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管家“白描”死前的希特勒-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贴身管家“白描”死前的希特勒

于 2009/9/5 20:36:00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东北新闻网 http://news.nen.com.cn2009-08-28 13:07:      
 
  海因茨·林格从1935年起担任希特勒的传令兵,4年后,他又担任希特勒的贴身侍从,从此林格与希特勒几乎寸步不离,随时待命。1945年5月2日,林格被苏军俘虏,受到苏联内务委员会(克格勃的前身)的审讯。1950年被判处劳改25年,1955年被释放回德国。他的回忆录《目击希特勒的最后时刻:希特勒贴身管家回忆录》,以白描的手法再现了德国法西斯头子希特勒死前的生活。日前,该书的英文版即将推出。8月6日,英国《每日邮报》抢先披露了该书的部分内容。

  1.从不在公众场合戴眼镜

  我(即海因茨·林格,下同)1913年出生于不莱梅。1933年,我放弃砖匠的工作,参加了党卫军。虽然我对政治从不感兴趣,但一年之后,我和另外24名战友一起,被派遣至希特勒位于萨尔兹堡的伯格霍夫别墅,担任警卫。二战期间,希特勒将伯格霍夫作为司令部,并在这里待了相当长时间。

  1939年二战爆发后不久,我又被指派担任希特勒的贴身管家,从此有机会一窥他的私人生活。我的工作是每天早晨将报纸分类,并连同第一封国外急件放到希特勒卧室外的椅子上。上午11点,我会准时叫醒他,但希特勒并不马上起床,他会斜靠在床头,翻阅我递过来的报纸和文件。希特勒读报时需要戴眼镜,不过他在公众场合从不戴,因为他觉得戴眼镜是衰弱的表现。

  读完报纸,希特勒便开始刮胡子,然后洗澡,再换上我给他准备好的衣服。穿衣服时,希特勒让我手拿秒表在旁边计时,随着一声“开始”,我按下秒表,希特勒就心急火燎地穿衣服,用的时间越少,他便越高兴。

  换衣服的最后一个步骤是打领结,这时希特勒会让我帮忙,他站在镜子前,闭着眼睛,说一声“开始”,然后为我读秒。当我说“好了”时,他便睁开眼睛,检查我打的领结是否合乎要求。

  希特勒还以军人作风要求他的私人理发师和裁缝。希特勒的发型总是一成不变,而他那浓黑的小胡子,据说曾吸引了许多人,他本人也引以为傲。而且据我观察,胡子也是他心情的写照——当用舌头舔胡子时,说明他心情很差,我们在服务他时便会格外小心。

  但一般情况下,我们很难摸清希特勒的内心。有时,他会对最无足轻重的事情格外关心;有时,他又会对一些重要的事情置若罔闻。他会对一名伤了脚趾头的普通女秘书表现出慈父般的爱,但一转脸,他又会无情地下令处死数以千计的无辜者。

  2.认为人类吃素能活到180岁

  对我来说,拥有体验被希特勒关心的“特权”并非一件让人愉快的事。他曾无数次地劝我,说抽烟是多么有害健康。作为他的私人管家,我只好听从他。

  通常,希特勒换好衣服便在别墅周围散步40分钟,接下来吃早餐,他的早餐极为简单:一杯茶或咖啡、饼干(有时是面包)、一个苹果。希特勒会边进餐边研究午餐的菜单,希特勒的午餐也以素食为主。由于他起床太晚,这顿所谓的午餐通常会在下午两点半开始,一些“有幸”受邀与他共进午餐的高官当然不会空着肚子等到这时候,他们事先已填饱了肚子。

 

  由于声带动过手术,后来又在一战中受到毒气攻击,希特勒的喉咙很敏感,所以为他提供的食物不能过热,以温热为宜。

  在希特勒的菜单上,土豆和蔬菜是“熟面孔”,做法以不加肉炖煮为主,另外还有水果。希特勒偶尔会喝点儿啤酒,在正式场合,为了祝酒的需要,他还会喝点儿葡萄酒。

  尽管希特勒对酒精不像对烟草那样一概排斥,但1943年,当发现自己臀部脂肪增多后,希特勒连“偶尔喝点儿”的啤酒也戒掉了。

  晚上8点,希特勒的晚餐开始了,照样全是素菜,因为他认为“人类进化过程中最让人难过的事件”便是首次吃烹饪过的肉,这种“非自然”的方式让人类少活了60~70年。

  据说,他曾经计算过,不管哪一种动物,完全发育成熟后,营养价值是其被烹饪后的8到10倍。

  希特勒还到处推销他的观点:如果人类吃素,将能活150~180岁。不过他的私人医生却从不买他的账,常劝他改变饮食内容及作息时间,并锻炼身体。希特勒却把私人医生的话当耳边风。

