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小说家笔下的辽阳:繁荣富庶地-辽海信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明代小说家笔下的辽阳:繁荣富庶地

于 2017/2/14 11:24:21 发表  辽海信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东北新闻网2016-12-05 10:54  辽沈晚报  作者:张松 

     长期以来,提及塞外辽宁,世人的第一感恐怕多是这种印象:僻远苦寒、地广人稀、经济滞后、文化萧条。但在明代著名小说家凌濛初的笔下,以辽阳为代表的关东大地却是一派繁荣富庶、兴旺发达的迥异图景!明代的辽阳百货齐备、商贾云集,是大明国内不知多少想改变命运者的投资热土、转运之地!来辽阳,能致富——那个时代的“闯关东”,是个人实力、眼光的证明,是一件时髦而体面的事。

凌濛初生平与他的“二拍”代表作
  谈明代的辽阳经济,就绕不开凌濛初,绕不开他的“二拍”代表作。凌濛初笔下的故事,貌似戏说,终究来源于现实生活,多有事实依据。
  凌濛初(1580~1644)明末小说家,字玄房,号初成,别号即空观主人,浙江乌程(今湖州)人,出身于官僚地主家庭,先人世代为官,祖父凌约言曾考中过嘉靖十九年进士。凌濛初立志高远、满腹经纶,但一生遭际坎坷,郁郁不得志。
  凌濛初12岁入学补弟子员(县学生),屡试不中,18岁补廪膳生。廪膳生又称廪生,是明清两代称由公家给以膳食的生员,此后五中副车(乡试的副榜贡生),未入正榜,这对心高气傲的凌濛初打击之重不言而喻。因科场不顺,凌濛初不免愤世嫉俗,孤寂茫然之际,被迫转向艰苦著述,以宣泄自己怀才不遇之郁愤。
  凌濛初直到55岁时,即崇祯七年(1634年)时,才以副贡选任上海县丞,管理海防事务,任职期间清理盐场积弊,颇有政声。崇祯十五年(1642年),凌濛初擢升徐州判官并分署房村,去任前,百姓“卧辙攀辕,涕泣阻道者,踵相接也”,对其爱戴之情无以言表。
  凌濛初高龄入仕仍期盼济世救国,怎奈生逢末世,动乱年代铸成了他的悲剧命运。时值李自成起义,明将何腾蛟备兵于淮、徐,慕凌濛初才名,招其至幕下,凌濛初献策进“剿寇十策”,后又趁农民军新败,单骑入农民军劝说接受招安,有功,授为楚中监军佥事。
  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农民军起攻打徐州,凌濛初入何腾蛟幕下,参与镇压,后在房村被李自成军包围,拒绝投降,忧愤呕血而死,享年65岁。
  凌濛初的成名作是《初刻拍案惊奇》与《二刻拍案惊奇》,与冯梦龙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合称“三言二拍”,是中国古典短篇小说的代表。按照凌濛初自己的说法,“二拍”内容无非是宣泄苦闷、抒发悒郁,以游戏笔墨求取精神慰藉之作,这是他的自谦之词。实际上,“二拍”中的不少作品真实再现了那个时代的市井生活、人情世态,尤其对当时商业活动的描写,保留了一份晚明社会重商之风的珍贵史料。
“程宰发财记”再现全盛辽阳
  在《二刻拍案惊奇》中,凌濛初对当时辽东发达的民间贸易做了精致描述,第三十七卷《叠居奇程客得助三救厄海神显灵》记叙了徽商程宰在辽阳经商致富的曲折经历,小说描写了大量当时交易的细节,包含各类交易的规则、场景与商品,令明代中后期辽阳活跃的民间经贸图景一览无余。
