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战争辽阳会战始末-史海钩沉-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日俄战争辽阳会战始末

于 2016/8/30 18:19:42 发表  史海钩沉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中华文史网2015-04-02《军事历史研究》 2004年第2 

作者:关捷 穆景元

摘 要:1904-1905,在中国土地上爆发的日俄战争,两个强盗分赃的非正义战争。辽阳会战是日俄陆战中的一次重大战役。日本大本营为攻占军事重镇辽阳进行了严密部署,周密准备。辽阳外围战之后,日军逼近俄军在辽阳城外的第一道防线。辽阳激战前,日俄双方频繁进行军事调遣与集结。辽阳会战开始后,日俄双方互有胜负,最后俄军撤出辽阳,使俄军盘踞的奉天失去了重要屏障。辽阳会战中,日胜、俄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原因是政治制度的不同。

 

爆发在20世纪初的日俄战争,是日本和俄国为了争夺中国东北和朝鲜的统治权而引起的。190426,日俄两国的秘密谈判破裂,断绝外交关系。28,日本撤回驻俄公使栗野慎一郎,并于当日午后4时许,日本舰队袭击自仁川返回旅顺的瓦尔格号高丽人号9日凌晨零时28,东彡平八郎又率日本联合舰队突袭在旅顺港之俄舰,日俄战争爆发。俄国自2月中旬开始,陆续从国内调兵,加强辽阳的防御。日本陆军第一军渡过鸭绿江,侵占了中国的安东(今丹东)县城;55,日本陆军第二军在辽东半岛南端盐大澳登陆,26日占领金州,从而切断了旅顺俄军与辽阳俄军的联系。辽阳会战是日俄陆战中的一次重大战役,从而揭开了俄国陆军在我国东北全面崩溃的序幕。

日本大本营攻占辽阳的部署

日本大本营为了使第二军迅速向辽东半岛北方进击,531日编成第三军。第三军承担攻占旅顺之责。615日日本第二军在得利寺挫败了俄军南下救援旅顺的企图以后,大本营认为日军北进的时机已经成熟。为了统一指挥侵入中国东北的各支日军,经明治天皇批准,决定成立满洲军总司令部”,任命大山岩为满洲军总司令官,儿玉源太郎为满洲军总参谋长,决定陆军第一军、第二军、第三军及独立第十师团隶属满洲军总司令官。630

,大本营又把第五师团、独立第十师团及后备步兵第十旅团,编成陆军第四军,隶属于满洲军总司令部。其任务是:驻扎在第一军和第二军中间,根据实际情况,策应第一军或第二军。

日本大本营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是海上运输问题,因为俄国的波罗的海舰队已经东航,如果这支舰队到达亚洲,日军的海上运输有可能中断,所以,急于把侵入东北的各军所需半年以上的军需品,尽快运到东北前线。但此时日军的海上运输经常受到俄国驻海参崴舰队的骚扰,曾击沉了近卫后备步兵第一联队长须知中佐搭乘的常陆丸”;铁道提理部和攻城炮兵司令部乘坐的佐渡丸”,也遭到俄舰炮击,因此,航运一度中断。此时日本联合舰队主力都集中在旅顺口,暂时还抽不出力量来对付这支俄国舰队。为此大本营要求大山岩迅速攻下旅顺,以获得黄海、渤海的制海权;并令第二军主力于630日左右到达盖平,用战斗力较强的部队攻占大石桥和营口,为在辽河河口扫海创造便利条件,用营口港运输粮秣及武器弹药。随之,第二军再进入海城附近。第一军要进入摩天岭,独立第十师团进入吉洞峪及以西地区,要求各军主力于715日到达辽阳附近

辽阳位于奉天(今沈阳)南方约50公里,是奉天的屏障。是中东铁路南段连接旅顺和奉天的枢纽,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日本满洲军总司令部成立后,开始加速对俄军的进攻。大山岩根据情报,获知析木、大石桥及海城一线的俄军有撤退的迹象,而在第一军面前的俄军却日益增加。大山岩判断俄军企图在辽阳附近集结兵力,日军独立第十师团和第二军前进到辽阳附近时,不会遇到大的抵抗。为了早日攻取辽阳,大山岩立即

