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险定疆——进驻南沙群岛纪事-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艰险定疆——进驻南沙群岛纪事

于 2009/3/19 20:11:07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2008年03月10日 19:44
奉命收复南沙群岛

      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我国对日抗战胜利后的第二年,九月下旬,我带领十一位海军各级初级军官,和一伙抗战期间服膺蒋委员长「十万青年十万军」号召,投笔从戎的大专学生,在青岛中央海军训练团接舰班受训完毕,接任了美赠我国坦克车登陆舰中业号舰长。这是我投入海军后首任舰长职务,好兴奋,我决心要努力为国家服务。我的阶级是海军少校,当时另有美赠我国同型舰三艘,舰长都是资深上校,我奉了训练团的命令,率领已接收美赠各型两栖登陆作战舰只九艘,计坦克登陆舰(LST)一艘,中型登陆舰(LSM)四艘,步兵登陆舰(LCI)四艘,自青岛驶往上海,向我海军舰队指挥部报到。途中遇恶劣天候,舰队通讯不良,指挥十分困难,美颂舰又发生电机损坏,全舰失去动力,不能航行。幸经我拖救成功,全部安全抵达上海,初尝海上服勤艰辛,苦乐兼具,任务完毕后,正在上海黄浦江海军基地整补待命。有一天,接到总部命令,要我率舰执行收复南沙群岛的任务。南沙群岛这一名词我曾听过,那地方的情形却不清楚,经翻阅海图后,我在南中国海最南边靠近菲律宾的地方,找到了南沙群岛的位置,岛很多,都散布在注有危险区的范围内(DANGERAUS AREA),显得很小很小。当时我对本案的反应是:

1.目标小,在危险区;2.航程相当远;3.时候在冬季的南中国海,是一件艰苦兼具危险性的任务。我向舰上宣布了这个命令,并嘱各部门即着手远航的准备,要搜集一些南中国海的气象资料。

     我为了要多了解些有关此次任务的情形,次日我即赶往南京总部,由各部门打听并请教一些前辈们的意见,才知道此案之来由,是因政府情报得知南沙群岛自日军撤走以后,现为法国所占据,特令海军从速派舰前往收复进驻。总部对此案非常重视,据说原拟选派一位资深舰长担任的,因几位上校舰长均以舰机故障为由,不能出航。才临到了我的,因之不少人为我十分担心。最后我去见桂永清总司令时,他不待我开口便说:这是一项重要的任务,努力去执行,祝你成功。就这样我带着大家的关心和祝福回到了上海,我除了对舰上官兵强调此次任务之重要性外,便和大家研讨全般准备的情形,看到了官兵们高昂的工作情绪时,我内心里觉得平安和愉快。

政府官员随舰勘察

      总部为了收复南沙群岛之同时,对西沙群岛之进驻工作也一同实施,以便两组任务兵力可以一同自上海结队南下。到了海南岛之后,再各自分开执行任务,于是两组兵力编组同时奉令成立,每一方面规定军舰两艘,南沙群岛任务支队为太平舰和中业舰;指挥官是林遵代将,西沙群岛任务支队为永顺舰和中建舰,指挥官是姚汝钰代将。

      准备工作除了舰上本身长途航行中必须之各项补给品和南中国海方面之气象资料外,还有派驻岛上之卫戍兵力与彼等在岛上生活必需之物,包括一个连官兵居住之活动房屋以及计划在岛上生产繁殖之畜类,如牛、羊、猪、鸡等和各种蔬菜种子与杀虫灭鼠等之药剂,皆已备妥,为了与总部各部门联络及物资和人员装备运送之方便,我将中业舰自上海开抵南京浦口海军码头,因时间急迫,各项物资已开始逐日不断的运送到舰。

      政府为此次南沙群岛之收复,关系内政、军事各方面事务甚多,特由各有关单位派代表随同舰队前往勘察,计内政部代表为郑资约、曹熙孟,空军总部代表蒋孝棠、仲景元,联勤总部代表戴蕃顼,广州行辕代表李恩荪,海军海道测量局代表刘天民,共计七员,规定均驻宿中业舰,因之中业舰对物资之存储和人员住宿之安排大费周章,幸皆因协调良好,进行顺利,一切都得以安排妥善。