  在这一章节中,凌濛初写到,明正德初年,安徽商人程宰与兄程寀(cǎi)带数千金,到辽阳做生意,从安徽到辽阳,千里迢迢,商人无利不起早,没有巨大的利益诱惑,谁肯抛家舍亲、甘冒创业风险?那么,辽阳有何商品令程氏兄弟不远千里而来呢?凌濛初列下清单明细:松子、貂皮、人参、东珠……
  凌濛初在书中写到,为谋利而来的程宰兄弟不是个别现象,不少徽州大商贾早就在辽阳设铺经营,而且店面开得很大。程宰兄弟来辽阳经营数年,初来乍到兼之经营有误,赔了本钱无脸回乡,就继续留在辽阳,靠给同乡经商者记账理财维生。该着程宰兄弟时来运转,就在二人窘迫之际,发财良机接踵而来。
  程宰的第一桶金来自药材生意。某年初夏,有个贩药材的到辽东,诸药多卖尽,独有黄柏、大黄两味卖不掉,各剩千余斤。黄柏、大黄皆贱物,所值不多,药贩子见无人来买,已生削价甩包之心。程宰见状,用平素积攒下来的十来两佣工银买下这两千多斤药材,搬回住处。其兄破口大骂:“你敢失心疯了!将了有用的银子,置这样无用的东西!虽然买得贱,这诺多几时脱得手去,讨得本利到手?有这样失算的事!”街坊邻居也纷纷讥笑程宰糟蹋银两,有眼无珠。
  谁知隔不多日,辽东疫疠(lì,瘟疫)大作,大黄、黄柏恰是治疫必备之物,而各药铺对这两味平时不怎么用得着的草药极少存备,更别说囤积,如今不仅大量缺货,且一天一价,有市无货,眼见着白花花的银子放在眼前,拿不走、干看着,不知多少商家为此焦灼得彻夜难眠!这时,提前批量收购大黄、黄柏的程宰逮着机会大赚特赚,将区区十几两买来的便宜草药,卖到五百余两出手,溢价几十倍!看得那些曾经嘲笑他的商家眼红心跳,却无可奈何。
  这些人嫉妒心理发作,酸溜溜地说,这不过是程宰瞎猫撞到死耗子,是“偶然造化”,赶着了。而且还语重心长地劝程宰,有钱搞点靠谱的实业,别因为这次侥幸发财就妄想投机翻身,天底下没有那么多好事,都让你碰上!
  话音刚落,程宰的“第二桶金”又砸了过来,这次是绸缎生意。一个荆州(今湖北同名地级市)商人贩彩缎到辽东,途中遇雨,彩缎发霉起了斑点,没有一匹颜色完好的,荆商日夜啼哭,唯恐卖不出去,已到了给钱就出货的窘迫境地。程宰瞧准商机,用做药材生意赚得的五百两银子买了五百匹发霉掉色的绸缎,荆商出货大喜而去。其兄再度大怒,训斥道:“我说你福薄,前日不意中得了些非分之财,今日就倒灶了!这些彩缎,全靠颜色,颜色好时,头二两一匹还有便宜;而今斑斑点点,那个要它?这五百两不撩在水里了?似此做生意,几时能勾挣得好日回家?”说罢大恸。众商家纷纷在程宰背后指指点点,等看笑话。
  但这一次,又是程宰押对了!不出一月,江西宁王朱宸濠造反,东南震动。朝廷急调辽兵南讨,飞檄到来,急如星火,军中戎装旗帜之类,多要整齐,限在顷刻,但塞外边地哪能一时搞到这么多绸缎?一时间价钱腾贵起来。出征的辽军军费充足,对急需的绸缎有则即买,好歹不论,程宰手中的长霉斑点绸缎,不仅尽数卖出,还多得了三倍的好价钱,这笔买卖除了本钱五百两,还足足多赚了千金,将其兄及一旁瞧热闹的诸君惊得目瞪口呆!
  程宰在辽阳的财运还未结束。这年秋天,有苏州商人贩布三万匹到辽阳,陆续卖掉二万三四千匹了,还剩粗布六千多匹,忽接家信,报母病亡,急着归乡奔丧。程宰寻他讲价,那苏商已获利很多,如今归心迫切,剩下的粗布只按原价卖出,不赔即可。程宰遂把此前赚得的千金尽数拍出,买了这六千多匹布回来。其兄及商圈众人鉴于以前的教训,不再敢嘲笑程宰,但敲破头也想不明白,他买了这么多粗布,究竟有何用处?
  待第二年三月,答案揭晓:武宗皇帝驾崩,天下人多要戴着国丧,辽东远在塞外,地不产布,人人要穿白衣,一时哪讨得这许多布来?结果,手头货源充足的程宰仅一匹粗布,就卖得七八钱银子,这六千余匹布,竟卖了三、四千两银子!
  这之后,程宰的生意做得如鱼得水,四五年间,便在辽阳赚了五七万两银子,不仅捞回了本钱,个人财富还暴增了几十倍!
