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黑结婚》出版记-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小二黑结婚》出版记

于 2008/1/20 20:16:57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新华网2008年01月18日 08:16:47:   
      小说《小二黑结婚》是作家赵树理的成名作。这部小说后被搬上戏剧舞台和电影银幕,成为一部天下无人不知的不朽作品。

    创作动机缘于一桩命案

    1943年冬,赵树理来到左权县调研,住在县政府所在村。一天房东家来了个亲戚,是来县里告状的。他对赵树理说,他的侄儿、民兵队长岳冬至被两个 
村干部以乱搞男女关系为名带去批斗,第二天早上发现死在牛棚里。村长和村秘书说是上吊自杀,可他死时虽然被吊在牛棚上可腿还半跪在一堆牛粪上。很显然,侄儿是被人迫害致死的。至于村长和村秘书为何要置侄儿于死地,这位亲戚说,侄儿与村里姑娘智英祥要好,而村长和村秘书垂涎于智的美色,常到她这儿来纠缠,但每次都被姑娘给顶了回去。这两个人一定是迁怒于岳冬至与智祥英谈恋爱才将岳害死的。听完这位亲戚的叙说后,赵树理也感到岳冬至死得很可疑,尤其是当他听说19岁的岳冬至曾获抗日政府授予“特等射手”,还在一次反扫荡作战中击毙了两名日军,是当地有名的“抗日英雄”时,更是下决心非要将此案搞个水落石出不可。他立即带着这位老乡到县司法、公安部门立案,还协助公安部门到村里进行调查,终使案情真相大白,原来杀害岳冬至的凶手正是这两位村干部。

    案子查清了,杀人凶手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赵树理决定将这个案件写成调查报告以供教育之用。但他到村里了解群众对这件事的看法时,却听到了让他感到吃惊的意见:村里人几乎都认为村长和村秘书打死岳冬至犯了法固然不对,但岳冬至有了童养媳还与智英祥好,败坏了村里的风气,教训教训他也还是应该的!听到村民们这样的议论,赵树理心情感到非常沉重。尽管边区政府不久前刚刚颁布了《婚姻暂行条例》、《妨害婚姻治罪法》,对婚姻自由作了明确规定,但要破除千年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陈规,看来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于是他决定以这一案件为素材创作一部反对封建礼教的小说。岳冬至自然就是小说中的小二黑了,小芹不用说也是现实生活中的智英祥。为了宣传婚姻自由之正大光明,原本发生在生活中的这一真实案件便在赵树理这里打个了弯,由悲剧变成了喜剧。小说描写了根据地一对青年男女小二黑和小芹,冲破封建传统和落后家长的重重束缚,终于结为美满夫妻的故事。

    受到彭总的激赏

    《小二黑结婚》完稿后,赵树理将稿子交给了北方局党校校长杨献珍同志。杨献珍是个爱才的领导,对赵树理的才华与人品很是欣赏。赵供职的北方局调研室就是杨主持的,赵也是杨请示北方局书记彭德怀将其调来调研室的。杨调赵来就是要让这位文艺新人能创作出更多更好为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来。杨献珍看了《小二黑结婚》之后激动不已,他没想到赵树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这么一部好作品。他立即将这部小说稿交到了彭德怀夫人、时任北方局妇委会书记浦安修的手里。浦安修看了之后也欣喜不已。她对杨献珍说:“自五四文学革命以来,许多作家从个性解放的要求出发,对青年男女的爱情作过很多生动的描写。但在他们笔下,主人公的命运是悲惨的,作品的情调也总是阴郁的。而《小二黑结婚》这部作品却是全新的,看了作品,谁都会为小二黑、小芹的幸福而高兴,并对解放区人民的新生活产生强烈的向往之情。我认为《小二黑结婚》在反映青年男女爱情生活的许多作品中,是别开生面的一个杰作,是不可多得的一部好作品。”浦安修随后将这部小说稿拿给彭德怀,彭德怀平时并不大看小说,但《小二黑结婚》却令他爱不释手。彭总直接将稿子交到刚刚从《新华日报》社分离出来的新华书店,希望能尽快出版。

    小说出版前后的风波

    然而,《小二黑结婚》的出版却遭遇了波折。3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赵树理到书店问了几次也没有结果。原来新华书店负责人认为小说将基层抗日民主政权干部写成新恶霸,担心出版后会给抗日根据地抹黑,在社会上产生不良影响,因而久久下不了出版的决心。一气之下,赵树理将稿子要了回去。

