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夫: 纵横政坛 我怎么会活到一百岁?-文史广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陈立夫: 纵横政坛 我怎么会活到一百岁?

于 2008/1/21 19:50:34 发表  文史广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 2008年01月19日 11:46:

      1900年出生的陈立夫先生,走过一世纪风云路,是中国现代史上的重量级人物。

      大半生纵横政海,历经蒋介石机要秘书、国民党秘书长、教育部长、立法院副院长等各项要职 的陈立夫先生,也曾有在美国养鸡的沉潜岁月,晚年则致力推动中医药发展。

      2000年9月6日是陈立夫先生的百岁寿诞,他将多年亲身经历所得整理成《我怎么会活到一百岁》,详述了养生之道。

     陈立夫先生认为,长命百岁,是人人所期望的,但是非人人所能达到的,其原因甚多。

一、有属于先天的禀赋。

二、有属于后天的保养。

三、有灾难而能逃过。

四、有俗务而能减少。

    下面是陈立夫先生的详细讲述。

     一、先天的禀赋

     先天的禀赋,人人不同,而最可贵者,我则具有四种,述之如下:

1.我能熟睡

      我一睡下去,不到几分钟,就能睡着,而且不久就睡得很熟,这是恢复疲劳的最有效方法。内人孙禄卿女士常常妒忌我,说我有这好福气。但是因为熟睡,从幼年起就犯了一种毛病“尿床”。这是一种极讨厌而难治的毛病。母亲痛打不见效,服药亦于事无补。中医说是肾亏,不易治好,年纪大了自然会好。此病最怕出门,把人家褥单弄湿了,真不好意思。幸亏过了23岁(这年我结婚)渐渐好了。小时候在家里陪我同睡的年长表姐,骂我“尿仔仔”,我亦只好忍受了。

 
     2.不发脾气

      我每次遇到困难,往往只怪自己,不怪人家,所以不会发脾气,更不会因此和人家冲突,所以小朋友都喜欢和我玩。当我担任蒋校长(蒋介石——编者注)机要秘书,以补邵力子先生之缺时,我仅27岁。一个人在蒋公馆办公,一天忙到晚,亦没有一位同事,更无发脾气的对象。后来由科长进而代理了秘书处长,亦未发过脾气。我29岁担任了中央党部秘书长及32岁担任组织部长等职,下面都是前任留下来的人,我客客气气待他们,他们亦恭恭敬敬待我,无一次发过脾气。所有部下,都对我很好,不知脾气何用。

      我常常在蒋校长公馆,见他对学生及部属发大脾气。我知道他这时候遇到困难,心情不好。我曾劝他要学德国的兴登堡将军,一生从来不发脾气,兴登堡将军说“发脾气是自己责备自己”,“要做到常自责,才是修身之道”。蒋公听了默默不语,我又说“校长如果对我发大脾气,我第二天就辞职不干了。”蒋校长怕我不干,他在我为他服务25年中,始终没有对我发过脾气,我真的感谢他。

     3.记忆力强

      我小时候在私塾中就以记忆力强胜同学,例如一本“孟子”,别人需要半个月才能背熟,我则只需三四天。塾师认为我是好学生,常常带我去南门外,买水产放生。这种行善方式,现在已不再见了;我凭记忆力强,平时往往不带书包回家,去私塾中背诵如流,塾师认为是好学生。后来到了上海进南洋路矿学校中学部,我除了英文学得迟了,比不上人家,国文则常在班中同学之上,其他数、理、化因记忆力强,考在同学之前,总分数第一,每一学期可得奖状一张,四年得了八张。墙上都贴满了奖状,他人见了赞美不已。

      我后来去北伐军总司令部担任机要科长,对前方拍来军事电报,每日来者必须把回电发清,才能休息,每晚必至12时,始能睡觉。军事贵速,机要科工作效率极高,此事竟引起参谋处盛世才的钦佩,后来产生了好印象,为我所意想不到的事。为加强记忆,我发明了“五笔检字法”,依“、一 / ”五种不同的笔型,分成五五二十五类,将密码名称分为二十五类,例如“立”码可从“、一”类去找,一找即得。何应钦之密本可从“亻”类去找即得,帮助记忆不少。后来中央党部之党员姓名排列,即照我的“五笔检字法”排列的,要从500万党员中去找一个党员,只需一分钟,就可找到,岂不便捷得多吗?

