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城清代皇瓦窑探秘-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海城清代皇瓦窑探秘

于 2008/10/27 7:52:41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鞍山日报2008-06-17 15:53:    

皇瓦窑遗址全貌

海城厝石山公园内的皇瓦窑琉璃影壁

调查人员正在测量刻着精美花纹的木门尺寸

刻有龙头的两块模具

赵维申老人指证五座琉璃窑的“旧址”

毛贵庆捧来了自家的瓦当

由皇瓦窑遗落下来的砖瓦堆起的院墙

●位于海城市的清代琉璃窑——皇瓦窑,因有大量待解之谜而一直为考古界所关注。日前,经过我市考古部门近一年的调查研究,其神秘的面纱开始被揭开……

●2月21日,记者跟随市博物馆人员来到皇瓦窑,聆听知晓皇瓦窑当年辉煌的老人讲述皇瓦窑……

 

 


    新闻提示:

 

皇瓦窑是位于海城市的一座清代琉璃窑,目前仅余遗址,因内有大量待解之谜而一直为考古界所关注。去年春天,由鞍山市博物馆等部门组成的调查队对皇瓦窑进行了初步调查,目前,已得出有关结论。

 

 


    成果:

 

在史书或是文献上,有关皇瓦窑的记载仅有只言片语,海城县志上这样记载道:“城东南三十五里,在岩山山麓有黄瓦窑(即皇瓦窑),制成黄绿琉璃瓦,清时工部特派五品官监制黄瓦,以备陵寝宫殿之用。”这使得皇瓦窑遗址的调查成果愈发显得重要。

 

“皇瓦窑,顾名思义,就是给皇帝的宫殿、陵寝烧制建筑构件的地方。”在市博物馆,有关人士这样介绍说。据这位人士介绍:“过去,只有皇宫和庙宇才能使用琉璃建筑构件,一般人家没有资格用。和木质建筑材料相比,琉璃具有不易被火烧、豪华气派等特点。”

 

有关皇瓦窑的另一个背景情况是:“皇瓦窑遗址位于海城市析木镇缸窑岭村北沟山下,占地1.5万平方米左右,遗址内由窑址、官厅、琉璃影壁、伯灵庙、老井、泥浆池、红土场、白土场、晾坯场等组成,当年由侯氏家族世代管理。调查人员在去年4月份的考察中,重点考察了一号区窑址,并在遗址及缸窑岭村内收集到100多件瓦当、大脊、垂脊、大吻、琉璃砖等建筑构件,这些构件,都是烧窑时的废品,术语称为废件。废件普遍没有上釉,因此推测当时的釉很贵,所以稍有缺陷的构件不经上釉就被丢弃了。”

 

在去年四月份的现场调查以及后来带着各样问题数次前往遗址所在的缸窑岭村后,调查人员终于弄清了皇瓦窑的初步情况:

 

地位:东北地区唯一一处烧造宫廷琉璃窑址

“皇瓦窑是东北地区唯一一处烧造宫廷琉璃窑址,它参与过沈阳故宫等建筑的兴建和维修”,在整个调查中,这是一个被调查人员形容为“最具意义”的收获。

 

得出皇瓦窑为宫殿、陵寝烧制建筑构件的结论并不难,因为遗址中出土的不少废件上写着“清宁宫”、“崇政殿”、“福陵”等宫殿、陵寝的字样,由于史料上查不到东北还有第二家烧造宫廷琉璃窑址的记载,实际发掘中也找不到这样的“例证”,于是,调查人员认定———“皇瓦窑是东北地区唯一一处烧造宫廷琉璃窑址”。但是,皇瓦窑究竟为哪些宫殿、陵寝提供了建筑构件?它是参与了这些建筑的建设还是仅为这些建筑的维修提供材料?这都是调查人员必须研究的课题。

 

在东北,清代主要的宫殿、陵寝有沈阳故宫、永陵、福陵、昭陵、北陵等等。从文献记载上看:始建皇瓦窑的侯氏人家是“明万历三十五年从山西移来的”,这一年是1607年。而在1598年,当时尚称为后金的“清王朝”兴建了在东北的第一座大型陵墓———永陵(即二祖陵、又称兴京陵)。而皇瓦窑兴建时间不仅晚于永陵的建设,史料上也没有皇瓦窑参与永陵建设的记载,调查人员更没有在遗址内采集到有关“刻有永陵标识的建筑构件”,因此,基本上排除了皇瓦窑参与永陵建设的可能性。

 

那么,从1607年——侯氏来到海城之后呢?

