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建”院士批中华文化标志城工程“欺世盗名”-文史广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倡建”院士批中华文化标志城工程“欺世盗名”

于 2008/3/17 22:50:37 发表  文史广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中新网2008年03月15日 13:38 :

     “中华文化标志城”激辩升温,规建办称“是全民族共同的事业”,首席专家称“是无底洞” 

  随着越来越多媒体的关注和介入,关于山东济宁拟耗资300亿元建中华文化标志城的争论日渐深入,越来越多的当事人站出来表态激辩。 

  截至昨天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闭幕,中青在线与该项目的战略规划首席专家葛剑雄、政协委员郝时远、赵园进行了对话,与此同时,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的负责人也通过大众网对事件作出回应。 

     而炮轰中华文化标志城第一人、政协委员侯露离京前再次表达了对此事的关注,牵扯进该事件中的69名院士之一的俞孔坚也在媒体上发表声明,痛斥该工程“欺世盗名”。 

  
      规建办 

  投300亿只是个人估算 

  未透露具体姓名的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建设办公室负责人通过大众网回应此事时说,中华文化标志城的创意规划方案征集活动受到广泛关注,官方网站每天访问量达上百万人次,包括东北的普通农民、香港同胞、井冈山老区的女同志、青年学生纷纷来信来电,表达了对该项目的支持和希望参与的热情。 

  该“负责人”依旧强调说,规划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是全民族共同的事业。对一些人的“不同看法、不同意见”非常理解,这些意见会和应征方案一样受到重视,成为该工作的重要参照。 

  对于中华文化标志城要投入“300个亿”的说法,该“负责人”表示,这只是个别专家在几年前项目论证过程中的个人初步估算,不足以成为投资立论的依据,更不代表主办方的意见。而且,目前提出投资概算为时尚早,但资金的来源渠道应该是多方面的,而且也是一个过程性的概念。 

  该“负责人”表示,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不是一个大投资概念,因为保护好曲阜和邹城两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是第一要务,其次才涉及必要的新建项目。规划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主要是要构建一个文化空间,会是一个历史积累积淀的过程,并不是建设一个到处都填满实体的城市,不是大兴土木。只有在认为特别需要的情况下才提出新建文化载体的方案意见。而九龙山作为该项目的新建区选址,也是位置恰当,科学合理。

  
      葛剑雄 

  方案一定要国家授权 

  在访谈中,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首先申明自己只是中华文化标志城规划项目的首席专家,“我支持的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方案,任何跟我们方案没有关系的,跟我毫无关系”。 

  葛剑雄表示,将中华文化标志城建成文化“副都”的想法,产生于去年2月。这是两年前接到“任务”后慢慢形成的。当时,只是说领导人有这么一个批示,要建一个文化标志城,没有任何要求,让他们提出一个战略规划。“什么叫中华文化的标志?那些院士、民主党派的负责人提议好多年也没弄出来,有的说建塔,有的说建碑。那么叫我做,它的前提就是你要做成这个。”葛剑雄也认为,这是一件难事。因为,第一,中国大多人不信仰宗教,不可能存在什么圣城;第二,我们有56个民族,他绝对不认为光是汉族或者华夏才是中国的。再说,文化是自然形成的,靠建是建不起来的。唯一能代表的就是首都,这是法定的,建在北京才有全国代表性。建在其他任何地方,既有道理,也没道理。 

  葛剑雄称,当时他就表明了态度:这是一个人造的概念,是外加的,外加的是没有人能够全部承认的。除非得到国家的授权,只有授权才可以成为“国级”,别的地方也不会攀比效仿。迁都是不现实的,但是否可以把首都一部分的功能分散到其他地方去,搞成文化“副都”?也就有了今天对中华文化标志城的“副都”定位。 