 
    4.有恒心

      上私塾时,我每天第一到馆,因此放馆亦是第一了(先到先放)。写论文亦要赶上人家,及早交卷,名列第一。后来进入中学,数学总是交卷最快,经常可得满分。推其原因,仍为记忆力强而又能守之以恒。我的早起,在家中为第一人,上学路上天天碰到一位茅山僧人,背上背有一韦陀像用以托缘,三步一拜从不间断。有一天我忍不住了,去问他,说:“请问老师父,你天天一早就在街上,三步一拜是为的什么?”老师父说:“你年纪太小,不懂的。”我再问他,他说:“我要为大家造一座寺。”我又问他:“你天天行拜,人家怎么会拿钱,助你造寺?”他回答:“会的,你年纪太小,不懂的。”说完他就拜着走了。过了18年,我在北洋大学快毕业了,要写论文,我和叶秀峰同学合写一篇论文名曰《弁山的地质及矿产》。弁山就在我的家乡湖州北门外,我俩就在山中考察地质及矿产,有一天很热,忽遇雷电交加,我俩迷失了路径,忽遇一僧人,带我俩至其尚未完工之庙中避雨,细细谈来始知此道士即是余18年前在路上所遇背有韦陀三步一跪拜之人也。这位僧人极有恒,拜了近20年而寺粗成,内部佛像尚未镀金而已。此一重遇,证明有恒的人,如背韦陀之僧人,已以多年之有恒作为达成造寺之目的,他给我影响至深且巨。我以后为事,更觉有恒之重要。

    二、后天的保养

     1.养身在动,养心在静

      古人云:“户枢不蠹,流水不腐,以其常动故也”。人能好动,则体内体外,均因好动而受其益。为加强新陈代谢之功能,余每天5时半即起,做全身自身按摩之运动,迄今已将近半世纪矣。在上海进入中学时,各种球类运动均好参与。其他,如赛跑、游泳、滑水、打拳等等,亦莫不参与,非求胜也,乃求动也。故年岁愈老亦不中断。老年自身按摩之法,为东北秦太太所口授,称之曰“内八段锦”,后面详细说明(详见本文附件)。

     余每日三顿饭后走路,由护士陪同,每次约走500至600步,行此已有20年矣。

      余一向不好政治,因其争权夺利,各种卑鄙手段,莫不采用无忌。余若非蒋公之强留任职,则早已在中兴煤矿公司任采矿工程师矣。余亲见胡汉民与汪精卫不相容,宁与军阀合作以反抗国军,而不知耻,即无志可同,何能称同志耶?

      养心在静,第一在淡泊明志。余诚无志于仕途,对于钩心斗角之争,绝不愿见其出现,故见蒋公之被迫去俄,出而阻之,果然被蒋公接受,遂使乾旋坤转,北伐事成,此岂国人之所预料及之哉。蒋公此时虽掌握两广军事全权,但在“以党治政,以政治军”之口号下,蒋公犹居第三级,一切党政大权尽在汪精卫掌握之中,若不采取断然手段,必被人所制。

      蒋公此一大转,一切大权尽入其手中,北伐大计始能实行,岂非天意乎?

      2.饮食有节,起居有时

      我们的家,非富有亦非贫乏,推因二叔辛亥革命起义上海,事成而家亦不复穷困。但不久反袁称帝,又遭迫害,复归于贫困。故饮食终归贫乏之。我能维持学业不辍,则全赖三叔在银行服务以协助有以成之也,故饮食有节,起居有时二者勉强有恒做到。古人云“早起三天当一工”,盖早起去学校可用脚走去不必坐车也,70岁过后,每晨6时半至7时半练书法,并服药煮燕窝一杯(详见本文附件)。

     3.多食果菜,少食肉类

      家贫其能不断餐者,因上一代兄弟友善从不分家,故能免于三餐不继。祖母茹素,家中每日所费于买菜之数,仅一元之十分之三而已。固然两素两荤,家里女人吃素的多,自然适合,我亦无所谓,其实正合乎养生之道。不过吃到鱼头、鸡头、鸭头,大家必让我独吃,而且说:“让你吃了,念书念得好,考第一”。我说:“谢谢”。

      4.物熟始食,水沸始饮

      吃生牛肉、海鲜等已成为人类之普通习惯,认为好吃不问其他,余则认为癌症日见其多,其原因可能在此。古人云“病从口入”,余有一文发表在菲律宾召开之世界医学大会,其论文之名曰“癌症成因之新理论”。惜乎世界医学家不重视之,余信将来余之主张仍将为治癌之方向也。故余终守“物熟始食,水沸始饮”,从不破例。

      5.头部宜凉,足部宜热

      有一美国老年人活至120岁,新闻记者及小书店老板前往其家,问其父亲如此长寿,有无遗著,答曰“有”,愿以一万美元出售其书稿。次日双方交书交钱,启而读之则仅有一页,写有两句话:“保持头部冷,保持足部暖”。此正与中国老年人睡眠前以热水洗脚,非至极寒冷之日,不戴帽子同一理由。余信其理而保持此习惯。

