古各部贵族,称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 5年后,蒙古南下攻金。

    公元1237年

    窝阔台决定在次年即戊戌年举行考试,即“戊戌选试”,但这次考试算不上真正的科举考试。

    公元1287年

    忽必烈第三次在东京设置辽阳行省,至此东北行省制度开始确立。

    公元1290年

    因懿州地处辽阳东北,是平定诸王叛乱的兵要之地,且年初乃颜余党复叛,辽阳吃紧,出于军事需要,行省首次迁治懿州。

    公元1315年

    元朝正式重开科举考试,这是元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科举考试。到元顺帝最后一次廷试,前后共举行了16次科举考试。

    元代科举对辽东影响不大

    “在中国古代民族文化交流与融合进程中,科举选士以其完备的考试制度、长期的考试实践,对中华文化整合产生了广泛影响。通过科举考试,儒学和汉字逐渐为边疆地区和少数民族所接受。这对于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凝聚力,维护和巩固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具有重大的历史进步意义。 ”这是厦门大学教育研究学院教授张亚群在其《科举考试的文化整合功能》中所提及的。

    元代的科举制度虽然不算完善,但不可否认的是科举考试的文化整合功能,加速了蒙古人、色目人与汉人的融合和联姻。张亚群表示,对于元统元年(1333年)蒙古、色目进士的婚姻关系统计显示,蒙古进士的母亲为汉族者占总人数的68.2%,妻子为汉族者更高达71.45%;色目进士的母亲为汉族者占54.5%,妻子为汉族者则为50%。可见,蒙古、色目进士出身的家庭,多与汉族家庭联姻,汉族妇女往往教导或鼓励子孙读书应举,这有助于这些家庭在科举中成功,而蒙古、色目进士再与其他蒙古、色目人联姻,也有助于家庭科举传统在更大范围延续。不过,张士尊认为,元代科举对于北方,尤其是辽东地区民族融合影响不是太大,这主要是因为当时东北地区人口太少。据张士尊考证,当时整个辽东地区的人口只有40万人左右,而辽西地区也仅有10万人左右。除了人口少之外,当时辽东地区还没有进入以农耕为主的生产方式,仍然是狩猎为主,这一特点就决定参加科举考试儒生的质量和积极性。科举考试一般都限于上层,像当时人口稀少、经济不发达的辽东地区,科举选士对促进民族融合的作用就不会太大。

(来源:辽宁日报 许 凯)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