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墓塔”之谜 现“闯关东”家族兴衰史-文史广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张氏墓塔”之谜 现“闯关东”家族兴衰史

于 2008/3/1 17:39:21 发表  文史广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东北新闻网 2008-02-29 16:01:41 : 
       东北网讯 在哈尔滨市区横贯东西的主干道——南岗区大直街上,即东大直街157号,有一处非常独特的建筑景观,属市级I类保护建筑,但既非商市、办公用房,亦非民居、教堂,而是一座灰色墓塔。该塔始建于1923年,塔高超过三层楼房,塔身为六边形,有六节七檐八角,是典型的中国传统民间建筑“六合塔”造型风格;塔上各种卷云花饰、飞禽走兽,雕刻精美,栩栩如生,虽历经80余年风雨,仍清晰可见。这样一座造型奇特的非北方墓碑风格的墓塔建筑,不仅在哈尔滨独一无二,就是全省范围内,也绝无仅有。每至年节,人们还会发现,塔前的祭祀厅里,总会有祭奠者…… 

  那时年月,拥有怎样的高官厚禄方能建立如此厚葬礼遇?墓中所葬又为何人?为何将墓地建于繁华街市?墓塔主人的后裔现在何处?记者带着种种疑问开始寻访,没想到,一部真实的家族“闯关东”兴衰史,也在眼前豁然展开! 

  
     寻墓塔后裔解谜团  

     记者多方打听相关部门寻找墓塔主人的后裔,都无结果,于是开始遍查有关墓塔的资料,竟然惊喜地发现了这篇发表于2002年的文章: 

  “近年省市有关新闻媒体多次报道大直街墓塔,因年事久远,不免有失实之处,同时也引起世人的一些猜测……作为墓中人的后裔,现就所知略述如下……” 

  落款署名是“哈市某机电开关厂张国治”。 

  文章中所述只说建塔者张庭昇(又名张景南)是他的太爷,墓葬中人张孔氏是自己的祖太奶,即张庭昇的母亲。张庭昇是当时哈尔滨四大家族之一,是富甲一方的大资本家。其直系的子女后裔现都在哪里?这些文章中并没有披露,只是介绍了有关墓塔的基本情况及张庭昇的一些背景。 

  挂114查询到开关厂电话,可一直没人接。几次三番后终于找到张国治的弟弟张国强。 

  原来,张国强现在是这个工厂的厂长,哥哥张国治现已退休。三弟张国恒现在也在厂里工作。 

  尽管对“罩”在那样一个背景下的家庭有许多想象,但到了张国治的家,记者还是颇有些吃惊:40多平方米的破旧房间里,挤着七口之家,已经年届70的张国治老两口,是和两个均已成家的儿子住在一起。 

  更让记者吃惊的是,张国治拿出了几本装订好的手写笔记,是根据老辈人的讲述整理下来的家族谱和家族史。记者看到,张氏家谱里已经收录了数十余人,被记录的人都有简历。老人说写了有4万字了,因为自己心脏不好,这几年只好停了下来。 

  通过张国治的介绍,记者终于理清张氏家族的脉络。张国治这一支是祖太奶的四儿子,而张庭昇是老太太的五儿子,他先后娶了4房姨太太,共有仨儿俩女,其中的大儿子“过继”给了自己的二哥,在农村务农;二儿子参加了当时的东北军;老三大学毕业去了新疆工作,退休后居住在北京。张庭昇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当时著名的大德堂药店家,另一个就不清楚了。而再往下的分支后代,老人只说在北京工作的老三有一儿一女,但也没什么联系。其他的分支后代现在大都说不太清楚了。 

  
      一部典型的“闯关东”家族兴衰史 

  显然,曾经的大资本家张庭昇并没有给后代留下任何可供炫耀的财产,其后人大多是勤恳本分的普通人。而张氏家族的发展史,却是一部典型的“闯关东”史实。据说,央视刚刚热播的电视剧《闯关东》的编剧曾遍访当年闯关东的后人,如果当时能找到张国治,一定收获不小。 

  张国治介绍,张家祖籍山东寿光县,清光绪年间祖太爷与祖太奶逃荒到东北,落户于阿城黑牛窝堡(现在阿城永源一带),两位老人步行数千里,肩挑几个孩子“闯关东”,路上还丢了一个。祖太爷是一位出色的车老板,当年在阿城一带远近闻名,每年冬天,盐商去营口运盐,都愿意雇他跟车。 