 

开放参观双重收获

      任务支队决定十月二十四日由上海启航,中业舰定廿三日离开南京,在开航之前夕,中业舰航海官孙幼仁上尉突告病发,不能随舰工作,留岸就医,又以开航在即,不及办理人员补充,只有暂时任其缺员,俟任务完毕返航后,再行补充。十月二十二日各类物资器材均已全部按计划运送到舰完毕,二十三日清晨政府各单位代表和驻岛兵力到舰后,舰在一声汽笛长鸣之后离开了码头,驶离南京。码头上站满了送行的人群,不停的向舰上挥手,给我们祝福。中业舰于二十四日上午到黄浦江口与任务支队各舰会合,一同编队出海向南行驶,我们航行计划的第一目标是广州,第二目标是海南岛。因为西、南沙两个群岛均位于南中国海域,接近广东省,政府考虑,将可划归广东省版图,所以顺道去拜访当时国民政府主席广州行辕主任罗卓英将军。我们舰队于二十六日抵达广东,锚泊虎门口外,两位指挥官四位舰长,和政府代表们一同登岸赴广州省政府拜会广州行辕主任兼广东省主席罗卓英将军,经面报此行任务及兵力情形后,罗主席得悉舰队兵力皆为美国新式军舰,且吨位有达一二千吨以上者,当即谓此间民众以往只看过我们自己几百吨之老式军舰,抗战期间更受尽日本军舰之威胁,如今我国已有如此新式大军舰,望能开进广州给民众看了高兴高兴。于是我们立即回舰,将舰只开到广州白鹅潭水面锚泊,开放给市民参观。并于十月二十九日在中业舰上举办盛大之酒会,邀请罗主席及广州市党政军警记者和各界人士登舰参加,集一时之盛,贵宾们异口同声谠许军舰装备之新颖和保养维护之良好。由于舰队之开放参观、不但欢娱了广州市民众,同时使舰队官兵受到了鼓舞和慰藉,是此次舰队航行在外一次成功的政治活动。

狂风暴浪再度回航

      舰队在广州停了五天,启锭继续向南航行抵达海南岛之榆林港靠泊码头;榆林港是海南岛南面一个美丽的天然深水港湾,外港宽畅,有高山屏障,内港筑有一完整之码头,可供三○○呎长之船只单靠四艘而有余。岸上有宽大良好兵舍,我海军设有巡防处在此,对我舰队一般物资之补充甚为方便。舰队在此除各舰之整补与对天候海象之观察外,并探访此间渔民有关南沙群岛方面之情况,得悉南沙诸岛一般都坡度很低,特就地购置了木划两艘带往备用。西沙群岛离榆林港约一五○浬,一日航程可达,南沙群岛离榆林港约五五○浬之遥,须三昼夜之航程方可到达,我们抵榆林港之后,海面上竟然无一日不是大风大浪,一个多星期来林指挥官迄无启航日期之决定,政府代表们长居舰上甚不习惯,得知西沙群岛任务支队已经完成任务回航之消息后,更是非常着急,一再和我商量催林指挥官早日开航,经请示指挥官决定十一月十日出航。是日也天晴日出,海面阳光刺眼,两舰相继出港后,只见海浪掀天,舰身颠摆,正按航行计划就位时,见旗舰拉上信号旗令中业舰驶向太平舰前方二○○码,当时虽不了解是何道理,但服从是军人天职,即令属下执行,加速航进到太平舰之前就位。代表们因晕船均睡在床上未起,中业舰副长扬鸿庥亦于是日患重感冒卧床不起,无法参与工作,因此航行作业由我一人完全负责。航行了约三个多小时收到旗舰的电话,告以太平舰的罗经发生故障,必须回榆林港修理,于是便随之回到榆林港靠泊,当代表们知道了回航之事和在航行中着中业舰在太平舰之前领航,益尝心急和不平之气,因此有代表作了打油诗一首,记得其中两句是:「莫非海军新规定,竟把前行当后行」,一时传为笑话,奇怪的是当我到旗舰时,林指挥官告诉我说太平舰进港后罗经便正常了,真不可思议。