    杨献珍得知此事,当即找了彭德怀。彭总二话没说,拿起笔在一张纸上写了这样一段话:“像这种从群众调查研究中写出来的通俗故事,还不多见。彭德怀”写完后,他又对杨献珍和浦安修说:“我这个着眼于‘调查研究’的题词或许能起点作用。我不懂文艺,头一次这样‘班门弄斧’,但愿这也是最后一次。”随后他又让北方局宣传部长李大章将这幅题字送达新华书店。新华书店负责人见了彭总的条子,这才赶忙将书印了出来。或许是书店负责人心里不踏实的缘故,新出版的《小二黑结婚》的扉页上还特地印上了彭德怀为作品写的那句题词。

    《小二黑结婚》出版了,可令赵树理和杨献珍没想到的是,书刚上市,批评的文章就来了。尤其是当时在《新华日报》(华北版)上有一篇颇具影响的文章称《小二黑结婚》只是简单地描写青年男女之间的恋情,小说内容过于庸俗化,不登大雅之堂,并指责小说作者不去宣传抗日大事情,却尽写些儿女情长、没有什么意义的爱情婚姻琐事。杨献珍看了这篇文章后很生气,要写文章予以反驳,浦安修也表示支持。但彭德怀却对他俩说:“你们不必为此事急于去打笔仗,老百姓心里自然有杆秤,总会有人站出来讲公道话的。”不久,接着又有人说《小二黑结婚》是“海派货色”时,杨献珍再也沉不住气了。“抗日英雄小二黑和妇救会积极分子小芹竟被污蔑成十里洋场的蝴蝶鸳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当即上书北方局太行分局书记邓小平,请求主持公道。邓小平为此好几次在会议上针对《小二黑结婚》的遭遇批评了党内一些同志错误的文艺观点,但这并没有消弭一些人对《小二黑结婚》的批评和攻击。倒是彭德怀对此显出一副颇有信心的样子,依然要杨献珍耐着性子等待“公论”。

    小说受到人民的热烈欢迎

    事实证明,彭德怀的预见是很正确的。《小二黑结婚》出版不久,太行山的山庄窝铺,沟沟岔岔里都掀起了争读争念《小二黑结婚》的热潮。第一版连印两万册,仍供不应求,后又陆续印到4万册,其他根据地如山东、淮北、晋绥、冀中也纷纷翻印。蒲剧、中路梆子、秧歌剧等多种地方剧种也争相将《小二黑结婚》搬上了舞台,并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这年年底,彭德怀又将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和他的另一部小说《李有才板话》送给了在延安的毛泽东。本来毛泽东对于文艺界宣扬小资情调的作品就很有意见,并为此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面向工农兵,创作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的文艺作品。赵树理的小说以通俗见长,面向工农兵大众自然也得到了毛泽东的欣赏。毛泽东还对延安文艺界推荐了赵树理,并说:“太行山出了一个了不起的青年作家!”赵树理也因此成为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后倡导的旗帜性作家。与此同时,延安文艺界一些知名人士郭沫若、周扬、茅盾等也纷纷著文盛赞这两部小说的成功。著名作家孙犁撰文评价赵树理:“他的小说,突破了此前一直很难解决的、文学大众化的难关。”而在当时众多评论中,时任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宣传部长周扬的文章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他在《新的人民的文艺》一文中称《小二黑结婚》是“反映农村斗争的最杰出的作品,也是解放区文艺的代表之作”。在另一篇重量级文章《论赵树理的创作》中,周扬在谈到《小二黑结婚》时这样写道:“作者在这里讴歌自由恋爱的胜利吗?不是的!他是在讴歌新社会的胜利(他们开始掌握自己的命运,懂得为更好的命运斗争),讴歌农民中开明的、进步的因素对愚昧、落后、迷信等等因素的胜利,最后也最关重要,讴歌农民对封建势力的胜利。”称赞赵树理是“一位具有新颖独创的大众风格的人民艺术家”。

    延安文艺界知名人士,尤其是周扬的相关评论文章使一直为《小二黑结婚》奔走呼号的杨献珍兴奋异常,他拿着载有周扬文章的《长城》杂志,逢人便说,“这就是彭老总要我耐心等待的公论。” (来源:人民政协报    老袁)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