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训慈与文澜阁库书大转移-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陈训慈与文澜阁库书大转移

于 2008/2/20 16:15:01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新华网 2008年02月19日 13:47:06  
       陈训慈(1901-1991),字叔谅,浙江慈溪官桥村人,陈布雷弟。1924年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历任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所编译、中央大学史学讲师、浙江大学史地系教授。1932年任浙江省立图书馆馆长,先后创办《文澜学报》、《浙江图书馆馆刊》等。1936年主持举办“浙江文献展览会”,参观者8万人次。“七·七”事变后,联 
络浙江大学、浙江博物馆等,创办《抗敌导报》,呼吁抗日。抗日战争中,陈训慈为保护浙图藏书,主持组织抢运馆藏《四库全书》及古籍善本,避至富阳、龙泉,又组织抢运宁波天一阁九千多册藏书到浙南。     

    
    抢在杭州沦陷前 

    1937年“七·七”事变后,陈训慈敏锐地觉察到杭州的文澜阁《四库全书》也面临万劫不复的险境。陈训慈一面动员全馆人员赶制木箱,准备装箱转移,一面积极筹措运费。他专程找恩师竺可桢校长商议对策,两人除共同向教育部力争之外,便利用浙大迁校的卡车,分批装运库书,终于在1937年12月杭州沦陷之前搬出杭州。 

    文澜阁库书的转移启运,借助浙大西迁的运输力量,使陈训慈深受感动。他面对沉重的债务负担,又将家属弃置慈溪老家于不顾,便赴汤蹈火地奔走呼号,踏上迁移文澜阁库书的艰难之路。     

  
     举债迁书历艰辛 

    1937年8月,淞沪会战打响。11月,日寇登陆金山卫,杭州危在旦夕。 

    11月13日和20日,为筹措运书款,陈训慈数次至省教育厅求助,只领到三百元。陈训慈只好四处举债。 

    12月3日,库书与善本自富阳向南运抵桐庐。后依靠从浙大借来的卡车,分运三天,继续向南到达建德县,最后运抵浙闽赣三省交界处的浙江省龙泉县。但龙泉仍非久留之地,将库书运到大后方才是妥善之策。就在经过峡口过江山溪时,有一车书翻倒在溪水之中。经抢救,运到江山县城城隍庙里的大天井中曝、晾。由于战事紧张,日寇经常轰炸,形势极为严峻。只好一路爬山涉水时经常通风或晾晒,防止霉变。 

    库书几经周折,至次年4月底运抵贵阳,先存西郊张家祠堂,之后便是曝书。由于护书的夏定域和虞佩岚、柳逸厂等的努力,精心照料,这落过水的3000册书终于被抢救过来了。 

    9月下旬,日寇首次轰炸贵阳。1939年2月,文澜阁《四库全书》搬迁到贵阳城北八里的高山上地母洞内。此洞附近极为荒凉,没有人烟,但却十分安全。 

    竺可桢等人于1939年6月23日下午,到地母洞查看库书存放情况。看到只有两名工人看守。打开其中一箱验视,发现其中书已略有潮湿。他们当即商定,屋顶须以瓦代木,箱中书籍须晾晒,看护工作必须有人主持。后期又将每年一次的曝晒改为春秋两次。如此历时6年,终于保存完好,没有受损。     

  
     护书保校居首功 

    1940年10月,陈训慈应兄长陈布雷的邀请,在到重庆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二处秘书的赴任途中,于10月23日特地赶到贵阳的地母洞察看文澜阁《四库全书》。到重庆后,陈向蒋介石汇报了文澜阁《四库全书》存贵阳地母洞和浙江图书馆馆藏文献南迁的详情。1940年10月15日陈立夫到陈布雷家访问时,陈又乘机介绍贵阳地母洞内文澜阁《四库全书》的困境。紧接着陈训慈又在11月26日致函教育部陈逸名司长,要求落实新增预算。同时,他还与贵州省教育厅、贵州省图书馆联系有关保管措施的落实和经费使用等事。由于做了大量的工作,使重庆国民政府更为关注文澜阁库书的安危。1943年春蒋介石电谕贵州省主席吴鼎昌,嘱“地母洞潮湿,藏书恐霉烂,应另觅安全处所迁藏。”1944年,日寇从广西北犯贵州,11月黔境告急,这时,重庆的国民政府,特令地母洞库书紧急迁渝,同时电告:“浙大就地解散”。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为浙大西迁办学呕心沥血的竺可桢校长当机立断,电告当时正在重庆的陈训慈,要他通过他的兄长陈布雷面谒蒋介石要求蒋取消解散浙大的命令。陈训慈接电,没有二话,一面筹办“地母洞”库书运抵四川的有关事宜,一面说动陈布雷快速行动。据说,当时蒋介石推说“不知此事”,陈布雷要他收回成命,否则便辞职不干了。蒋说:“即使已有命令,也可改回来嘛!” 

    竺校长在接到重庆的第二次来电之后,深感陈训慈“保校”有功,消息一出,全校师生无不欢呼雀跃,额手称庆。 

    1944年12月8日至23日,文澜阁库书终于运抵重庆青木关。 

    回迁路上过难关1945年8月,日寇投降。1946年5月15日,库书取道川南入黔,经湘赣入浙,7月5日安抵杭州,重归西湖孤山藏书楼。 

    库书回迁途中,麻烦之事,困苦之状,一言难尽。据当事者记述:“在衡阳遇匪,警士开枪百余发匪始逸,在邵阳候渡二日夜;在安仁遇一小河,卸书渡河费时一日;在江西永新,余车左轮陷入水池,几倾覆;在银坑宿露天茶棚;在上饶遇罕有大水,公路桥梁冲毁,停留十余日;在兰溪过渡,卸书,烈日熏灼一日,皮肤若焦炭,凡此皆为令人永远难忘之遭遇。”陈训慈是库书内迁全过程的总指挥,举凡事前策划,人事安排,经费请领,协调配合,乃至防潮设备之改进,员工生活之维持以及其他有关库书安全的林林总总,均为陈训慈所主持,人称“前丁后陈,永垂不朽”。 

(来源:人民政协报   吕洪年)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