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寻找纳粹德国的黄金宝藏-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揭秘:寻找纳粹德国的黄金宝藏

于 2010/12/31 16:36:04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新华网2010年12月31日 09:53:16 来源人民网
 
 
 
 
 
 

    本书摘自《 被遗忘的较量》,阎京生、刘怡著 ,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

    纳粹黄金,就像一道划过天空的闪电,带给人不寒而栗的恐惧感

    第二次世界大战引起了许多争论和困惑,甚至在战后50多年,这些争论仍在继续。纳粹黄金便是其中之一。它的涉及面极广,大致上可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存于梵蒂冈、瑞士、南美的银行,甚至英格兰银行和美国联邦储备局;第二部分在战争期间被藏匿,用于纳粹的战后复兴;第三部分被逃脱制裁的纳粹高级将领据为己有;第四部分则被战胜国占有。目前对这些财富的数目存在很大分歧,并引起了很多争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大部分财富的价值直至今天依然难以准确估算。此外,还有很多纳粹财富可能已被用于其战后复兴。

    在第三帝国还未彻底崩溃之前,纳粹党上层官员就制订了周密的复兴计划。纳粹早有计划,把在战争中掠夺的财富运往其他国家隐藏起来。与此同时,盟国也在尽力寻回这些财富,然而他们直到1945年4月初才意识到这项任务的规模之大,形势之复杂。

    1945年3月22日晚,乔治•巴顿的第三集团军渡过了莱茵河,到4月4日中午已经占领了图林根地区的默克斯村。当天下午,盟军反谍报部门的一个特遣队盘问了附近地区的一些难民。他们从难民口中得知,在温德斯塔尔矿业公司的某座钾盐矿附近,有过不寻常的“活动”。盟军司令部在得到消息后,下令对该地区施行宵禁。

    4月4日傍晚,一辆美军巡逻吉普车在默克斯村看到两名妇女违反宵禁令在街头行走,于是停下来对其进行盘问。她们自称是法国难民,其中一人即将分娩,要到邻近的基瑟尔巴赫村去找接生婆。美国士兵把该妇女带上吉普车,并送到了基瑟尔巴赫村。次日清晨,在送这两名妇女回家的路上,当吉普车路过凯瑟罗达矿井的井口时,美军士兵问这是一座什么矿。令他们大为惊讶的是,其中一名妇女指着那里说:“那就是藏金子的矿井。”

    当地美军指挥官拉塞尔中校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前往默克斯。经过询问难民,他确定了消息的真实性。此外,拉塞尔还得知,德国国家博物馆馆长保罗•赖夫博士(他还兼任柏林国家美术馆的助理馆长)正在那里看护一些藏在矿井中的名画。拉塞尔接着盘问了矿上的大小官员,以及德国国家银行外汇部首席出纳员维尔纳•维克。维克向美军交代说,从1942年8月26日起,德国国家银行就把其黄金储备以及党卫军存在该银行账户上的掠夺财物(包括黄金、外汇和艺术品)藏到默克斯的矿井中。藏匿活动一直持续到1945年1月27日,一共运来76批次财物。此外在1945年3月16日、20日和21日,德国东部地区的14家博物馆和美术馆也将其藏品运到了那里。德国人曾想将默克斯宝藏转移到别处,但还没来得及筹集车辆,美军先头部队就已经到达了该地。

    为了加强对矿井的保卫工作,拉塞尔下令在其周围拉起了军用电网。他起初命令第712坦克营前往默克斯,保卫矿井入口,但到晚上又发现了其他5个入口,一个营显然不足以担任警戒任务。于是赫伯特•厄内斯特少将命令,第773反坦克营和第357步兵团前往默克斯增援。拉塞尔还将这个矿的情况通知了美军第12军的指挥官。

    7日清晨,这个矿井的所有入口均被发现,并派兵守卫。上午10点钟,拉塞尔和另两位美军军官,以及赖夫博士和矿上的官员从主坑道进入矿井。在离地面2200英尺的主隧道内,他们发现了堆放在墙边的550个大麻袋,里面全是德国马克钞票。再往里走是一堵三英尺厚的砖墙,中心是一扇厚重的钢制保险门,后面可能藏有一座地窖。此时巴顿的部队正闪电般地进入德国,急需人手执行战斗和占领任务。当他得知矿内只发现大量德国马克纸币而没有黄金的消息后,立即下令357步兵团撤离该矿,只留下第1营驻守。

    18日清晨,拉塞尔、一名部队公关人员、摄影师、记者和第282战斗工兵营的工程师再次进入该矿,来到地窖前。现代化的钢门很难撬开,但是,保险门周围的砖墙很容易就用半根黄色炸药炸开了。

    美国人发现他们进入了天方夜谭般的宝库。里面的景象难以用语言形容: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有照明的、宽23米、长45米的密室。里面有超过7000个作了标记的袋子,高度齐膝,足足码了20排,每排间距大约是1米。房间另一边有成捆的现钞,每捆的标签上都印有“梅尔默”的字样。这些箱子明显属于纳粹党卫军的化名账户。这是关于纳粹在欧洲所掠夺财富范围和复杂的首条线索。