据史料记载,1629年(即皇太极时期的天聪三年),“清王朝”开始兴建沈阳故宫的主体建筑,如大政殿、东华门、西华门、崇政殿、凤凰楼、清宁宫等。这一年,福陵也破土动工,随后不久,昭陵开始兴建。这时,侯氏因在努尔哈赤建造东京城时特送绿釉盘碗而被加封为世代五品官,皇瓦窑亦被指定专为宫殿、陵寝烧造琉璃建筑构件。调查中,有关人员还在皇瓦窑遗址内发现了大量写有“清宁宫”、“西华门”、“福陵”等字样的废件,因而,基本上可以肯定,皇瓦窑参与了沈阳故宫的主体建筑及福陵、昭陵等陵寝的建设。

 

“这也是皇瓦窑最鼎盛的时期,此后,它只为沈阳故宫、陵寝的修缮提供建筑构件,这种修缮一直持续到清末。”有关人员说道。

 

清末,清政府对宫殿、陵寝的修缮以永陵为例,1906年进行了最后一次修缮。之后,由于政权更迭、国力不足,各大建筑均减少了修缮,皇瓦窑因再没有机会参与修缮而衰落消亡。“由此推断,侯氏为清王朝建造修缮宫殿、陵寝从清初到清末一直持续了282年。”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清代为宫殿、陵寝烧制建筑构件的琉璃窑全国只有两家,一处是为北京故宫、陵寝烧窑的赵窑,另一处就是皇瓦窑,皇瓦窑在清代琉璃史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规模:相当于为当时中国最大的建筑提供构件

“皇瓦窑生产规模巨大,相当于为当时最宏大的建筑提供建筑构件。”采访中,调查人员很感叹地说道。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建筑规模按大小分为十样,其中一样最大、十样最小。明清时期,整个中国兴建的最大建筑就是北京故宫太和殿,其规模属于十样中的二样。而在这次对皇瓦窑的调查中,除了发现大量的大脊、垂脊、大吻等建筑构件属于“二样类型”外,让调查人员最为吃惊的就是那堆筒瓦。“当初,我们发现它时也没怎么太在意,以为所有的瓦都是同一种规格,后来我们对它进行了测量,和北京故宫太和殿的筒瓦数据一对比,才发现这堆瓦也属于二样类型。”

 

属性:是否为官窑有待考证

此次对皇瓦窑遗址调查的一个重大进展,就是原来得出的“皇瓦窑是官窑的结论”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一开始,我们在遗址中发现的废件上,看到普遍刻有宫殿、陵寝的字样,所以得出了结论,皇瓦窑是专门为宫殿、陵寝烧制建筑构件的官窑。但后来,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贤王庙山门的大脊。这个贤王庙在哪儿?贤王又是谁?沈阳故宫里没有,史书上也没有记载,我们向专家请教,专家也不知道。假如这个贤王庙是民间兴建的庙宇,那么,就打破了皇瓦窑只为宫殿、陵寝提供建筑构件的说法,也就是说,皇瓦窑不再是纯粹意义上的官窑了。那么它到底是什么性质,是官窑还是半官半民,只有等贤王庙的情况弄清之后,才能做出定论。”

 

窑炉:形状前圆后方独具特色

“皇瓦窑的窑炉形状很特别,是前圆后方的形状,不像一般窑炉那样,要么是长方形要么是圆形,也许,这正是它为宫殿、陵寝烧制建筑构件而独有的特点吧。”调查人员介绍道。

 

在皇瓦窑遗址中,还发现了一座金元时期的馒头窑以及当时的一些生活用具,于是,调查人员认为:

 

“皇瓦窑地处群山之间,东山有白土,西山有红土,北山又有两条名为大龙湾泉和二龙湾泉的山泉,是烧窑的绝妙之处。所以,金元时期就在此兴建窑址。皇瓦窑则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另建琉璃窑,并经历了由盛到衰最后消亡的过程。”

 