      回航后又停了一个多星期,经我又请得指挥官之同意,决定十一月十九日再出航。当日也是阳光普照,海面浪涛汹涌,一早出港后,旗舰又挂信号旗令中业舰航行于太平舰左后方一百码处,揣其用意,似有利用中业舰为其阻挡风浪,然而海阔天空。风急浪莴,两舰仍然都是在大浪里摇摆不停,谁也帮不了谁的忙,曾有人写文章说:冬季里的南中国海像泼辣的少妇一样,一点不留情的肆虐,我倒以为这正是磨练我这无海上经验者坚毅奋勇的好机会。就这样大家默默无声的和狂风暴浪搏斗了一整天,到下午五时左右,接到旗舰的电话说:航向前方有一个大低气压,有形成台风的可能,若继续前进,正好碰上非常危险,问我意见如何,我答当由指挥官决定之,他即回话舰队回榆林港,我只得又跟随回航,很艰苦的航行了一百多浬,现又要顶风顶浪再航行一百多浬,时间和体力全都浪费了,回到榆林港停靠后,又是一个多星期没有消息,政府代表们对舰上生活本感辛苦,如今又见收复南沙群岛遥遥无期,乃纷纷电南京服务单位请示离舰回京,但南京覆电以任务未完成不可回京,一切听由海军处置。

 

独航完成艰巨任务

      由于滞留海上日久,舰上装备之畜类和各种物资料理更是十分困难,我自己也焦急得不得了,且时感以身为海军军人竟因天候不良,久久不能达成任务也感到抱愧。就在此时:心里忽然起了一个非凡的想法,就是要摆脱那个胆小无能的林指挥官的约束,单独航行,决心航抵南沙群岛,完成任务,以显现我新海军不畏苦,不怕难之精神。一时内心里充满了热力,就在当日(十二月七日)晚餐席上,向代表们宣布了我此一决定,并说我可以单独航行到达南沙群岛,给各位可以亲眼看到我们要收复南沙群岛中之主岛——长岛,但岛上有无法国人占领,我们的兵力能否登陆作收复行动,要到达之后看情况再作决定。惟我所耽心的是,假如林指挥官以我如此行动,激怒了他,他将会告我呖姑畹模敃r代表们一致愿为我作证,并谓我非但不是违抗命令,而是真正的执行命令。经此之后,我便决心照我的想法去做,当即告知舰上各部门特别注意,次日清晨我登太平舰和林指挥官商妥。定十二月九日再出发,是日早上八时,两舰相继出港,太平舰在前,中业舰在后,一到海上,旗舰和前两次一样挂出旗号,但这次我却未予置理,按照我自己的航行计划一往直前,航向我的理想。各代表虽然仍是怕昏船睡床未起,但他们内心里都明白此次是确定的向南沙群岛目标前进的,我则长时间留在驾驶台上注意航行。海上除了狂风吹着舰上的绳索发出尖锐的声响和浪涛汹涌的打击船边震耳欲聋的声音外,祇有满天浪花的飞扬。我回头遥望舰尾后方,只见太平舰跟在本舰后方六浬水面上摇摇摆摆,我心里想这也许正合了他的心愿哩,我全心的注视着驾驶台上罗经的方位指针,希望稳住船位,不要发生太大偏差,能安全的到达目的地。只是海面浪大,舰身不得稳定,日夜皆无法作测天工作,不能较正船位,令我最不放心,因此只有不断的提醒操舵士兵注意。三天来我一直逗留在驾驶台上,连饮食都是送上去吃的。虽然如此,在这样恶劣的海上,三昼夜长远的航程,要确保船位之不偏差,简直是不可能的。所幸中业舰此次自出航以来,每天在强风大浪中航行,舰上的情况,一切均尚保持良好,颇感心安,到了第三天,按计划舰已航进到危险区的海域,离成功之时也不远了。我既兴奋又紧张,一夜之中我是在一分一秒的计时中度过。照我的计算,次日(十二月十二日)早上六时天将吐白之际,可以到达长岛之西北面十至二十浬处,能够看得到长岛的,因此我十二日凌晨四时,便吩咐舱面人员各持望远镜向四周瞭望,特别注意正前方,尽力搜索,以求尽早能有所发现。内心里确实焦急得不得了,因为早上六点钟是一个关键时刻,若到时无所发现,我将不能相信此刻的船位,而将陷我于危险之境。我除了自己睁大眼睛极力瞭望,一面嘱咐大家注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尽力忍耐,力持镇定,等待奇迹出现,天色渐渐有些昏昏暗暗的样子,我不停的问大家有艇发现,都回答没有。我好紧张。

