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员工将沙场出土古剑上交国家 被公司免除股份-文史广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河北员工将沙场出土古剑上交国家 被公司免除股份

于 2008/1/16 23:08:06 发表  文史广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2008年01月16日 05:21:

   高兴  沙场里惊现战国青铜剑

     “2007年6月1日,这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昨日,河北省定州市叮咛店镇子远村村民王月辉告诉记者,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因为从这一天开始,他原本按部就班的生活就像他采沙的河道开   始转弯。

     2005年春节后,王月辉和14名村民每人出资6.5万元承包了“子远宏运沙场”。2007年6月1日,王月辉像往常一样在沙场值班。

      在小便时,王月辉发现沙坑中有一截“棍子”露在外面。怀着好奇心,王月辉用力一拽,没想到一把宝剑从干燥的沙里露了出来。“露在外面的是剑柄,长十几厘米。由于沙子干燥,我一用力就拔出来了。”

       这把宝剑长约50厘米,保存基本完好,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剑体呈现铜绿色。拿着这把宝剑,王月辉没有多想,便小跑着回到在沙场办公的屋子。“屋里有三四个人,其中也有沙场的股东,当时我不知道剑的来历,只想让大家都看看。”

      其他人围过来,你瞅瞅我看看,谁也不知道这是一把战国时期的青铜宝剑,只是觉得很新鲜。

     当时,王月辉提出宝剑由他保管,其他人也没有意见。“虽然不知道是个宝贝,但我心里也挺兴奋,拿回家家人看后就随手放在一旁。”

   
    犯难  宝剑该如何处理成难题

      可是,高兴的时间不长,王月辉一家就陷入了两难的选择,甚至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第二天,王月辉接到其他股东的电话。“来了一个收古董的,你把宝剑拿来让他看看吧。”当时,王月辉因有事外出,这事就不了了之,王月辉也没放在心上。可是,没过几天股东又要求王月辉把宝剑带回沙场,交给沙场处理。

     王月辉和妻子白丽琴开始嘀咕,这把宝剑值不值钱,该怎么处理?同样这样嘀咕的还有沙场的其他14名股东。

     沙场其他股东开始四处询问,从定州到石家庄,最后到北京。这把宝剑的价格也是一路攀升,从50万元到100万元。虽然这只是古董商估计的价格,但足以令人动心。

    这期间,王月辉也咨询了定州市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出土的文物必须交给国家,否则就是犯法。

    “如果我给了他们,他们就会卖掉,法律会追究我的责任。如果交给国家,他们已经放出风来免了我的股份。”王月辉说。沙场经营了两年,边盈利边投资,每个人的股份已经涨到了20余万。“这是我所有的积蓄,如果真的被免了,我就一分钱都没有了。”

    怎么做?这难住了王月辉夫妇。“那段时间,一提起这事晚上就睡不着。”白丽琴说。

    王月辉说,除了不好做出决定外,他还有些担惊受怕。“外面的人都说我有一把值100万的宝剑。那时,我真担心有人来抢宝剑。”

    一开始随手放在床边的宝剑,也一次次被转移,最后竟被王月辉再次埋进地里。“后来,他们说宝剑值100万,放到家里不放心。”

    “那几天有大雾,我就决定趁着大雾把宝剑藏到麦地里,为了更加保险我挖了一个1米深的大坑。”王月辉回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灌溉小麦,这样就不会留下痕迹。


  决定  把宝剑秘密上交给国家

    2007年12月27日,经过半年的权衡考量,王月辉下定决心秘密把宝剑交给定州市博物馆。“宁可丢了股份也不能违法,丢股份是没了钱,违法就是没了自由。”说这话时,王月辉语气很坚定。

     当天夜里,王月辉和父亲、妻子三人带着铁锹来到麦地里取宝剑,到现在王月辉还记得那天很冷。“晚上看不清,只能估摸埋宝剑的地方。冻土有二十厘米厚,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我们都快冻坏了。”

