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枝笔--书法大师舒同的不平凡人生-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枝笔--书法大师舒同的不平凡人生

于 2008/10/2 12:03:34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新华网2008年10月02日 08:33:49 : 
 
 
 

    编者按 今年5月27日,是书法大师舒同逝世10周年纪念日。空军政治部办公室研究员揭晓,曾任舒同将军最后一任秘书。该文从一个侧面展示了舒同光辉的一生。

    1998年5月27日,舒同老人家走完了他93岁的人生岁月,离我们而去。作为最后一任秘书,每当想起往事,他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眼前。他 既有传统功力又富时代特色的“舒体”,已载入中国书法史册,他革命加书法的独特人生,无论岁月如何流逝,都将闪烁光芒。
  

     九岁书匾惊四座
    舒同在回忆录中说:“我的人生,是革命加书法的一生。”舒同经历了中国革命从“五四”运动到改革开放的整个历程。他不仅是功勋卓著的将军,又是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书法大师和书法事业的开拓者;既是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者,又是久经沙场、功名赫赫的战将。

    1905年11月25日,舒同降生于江西东乡县一个贫苦人家。5岁那年,父母节衣缩食攒了几个铜板让他上了私塾,先生名叫梁翘,除教他经书、子集、歌赋外,还辅导他临习颜体楷书和王羲之的《兰亭序》。由于家里实在太穷,买不起笔、墨、纸、砚这些书写工具,他就到村边砍来细竹自己制笔,捡来红粉石加水磨成“红墨水”,或用黄土和红土调成泥浆,在石板上练字。邻里用过的染布水,他也提回家用来练字。逢年过节,街坊邻居要写春联,就去请舒同。这是舒同练书法的好机会。他后来回忆说:“此时有好笔、好墨、好纸,笔落纸上,情绪极佳,见到红纸黑字,赏心悦目。”

    舒同练字最简便的方法是撅根树枝在地上划字,写了抹,抹了写,真是“树作笔,地当纸”,取不尽,用不绝。小时候,舒同对书法的酷爱可以说到了着魔的地步,一有空就用右手食指在左手掌心不停地比划,渐入古人所谓“口如诵,心如闻”的境地。后人赞誉舒同的书法“融百家之长,创自家风格”,这除了他禀赋较高外,与他从小勤学苦练是分不开的。

    舒同9岁那年,县城一位老者过寿,有人慕名请舒同写匾贺寿,舒同当场挥笔而就“杖国延年”4个大字,围观的几位老先生异口同声惊呼他为“神童”。

    携笔从戎当“文丐”

    舒同在江西省立第三师范学校读书期间,震惊中外的“五四”爱国民主革命运动暴发。受陈独秀、胡适影响,舒同筹办了联谊性组织“金兰同学社”,与进步同学一起探求救国救民的良策。

    1922年,舒同等人发起组织了“马列主义研究会”,创办了《师水声》杂志。他撰写的《中华民国之真面目》一文,深刻揭露当时社会的专制腐败,表现了一个热血青年追求真理、向往民主自由的美好愿望。一位老师在《师水声》上看到此文批道:“此生前途不可量也!”1925年春,为支持北伐军,舒同等人在东乡成立了“兵差办事处”,他连夜赶写了百余条宣传革命真理的标语四处张贴,看到的人都称赞舒同的字写得好。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东乡县党组织遭破坏,许多共产党员被捕,到处张贴着捉拿舒同的通缉令。在腥风血雨面前,舒同毫不退却,他与赵乐群、乐廷玉等人前往赣东北寻找省委北线负责人方志敏。到了景德镇,反动军警戒备森严,随时可能被捕。他们只好到深山躲避。找不到吃的,就采蘑菇吃,赵乐群因吃了毒蘑菇当场中毒身亡。掩埋好战友的尸体,舒同和乐廷玉又踏上了寻找党组织的征途。 来到安徽舍山镇时两人已身无分文。窘境中,舒同想到了卖字换钱维持生计。镇上一家饭馆早想写个牌匾装点门面,老板让舒同试试,“舍山饭馆”写好后,老板一看眉飞色舞,不但解囊相助,还请了几位先生一起帮着筹集路费。就这样,舒同和乐廷玉为寻找党组织,先后辗转于江西、安徽、湖北、上海、南京等地,历时两年,舒同靠卖字筹款,度过了危难,留下了一段富有传奇色彩的“文丐”经历。

    战地黄花分外香

    “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枝笔”是毛主席在中央苏区送给舒同的雅号。舒同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在红一方面军召开的反‘围剿’誓师大会上,毛主席亲自把一整套‘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内容,书写成对联贴在主席台两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毛主席的手迹,那端庄有力的笔法,那奔放洒脱的风格,深深地感染着我。”

    舒同和毛主席的第一次会面是在一次战役之后。打扫战场时,毛主席握着舒同的手说:“早就知道你了,在《红星报》上看过你的文章。”毛主席还从弹痕遍地的地上捡起一颗子弹壳,深情地说:“这就是战地黄花啊!”后来舒同经常与毛主席一起切磋诗词与书法。1998年出版的第一部《舒同书法集》中,80多幅作品有一半是书写毛主席的诗词,这与舒同和毛主席之间的深情厚谊是分不开的。毛主席曾评价舒同的字有风度,有基础,好看。在延安,有人请毛主席题字,他常常举荐舒同。

    1936年,红四师到达陕西旬邑县,宿营后,舒同一手提着石灰桶,一手拿把大刷子,登上高高的梯子往墙上写标语。他个子小,穿的上衣扎了皮带后下面还有好长一截,从后面看去像个孩子。舒同的字还没写完,下面观看的人就奔走相告。第二天,红四师召开军民联欢会,主持人宣布:“下面请红四师政治部主任舒同讲话。”舒同往台上一站,台下一片哗然:“这不是昨天写字的娃吗?”“这娃儿原来是个大官啊!”

    舒体享誉海内外

    舒同一生淡泊名利,为人谦和,说话声音很细,但在原则问题上,在重要会议上发言时,常常声若洪钟,响如惊雷。他不吸烟、不喝酒、不饮茶,一生过着俭朴的生活。熟悉舒同的人都说,在当代书法家中,舒同称得上卓尔不群:他9岁写匾,东乡乡绅惊为神童;他的作品在四五十年代就流行,除当过“革命文丐”卖过字外,从未收过润资;他的作品遍及大江南北,自己却无一收藏;他是新中国首任书协主席,却宣布只当一届;他成名70余载后,才举办第一次书法展览;他90岁高龄时,才出版第一部作品集。

    北京后海“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宋庆龄故居”门匾,上海火车站站名,武汉蛇山“黄鹤楼”牌匾,均出自舒同的手笔。祖国的大江南北,我们到处可以欣赏到舒同的佳作;寻常百姓家,也有不少人珍藏着舒同的墨宝。舒同以其独具特色的“舒体”享誉海内外,并被作为单独的字体输入电脑,广泛应用于国际国内出版物。舒同的书法从“二王”入手,集篆、隶、楷、行、草等历代百家书法之精华,既有浓郁的碑意,又参贴的雅致,雄健中不失萧散,规范中充满自由,筋骨森然而意态超逸。舒体,是舒同留在中华民族书法史册上绚烂多姿的一笔宝贵财富。 (来源:解放军报 )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