命令第二军迅速占领大石桥。7月初,日军兵分三路向辽阳扑来,:黑木为桢的第一军迅速占领从北分水岭经摩天岭到八盘岭附近地区;野津道贯的第四军独立第十师团占领岫岩至析木城公路上之分水岭;奥保巩的第二军占领盖平,再向大石桥进发。辽阳大地的上空,已是战云密布。

辽阳外围战

俄军总司令库罗巴特金部署在辽阳周围地区的满洲集团军共辖155个步兵营,483门火炮,而日军仅有106个步兵营,414门火炮。说明俄军在兵力和武器装备各方面均占优势。7月初,俄军总司令部军事防御部署如下:将满洲集团军划分为南满集群和东满集群。南满集群辖东西伯利亚第一军、第四军的4.2万人(43个营),106门火炮,由第四军军长扎鲁巴耶夫将军指挥,部队部署在日第二军必经的大石桥阵地以南之右翼。令营口地区的3

个营及辽河支队掩护南满集群之右翼。而令棋盘山垭口的米辛科将军指挥的骑兵支队掩护其左翼。由扎苏利奇将军指挥的西伯利亚第二军的2.4万人(31个营),72门火炮,部署于日本独立第十师团必经的析木城地区。南满集群预备队的1.6万人,126门火炮,驻守海城

俄军东满集群与日第一军对峙。由克列尔将军指挥东满支队的2.6万人(32个营),100门火炮,部署在兰河对岸。由格尔舍利曼将军所率5.4万人,进驻辽阳、赛马集方向。连年卡姆普夫将军所部2,000,卡住辽阳至奉天的各要道。马德里托夫中校所部1.5万人,扎于江官东北。以上的东满集群直接隶属满洲集团军司令部,驻守通往辽阳的主要山岭阵地。与此同时,俄第十军及第十七军的先头部队也先后抵达辽阳地区。

辽阳战役前,由于俄国过高地估计了日军的力量,总是担心日军从南满集群的左翼迂回包围。库罗巴特金竟决定在日第二军进攻时,主动将南满集群从营口和大石桥撤至海城,为第十七军向辽阳集结赢得时间。库罗巴特金的这个计划遭到俄国远东海陆军总司令阿列克谢耶夫的反对。阿列克谢耶夫要求南满集群在通往旅顺的主要方向采取坚决果断的行动,在此之前,东满支队应取进攻态势,击退日第一军,以解除对俄国满洲集团军纵深的威胁

库罗巴特金不得不按阿列克谢耶夫的要求,从南满集群向东满集群调兵,在日第二军即将进攻大石桥的关键时刻,从驻守大石桥附近的预备队中抽出12个营约1万的兵力和96门火炮,去加强克列尔中将的东满支队。库罗巴特金命令克列尔灵活机动地见机转入进攻,收回日独立第十师团占据的分水岭阵地。克列尔决定在717日黎明用部分兵力进攻石门岭,用主力进攻摩天岭。可是日第一军的前哨部队于17日凌晨2时左右即开始与俄军接,驻守在摩天岭的日第二师团前卫与在石门岭的谷山支队立即进入防御线。晨6时左右,俄军以三倍的兵力向日军猛攻,经过激烈战斗,至上午10时许,进攻的俄军被日第一军击退。719,日第一军的前卫部队与第十二师团的主力相配合,在桥头附近又击败了俄军格尔舍利曼将军的部队,占领了桥头。

723日晨,奥保巩率第二军的4个师团,开始进攻大石桥附近的俄军。当时防守大石桥的俄军共有42.5个步兵营、54个骑兵连和122门火炮,分别防御铁路以东的平原和山区,以及前寨子、张官屯一线。右翼有科萨戈夫斯基的骑兵掩护;左翼有米辛科的骑兵部队,由扎鲁巴耶夫将军统一指挥。俄军兵力虽略少于日军,但他们能获得海城预备队和经铁道从北面调集的部队支援。