       6知足常乐,无求乃安

      古人云:“登天难,求人更难”。故常以自立自强,好学博学诲人,以不求人为最好。换言之“无求于人品自高”。有了独立人格,乃可以与人讲平等,故从小即勉人以好学。“好学近乎智”,“智者不惑”,自无求人之必要,故曰“淡泊明志”。考试制度之建立,亦欲使人之求己而不求人也,求人则成败之权操之在人,非在己也。求人常使其心不安,而受制于人,不可称为自主。欲求心之安乐,必从知足无求做起。

     三、大难的逃避

      余之一生遇生命危险,多至十余次,幸自身机警灵敏,都能避免。计在煤矿中有四次,天空中有五次,在地面上有两次,兹述之如下。

 
      1.煤矿中遇险四次

 (1)煤矿中工作,为一极危险之工作,稍一不慎随时可遇危险。在匹兹堡烟煤矿实习四月,幸未遇危险,及改至Seraneton(塞兰顿)白煤矿实习,遇有四次危险。余因大学硕士毕业生,去煤矿实习与普通工人不同,有经验丰富之矿工领导工作,领导余之工人名曰Kelly(凯利),修理坑道上面之电线时,余忽然听到顶上有破裂之声,急急将Kelly拖开工作地点,不到数秒钟,头上有一块大逾一英尺(1米=32808英尺)见方之石块坠下,幸我将Kelly拖开,否则必遭压死,Kelly非常感恩,而愿将其经验告我。

(2)Kelly与我正在修理导风向之木门时,忽闻坡上有声自远而近,余急把Kelly拉离开门处,有两煤车脱钩由坡上滑下,其势甚猛,将门撞碎,而Kelly与我幸免于难,亦幸余听觉灵敏,赶早离开此门,否则不死亦将受伤。Kelly逃过此劫,对我更加友善,凡有所问,必详以告我,我得益不少。

(3)余之工作改为预测该区煤气情况,在一般工人入坑工作之前一小时,余先入内测知煤气之实况。其煤气重者,该区应暂时停止工作。而以木板上书Danger(危险),以禁工人入内。是日有一地区,煤气过重。余乃以Danger之木板数块阻止工人入内,不料有一匈牙利籍工人,名Jimmy(吉米)者不听指挥,擅自入内大便及吸烟,不料煤气爆炸,而被烧死于内。余当时一闻煤气爆炸声,即扑在地上而幸免于难。公司立即派人调查,见该区四面道路,均有我放置Danger之板。而Jimmy之死,为其犯规入内吸烟,自己烧死,而又害及他人,而我无罪。

(4)我之工作又改在通风。矿内通风,全靠通风机之送空气入矿,而以门导之,使之畅流无阻,使每处气流畅流而无煤气停滞。余此时之工作,就是使矿中空气流畅。一日,时在下午4时半,工友均纷纷准备下工,走至升降机等候,我稍迟下工,正在走向升降机途中,忽然感到自己忘记右肩之工具(一斧及一锯),乃回去取,正转回取工具时,忽听到身后之隧道之顶坍下,我幸回头取工具,否则必然压死在坠顶之下矣。其实我并未忘记,工具全在我右肩上,其时灯光熄灭,在黑暗中寻找出路,幸我主持通风工作,何处有小洞可通,摸索而得之。越过小洞,可通至另一隧道而外出,工友知隧道顶坍塌,以为Chen(陈立夫)必压死在内了。不料,我竟由小洞出来与众晤聚。于是大家共同将我举起,以示庆祝,余亦以不被压死而私自庆幸,认为祖宗积德所致。

      采矿生活,是一件极危险之工作,随时有被压死、炸死之危险,幸煤矿工会负责人十分能干,时时派人去各矿视察,将不符合安全之处,立即要求矿主纠正改善,否则为省事省钱不管工人死活之矿主可以违反条约,而违约可使工人死于非命,徒呼枉死而已。余适逢美国白煤矿区大罢工,而又适逢蒋校长之催返而回国,但对矿内之实习经验已亲自经过不少矣。

    
    2.空中遇险五次

(1)奉命飞新疆与盛世才交涉,安放汽油从阿拉木图至兰州之间各站,以备将苏联军援物品能陆续运到,以应所需。由于盛世才素所最崇敬者为我,所以蒋公特派本人前往交涉。盛对我所要求者,全部允诺。当初出发之时,在芜湖登机,同行者有回国之苏联大使鲍格莫洛夫。盛世才率大批卫队将去飞机场迎接。飞机在芜湖起飞数分钟后,日机来投弹,幸吾机已起飞离去矣。接洽事毕,飞返汉口,机中满载盛所赠与之哈密瓜。飞机到了哈密,狂风飞沙大作,飞机迫降。次晨起来,知飞机被风吹走了,以汽车找寻,找到飞机拖回再起飞。

