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怡情山水到园居理政:事必躬亲的“无逸”君王-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从怡情山水到园居理政:事必躬亲的“无逸”君王

于 2010/10/19 8:09:07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2010年10月18日 19:24 :
 

点击进入下一页

《文史参考》2010年10月上 封面

本文摘自《文史参考》2010年10月上 编撰:佳音

摆脱了深宫大内的封闭、夏季的燥热和网格状建筑的单调,从天上到人间,从现实到想象,清帝们用大理石、汉白玉、青铜和瓷器,为自己和后世子孙们建造了一个无法复制的梦幻家园。从康熙“园居理政”开始,几代清帝尽情营造享用着这个旷世的梦境。这座皇家御园不仅是帝王们休闲玩乐的胜地,更成为清王朝统治的中心,烙印了帝国两百多年的兴衰史。

康熙仿江南园林所造的畅春园位于北京的西北方向,距离皇宫20多公里,几百年前,这片开阔地带泉水遍地,称为海淀。畅春园建成之后,康熙大部分时间驻跸于此,只有在举行重大仪式时,才会回到紫禁城。畅春园的修建不仅让皇帝找到了一处“避喧听政”的好地方,也开创了西郊皇家园林的新天地。

康熙大寿“千叟宴”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三月,玄烨迎来了他60岁生日(又称万寿节)。康熙帝自己曾说:自秦汉以降,称帝者一百九十有三,“享祚绵长,无如朕之久者”。全国都沉浸在庆贺的气氛当中,在北京,庆祝活动搭置的彩棚,从西直门一直延伸到畅春园,长达20里。

康熙帝还布告天下老者,年65岁以上者,官民不论,均可按时赶到京城参加畅春园的聚宴。户部等衙门奏请给70岁以上老者赏布二匹;80岁者四匹,90岁者六匹,康熙看后朱批“伊等远来,绢布等物如何称朕之意”,改65岁以上者赏银一两,70岁以上者六两,80岁以上者八两,90岁以上者十两。

宴席当天,前来赴宴的老人达到2000余人。诸皇子率皇孙及宗室子弟50余人,亲执爵觞为老人倒茶。在众人的翘首仰盼中,康熙终于露面了,他命侍从搀扶90岁以上老人至御座赐酒,亲表自己的敬老之意。这次宴飨,尚无“千叟宴”之名,称之为“老人宴”。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69岁的康熙又一次在畅春园举办老人宴,这次的隆重程度更为惊人,参与人数达到7000人之多,为了纪念这一盛会,康熙皇帝还即兴赋诗,并命大臣们也“赋诗记事”,名曰:“千叟宴诗”,千叟宴由此而来。

畅春园内的一派祥和无法掩盖皇帝年迈的事实,宫廷内部的皇子夺位之争日趋激烈。

祖孙三代皇帝首次相聚牡丹台

在畅春园的西北有一座以水景为主的小园林,康熙御赐名圆明园。这个占地1000亩的园林属皇四子胤禛,貌似与世无争自称“天下第一闲人”的四阿哥在康熙的35个儿子中显得与众不同。他从来没有表现出对皇位的特别渴望,也似乎没有参与任何与竞争储位有关的阴谋。

胤禛擅长草书,精研佛法,在别的皇子为皇位打破头的时候,他却给自己起了个“破尘居士”的法号,在书斋中修身养性,经常在闲暇时与僧侣道士谈经论道。他也是没有办法,康熙早年对他有成见,曾公开批评他遇事急躁,“喜怒不定”,为此,胤禛恼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康熙废掉太子胤礽(réng),别人都对废太子落井下石之时,胤禛上书为胤礽说情,而且在康熙分封皇子时表现大度、谦让,康熙才真正开始赏识他。康熙六十一年的春天,圆明园中数百本牡丹开得正艳,时封雍亲王的胤禛提出请父皇来家中赏牡丹,老皇帝欣然应允,在此之前,他已四次游幸过四儿子的圆明园。