  3.胃疼时就在床上打滚儿

  据希特勒自己说,他自一战后便患上了胃病,不过,他在公众场合即使胃疼也会强忍着,但当周围没人时,他常常会疼得直打滚儿。我就曾好几次看到他因胃疼在床上打滚。

  在我认识他的10年里,希特勒经常表示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然而不遂他愿的是,他的身体过早地衰弱了。1942年,斯大林格勒战役进行到白热化时,希特勒的左手开始不停地抖动。为了掩饰身体的衰弱,希特勒费了很多心思,如把左手贴近身体,或用右手握住左手,然后“自然地”垂于脐部下面。

形势对德军越来越不利,希特勒在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到了1944年底,他连最起码的运动能力也失去了,变得弓腰塌背,如果想坐下来休息一下,侍从得马上为他搬来椅子——他看上去连走到椅子跟前的力气都没有了。

  虽然看上去虚弱不堪,但除了对运自境外的食材以及饮用水进行日常检测外,希特勒很少对刺杀行为采取预防措施,因为他相信:“没有一个德国人打算行刺我。”

  战后,曾有消息说希特勒非常担心有人行刺他,外出时甚至将列车的车窗全部封死。这种说法不完全正确,希特勒确实曾在外出时将列车车窗封死,但并非担心行刺,而是因为他的眼睛非常怕光,甚至连稍微亮一点儿的灯光也受不了。

  只有一次,刺杀行动伤害了希特勒。那是1944年7月20日,陆军上校施陶芬贝格放置的一颗炸弹将希特勒炸伤,他的制服被炸得稀巴烂,头发烧焦并打了卷。事后,医生从他的腿中取出了200多块小碎木。

  1944年12月,伯格霍夫别墅内的气氛变得低沉起来,因为德国战胜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同时,希特勒的身体与意志也逐渐垮下去,除了包括我在内的少数几个人,他对周围大多数人开始怀疑起来,他曾对我说:“林格,当你坐在我身边时,我感觉比党卫军的头头们坐在我身边安全多了。”

  4.避和爱娃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

  1945年4月20日,希特勒过完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生日,这个生日过得相当沉闷,他甚至都没许愿。

  7天后,希特勒找到我说:“你离开我吧,去和你的家人团圆……”我打断了他的话:“尊敬的元首,顺利的时候我同您在一起,困难的时候我仍要和您在一起。”

  希特勒沉默了一会儿,算是同意我留下,然后他说:“我还有一件私事要你帮忙,你去弄些毯子来,另外还有足够烧掉两具尸体的汽油,我想和爱娃自杀。我们死后,你把我们的尸体用毯子卷起来,然后抬到花园里烧掉,我可不想死后让俄国人到处展览。”

 

  “遵命……尊敬的元首!”我结结巴巴地回答着,身体却颤抖起来,接着无言以对——我完全感受到希特勒的孤独。

  这里要说一下爱娃·布劳恩。在我担任贴身管家的日子里,爱娃和希特勒像普通夫妇那样生活在一起。伯格霍夫别墅有4个房间供他们使用:两间卧室、两间浴室,各房间之间有门相连。通常每天深夜,希特勒边喝茶边研究战情,爱娃则在一旁啜饮着发泡葡萄酒。

  爱娃像大多数妻子那样对“丈夫”希特勒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她曾说服希特勒放宽对丈夫从前线归来的妇女的食物配给制,不要关闭理发店等。

  虽然没有一个人会像爱娃那样接近希特勒,但他仍然避免在公众场合和她在一起,因为他认为自己的责任是“为德国人民献身”,如果与爱娃太过亲密,那么德国人民会失掉对他的“信仰”。

  5.平静交代身后事

  1945年4月29日,在告诉我自杀的计划两天后,为了“奖励”爱娃的忠诚,希特勒与爱娃结婚了,给了她名份。为了这一天,爱娃苦盼了10年,虽然此时的婚礼看上去更有点儿葬礼的味道,但当被称为“希特勒夫人”时,爱娃的脸上露出了光彩。然而,当她第二天醒来后,她将以希特勒妻子的身份度过第一天,同时也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婚礼当天晚上,希特勒和衣而卧。在1945年4月30日的午餐上,他讲了一番关于未来的独白,然后和爱娃向大家道别。

  1945年4月30日下午3点15分,我问希特勒有什么吩咐,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向他请示命令。希特勒说:“林格,我现在准备开枪自杀,你记得我要你做的事情。”语气相当平静,就像派我去花园里取东西似的。我向他敬礼,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朝我走了三四步,然后举起右臂,最后一次行了“嗨!希特勒!”的纳粹敬礼,接着进了卧室。

  我把他卧室的门关上后,掉头朝别墅的出口走去。在苏军隆隆的炮火声中,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希特勒的一生结束了,我的人生也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