     第二天一早用报纸裹好宝剑,三个人就上路了。“我们带着锤子,防身用的,怕有人来抢。”2007年12月28日11时许,三人来到定州市博物馆,将宝剑交到馆长郝进庄手中,王月辉一家得到了烫金的荣誉证书:“捐出文物,保护文物有功(青铜剑一把),特此奖励”。

     王月辉说:“回家的路上,紧绷了近半年的神经终于放松了。”

     郝进庄介绍,他从1998年参加工作以来,这是定州发现的第一把战国时期的青铜宝剑。“具体的经济价值不好说,但可以肯定这把宝剑具有重大的考古价值。”

      郝进庄向记者描述了王月辉上交的宝剑。剑长49.9厘米,最宽处5厘米,分剑柄和剑身两部分。整把剑表面铜锈明显,但看上去刃部仍然比较锋利,在灯光照射下,熠熠闪光。

      经河北省文物保护中心专家初步鉴定,这是一把战国时期的青铜剑,造型精美,保存完好,具有很大的文物价值。

 
   变故  20多万元的股份被免

     交出宝剑的两三天后,一个坏消息让刚刚放松心情的王月辉再次陷入焦灼状态:股份被免了。“20多万元啊,那是我这些年所有的积蓄,被他们分了,现在我一无所有。”

     “刚知道股份被免的那几天,我天天吃不下饭。妻子、母亲更是想不通,说起这事就哭。”王月辉说。

      村里曹天福老人主动站出来,进行协调。“都是乡亲,真要是打起来,不管是谁打了谁都不好。我就招呼几个老人想管管这事。”可是,沙场股东的态度让曹天福老人退却了。“他们说,免去他(王月辉)的股份,赔偿沙场100万才能调解。这事我们就协调不了了。”

      王月辉和母亲、妻子去沙场找其他股东说理,曾一度发生肢体冲突。昨日,王月辉母亲左眼还是青紫的。“那几天都看不到东西,现在脑袋上还有大包呢。”

      昨日,记者来到“子远宏运沙场”,一辆运沙车装满沙子驶出沙场,几名工人正在采沙作业,偌大的河滩被挖得满目疮痍,到处是十余米深的大坑。

      一名自称在值班的青年男子说,老板都回家了。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后,该男子电话联系了其中一名股东。“老板电话没电了,不让我给他打电话。”

      该男子表示,其他股东也都有事,无法赶到沙场接受采访。记者注意到,沙场距离子远村不足2000米远。

     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股东之一曹玉良。曹玉良承认了免去王月辉股份一事。“我们14个股东开会决定的,免去他的股份。”曹玉良认为,王月辉是在沙场发现的宝剑,应交给沙场由集体决定宝剑的去向。“免去他的股份,是对他私自上交宝剑的处罚。”

      守法上交宝剑却招来这样的后果,令王月辉家人怎么也想不开,走投无路的王月辉找到定州市博物馆。“我觉得交给国家没有错,但是股份被免是由上交宝剑引起的,我们相信国家会出面帮我拿回应得的股份。”


   无奈  股份被免博物馆无权干涉

      定州市文体局副局长李会兰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国家所有。王月辉所发现的宝剑归国家所有,应上交国家。根据该法第十二条规定:发现文物及时上报或者上交,使文物得到保护的,由国家给予精神鼓励或者物质奖励。由于当时王月辉表示放弃物质奖励,因此定州市博物馆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

      李会兰说,像王月辉这样因为上交文物,而遭到物质损害的事情以前文体局没有遇到过,这是一个新问题。“我们支持主动上交文物的这种行为,也应该保护这种行为,但文物部门无权对王月辉股份被免之事进行干涉。文物部门只能逐级上报,依靠政府。”

   
  网友评论

    “真是大好人”

    1月11日,网友“定州关注”在论坛发帖,讲述了王月辉发现文物,主动上交的事情。几天来近450人浏览,不少网友跟帖,表示支持王月辉的举动。

    网友“莲的心事969”说:值得褒扬王姓村民的文物保护意识。

    网友“定州十方房产”留言:真是无私的好人啊。

    IP为121.19.80.* 的网友则表示:保护文物,人人有责。

-  (河北青年报   记者徐辉)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