在这里,康熙帝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孙子,12岁的弘历。康熙有50多个孙子,有些连面都没有见过,历史学家认为,弘历能见到爷爷是父亲胤禛一手安排的。祖孙二人的这次会面究竟说了些什么,弘历又在皇祖面前展示了什么非凡的天赋,现在都不得而知。而史料上唯一确定的是,康熙对弘历的聪慧赞赏有加,后来还曾当面夸奖弘历的母亲能生这么好的儿子,是“有福之人”。

这次会面之后,康熙破例将弘历接到自己的身边养育,先是跟随自己住在畅春园,后来又带去了避暑山庄木兰秋狝(xiǎn),前后有半年时间。这一年的冬天,康熙在畅春园中悄然死去,在遗诏中宣布:“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成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

 

胤禛的继位在北京城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传言说,是胤禛毒死了自己的父亲,还有人说他篡改了传位遗诏,但是更多的人相信,康熙是因为喜欢孙子弘历而把皇位传给了他的父亲。祖孙三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相会的圆明园成为日后闻名于世的皇家园林,而父子二人赏花的牡丹台就是后来圆明园四十景中的“镂月开云”一景。

不眠不休的“工作狂”

公元1723年,雍正继位,圆明园自然成了皇帝的重要离宫。44岁的雍正对祖孙三代牡丹丛中那次聚会,一直念念不忘,继位伊始就开始大规模扩建圆明园。从1723年到1725年,圆明园的建筑工程持续了整整3年。扩建后圆明园拥有近200座宫殿,面积达到了3000亩。

雍正登基后按照皇家礼仪,在宫内为先皇康熙守孝27个月之后,便在雍正三年(1725年)八月二十七日第一次以皇帝的身份入驻圆明园。当天他就向亲王大臣传谕:“在圆明园与宫中无异,应办之事照常办理。”

最初,大臣们以为皇帝驻圆明园就是为了游乐,并不敢向皇帝奏事,在他们眼里这么一个风景如画的园林怎么也不像个办公议政的地方。雍正帝不得不一再重申自己勤于理政的态度,并要求官员们也丝毫不能懈怠。为此,他专门书写了一副对联,悬挂在正大光明殿:心天之心而宵衣旰食;乐民之乐以和性怡情,还在御案背后书写了“无逸”二字。

当年九月、十月,十一月和十二月,雍正帝又4次来到圆明园居住,短则9天长则32天,直到阴历十二月二十一日大年根儿,雍正帝才迁回大内。细算一下,在这一年的下半年中,雍正有82天是在圆明园中度过的,占了一半。

这时起,圆明园成为继紫禁城之后,清王朝在北京的第二个政治活动中心。皇帝在圆明园中度过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成为一种惯例。雍正从即位到病逝于圆明园的11年间,累计在圆明园居住47次2314天,平均每年210天。他通常是元宵节前就从紫禁城搬到圆明园中来,入冬后,再由园子搬回紫禁城,每年都进行两次这样浩浩荡荡的大搬家。

这样浩大的搬家工程,对于道路的要求必然很高。雍正命人在圆明园和紫禁城之间修建了一条石板路。这条石板路从紫禁城开始,经过西直门,过高粱桥,沿长河水系转向西北通往海淀镇,最后直达圆明园大门。

一般来说,大臣们若想及时在早朝前到达圆明园,必须要在半夜从城里出发,这种日常的往返对于上了年纪的大臣来说可是一件苦差事,其辛苦程度不亚于现在每天舟车劳顿的上班族。这条优质公路长约9.7公里,不仅使皇帝搬家的队伍行进更为轻松,更为常常往返于二者之间的大臣和圆明园的工人等提供了方便。后来,为了避免舟车劳顿,许多官员开始在圆明园周围购置住宅,海淀镇就这样逐渐成型了。

经过多年的扩建,圆明园中遍地是奇花异草,移植而来的南方秀美风景也让人目不暇接。然而在如此安逸幽静的地方,勤勉的雍正念念不忘的仍然是帝国的大小政事。

在圆明园中最显赫的建筑就是位于园中心位置的“正大光明殿”,从雍正、乾隆、嘉庆、道光一直到咸丰,五代帝王都在这里处理政务、举行大典,它的政治功能相当于紫禁城最大的建筑“太和殿”。史料记载,“正大光明殿”外部建筑朴实无华,殿内的装饰陈设却非常奢华。

