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本张作霖照片真伪争论 技术鉴定照片没弄错-辽海信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历史课本张作霖照片真伪争论 技术鉴定照片没弄错

于 2013/1/31 20:49:19 发表  辽海信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① 1924年9月14日出版《国闻周报》,封面上的张作霖肖像与人教社教材上登载的“疑照”十分相似,但张闾实认为《国闻周报》为私人所办,在照片选取上未必严谨。

② 《张大元帅哀挽录》中收录的张作霖遗像,与“疑照”亦颇为相似。

③ 被张闾实质疑的人教社教材上照片。(①②③均由沈阳张氏帅府博物馆提供)

④ 昨日,张作霖之孙张闾实在天津召开说明会,坚称2002年人教社的《中国近代史》教材中所用张作霖照片并非张本人。他将说明会安排在一个酒类展销会上,背景展板是他代理的红酒广告。早报记者 许荻晔 图

昨日,张作霖之孙张闾实在天津召开张作霖照片的说明会,继续坚持对2002年人教社的《中国近代史》教材中所用张作霖照片并非张本人的进行质疑。

张闾实在本月中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2002年的人教社近代史教材中所用张作霖照片实为湖南军官何海清,之后云南卫视记者张阳为此披露了一年半以来对照片的调查结果,认为照片确实是张作霖本人。

早报记者采访中国社科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张学良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张友坤时,他提出张闾实的质疑证据并不充分;而沈阳张氏帅府博物馆(下称大帅府)副馆长曲香昆则出具多份历史资料、图片证明此系张作霖,“可以看出这张照片是当时被广泛使用在多种出版物上,并流传多年的。”

张作霖之孙坚持“假照片”

张闾实曾在去年12月12日及今年1月21日两度发表博客指出2002年人教版近代史教材中所用张作霖照片为“假照片”。理由主要有两点:家中所藏照片并无此像,照片中人的脸型和眼睛不像张作霖。

昨日张闾实重申此观点:“我的祖母寿夫人是在几位夫人中最得势的,祖父的照片都由她保管,她后来又将照片都交给我母亲保管。我并没有在家里的照片中看到这张。”他同时表示,照片中人不仅长相与张作霖其他照片有异,并且“祖父所留下的照片中都有一种傲气,但这张照片上并没有”。

张闾实是张作霖第六子张学浚之子,2007年从台湾回大陆经商从事书画鉴定工作,从专业角度,他也认为这是一张假照片。

“在内地我见到各种事情,有自称是张学良私生子的,也有说是我二姑的遗腹子的,甚至还有一个说自己是张学浚的,我说那就是我爸,把他吓走了。在沈阳时,也有人给我看他收藏的张作霖照片,我一眼就看出是假的,但他能以4000块卖掉。沈阳故宫旁边有一条巷子,全是这类造假的东西,要什么年代给你造什么年代。所以,除非有官方资料能够给出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地点等具体资料,不然不能承认它是真的。”张闾实说。

倒果为因的“何海清”

张闾实认为,照片中人实为湖南军官何海清,“这张照片注明何海清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展览了10多年了,并且何海清的孙女、儿子儿媳都确认了这一点。”

但早报记者调查得知,照片中人为“何海清”的确认颇有些倒果为因的意味。何海清的孙女何雨亭介绍,她家祖宅在日本入侵时被烧毁,“文革”中又经历一次抄家,在土改中受迫害而死的何海清并没有照片存世,凭借一些依稀印象,她一直在寻找祖父的影像记忆。

1998年,她自《民国军人志》中,发现了一张没有图说的人物像,也就是这张目前饱受争议的张作霖照片。“我当时觉得这是我爷爷,复印之后给我爸爸妈妈看,他们说这就是爷爷。我很高兴,就翻拍、复印了很多份发给亲戚,觉得爷爷终于可以有一幅遗像让我们祭奠了。”65岁的何雨亭回忆。

何海清曾任云南镇守使,官至陆军上将,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学习时曾与朱德结拜。目前能确定是何海清的照片,仅有一张与朱德的合影,且面目模糊不清。何雨亭将翻拍照片提供给了湖南当地的档案部门存档,2000年初,她还将该图片捐赠给云南陆军讲武堂。

索要10万元开证明

2011年,来云南陆军讲武堂参观的云南卫视记者张阳发现历史课本上的“张作霖”赫然冠以“何海清”之名,随后展开调查。去年12月,他通过张家在天津的亲戚联系上了张闾实,张闾实认为照片中人并非张作霖。

“我跟他们说,如果你们要在天津办活动说出这个情况,那我可以义务来为你们站台。”昨日张闾实说。

何雨亭此前一直未直接与张闾实联系,就在她买好去天津的机票,通过张阳致电张闾实时,“他突然说,你们不用来了。我说那你能不能给我们写个证明说这个不是张作霖是何海清,他说那要给他10万块。”