  但葛剑雄强调,这个方案必须得到国家的授权。 

  葛剑雄认为,中华文化标志城就是一个“命题作文”,因为建不建、建在哪,都是定下来的,作为规划设计者,就是一定要做这个东西。“至于你批准不批准,这不是我们的事。”葛剑雄称,他也打听过其他方案,似乎更玄。 

  “文化副都的概念是想了好久我才想出来的。中国不存在这样的东西,只能人造一个出来,所以这样的东西要么靠宗教信仰形成,要么靠行政命令推动。”葛剑雄表示,面对这个命题作文,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但他曾经说过:“如果没有钱就不要做,中央不批准就不要做,否则是一个无底洞。” 

  
      俞孔坚 

  坚决反对该“荒唐工程” 

  记者昨日获悉,在何镜堂院士接受本报采访表示记不清是否签名倡议过该工程之前,同样被指为中华文化标志城专家、顾问的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俞孔坚教授也在媒体上发表严正声明:本人从来没有,也绝不会接受任何人、任何形式的聘请;本人从来没有,也绝不会担任这种劳民伤财工程的“顾问”或“咨询委员”;对“中华文化标志城”操办者的这种拙劣的欺骗行径表示愤慨。强烈要求有关人士和操办单位,为对本人可能造成的名誉损害负责。 

  俞孔坚在声明中指出,作为专业人员,他坚决反对“中华文化标志城”这样的荒唐工程。他认为,这是一项打着“奥运”、“弘扬中华文化”的旗帜,实则有损中华文化,有损民族形象,更是劳民伤财的工程。 

  他说,“中华文化标志城”与其有关的、真实的、也是唯一的情况是:2007年和更早的时间,有关人士曾经两次带着一个策划文本找到他,希望他来做规划,但被“谢绝”。 

  俞孔坚教授还认为,其中的部分文化知名人士和院士很可能与他一样,被盗用名义并蒙受同样的损害。 

  
      赵园 

  工程背后利益关系显而易见 

  而同样反对该工程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赵园在接受中青在线访谈时也透露,据其所知,被列在倡议名单上的邱爱慈院士也表示过其本人与此事无关。 

  对于山东有关方面是否是在打着文化的幌子要钱?赵园直言:“现在工程背后的利益关系,包括竞标过程中的所谓违标,事实上是串通了以后来抢占资源,然后是回扣,这些我觉得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已经做得是相当地公开了,所以这样的一组建筑群它背后会有怎么样的利益关系,这个其实是不需要太丰富的想像力的。” 

  赵园委员根据自己间接了解到的情况推测,如果“院士倡导”是假的,那就是一种造假的行为。她认为,为了争取这样的一个工程,这样地不择手段,是会影响到政府公信力的。(新快报综合消息) 

  
      委员声音 

  炮轰“中华文化标志城”第一人侯露: 

  这场大讨论决定中国命运 

  “这次两会,老百姓最大的收获是参与了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文化的大讨论,这也是决定中国命运的大讨论。”昨天下午,此次两会上炮轰“中国文化标志城”第一人、全国政协委员侯露在离京前给记者发来这样一条短信,她希望对这件事情的追问和讨论要坚持下去,直至做出科学决策。 

  对中华文化标志城提出质疑后,侯露一直关注着事态的进展。她非常高兴这件事情在全国引起这么热烈的讨论。她说:“这些讨论也充分说明,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永远在百姓的心中。” 

  侯露委员透露,这几天,她还听说了关于中华文化标志城的其他信息。她一个办杂志的朋友告诉她,曾接到过有偿宣传中华文化标志城的“合作请求”,被其朋友婉拒。 

  侯露说,她提交的针对中华文化标志城大会发言的提案已被转为“委员来信”交全国政协办公厅。在这场大讨论的最终结果出炉之前,她非常希望全社会能够继续追问和讨论下去,争取一个令人满意和信服的结果。
       (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特派记者 张英姿 陈琦钿 廖颖谊 陈红艳 肖萍 余亚莲 )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