不负众望到达目的

      说也奇怪!就在此时我突然发觉正前方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波浪没有变动,我极力的盯住他,生怕会失掉、并叫大家向前方看。因为目标太小,不易被人发现,都说没有看到,我自己却越看越出神:起初像是天边的一线,渐渐的线变粗了,又由于舰不停前进,距离缩短,加上天色渐明,视界转好,于是这天边的一线便成了我一心追求的地方,渐渐的现出了不平和突出的现象。我便大声叫喊。要大家赶快看,这才被大家发现了,六点钟过后,天边日出,照耀得前方景色灿烂.已可以看到树梢了,而且已清楚的看见一个海岛出现在我们的前面,正和我计算的时间和地点几无甚偏差,真是奇迹。我心里充满了喜悦,大家也都高兴得跳起来,大声的叫着南沙岛到了,越接近便越看得清楚,天亮以后,海面也平静了,此时舰航行在一片一望无际珊瑚礁层的海面上,深蓝色的海水里反映着白色珊瑚礁艳丽壮观的色彩,令人觉得伟大无比。当即发电到南京总部,报告到达南沙群岛情形,并唤请代表们到舱面上来,代表们看到了此一美丽小岛就在眼前时,个个欢欣之情溢于言表,都齐向我祝贺,一时全舰充满了欢乐。我于电报总部之后,即通知尾随我后之太平舰,太平舰得报后,立即加速超前,但一见海底硕大之珊瑚礁层,便停驶不敢前进,就在离岛约七浬处锚泊,我舰为要实施卸儎作业,尽可能向岛边接近。遥望岛上没有任何动静,便在离岛约二百码处下锭锚泊,并即派武装士兵两组,分乘两艘登陆小艇,实施抢滩登陆,突击搜索,同时舰上备战支持。经约二十分钟之侦察后,见岛上发射出白色信号,知是没有敌情,情况良好,此即下令开始运送人员和物资作业,一面将登陆搜索情形与正积极展开运输卸儎作业,电报总部,当即收到总司令覆电嘉奖,官兵皆大欢喜。根据登陆搜索人员回舰报告,全岛只发现一只德国狼犬和一些建筑物,树林很茂密,其中不少是椰子树,都结满了椰子。舰上在开始人员和物资卸儎作业后,我即发布大家应遵守事项:山登陆运输作业未完成之前,舰上官兵不得上陆游览;岛上花草和水果不可采摘,留与驻岛人员食用。此时代表们皆已恢复精神,正准备上陆执行各别的任务作业,中业舰杨副长也已痊愈,正忙于指挥各部门积极作业中,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计划三日之内一切下卸完毕,并须对驻岛官兵生活有关事项作妥善之安排,以防天候发生变化时,随时可以启航离开,不致遭遇困难。

 