每一个早晨,雍正都会准时来到这里,处理国家事物。雍正帝每天的“常朝”在勤政殿举行,朝后的单独引见也多在勤政亲贤及引见楼,就是后来的山高水长。正大光明殿的功能是举行重大朝会例如三大节、接见外藩使节、殿试时皇帝才在此升座。雍正帝自己身兼国家元首和行政首脑重要职务,政务非常繁忙,白天同大臣开会,晚上批阅奏折,甚至吃饭和休息时也是“孜孜以勤慎自勉”,不敢贪图轻松安逸。年年如此,寒暑无间。

发挥到极致的密折制度

康熙帝喜爱出行,木兰围猎。雍正帝却没有这份闲情逸志,他继位后,下诏罢免鹰犬之贡,宫中的畜养珍禽全令放出,一个不留。史料中记载,在统治帝国的13年当中,雍正的大部分时间是在紫禁城和圆明园中度过的,很少出京巡游,而如何做到在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这就要靠一项特殊的君臣交流方式--密折制度。

雍正年间,封疆大吏在上任前,皇帝会把他叫到跟前亲自训勉,并交给他一个密匣,上有两道锁,而钥匙则只有皇帝和拿匣子的大臣才有。大臣会不定期地将一些重要情况写成折子,不走正常的渠道,而是用这个匣子直接送给皇帝亲拆御览,皇帝有什么指示意见,随手用朱笔批于折后,然后再密封发还给原奏人,所有内容除君臣二人外界不得而知。

雍正和别的君主相比,有着非同寻常的资质:一是精力过人,除了处理一般政务一天还要批十几封奏折,这种其他君主也许视为畏途的事,雍正做起来却有滋有味,至今仍存的满、汉文奏折达41600余件;二是多疑忌苛,这类实质为“小报告”的密折正是雍正防范臣下欺蒙的利器。

雍正对密折所作的朱批,有时洋洋洒洒一本正经,有时嬉笑怒骂全无避忌,甚至常常不避村俗俚语。朱批内容极其广泛,上至军国要务,下至身边琐事,无所不包。例如,他在朱批中告诫臣子要节省纸张,“一折一封”岂不浪费,“便三四折一封何妨”,也有十分口语化的语言“该!该!该!该!不要饶了他们??”、甚至直言“朕大笑惊讶览之,朕笑的了不得??”等等不一而足。

 

书写这些朱批占用了雍正在圆明园的大部分时间。史书记载,雍正只在自己的生日那天才会休息,13年来,他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4个小时,在数万件奏折上写下的批语多达1000多万字。在中国封建皇帝中像雍正这样勤奋的十分罕见。

雍正皇帝把康熙朝就已经存在的密折奏报制度调控得更为完善和严密,康熙一朝,具折奏事的官员有100多人,雍正朝则增加到了1200多人。通过这样的密折制度,雍正足不出户便通晓天下事。

雍正初年的一天,有一个官员买了一顶新帽子,第二天上朝“免冠谢恩”,雍正皇帝跟他半开玩笑地说,不要把你的新帽子搞脏了。状元出身的王云锦有一天跟亲朋好友玩“叶子戏”,叶子突然丢了一片。第二天上朝,雍正皇帝问他昨晚上怎么打发的,王云锦如实回答。雍正皇帝笑道:“不欺暗室,真状元郎。”然后从袖子里拿出王云锦昨晚上丢失的那片“叶子”,对他说,“拿回去把那一局接着玩儿完吧。”王云锦惊得目瞪口呆。

正大光明殿东侧有五间叫做“洞明堂”的大殿,每年秋末霜降后处决犯人时,皇帝都会在这里逐一核准“勾到”,对犯人的命运做最后的裁定。皇帝“勾到”之处,紫禁城内懋勤殿,避暑山庄是依清旷,香山是正直和平殿,圆明园则是洞明堂。清史稿中记载了这样的一次“勾到”,雍正十一年(1733年),皇帝御驾至洞明堂,一边阅读黄册一边听相关官员宣读人犯案情,雍正听罢,如果表示“情有可原”,该犯便免于笔勾,若“法无可贷”便令大学士笔勾该犯姓名,判以立决。勾到这天,所有人犯都要被绑缚刑场,听候皇帝的处置。雍正勾点完毕,刑部立刻派人飞马传旨,被点到名字的犯人就会被人在脸上用笔书“斤”或“交”字,意为斩首或是绞刑。免于死刑的人就会被送回大牢,民间称之为“陪绑”。