日第二军司令官奥保巩根据俄军在大石桥的兵力部署,决定以炮火支援步兵进攻俄国西伯利亚第四军防守的前寨子、张官屯。俄国西伯利亚第一军和第四军也发炮还击,激烈的炮战持续了15个小时,由于俄国炮兵首次采用隐蔽射击,为炮兵射击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新方法”,发射2.2万发炮弹,使日军的炮兵受到重大损失。后来,日军第五师团在夜间潜入高粱地,夜袭太平庄西方高地,将其占领” 11725日拂晓,扎鲁巴耶夫执行库罗巴特金命令放弃大石桥阵地,向海城撤退。库罗巴特金在谈到撤退的理由时说,是为保存兵力”,“以便决战” 12726,日军又占领了营口。

728,驻在熊岳城的日本满洲军总司令官大山岩,为了准备进攻辽阳,又命令第四军司令官从730日起,进攻析木城的俄军。停留在大石桥的日本第二军司令官奥保巩担心优势俄军对日本第一军或第四军进行袭击,向大山岩建议:第二军进攻海城,以策应第一军和第四军的行动。大山岩获取俄军放弃辽阳外围据点,向北方退却,企图在辽阳附近与日军进行大决战的情报。决定乘俄军尚未加强兵力,以现有的三个军在辽阳与俄军决战。大山岩认为日本兵力虽处于劣势,只要统帅巧妙运用,可以弥补兵力不足 13。于731日批准了奥保巩的建议,命令第二军攻占海城。日第四军进攻析木城之时,由于俄军三个独立部队的分散行动,未能阻止敌人的进攻,招致第二军后撤,该军乘朦胧夜色撤至海城。” 14 81日早晨,日第四军以伤亡83人的微小代价,占领了析木城1583日第二军未付出任何代价轻易地占领了海城。

辽阳外围战以俄军东满集群撤至亮甲山,南满集群撤至鞍山而告结束。俄国满洲集团军总司令部之所以采取撤退办法,力图避免积极行动,希望以最小的损失撤至辽阳,在辽阳与日本决战” 16。至此,辽阳以南的城镇和重要据点,皆落入日军之手。日军前锋部队已经逼近了俄军设于辽阳城南的第一道防线。

辽阳激战前日俄军事态势

库罗巴特金视辽阳为重要战略之地,俄军在辽阳及其外围构筑了大量的坚固工事,把辽阳城墙凿成隧道10,在城外修筑很多公路,纵横如织。沿公路又修建了大量碉堡群,每个碉堡设炮数门。在碉堡外面挖掘堑壕,1.8,1.2,壕内遍插木桩,或架设铁丝网,挖狼阱,埋地雷。在壕外,也架设铁丝网,设狼阱。在阵地背后,有甬道可通炮车。在太子河右岸土城丘上排列重炮,以掩护堡垒。这就是辽阳的城防工事 17

辽阳城防工事外围,俄军还构筑了三道防线:距城防工事3-4公里,右由首山堡至方家屯、孟家房、虎头崖;左经太子河至施官屯、黑英台、岩州城一线,为第三道防线;往南由沙河镇东连四方台、汤和沿、孙家寨,左至石咀子的小山脉,为第二道防线;再往南而右,由鞍山东连高峰寺,大甸子、弓长岭、八盘岭、寒坡岭至红沙岭,为第一道防线 18

俄国满洲集团军在库罗巴特金的指挥下,823日已在辽阳后卫阵地集结,重新编成东满集群,南满集群、集团军预备队和两翼守卫部队,224,600人。具体部署是:后卫阵地由比利杰尔林格将军指挥的东满集群驻守亮甲山、安平岭至太子河长达32公里的防御线上,驻辽阳地区的第十七军为东满集群的预备队。扎鲁巴耶夫将军指挥的南满集群于鞍山一线延伸15公里的地段展开,西伯利亚第四军为预备队。

库罗巴特金的防御计划是:光在后卫阵地,继而为前沿阵地,最后在核心阵地进行防御。以待秋季国内援兵的到来 19。可见,俄军采取的是消极防御作战计划,这就等于把战争的主动权让给了日军。

日本满洲军总司令官大山岩采取进攻战术,他指挥三个军,总计134,500,秣马厉兵,积极准备进攻辽阳。首先把满洲军总司令部移至海城。85,大山岩进攻辽阳作战计划形成:第一军的主力在太子河左岸,从辽阳东面进攻俄军;第四军从辽阳至海城铁路东侧地区进攻俄军;第二军(缺一个师团)从辽阳至海城铁路西侧地区进攻俄军;总预备队(一个师团)在总司令官的指导下,在辽阳至海城铁路附近的位置 20。这个计划立即通报给第一、二、 四军。