  凌濛初笔下的“程宰辽阳发财记”,表面写的是一个安徽商人的传奇致富经历,实则描述的却是明代辽阳地区繁荣的市场经济,虽然主人公及小说的情节是虚构的,但所反应的当时的社会面貌却是真实的。由程宰的经商历程可知,明代的辽阳,市面物资很丰富,不仅有本地的特产如松子、貂皮、人参、东珠、药材,还有来自关外的绸缎、布匹,不仅本地人做生意,安徽、湖北、江苏等地的商人也纷纷云集于此,开店设铺、常驻经营,有人还在这里娶妻生子、安家落户。明代的辽阳,商品交流十分活跃,供需两旺,程宰囤积的五百匹绸缎、两千斤药材、六千匹粗布,货量不小,却每每供不应求,出手即销售一空。没有悠久的城市历史、雄厚的经济底蕴,没有便利的交通网络、密集的人口分布,没有前卫的市场意识与氛围烘托,就不可能有程宰们的发家史。
  翻开尘封的史料,还原历史长河中的记忆辽阳,令人不禁眼前一亮!长久以来在世人脑海中已成定式的那个人烟稀少、经济贫弱的塞外关东并不真实,至少在明代,以辽阳为代表的广袤辽土,原来竟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繁荣富庶之邦!
  明代辽阳,
东北亚第一大都会
  凌濛初所写的辽阳城有2400多年的建城史,辽阳一名,始见于唐朝晚期,最早的称谓见于《史记》,名曰襄平,以后曾先后易名为昌平、辽东、辽州、东平、铁凤、天福、南京、东京等名称。从公元前3世纪到17世纪,辽阳一直是中国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也是军事重镇。
  西汉时期,在商业、手工业、采矿业及文化艺术等方面,辽阳已是中国东北的严疆重镇与中心城市,当时的辽阳城(古襄平)规模宏大,城内外居住人口达到30余万人,是辽东郡辖县中最大的县城,不仅是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商品贸易、各种货物的集散地。
  到了金代,辽阳为金东京(亦称东都)。完颜雍起兵辽阳,推翻了海陵王的暴虐统治,他就是后来有“小尧舜”美誉的金世宗,他的朝代史称“大定盛世”,辽阳,是一代明君的龙兴之地。
  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设立辽东都指挥使司,治辽阳,以辽阳为中心设六卫一州,仅汉族人口就多达100多万,还不算驻屯的军户及其家属。这时的辽阳不仅是明朝统治辽东地区的军事重镇,辽东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还是东北亚最大的城市,是“田人富谷,泽人富鲜,山人富材,海人富货”,“家给人足,都鄙廪庾皆满,货贿羡斥”的富饶之地
  据《辽东志》记载,明朝立国后,注意经营北方边防,在东北各要塞修建了18座城池,辽阳城是其中最大的一座。辽阳城历时十余载方修成,周长24里,从已发掘的辽阳城墙遗址探知,墙体为砖包夯土砌筑,宽度约7米,城墙顶部足够多人并排行走,印证了史书中所写的辽阳古城墙“高厚壮固”的说法并非虚言。
战争、迁都、封禁
 与辽阳的衰落
  凌濛初笔下的辽阳如此富庶繁华,但在明末清初却陡然衰落了。原因有三:一是惨烈的明清战争,直接导致大量辽民在战争中死亡、逃散或沦为奴隶,辽阳经济惨遭重创;二是天命十年(1625年),后金开国皇帝努尔哈赤将国都从辽阳迁到了沈阳,这除了沈阳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的原因外,也与辽阳汉人的抵抗力量较强有关。努尔哈赤攻占辽阳后始终提心吊胆,不敢在辽阳久驻而选择在辽阳城外建立新城,号称东京城,但只过了5年,便放弃了该城,直接将都城从辽阳迁到了当时还仅仅是卫城级别的沈阳,随着沈阳作为大清帝都的崛起,辽阳的大都会地位便直线下降;三是清军入关后,为确保东北地区这块爱新觉罗家族的龙兴之地,实行了长达百余年的封禁政策,限制了劳动力的增长,严重阻碍了东北地区的土地开发以及农业、冶矿业的发展,辽阳经济自此一蹶不振。
  如今的辽阳,只不过是辽宁省内14个地级市中的普通角色。城内古迹寥寥可数:历代的城墙遗迹,已深陷地表之下;起于汉代的广佑寺早被近代战火焚烧殆尽,而今的寺院乃后世重修;唯有一座辽代白塔孤独屹立,诉说着辽阳的千年沧桑。而关于这座古城风华绝代的绚烂往昔、光耀中华的动人身姿,后人大概只能从凌濛初的笔记小说中,依稀遥望、追慕那如梦似幻的历史瞬息。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主任记者 张松
  原标题:明代小说家笔下的辽阳:繁荣富庶地 发财致富乡!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