书画中的文人气质

繁忙政务之余,作为放松自己的方式,雍正热衷于为自己绘制肖像,在十二月行乐图中,就有一节表现画师在为他画像的内容。紫禁城中有一处皇家画院,名曰“如意馆”,而在圆明园的洞天深处也有一座“如意馆”。作为圆明园中的一个常设机构,这里集中了帝国最优秀的一批画家,他们是整个圆明园的设计师,也是皇家的御用画师。

在宫廷画师们为雍正帝留下的御容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自信坦然,还带着一些幽默感的君主。他的肖像和行乐图,总是变换出各种面貌,如同一场花样迭出的“模仿秀”,如吟诗的李白、偷桃的东方朔、乘槎升仙的老者、身批袈裟的僧人,甚至还有着西洋服饰,带假发的猎手。他像一个顽皮嬉戏的孩童,穿戴奇装异服,装扮各色人等。这个东方超级大国的最高统治者,似乎极力想体验各种各样平凡的人生。

在这些画像中,雍正也常常身穿汉族文人的传统服装。在仙境般的圆明园,雍正将自己想象成那些超凡脱俗的文人,寄情于山水。或许,文人们追求的自由和淡泊是权力包裹中的雍正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渴望。大清的祖先是游牧民族,但是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是汉人。为了驾驭庞大的帝国,皇帝必须掌握汉文化的精髓,而文人就是汉文化的象征。

自秦始皇以来,中国曾经出过数百个帝王,但就文化素养而言,这些个发祥于白山黑水之间的满族统治者却是其中的佼佼者。皇家的文化素养来自于严格的教育。皇帝在圆明园期间,皇子们也跟着一起到园子里的“上书房”来学习。圆明园的上书房,在前朝区东侧福园门内的洞天深处,与如意馆一墙之隔。

圆明园的鼎盛时期,皇子和公主都随园居住,包括婴儿也要在园子里“育喜”。清代康熙以前的规制,一旦皇子成婚,就要分府居住,封爵以后还要另赐花园。雍正以后,圆明园规模日渐扩大,皇子年龄稍大时便在园内赐给居所。

雍正年间,弘历先后赐居桃花坞和莲花馆;乾隆时,十五阿哥颙琰5岁时被赐居天然图画的五福堂??直到老皇帝去世,新皇帝登基,这些皇子就要“出宫分府”。道光皇帝曾经把熙春园和近春园分别赐给他的三弟惇亲王绵恺和四弟瑞亲王绵忻,这两个园子在现今清华大学校区内;咸丰时期,咸丰皇帝曾经把朗润园赐给六弟恭亲王奕䜣,蔚秀园赐给七弟奕譞,这两个园子在现今北大校区内,可惜风物已大为不同。清代的亲王昔日为皇子时,都要在圆明园中上学、习武,丝毫不得马虎。

 

近视眼皇帝的生活乐趣

雍正在位期间,虽然没有像康熙那样巡游南北,但狭小的生活范围并不影响他以自己的方式体验生活乐趣。

史料记载,雍正帝在园中,喜欢雕虫玩物、西洋奇巧,不仅懂得欣赏,还对制作颇有见解,交由下属办的差事总有自己非常具体的要求。一次他给内务府的上谕中,详细说明所需香袋的制作式样:“着照现在挂的香袋式样,用象牙雕刻透花做一对。象牙墙像火镰包的掐簧,两面盖,透地糊纱,或盛鲜花,或盛香,皆用得。香袋边不必做挑出去的丝子挂络,底下要钟形,上边要宝盖形,中间或连环、方胜俱可。钦此。”不仅下令制作,还把款式和花色描述得如此详细,足见雍正自有一套时尚品味。