此时,日军后勤运输条件得以改善,第一军的后方,凤凰城以北开始修筑轻便铁路;在第二军的后方,截至812,大连至瓦房店的铁路已经修复完成,预计到831日至盖平段的铁路也将修复。日军存在的问题是弹药不足,如第四军的每门炮仅有200发炮弹,急需大本营提供足够的弹药。

日军的海上情况也逐渐好转。810,旅顺港内的俄国太平洋分舰队试图撤走,行至园岛南的海面,与日本联合舰队激战,受到重创之后,又返回旅顺港内。为了对付俄国波罗的海舰队的到来,满洲军总司令部要求大本营迅速供应大量军需品。日军在马山浦、大同江口、鸭绿江口、大连湾、营口等地修筑炮台所需要的军需品,预划在9月份能够全部登陆。满洲军总司令部计划:如果第三军攻克旅顺以后,至锦州附近登陆,从辽西北进,以便在辽阳会战后,在奉天、铁岭或在开原附近进行大会战之时,经常在俄军右侧背配合作战。然而,大本营否决了第三军在锦州登陆的计划,其理由是日本船舶运输力不足,以及在锦州登陆效果欠佳。

但是,俄军是否计划在辽阳或鞍山站附近一带决战,日军尚无准确情报。从8月上旬至中旬,大山岩接到第一军的报告说鞍山附近的俄军有一部分正向辽阳退却;可是锦州来的电报却说俄军没有向辽阳北退去,而好像有很多俄军向辽阳南方开去;巴黎拍来的电报又称:俄国政府有总退却和在辽阳附近决战两个方案,大概在辽阳决战的方案已经发出去了。大山岩综合以上情报后,决定在818日左右开始总攻击。但是,13日开始连降大雨,
处的交通屡次中断,大山岩只好命令总攻击延期 2122,天气好转,敌情却没有多大变化,于是,大山岩于22日午前1030分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此时大山岩又收到柏林转来的823日库罗巴特金给沙皇的电报,电报称:“我们对追击我军而来的敌人,预计不久就要决战,我们将欣然与敌接战。因而大山岩判断俄军将在辽阳附近与日军决战 22
辽阳会战与俄军之弃守

日第一军司令官黑木为桢接到大山岩85日关于进攻辽阳的作战计划;即在第二军、第四军进攻鞍山附近俄军的同时,第一军要进攻大安平至汤河沿一带地区,对弓长岭附近的俄军第一道防线进行夜袭。由于连日降雨,河水暴涨,使总攻延期,一直到13日拂晓,日第一军以4.6万人、120万火炮才开始进攻红沙岭至高峰寺西方高地,对俄军东满集群的西伯利亚第三军和第十军4.8万人,182门火炮的防御地段同时进攻。与此同时,日第二军和第

四军开始进攻鞍山附近的俄军南满集群。日第一军以优势兵力同时在8个地点向斯卢切夫斯基将军指挥的俄国第十军发起冲锋,尽管俄军顽强抵抗,其军长却不想实施反击,竟率领预备队撤至后方阵地。在日第二师团的压力下,俄国第十军的右翼开始撤退,16,“俄军被迫放弃安平岭一线,向汤河河谷撤退” 23。进攻俄国西伯利亚第三军的日第一军近卫师团,企图绕过俄第三军的左翼,却遭到俄军预备部队的侧击,使日军狼狈逃窜。为扭转战局,黑木为桢立即将预备队调来加强近卫师团,结果遭到俄军炮兵散弹的阻击,“受到重大伤
,被迫停止进攻。正当日军遭受挫折的情况下,由于库罗巴特金担心被日军包围,命令东满集群撤离前沿阵地。” 24