    他们打开袋子,将这些财物列入清单:8198块金锭,55箱金砖(每箱2条,每条重10公斤),数百袋黄金器皿和制品,超过1300袋的金马克、金法郎和金镑,711袋20美元金币,来自15个其他国家的数百袋金银币,数百袋外汇钞票,9袋珍稀的古代金币,2380袋和1300箱的德国马克现金,面值达27.6亿,20块各重200公斤的银锭,40袋银条,63箱另55袋银盘子,1袋白金(内有6块白金锭),还有从不同国家掠夺的110袋钻石和珠宝。在其他的隧道里还发现了大量来自欧洲各国博物馆以及从私人那里抢来的珍贵艺术品:油画、版画、铅笔画、雕刻、古董钟表、集邮册。这些宝藏还揭露了纳粹的残忍性,在金制品中,包括数袋从灭绝营的囚犯口中拔掉的金牙。

    巴顿注意到其中的外国货币和艺术品,迅速认识到这笔巨大的财富背后的政治性。他立即请求,将该笔财富交由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接管。艾森豪威尔任命伯恩斯坦上校为G5/SHAEF(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第5军管区,相当于今天德国中南部)的财政副主管。4月15日,在战斗机的护卫下,这些财宝由数百辆卡车运往法兰克福的德国国家银行。8月中旬,盟国对其进行了称量和估价。其中的黄金价值262213000美元、白银270469美元。另外还有一袋白金和8袋稀有金币没有进行估价。

    1946年年初,默克斯宝藏中的货币黄金(金砖、金条和金币)被移交给盟国战争赔款委员会,最后交给美英法三国黄金归还委员会。他们负责将这些黄金尽快交还给受害国的中央银行。

    在欧洲找到的其他纳粹宝藏都无法与默克斯宝藏匹敌。另一笔规模近似的宝藏是克罗地亚乌斯塔沙政权掠夺的黄金,但这批黄金最终并没有被找到。有迹象表明,它们极有可能被梵蒂冈和中央情报局秘密运出了欧洲。这份宝藏究竟有多少留在梵蒂冈,仍然是个不解之谜。在奥地利的阿尔卑斯山地区,还发现了几处规模较小的纳粹藏宝。纳粹曾经在这里设立了坚固的“人民堡垒”,试图进行最后的抵抗。

    人们对于默克斯宝藏的具体价值并不存在分歧。争论在于这些宝藏的来源,以及后来是如何处理的。另一个谜团是这份宝藏在纳粹掠夺的巨大财富中占多大比重。

    如果想对纳粹所掠夺的财富价值做一个估测,可以用“二战”时纳粹贸易伙伴国的黄金储量作为参考。在战争期间,一些国家在中立国的保护伞下与纳粹继续进行贸易往来。下面的表格列出了这几个主要贸易国黄金储量的变化(单位为百万美元)。

    国家 1939年储量 1943年储量 增长

    西班牙 42 104 62

    瑞典 160 456 294

    土耳其 88 221 234

    葡萄牙 79.5 447.1(1945) 367.6

    瑞士 503 1040 537

    当然,这些国家黄金储量的增长并非只与纳粹有关,因为盟国也曾与这些中立国进行贸易。

    中立国从纳粹方面接受好处的另一个证据来自瑞士各银行向瑞士财政部申报的总账。它从1941年的3.32亿美元猛增至1945年的8.46亿美元。其中至少有5亿美元来自纳粹德国。这个数字与克林顿时期美国国会的调查报告相吻合。该报告指出,“二战”期间瑞士曾经接收了价值4.4亿美元的纳粹黄金,其中3.16亿是纳粹从别国掠夺的。另外还有价值100万美元的黄金从德国国家银行转到了两家商业银行——德累斯顿银行和德意志银行。这批黄金随后被卖到土耳其以换取外汇。报告还指出,另有超过3亿美元的黄金通过瑞士的中转,分别流入了葡萄牙、西班牙、瑞典和土耳其。

    考虑到南美在战后是纳粹残余分子的主要避难所,这些国家尤其是阿根廷黄金储量的变化也很说明问题。阿根廷的黄金储量从1940年的313.83吨增长到1945年的1064吨,增加了6.35亿美元。同样,巴西的黄金储量从1940的45吨增长到1945年的314吨,价值为2.66亿美元。

    盟国方面,英国在开战后没有与纳粹德国进行过贸易,因此也没有纳粹黄金流入英国和英联邦。法国在投降后基本处于被掠夺的地位,可以忽略不计。美国参战前,其商人由于国会立法的原因也被禁止同德国进行贸易。唯一在“二战”爆发后与纳粹德国进行过大规模贸易的是苏联,但两国间的贸易主要以易货和记账的方式进行,也与纳粹黄金无关,因此本文不再对其进行深入讨论。

    从以上数字中可以得知部分纳粹黄金的最终下落。然而战争结束前已被运出德国,用于纳粹复兴计划的那部分黄金,至今下落不明,其价值也不为人知。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