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彩的罪孽:1947年枪杀中共地下武装负责人-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刘文彩的罪孽:1947年枪杀中共地下武装负责人

于 2013/8/3 13:02:04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2012年04月02日 11:38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凌河 :

 
2010年3月25日,刘氏家族盛况空前的“清明会”在大邑安仁刘氏公馆前举行。“四川第一家族”大聚会本来预计650人,最后来了上千人,有200刘姓人因为找不到位子,只好离去。刘氏后人分别来自北京、成都、雅安、安仁本地,相隔7代,最老的95岁,最小的不到1岁,刘文辉六兄弟中有五人的后代赴宴。发起刘氏家族首次团聚的刘文彩之孙刘小飞已两天没合眼,但看着多年天各一方的族人终于团聚,他十分欣慰:原本认为刘氏家族只有十五代,结果已有十七代。(来源:天府早报)
 
 
 
2010年3月25日,刘氏家族盛况空前的“清明会”在大邑安仁刘氏公馆前举行。“四川第一家族”大聚会本来预计650人,最后来了上千人,有200刘姓人因为找不到位子,只好离去。刘氏后人分别…[详细]

核心提示那么这支地主武装的“老板”是谁?亲自刑讯的又是谁?亲口下令“枪杀示众”的,更是什么人?原来就是刘文彩。

本文摘自《解放日报》2011年4月19日第2版 作者:凌河  原题为:不要“忘记”萧汝霖

萧汝霖是什么人?现在已近无人知晓——这位上世纪40年代中共川西南地下武装的负责人,于1947年9月25日在大邑龙门坎被地主武装抓获后,经残酷刑讯,枪杀而死,同时被杀的,还有共产党员徐达人。那么这支地主武装的“老板”是谁?亲自刑讯的又是谁?亲口下令“枪杀示众”的,更是什么人?原来就是刘文彩。

这是怎么回事?刘文彩,30年前已名闻天下,这几年更是尽人皆知。这不是一个“扶危济困的大善人”么?这不是一个“兴学建校的开明士绅”么?怎么会有这手血债呢——事实上,近年以来为刘文彩“揭秘”的人们,也是心知肚明“萧汝霖之死”以及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死在刘文彩这个“中将清乡司令”手里的不止十位共产党人的“旧事”的,可是偏不说,只“揭秘”他的“行善”与“开明”——直到深知川西南尤其是大邑历史的人明确提出萧案,“揭秘”者们才承认确有其事,但又说刘文彩当时的“下令枪杀”,是怕萧汝霖被捕后的口供,会泄露刘文彩“联共反蒋”的秘密,所以“杀他灭口”——这就是说,为了要“联共”,所以杀共产党,一个十分奇特的逻辑。

刘文彩这几年确实火爆,“恶霸地主”的名声也早已被颠覆,这自然与“收租院”有关——“收租院”不完全真实,有一些“假”,这可以相信——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为了要“形象”地展示一个道理,结果过于“典型化”,这可以反思,甚至也可以“揭秘”。但是“揭秘”仍然应当是全面的和真实的,如果为了“翻过来”,只讲他的“行善”,而有意隐去他的丑迹甚至两手血债,这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其实也是另一种“典型化”而已。

关于刘文彩的“行善”,比如建过学校等等,这也是可以相信的。人是“立体”的,地主据说也很“复杂”,也不是一生决无一件“善事”,例如放粮济困、开校建学这样的事,“地主”中看来不仅刘文彩一人做过。这是“立体”的一面,我们既不必看不见,也不能由此得出整个封建地主阶级是“善”的这样的结论。就拿刘文彩“揭秘”之后来说,在大邑的刘文彩家乡,就有一批年近九旬的当年佃户,出来诉说刘文彩的“大斗进小斗出”、灾年的“铁板租”、特制的“风谷机”以及因为交不出租谷而被“抓人夺佃”的往事,只是这些“揭秘”,因为与时下“揭秘”者的“倾向”不一致,似乎已“不合时宜”,所以竟致于没有什么人听到——我们看见的,似乎只是刘文彩的一片“拳拳善心”。

有一种观点,叫做“本质论”,意思是说不能因为刘文彩们济过几次困、建过一两所学校,就否认他们乃至整个地主阶级的剥削本质,更是说,不能因为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也有过一些“左”的东西,就否认整个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消灭封建制度的基础,这本来是民族资产阶级的任务,可是中国近现代的资产阶级那样软弱,于是共产党义不容辞地担起了领导农民的这个任务,从而为新生的共和国奠定了制度基础。这个“本质论”,我看并没有错——其实“本质论”谁都在“坚持”,比如有些“揭秘”者通过“揭秘”一个“收租院”进而“否定”对历史上封建地主阶级的否定,这种“微言大义”,难道不是另一种“本质论”么——如果我们连封建都不要反了,还谈什么今天的改革开放呢?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