814,日第四军和第二军根据大山岩的命令,进攻鞍山车站附近的俄军南满集群。23,又接到总攻击辽阳的命令,为此先在鞍山车站一带与俄军决战。日军逼近部署在通往辽阳要冲的南满集群正面阵地,并企图向两翼迂回。俄军却没有充分利用第一道防线进行抵御,相反,库罗巴特金竟命令放弃鞍山车站阵地。这样,七岭子、鞍山站至腾鳌堡一带地区也被日军占领。俄军东满集群和南满集群踏着泥泞的道路向辽阳防线撤退。俄军向辽阳撤退,使日本各军间的距离缩短了,因而侧翼得以衔接。

       从前线撤退的俄军于828日抵达辽阳新的前沿阵地,立即构筑工事、挖掘战壕、设置障碍物和割除阵地前面中国农民种植的大片高粱。这个阵地距离辽阳约9公里,按地形自西而东可分为三段,:马伊屯、早饭屯、高丽村阵地。俄西伯利亚第一军驻守孤家子、首山堡、新立屯一线山岭延伸的马伊屯阵地;西伯利亚第三军防守从早饭屯至孟家房一线的早饭屯阵地;第十军防守高丽村至高城子一线陡峭的高丽村阵地,第十七军部署在太子河北岸,辽阳以东。其任务是防守侧翼、保卫辽阳城、预防日本第一军从东面迂回包围 25

辽阳会战第二阶段前夕,俄军汇聚兵力已达18万人,644门火炮,日军为13万人,484门火炮。 26双方兵力对比,俄军处于优势。然而俄军获得的情报是日军参战人员可达15.3万人,骑兵2900,火炮为568 27。俄军仍拥有优势兵力,为此,库罗巴特金踌躇满志,决定在前沿阵地给日军以歼灭性打击,然后用右翼兵力转入反攻。

828日晨530,大山岩向各军下达命令:第一军首先击败前面的俄军,随之将主力转移到太子河右岸进行准备;第四军开进樱桃园至早饭屯一线,做好进攻辽阳的准备,而且,要随时准备配合第一军的进攻;第二军开至沙河(西沙河)至鲁台子(在沙河西北约1公里)一线,准备进攻辽阳。其中一个师团作为总司令官的预备队 28。此计划就是:第一军的主力从太子河的右岸,第二军、第四军从南面,互相策应进攻辽阳。

830日拂晓,日军正式进攻辽阳战役打响。第一军率先以38个营,96门火炮向俄军前沿阵地发起进攻,首先向西伯利亚第三军的右翼冲锋,很快占领了早饭屯以南和西南的高地。 2910时许,日第四军和第二军对首山堡、北大山一线的俄西伯利亚第一军的正面阵地发起猛攻,俄军顽强抵抗,在高桥地区,俄军的一个营在机枪连的支援下,待日军被诱至距俄军阵地750米之时,突然开火,日军的前排全部倒下,10分钟后,进攻的日军被全歼 30。日军反复冲锋也未奏效。12时开始日军集中120门火炮猛烈炮击俄西伯利亚第三军的阵地。俄军亦将西伯利亚第三军和第十军的部分火炮约120门组织起来,统一指挥,与日军火炮对射,压制了日军炮火,致使日军步兵伤亡惨重。日军伤亡5100,俄军仅伤亡3100 31。直到30日深夜,俄国的三个军仍然固守着自己的阵地。其实此时战场上已经呈现俄军转入反攻的有利形势,库罗巴特金也下令要求各军军长在可能和有利的地段转入进攻。” 32鉴于命令是模棱两可的,三位军长没有转入进攻,坐失了战机。相反,日本满洲军总司令官大山岩

不顾部队的惨重伤亡,令部队继续进攻,定于31日凌晨,占领了俄军前沿阵地。日本第二军和第四军在390门大炮的掩护下,企图包抄俄军的右翼,组织多次冲锋,全被俄军击退。这时候,“日本第二军和第四军的司令官,由于部队的巨大伤亡和炮弹不足,已声明不能继续进攻。” 33

31日晨1,日本第一军第十二师团的前锋过汤河,没有遇到俄军的抵抗,在镰刀湾附近渡过太子河,包抄上岔沟俄军的右翼。当俄军司令部获悉这一情况后,库罗巴特金慌了手脚,立即改变原部署,决定放弃决战,令各军长撤至第二道防线,在主要方向缩短防线,在太子河右岸集中更大的兵力,以便击退日第一军的迂回包围” 34。由于库罗巴特金的指挥失误,俄军相继撤退,放弃了设堡阵地。91日晨,日本第四军和第二军尾追退却的俄军,一举占领了早饭屯、首山堡一带的俄军阵地。第四军又向辽阳南侧的堡垒一带地区开进。

