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戏说 荒唐之举-辽海信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随意戏说 荒唐之举

于 2019/12/30 19:22:23 发表  辽海信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随意戏说 荒唐之举

   ——批辽阳、法库借文物戏说历史的不正之风

 

  王绵厚  辽宁省著名文博、历史专家  

 

       

        (题目本站改写)

 

      重点提示】如辽阳白塔这样的著名景观,我自学生时代即参观过的地方名胜,有塔无寺年深曰久,并不影响观谵。如今复建大庙有何历史依据?此还事出有因。另一件则更属荒唐。最近有人因辽阳早年发现商周青铜器,即说该地是“箕侯旧都”,并召开全国会议论证。以个人陋见,这不是对家乡历史文化名城的尊重,而是随意的戏说

 

 

一年前偶然间,读到老友武斌的新作<白鹤楼赋>。其韵律铺陈、文思泉涌,堪称佳作。我随即电话祝贺的同时,方确知白鹤楼者,乃近年沈阳市辖下法库所建。因近年腰椎疾病很少外出,对这一武君宏赋中力赞的“名楼”,至今未赏其芳容。

本来近年为“开发”旅游资源,一些地方托古建的景点不少。作为有一定品味的现代建筑,亦无可大非。但最近看到媒体上宣传,法库白鹤楼在辽代遗址上重建,其价值甚至堪比“黄鹤楼”。看了类似报道,我的职业生涯令我倍加关注。但自知对法库历史了解不多,于询问曾参与编写法库文物志的辽史专家冯永谦先生,他说法库辽代根本没有白鹤楼,何谈旧址?听了永谦先生的一番话,我不禁唏嘘感慨。我们的一些所谓“创意者”、甚至文化掌门人,竟如此对待老祖宗的文化遗产!

 

 

      这引起了我更多的类似联想,仅以辽沈地区的法库南北而论。一是法库南辽阳。这是与我的老家海城毗邻的历史文化名城。十年前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验收时,我作为省文物专家组成员,到白塔公园。惊见白塔东侧新建一高大的寺庙。辽代寺塔一体是普遍规律。如辽阳白塔这样的著名景观,我自学生时代即参观过的地方名胜,有塔无寺年深曰久,并不影响观谵。如今复建大庙有何历史依据?此还事出有因。另一件则更属荒唐。最近有人因辽阳早年发现商周青铜器,即说该地是“箕侯旧都”,并召开全国会议论证。以个人陋见,这不是对家乡历史文化名城的尊重,而是随意的戏说。

   

    另一法库北的例子是康平。这是与我当年分配到的辽北开原相毗邻的重镇。当地有著名的卧龙湖,是有开发价值的景点。但有人在这里开发冬捕旅游项目时,大谈此地为辽代“四季纳钵”的地方。有的专家还写长编宏论赞誉之。看到此处更令我唏嘘感叹。因为我多年关注东北亚交通史研究,对辽代四季纳钵交通略知一二。早年亲自调查过辽上京和嫩江流域长春州等地,是真正的辽代四季纳钵交通史迹。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两方面看,辽代的四季纳钵,集中在上京、中京等草原地区,有明确的交通路线。而康平所在的辽代东京道,不是四季纳钵经由地,也无记载康平所在的棋州,有“纳钵行营”。所以说四季纳钵在康平卧龙湖,纯属历史杜撰。可能当事人的主观意愿是好的,但历史是不应杜撰的。恩格斯曾经说过,我们只有唯一的科学,就是历史科学。而历史科学的生命力,就是它的真实性和实证性。历史是公正的、时间是无私的。历史不会屈从于权力金钱,也不会迎合巧言令色。任何亵渎历史的人,都会受到历史的惩罚。

   

    说到这里我想谈点辽沈以外的类似事件。头些年网传有人建议复修北京圆明园。圆明园是我最熟悉的著名景观之一。早在北大学生时代即多次光顾。我任辽博馆长的时候,拟征集罗东平先生的圆明园补画长卷,还曾赴京专门考察其遗址和遗迹。但在我看来,除了如八达岭长城为供众人参观保护,需修复一段外,绝大部分史迹保护好本体现状是原则。因为再好的复建也不可能全部如旧。文物的真实性,具有时限性和不可重复性。特别如上举已毁灭千百年的辽阳广佑寺,包括圆明园,对其复建必须慎之又慎。国人的文化观,应当有维那斯的“残体美”的遗产审美观。每当我重新站在苍古的古城址和长城遗垒前,如同站在古老斑驳的希腊雅典卫城。那历史真实的厚重感,仿佛身临其境!

 

 

    (王绵厚口述 温科学整理)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