  修建中东铁路时,张家举家迁居哈尔滨,住在上号(现在的香坊区一带)。老人的小儿子张庭昇自幼聪颖好学,念了私塾,又学会了俄语,头脑灵活,先当郎中,后当翻译并经商,开始就像现在的“包工头”一样组织人马,搞起了运输,给建大石头房子(即现在的哈尔滨铁路局)拉石头,掘到“第一桶金”。而当时的祖太爷认为弃农经商是不务正业,看不惯小儿子做买卖,遂领着其他儿孙去了拜泉县农村终老一生。 

  中东铁路修建时期,俄商贸易红火,发家致富的张庭昇在哈埠置地盖楼,现东大直街157号院内的三层欧式楼房便是其中之一。据说辽阳街至大成街、民益街到大直街的方形地带,当时全部是其名下私产。他还先后开办了第一舞台、大舞台、评剧院、大昌隆商场、金店、银号,并在外县开办了酒厂、粮油加工厂等,成为上个世纪初哈埠有名的财主,堪称哈尔滨第一代民族工商业者。但也生活奢靡,不仅娶了4房姨太,还大量收集古玩。张国治依稀记得,当时自己的爷爷曾经给张庭昇家当了一段时间的管家,因为实在看不惯这种三妻六妾、纸醉金迷的生活,最终还是回到了乡下。 

  史料记载,发了财的张庭昇也做了不少善事,修建文庙、极乐寺等都有他的捐款,文庙石碑上还刻有他的名字。据说张的捐款约占整个投资的1/3,足见其富甲状况。 

  哈尔滨解放时,张庭昇家产被全部没收。张家举家迁至现在的国民街一个四五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妻妾四散。张庭昇于1947年去世,时年77岁,被安葬于极乐寺墓地(现哈尔滨游乐园),后来被迁至皇山。但由于匆忙,当时只立了个木碑,现在连坟址都找不到了。 

  
      张氏墓塔见证哈埠历史 

  张国治的家其实离这个墓塔很近,车拐了两个弯就到了东大直街上。墓塔周围已经是高楼林立,三层楼的省眼科医院其实就是张家当时的住宅,凹进去的这个院落旁,赫然矗立的墓塔基本与住宅齐高。都已年过六旬的张氏兄弟仨人跨过保护围栏,纷纷给记者指点塔上的雕饰。 

  张氏墓塔选址很特别,就葬于其住宅院内。张国治说,是防日后不肖子孙变卖祖业。墓塔从1923年修建到1925年竣工,历时三年,全部为青石所建,石头都是从宾县石砬子所采。当时请了哈尔滨最有名的能工巧匠修建,墓塔外面精美的图案都是南方艺人雕刻。 

  张氏兄弟说,原来塔前建有汉白玉石幢两座,石凳四个,石桌两张,供祭礼用,还栽种了四株钻天杨,修有养鱼池,现已荡然无存。据说,墓中老人头戴脑包玉九连环,口含明珠,手握金锞子,脚蹬金元宝,随葬品还有名贵玉器及金银器皿等。 

  张国强告诉记者,塔前的祭祀厅总有不知名的人来祭奠,还有流浪人住在里面,他多次焊接铁门,都被拆卸坏了。春天来了,他们兄弟还要来打扫清理垃圾,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的祖亲墓地。 

  张国治介绍,祖太奶张孔氏1922年去世,享年95岁。时运鸿升的张庭昇为母亲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发送一百天,开一百天粥棚。当时的“东北王”张作霖特派张作相前来吊唁,当时成为哈埠的一大新闻。张家与张作霖关系密切,张作霖每到哈尔滨必到他家做客。后来,张学良在107办公(现中山路和平邨宾馆)时,也经常出入张家,与张国治的姑奶关系甚好,他们经常一起骑马打枪打麻将。这个姑奶已经于1994年去世,享年94岁。 

  塔身刻有碑文,但字迹很难辨认,据说是极乐寺首任方丈虚法师所题。问及张氏家族对后人的影响,张国治的一句话说的很深刻,他说:“历史就是这样有兴有衰,一个家族也是如此。”

     (来源:东北网-黑龙江日报    作者: 孙彩凤 )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