 
91日至3,日、俄两军在辽阳核心阵地上展开激战。
俄军在辽阳市城防核心阵地上的兵力部署如下:库罗巴特金命令扎鲁巴耶夫将军指挥的西伯利亚第四军和第二军布防于从西到南的环城阵地上,死守市区,直到战至最后一个人。西伯利亚第一、三、十军作为预备队,集结在辽阳市城东、南两面,第十七军防守太子河北岸的施官屯、猎人岭阵地,与日第一军对峙。奥尔洛夫支队、萨姆松诺夫的骑兵掩护杨太矿区的满洲集团军的左翼。库罗巴特金决定对渡过太子河的日本第一军实行反击,为确保反击的顺利实施,命令辽阳支队扼守日本黑木为桢第一军和野津道贯第四军当面的阵地 35
其实,日第一军渡过太子河,颇具冒险性,因为在该地区俄军拥有三倍于日军的兵力。
当库罗巴特金集中兵力准备对日第一军反击时,黑木为桢在太子河右岸已经将军队集中,开始采取攻势。终于91,以重大伤亡的代价占领了五顶子山附近到馒头山一带地区。 36同一天,日第四、二军队辽阳南部堡垒实行强攻,由于俄军阵地坚固,没有成功。第二军的第四师团又攻击俄军的左翼,各师团迅速接近俄军,彻夜对峙。由于第四、二军对阵地上的俄军编制、堡垒位置和障碍物的情况茫然无知,只有依据枪炮声大体判断俄军的位置。尽管有进入太子河右岸的第一军的配合,仍毫无进展。当日军进攻接近俄军阵地前沿之时,受到俄军猛烈炮火的压制,屡次受到挫折而停顿”,已感到无术可施。” 37
91日夜,正当日军进退维谷、一筹莫展之时,俄军的士气却空前低落,前线的俄军将军们给库罗巴特金的战况报告中,也充满了悲观的论调。扎鲁巴耶夫的报告说,遭受日第一、四军两军夹击的扎苏利奇将军的部队现已深感弹药不足,并请求增派一个旅,加强预备队。什塔克利别尔格在报告中竟丧失信心地提出:“我的处境十分危险。由于在近5天的战斗中,好几个团伤亡严重,没有大力支援,我不但不能转入进攻,甚至无力迎战”,他甚至擅自决定在深夜将部队撤至李连沟待命。以上报告使库罗巴特金非常沮丧,再也无心恋战,“决定将部队撤向奉天及奉天以远地方,在那儿集结、补员,以便再战。” 3893日凌晨,库罗巴特金向全军下达了向奉天撤退的命令。
日军指挥部鉴于第一军的被动处境,以及严重的伤亡,决定于93日晨将第一军撤回太子河左翼,再另图良策。但是库罗巴特金的撤退命令却抢先一步,“在日军撤退前两个小时就已下达。” 39俄军的全线撤退后,日军各部队感到喜从天降,立即冲进俄军阵地,第五师团于94日凌晨1时许占领了辽阳城内。辽阳会战到此结束。
 
结  论

辽阳会战自19047月初,日本第一、二、四军分三路扑向辽阳至94日占领辽阳,整整两个月的时间。对俄军来说,是丧失了辽南一个重要军事基地;对日军而言,是打开了通往奉天的门户。

日军占领辽阳后,大山岩之所以未命令部队向奉天追击俄军,而是停止前进,进行整顿,主要是日军连日作战,人困马乏,损失很大,各军的人马、器材和弹药又很缺乏,实属无力追击。

此次辽阳会战,日军参战的总兵力约为134,500,被打死5,557,打伤17,976人。俄军参战兵力约为224,600,被俘84,被打死打伤约为20,000 40