精神百倍登岛巡视

      我虽然不眠不休达三昼夜,此时我却精神百倍,看着下卸工作极为顺利,内心至感愉快,即欲陪同代表们登岛巡视,惟久未见林指挥官下船,特派官员乘小艇前往太平舰迎接,并嘱咐此次先接指挥官和舰长及部分官兵,以后再派艇接送分批下舰之官兵,且将中业舰规定登岛之舰上官兵,一律不可采摘岛上之水果等事项告知。当林指挥官和太平舰麦舰长到时,即会同代表们登岛视察,欣见岛上绿树成荫,花草遍地,均称是一所美丽的海上花园。随即发现石碑一座,上刻法文,日期是一九四六年十月,显见是日军撤走后法国人才占驻过的。巡至岛内见有房舍及我国式古代建筑寺庙一座,岛之中央地点有清泉土井一口,水质清凉味美,正是我驻岛官兵饮用水之泉源。狼犬一头也被看到,仍然是体格健壮,精神旺盛之状,据猜测当是取食海滩退潮后留于礁洞中之鱼虾果腹为生者。当我们回舰时,见太平舰士兵有手携椰子回去的,据中业舰岛上工作人员报告称,岛上椰子已被摘一光矣,我只得苦笑置之。晚餐时,我特别加菜备酒并留林指挥官在舰与代表们来餐,以示庆祝,正当大家高兴欢谈之时,忽闻海上炮声大作,顿使大家惊愕不已,我当时意味到是否有某国军舰向我舰队攻击,随即命舰上开启雷达搜索侦察,并且一直在驾驶台瞭望,结果海上并无任何其它目标。发现炮火是从太平舰向本舰上空所发射,当即以电话呼叫太平舰,询以所为何故。初无回答,仍继续发炮,约五分钟后,炮火停止,太平舰来电话说是为收复南沙岛胜利,发炮庆祝,代表们得悉太平舰之答话后,极为气愤,指向林指挥官质询说:「太平舰此项行动,是否为其所主张,何以中业舰无所悉,且军舰上之炮火,为抵抗敌人之装备,岂可任意玩弄而致威胁友舰。」虽然林指挥官力予否认,无如代表们极度惊骇之余,气愤无法平息,达群起举拳向林指挥官打击。我为恐发生严重事端,便力加拦阻,并请各代表们暂且息怒,待我送林指挥官回太平舰调查事件真相后,再作处置,才得解了围,把林遵送走了。按照此次任务规定,在中业舰卸儎期间,太平舰应负责基地之安全警戒,和各岛屿间巡察任务,但次日清晨,太平舰竟开航离去,并致电中业舰告已回广州去矣。由于天气良好,加以中业舰和驻岛官兵合作良好,卸儎工作进行非常迅速,于十四日全部按计划圆满完成,随即宣布放假,大家登岛游览,个个称快。

艰险定疆最高荣誉

      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我集合了驻岛弟兄和中业舰官兵,同政府代表们在岛上举行了进驻南沙群岛成功典礼仪式,并建立我国石碑一座,以定国疆。午间我会同代表们与驻岛官兵聚餐,互道惜别,并参观驻岛官兵生活设施,大家都认为满意。中业舰于十二月十六日晨离开南沙群岛回航,先到广州,罗主席得悉胜利收复南沙群岛情形后,至表愉快,对我舰官兵盛大款宴,奖勉有加,广州地区报纸,一连数日报导政府派舰收复南沙群岛情形,代表们更将此次奉命执行收复南沙群岛舰队航程路线,设计为一图案,并为文加以说明,附以全体代表及本舰舰长、副长、轮机长、轮机官等之姓名,刻于象牙牌之两面,每人各持一块,以为纪念,咸表意义深远.兹将其所附说明文字抄记如下:「大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为我代表等及太平、中业军舰,奉命率军进驻我南沙群岛土岛太平岛之期,计同年十月二十三日乘舰离京,历程二千海里,冒尽惊涛骇浪,费时五十一日,方克探索到达,本主席将以实际考察方式,作永久建设之指示,举凡登陆勘查测图建碑诸任务一一完成,从此山河永固并寿南天,同人等荣膺行役,爰为之记」,并以「艰险定疆」四字,为此次任务之命名,寓意至为深长,至此收复南沙群岛之任务即告圆满完成,代表们皆从广州离舰登岸,各自赋归矣。

      中业舰于广州整补一周后返航上海,不久官兵们皆分别获得总部之奖励,大家非常高兴,太平、中业两舰,本人和杨副长皆获得总统蒋中正以南沙群岛中之三个岛,分别以名字命名,即中业群礁、敦谦沙洲、鸿庥岛,而以进驻之主岛以太平岛名之,为此次任务中获得最高之荣誉,故为之记。

以上《艰险定疆——进驻南沙群岛记实》,原题《艰险定疆奇功立——进驻南沙群岛记实》,是以《中外杂志》总第382期(中华民国八十七年)。作者李敦谦,为中国台湾地区前"海军中将副总司令"。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