雍正皇帝年轻时视力就不好,常年批阅奏折又加重了近视,他很早就开始配戴眼镜,眼镜全由内务府造办处制作,造办处档案详细记录了雍正关于制作眼镜的不少旨意,如“将水晶、茶晶、墨晶、玻璃眼镜,每样多做几副,俱要上好的”,“照朕用的眼镜,再做10副”。据不完全统计,造办处为雍正帝专门制作的各式眼镜有35副。雍正帝把这些眼镜随处安放,每到一地,随手可取。因眼镜有如此好处,雍正也将眼镜作为赏赐之物,甚至用于劳动保护,指示造办处专门制作玻璃平光眼罩给建造房屋的泼灰工匠用于保护眼睛。

雍正帝还屡次谕示制作狗衣、狗笼、狗窝、狗套头等。他亲自规定样式,做成后又多次修整。他很喜爱西洋器玩意,如通天气表(温度计)、千里眼(望远镜),常常令内务府造办处仿制。

雍正在圆明园中不仅自己玩,也忘不了与他人同乐。在圆明园的后湖与福海之间,有一个景区叫同乐园,顾名思义就是皇帝与大臣后妃们一同娱乐联欢的地方。

同乐园内有著名的三层大戏楼--清音阁。这个戏台顶层设有滑车,开戏时列仙诸神从上层降下,鬼怪妖精从下层钻出,刹那间神鬼齐聚,好不热闹。逢年过节,同乐园总要连唱十几天的大戏,后妃和王公大臣都要陪皇帝看戏。

坐落于圆明园本园东北角的西峰秀色是专为欣赏落日修建的,也是雍正最钟爱的去处之一,据史料记载,雍正每年七夕这一天都会邀请后妃们流连此处,宴饮作乐,过一过中国式的“情人节”。

湖中泛舟是雍正帝十分喜爱的一项休闲活动,他常常在大臣和后妃们的陪同下,在园中的最大湖泊--福海中泛舟,皇帝泛舟的景象十分壮观,常常是一个大型船队,这些泛着金光的皇家船只,有的专门用来欣赏风景,有的用来垂钓,有的用来表演作战对打,以供湖上泛舟的皇帝观赏。每到农历的端午节,湖上的龙舟表演更是热闹非凡,和民间的景象并无二致。

雍正在圆明园北端还开辟了一大块田地,称之为“多稼如云”,他常常来这片庄稼地视察如何犁地、播种和收割农作物。不久他又添加了蚕桑农场,那些在园中工作的男男女女们就被编成桑户,生产出的蚕丝品又用来供应万寿山下的织染局,形成一条生产线。与其说雍正是为了玩乐,倒不如说是在用一种不同的方法,表达对其子民的关切。

“圆明居士”命丧仙丹

雍正帝十分崇佛,他在圆明园和紫禁城多次举行法会,召集全国有学识的僧人参加,研究禅宗理论,并亲自说法。他还招收了包括儿子弘历在内的十四位门徒,并赐弘历为“长春居士”,而他自己,则自号为“圆明居士”。

吃斋崇佛没有延长他的生命,公元1735年,58岁的雍正猝死在圆明园,没有人确切地知道死因。关于雍正之死,史书记载非常简单,只是说,前一天,雍正在圆明园行宫病重,第二日下午病危,急召大臣,当晚即死了。据雍正的心腹大臣张廷玉的私人记录,当时雍正七窍流血,令他“惊骇欲绝”。

两百年后,专家们从公开的清宫档案中发现了雍正在圆明园中炼丹的大量细节,雍正一直对道家药石感兴趣,并在宫中和圆明园蓄养多名道士,帮他炼制丹药。他不但自己长期服用丹药,还时常赏赐给他所宠信的大臣。据史料记载,在他死前十二天,送往圆明园炼制丹药用的黑铅就达三百斤之多。人们开始相信,雍正死于丹药中毒。(参考资料:《日落圆明园》,范伟、金铁木著;《雍正帝及其密折制度研究》,杨启樵著;《追寻失落的圆明园》,汪荣祖著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