侯氏家谱:一个待解之谜

调查皇瓦窑,自然离不开调查它的经营者——侯氏家族。关于侯氏家族,有关的记载寥寥无几,调查人员历经周折收集到几本残缺不全的侯氏家谱,但召集有关专家开了几次研讨会,也没能如愿地按着时间顺序把家谱上的人名依次排列出来,这也成为皇瓦窑有待揭开的一个谜团。

 

“这次对皇瓦窑的调查,将为日后大面积发掘皇瓦窑遗址做好充分的前期准备工作。”结束在鞍山市博物馆的采访时,有关人士以很肯定的口气说道。

 

 


     目击:

 

“皇瓦窑”究竟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2月21日,当市博物馆的调查人员前往皇瓦窑进行收尾工作时,记者随行。

 

尽管材料上说“遗址在缸窑岭村的北沟”,但实际上,我们到缸窑岭村后,还要走上一段长长的路程。车子在山间的小路上颠簸着,远处的峰峦高低错落,小路狭长而崎岖,有几处泥泞得车子难以通过。调查人遂介绍说:“别看这条路这么难走,过去它可叫皇道,是专门运送从皇瓦窑烧成的物品的,老百姓要是看到这样的运输车,必须马上给让路。那些泥泞的地方,是从山上二龙湾泉流下来,现在大龙湾泉已基本枯竭了,所以,当地老百姓饮用水都靠二龙湾泉。”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山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六户人家,住在并不崭新的房子里,但这不崭新的房子却是历史最忠实的见证,青灰色的砖墙,流线般的飞檐,调查人员指着一间最好的房子说:“这里就是官厅,过去侯家用来办公的地方,它前面是泥浆池,泥浆池边还有一座老井,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她的语气或多或少夹杂着一丝感伤。

 

随后,调查人员立即展开工作。在一望无尽的田间,也在那六户人家的院墙上,寻找着测量着当年遗留下来的各种遗物。利用这段时间,记者找到六户人家中世代居住在皇瓦窑的赵维申老人家。老人今年75岁,小时候曾亲眼见到过皇瓦窑内的五座素窑(烧制未上釉的陶器),又常听目睹过皇瓦窑“最后的辉煌”的父亲讲述当年的一切。

 

(一)回忆

坐在炕上,在并不明亮的光线中,赵维申老人回忆着当年的一幕又一幕——

 

“我小时候见过的那五座窑已经停产了,所以我老跑到窑里面去玩。那窑能有四五十平方米,挺高,下面是方形的,到了上面就变成了拱形的。走进窑内,先是一个很大很深的土坑,土坑的对面是窑炕,窑炕下面是一条连着一条的火道,火道的尽头连着五个伸到窑外能有两米多高大烟囱。听我父亲讲,每次开窑时,先把坯装在窑炕上,从炕面一直撂到窑顶。然后把木材放进窑炕对面的大坑里,点完火之后马上封紧窑门。再添火时,就打开窑门上的小门往里边扔木材。

 

烧窑时,人们站在窑外就能看出坯烧得怎么样了。一开始,烟囱冒的是黑烟,再后来,火大时,从烟囱里往外窜红火,等到变成了酒火,就是像酒点着时那种绿莹莹的小火苗,窑要烧好了。烧一次窑一般得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

 

烧窑用的红土、白土都是小夫,就是十几岁的童工一筐一筐从山上背过来的。那时,在窑地上干活的人能有三四百人,他们的分工特别细,谁干什么都整整齐齐地刻在石碑上。这样的石碑有五个,都摆在伯灵庙门前,后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碑砸了,庙也给毁了。窑上负责配釉的釉工就两个,配方他们谁也不告诉,大家都不理解。他们说,不是他们不想往外说,是皇上下旨不让说。听我父亲讲,从皇瓦窑往外运货时,用的是一种三套大马车,就是拉车的马匹分前后三排,第一排有3匹马、第二排有2匹马,第三排有一匹马。车一转动,能有脸盆那么粗的车轴也一起跟着转,挺笨重的。

 

离窑址不远有个官厅,官厅旁边是泥浆池和一口井。小时我淘气,往井里扔过石头,感觉那井挺深的。官厅前还有一个琉璃影壁,是道光二十一年皇帝为了嘉奖老侯家建的。后来,由于影壁下面的地基下陷,文革前一年就搬到现在的厝石山公园。

 