何雨亭说起那10万元至今激动:“如果我给了钱,这个照片是真的也变成假的了,证据变成是我买来的了。”

而张闾实昨日解释,他提出要10万元,是针对张阳。“我后来知道他并不是记者,而是编导,他还说自己多年来打算制作、发行一部关于张作霖的纪录片,我觉得他有利用照片来炒作的嫌疑,并不是单纯要调查事实。既然这样,我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就提了10万块。我知道他们拿不出来,所以才这么要求的。”

张阳已退出微博,不再过问此事,此前他简单对张闾实的博文有过回应,表示“我为自己‘影片’宣传的事,并不存在”。

昨日张闾实的说明会安排在一个酒类展销会上,背景展板是他代理的红酒,他还表示,下次开记者见面会或许也要收费。

多种同时期出版物

以此为张作霖肖像

一方面张闾实因为并非家藏而认为争议照片非真,另一方面,沈阳大帅府副馆长曲香昆则认为,这张照片在多种当时的出版物上,被用作张作霖肖像。

1924年《国闻周报》第一卷第七期以此照为封面,并配有“张作霖肖像”字。在该刊同年第10期的《名人录》中,又以此照为张作霖配图。1928年张作霖去世后,《良友画报》用此照作张作霖遗像。

昨日记者以此向张闾实求证,张闾实表示《国闻周报》与《良友画报》均为私人办刊,并非官方认定,且经过多次停刊,“我认为民间刊物无法考据真实性,并且他们都是南方刊物,此前东北已独立,南北多有隔膜,我觉得他们在照片选取上也未必很严谨。”

此前国家博物馆副研究员杨红林已向张阳证明该历史照片为国博馆藏,杨红林介绍,该照片来自张作霖旧部后人1983年的捐赠,并表示收入时有两人证明此系张作霖。另外在台湾光复书局1983年出版的《光复彩色百科大典·世界历史2》亦有此像作张作霖像。

沈阳大帅府向早报提供了馆藏的《张大元帅哀挽录》的扫描件,曲香昆介绍,《张大元帅哀挽录》是在张作霖去世后,由张学良主持,将张作霖的照片、书法、行状,社会各界的挽词祭文等编撰印刷的,“真伪度毫无疑问”。其中收录了5张张作霖照片,分别摄于其不同的人生节点,其中便有一张争议照片的“姊妹照”。

“这5张照片分别是他担任清军统领、师长、东三省巡阅使、安国军总司令、大元帅的时期,其中与争议照片的‘姊妹照’,也就是东三省巡阅使时期,这两张照片的服饰、环境等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姊妹照’是脱帽照的,但照片上也可以看到,帽子就放在张作霖右侧的桌上。”

昨日,曲香昆又提供新证据:一位沈阳市民听闻照片事件后,向大帅府提供了1937年由辞典馆出版的《民国名人图鉴》,其中“图-1-97”上,便用了张作霖“疑照”为其肖像。并且该图鉴的“卷-7-57”中,有何海清生平介绍。

“这套书是非常权威的出版物,是当时名人的百科全书,由著名编辑杨家骆主编,出版方辞典馆也是权威的辞书出版机构,两人同时在列,怎么可能搞错?”曲香昆说,“这张照片在当时流传多年,很多出版物都用过,只是剪裁、曝光、印刷等情况不同,但是特征不变。”

技术手段对比认为

是张作霖

东北军史专家张友坤向早报介绍,张作霖照片存世不多,两张照片在人物相貌上确实有一定差异,但张闾实提出照片并非张作霖的证据不足。

“当时的照片拍摄冲印技术并不如现在,很多照片都是冲印出来之后再进行人工上色,所以会有后期的因素存在。相对而言,通过军服、勋章等判断更为合理,毕竟张作霖是‘东北王’,而何海清最高也只是上将。”张友坤解释。

有网友考证了这两张“姊妹照”的军装与勋章,认为完全一致。张作霖所佩戴的三枚勋章,从左至右分别为勋位章、文虎章、一等金色奖章,最后一枚还有1913年1月27日的批复文件可稽。并且按照《勋位授予条例》,勋位章应当挂在左胸,而在张作霖的不同时期的照片上,都显示他一直特立独行地挂于右胸。

此外,2005年曾指出人教社世界史教材在图说中误将与俾斯麦合影的德皇威廉二世注成威廉一世的学者李远江向早报介绍,判断照片中人是不是张作霖,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比较本人的其他照片来达成。

而中国刑警学院声像系教授王志群已经对争议照片与被收在《张大元帅哀挽录》中的照片进行对比,认为两者的光影分布、形态特征有多处共同点,人物的左耳轮廓、右眉形、眼睛弧度几乎一模一样。其鉴定结果认为争议照片确为张作霖。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