(2)经兰州向西安飞行约25分钟前,飞机师来报,有日本军机一队十余架飞向西安,机师请示是否仍向西安飞,余问:“如退回兰州,油够不够?”答曰:“勉强。”余即作决定而答曰:“向西安飞”。三分钟后,飞机师又报,曰:“敌机已向南飞汉中矣”。吾机安抵西安上空,地面人员均在防空洞中,无法降落,只好在上空转圈数分钟后,始能下降。省主席蒋鼎文亲来迎接,在省府吃完午饭后,即飞汉口。

(3)不料汉口亦正在紧急警报中,匆匆下机,飞机则西飞宜昌避难,而日机仍投炸弹,伤及侍从室飞机,余则安然抵达汉口矣。此行回程飞机在哈密遇大风迫降,将抵西安,又遇日机,到汉口时又遇紧急警报中,然余均无恙,可谓大幸矣。

(4)民国二十六年底总司令部退守汉口,不久又将退守重庆,陈布雷兄决定乘船经洞庭湖再由陆路经贵州去重庆,朱家骅兄拟乘飞机直飞重庆,二人均约我同行,各赠我一票,余难作决定。是晚忽得一梦(余不常有梦),有老虎从天上下来,欲吃我。醒来余认为“虎”与“祸”同音,祸从天上来,则余应向天上去,遂决定与朱家骅兄同飞,而归还陈布雷兄之船票。不料日机见洞庭湖中有大船,遂向下以机枪扫射。原来预备余所睡之床,得有三颗机枪子弹。陈布雷兄在湘上岸后,即来电告以此事,谓幸余未接受其邀请,否则危矣。

(5)民国二十二年十一月二十日“闽变”事起,蒋公在杭州,政府在南京开会主张讨伐,命余将决议案乘飞机去杭州,呈送公事至蒋公。其时南京只有教练机可乘,机师为石曼牛,彼坐在前余坐在后。飞至半途,忽遇狂风大雨,及抵达杭州笕桥,雾重见不到地面。环绕数周,始勉强下降。石曼牛告曰,如再有五分钟下不去,则油尽危矣。

 
     3.地面上遇险两次

(1)民国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为胡汉民老同志国葬于广东番禺县龙眼洞狮岭斗文,余被委员长蒋公派为代表前往致祭。墓地为新辟,其大道引入墓地,由新辟泥路导入。余在前导行,忽感觉向前行去不安,提前右向而再向左转,而达墓地。一切礼节均已安排就绪,余因代表委员长故走在最前面。余见前面之民众堆里,人数杂乱,离预定右转之处约十五步远时便向左转,向墓地前去,然后再向左向右转向墓地。礼成,未发生任何事情。回到住处即接到自汉口来电称,杨永泰于汉口渡江时被人枪击身亡,凶手被捕,由军法审讯,后由凶手口中知,此事为刘芦隐主使,原计划拟同时打死二人,杨永泰与陈立夫是也。余受天佑,去国葬场临时改变路程而逃避暗算,则为又一次余得天保佑而逃脱一劫。

(2)上海北车站,是我去上海下车之站。有一次我在快到上海之一个小车站“真如”,突然感到心地不宁而下车,搭一计程车至上海。不料此一预知之感觉,竟避去上海北车站的一次狙击。

四书中有云,“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余之遇险,都在工作之中,而能死中逃生,都在感觉灵敏,预先有灵感者,可称为祖宗之积德,亦可称为命不该死,此均使余已活到一百岁也。

      
       四、减少俗务,寻求安宁

      余服务国家社会75年,认识的人确实不少,若在礼仪方面不自加约束,则终日忙忙碌碌为人奔走,余之身体健康必受影响,乃于80陈立夫生活照

     陈立夫在题字复兴中国文化我怎么会活到一百岁岁生日之日起,自限“不为”之事如下。

1.不剪彩。

2.不证婚。

3.参加婚礼及寿礼不发言。

4.不为较余年幼的死者盖党旗等。

5.不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

6.参加寿宴不发言。

      此一决定决不破例,虽家姊之女结婚,亦不往证婚,本学校典礼而需剪彩者,亦不参与。如此做法减少年高时之麻烦不少。有了以上原则,遵守不渝,乃能达致百岁之年,天命亦人力焉。

      余之身体,并不特别强壮,自58岁起,即患糖尿病,亦曾因胆石及膀胱结石,动过外科手术,其他的病亦曾生过,今居然能活到一百岁,不亦乐乎?(中国网)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