掌管皇瓦窑的侯老爷一家特别有钱,皇瓦窑附近的三四百亩地都是他家的。有一年,侯夫人死了,办丧事时规模特别大,连警察都在他家门口给站岗。皇瓦窑停窑以后,谁家盖房子就到窑上拆砖,解放前彻底把那五座窑给拆没了。”

随后,老人领着我们来到了那曾经耸立着五座琉璃窑的“古址”,那是一块不足百米上长的田地,田地上裸露着桔黄的玉米茬子,西侧一小块土地上,有一处约有半人高的断壁残垣,老人说:“这就是当年的窑壁,因为总处于高温状态下,砖都变成了灰色”。细细地触摸那片残破的砖墙,粗糙而坚硬。当年的炉火正红,当年的人声鼎沸,当年的马车轰轰,所有这一切——繁华与兴旺,都只能停留在浮想中……

 

(二)收获

应了那句“手勤、腿勤、嘴勤、眼勤”的考古原则,调查人员在赵维申家中的鸡舍内意外发现了两样“特别”的物件——两块刻有龙头的模具和一块刻有“永福宫”字样的方砖。

 

“你们可别小看这两块模具”,调查人员一边笑眯眯地测量着数据,一边兴奋地向记者介绍说,“每年,北京、沈阳的专家都来皇瓦窑搞调查,但是,从来没有发现过用来制造建筑构件的模具。这次发现了,就能更好地弄清楚皇瓦窑的生产工艺流程。这块永福宫的方砖也不简单,史料上记载永福宫的方砖由琉璃窑制作,但是,我们在调查中,始终没有发现一块这样的砖,这回好了,有实物了。”

 

在赵家居室内,还有三扇联在一起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木门,赵维申老人介绍说:“这叫六扇门,是皇瓦窑官厅的正门,我这有三扇”。于是,调查人员立即拍照、画图、测量数据……

 

“每次来皇瓦窑都会有不同的收获。”从赵家出来,调查人员这样说道,于是,他们的喜悦也就变成真正意义上的“笑逐颜开”……随即,大家又前往缸窑岭村。

 

在缸窑岭村内,几乎家家户户的院墙上都有几块当年皇瓦窑遗落下来的砖瓦,在一些看热闹的村民指引下,调查人员很顺利地工作着,在猪圈、在鸡窝、在院子中的泥泞处,大家测量着、绘制着,很快,每个人的鞋子都踩成了泥鞋。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户姓孟的人家不同意调查人员把他家一块闲置的“凤凰楼”正脊搬走,调查人员中年纪最大的富品莹不厌其烦地劝说着,“我们带走它回去搞研究,将来,这地方建博物馆了,我们还会把它还回来的……”众目睽睽之下,那户人家不停地拒绝着……后来,没人的时候,富品莹很委屈地告诉我:“我们采集到的所有标本中,清宁宫、大清门、祟政殿等等都有了,就差凤凰楼的,所以,我们一看见那块正脊就觉得特别珍贵。”她反复地说着,有那么一刻,我甚至能够察觉出她有一种要哭的冲动。或许是一种安慰吧,正当我们正要驱车离开村子时,一位叫毛贵庆的村民捧着一块瓦当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你们看看这有没有价值?”见调查人员很感兴趣,他马上表示“那你们就带回去研究吧”。众人的感动中,毛贵庆只淡淡的一句:“没啥,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们所到达的最后一个地方就是位于海城市内的厝石山公园。显然,迁于此地的那块皇瓦窑琉璃影壁被最大可能的“重视”着,因为它就被安置在一进公园很醒目的地方。琉璃影壁约有二米高,前后两面分别绘有面鹿、鹤、麒麟等动物,五颜六色的,煞是鲜艳,调查人员不禁感叹着“经过这么多年还不退色,皇瓦窑的工艺多好啊”。

 

即将结束行程时,我们特意来到一处很高的山顶,站在山颠俯瞰着皇瓦窑的一切。在并不明朗的天空下,皇瓦窑是那么的静谧,大片大片的黄土地上,时不时地夹杂着一片片灰色的土地,调查人员说:“那些灰土就是当年烧窑时扔的窑灰,它的附近就应该有窑址。”一刹那儿,我们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些漫山遍野随处可见的窑灰旁,应该有多少个埋藏于地下的窑址?

 

哦,皇瓦窑,在历史的烟尘中,你究竟还有多少人所未知的秘密?

( 编辑:小权   记者 姗悦   摄影 记者孟铁)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