辽阳会战,日俄两军胜败的原因比较复杂。俄国耶宿岑可在《东西双互之接近论》中指出:“战争上最有价值者,为各种心理上之力,及其组织方法也。” 41日军的大山岩、奥保巩、野津道贯在甲午战争时,在辽南与清军作过战,熟悉战场,又掌握大量军事情报;在会战前制定了较完善的作战计划,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后勤供给比较及时,火炮、机关枪、地雷、手榴弹比较充足,并开始采用夜间作战。库罗巴特金在总结时认为:日军官兵素质较高,军官受过高等教育,“在前方过着简朴而严格的生活”,“从总司令到士兵上下一致的特性是坚决勇敢,

知道为什么而战”,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日本明治维新以来实行的君主立宪制度。与日军取胜原因相对的是俄军的不足之处。俄军高级指挥官不熟悉辽南战地的地形地貌,对日军的官兵缺乏了解,由于骄傲轻敌,盲目自大,未能做好对日作战的准备”,虽然俄军数量、武器装备强,却火炮陈旧、口径杂乱,缺少机关枪和工程器材,在日军进攻时,采取先消极防御后决战的作战指导方针。有的军官甚至采取先撤退后报告的毫无纪律的办法。当战场上出现反攻的有利战机时,也不敢进行反攻。反而在日军进攻一再受挫、一筹莫展之时,库罗巴特金竟先行下令撤退,放弃阵地。当然俄军失败的根本原因是沙皇专制制度的腐朽。正如列宁所说,在日俄两个强盗分赃” 42的战争中,“不是俄国人民,而是专制制度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43辽阳会战是日俄战争的典型战例之一。俄军失去军事重镇辽阳城,使奉天失去了重要屏障。

注释:

《驻天津总领事伊集院致小村外务大臣电》(1904222),外务省编纂:《日本外交文书》第三十七、八卷,日露战争(614),诚文社1960年版,11页。

 13  22  28  36  37[]沼田多稼藏:《日露陆战新史》,东京兵书出版社昭和十五年(1940),71页、第93-94页、第100-102页、第108页、第110页、第111页。

 []军史委员会编:1904-1905年的俄日战争》第2,圣彼得堡出版社1910年版,350页、第353页。

[]格里姆:1904-1905年的俄日战争·陆军行动》,莫斯科1941年版,103-105页。

 《俄国陆海军史》第14,莫斯科1913年版,90页、第91页。

  12  14  16  19  30  39[]··罗斯图诺夫主编:1904-1905年俄日战争史》,莫斯科科学出版社1977年版,248页、第249页、第250页、第258页、第251页、第252页、第253页、第2256页、第259页、第260页、第262页、第267页。

11  20《大日本战史》第5,186页、第195页。
15另一说,称析木城战役中日军伤亡857,俄军伤亡1671人。见《俄国陆海军史》,95页。
17  18裴焕星、白永贞纂修:《辽阳县志》(铅印本)1928年。

21《大石桥海城方面之敌情谍报文件》,《驻天津总领事伊集院致小村外务大臣电》(190477),日本外务省编纂:《日本外交文书》第三十七、八卷,日露战争(739),诚文社1960年版,102页。

26  31[]列维茨基:1904-1905年的俄日战争》,莫斯科1938年版,88页、第130页。

27  32[]希洛夫:《辽阳战役》,载《军事信使》1940年第4,20页、第21页。

29《辽阳方面第一军战况》,《小村外务大臣致驻韩林公使》(190491)《日本外交文书》日露战争(808),147页。
33[]切尔明斯基:《俄日战争》,31页。

34[]军事委员会编:1904-1905年的俄日战争》第3卷第3部附录,圣彼得堡出版社1910年版,36页。

35  38[]军事委员会编:1904-1905年的俄日战争》第3卷第3,圣彼得堡出版社1910年版,185页、第246-247页。

40[]沼田多稼藏:《日露陆战新史》,112页。另据[]希洛夫:《辽阳战役》第26页所载:日军伤亡军官600人、士兵23,243,23,843;俄军伤亡军官541人、士兵16,493,17,034人。

41[]耶宿岑可:《东两双互之接近论》,转引自[]小寺谦吉:《大亚细亚主义论》,日本东京日清印刷株式会社1918年版,216页。

42《列宁全集》第23,283,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283页。

43《列宁全集》第8,34,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283页。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