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两县争当盘古之乡引纠纷 泌阳官员涉嫌剽窃-文史广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河南两县争当盘古之乡引纠纷 泌阳官员涉嫌剽窃

于 2008/8/8 8:18:29 发表  文史广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新浪网 2008年08月08日05:20 :
河南两县争当盘古之乡引纠纷泌阳官员涉嫌剽窃
盘古故事引著作权纠纷 漫画/王伟宾

  作为东方的创世说,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千百年来在民间广为流传。

  这个民间口语传承的神话,如今引起了两县3位学者的纷争,并挑起了全国首例神话传说著作权纠纷案。

  ■商报记者 肖风伟

  ■ 盘古之争

  传说中的盘古开天辟地

  在河南泌阳县有一座险峻的盘古山,传说就是盘古开天辟地时居住的地方。

  相传,盘古和兄妹住在盘古山下,以打柴维持生活,那时天地混沌未开。后来,天塌地陷,盘古兄妹藏在石狮子肚里躲过劫难。当时,世上只剩下盘古兄妹二人,天地鸿蒙一片,盘古拿起斧子开天辟地。接着,天上的太阳、月亮、星星都露出来了,地上山川河流交织,花草树木繁茂,鸟儿鸣唱、六畜兴旺。

  桐柏泌阳两县争打“盘古”牌

  桐柏县与泌阳县相邻,也是盘古文化的传播地之一。2005年5月30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正式命名桐柏县为“中国盘古之乡”,并于当年10月授牌。这让泌阳方面脸上有点挂不住。

  在这种背景下,泌阳也启动了盘古文化遗产的收集、整理工作。桐柏县挂牌“中国盘古之乡”两个月后,泌阳县通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取得了“中国盘古圣地”之名。2006年农历三月三,盘古山所在的陈庄乡更名为盘古乡。

  当年下半年,为配合“盘古圣地”的宣传,泌阳县文化局原副局长张正、泌阳县史志办副主任王瑜廷编辑出版了《盘古神话》,记述了泌阳的盘古山名胜古迹、盘古庙会、地方风俗及盘古故事。

  ■ 争端升级

  《盘古神话》抄袭《盘古之神》?

  2006年8月,国际神话学学术研讨会在泌阳县举行。会上,泌阳方面给每位参会人员发了4本书,介绍该县的民间盘古文化,其中包括《盘古神话》一书。

  翻看《盘古神话》一书后,与会人员、桐柏县文联马卉欣发现这本书和自己编的《盘古之神》内容高度一致,甚至连语句、段落、结构等完全一样。

  1993年8月,马卉欣曾出版《盘古之神》一书,较为系统地记录了中原盘古神话及神话群、盘古神话的源流等。该书在每篇文章后,均注明了讲述人、时间、地点和搜集整理人。让马卉欣不解的是,《盘古之神》里的故事流传地都在桐柏县,在《盘古神话》里流传地则变成了泌阳,故事记录人的名字也由马卉欣变成了他人。

  ■ 版权纠纷

  一审判决 剽窃神话作品要道歉

  去年6月,马卉欣以著作权被侵犯为由,将《盘古神话》的作者张正、王瑜廷及出版单位中州古籍出版社、印刷单位南阳寰宇印务有限责任公司起诉至南阳市中级法院,要求4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35万元。

  今年1月6日,南阳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称,对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发掘、整理和研究的成果,一经发表,就可视为一般文学作品,按一般文学作品保护其著作权。马卉欣长期从事盘古神话的考察和研究,在民间盘古神话传说的基础上,整理出版了《盘古之神》,该书蕴涵了其创造性的劳动,体现了其独特语言风格,可按一般文学艺术作品保护其著作权。

  张正、王瑜廷编著的《盘古神话》部分内容属其挖掘、整理的,但也有部分内容直接抄用了《盘古之神》,明显存在剽窃故意,构成了侵权。

  法院判决张正、王瑜廷等4被告停止出版、印刷、销售《盘古神话》,并在省级报纸上公开向马卉欣赔礼道歉。张正、王瑜廷赔偿马卉欣经济损失5万元,中州古籍出版社、南阳寰宇印务有限责任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收到判决后,张正、王瑜廷等提出上诉。8月6日,省高级法院审理了这起案件,但未判决。

 

 ■ 观点PK

  民间故事谁也无权据为己有

  提起这场官司,张正情绪很激动。张正、王瑜廷说,《盘古神话》引用了《盘古之神》的部分内容,但马卉欣并不具备诉讼资格。

  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应具有独创性,即融入了作者的创造性劳动,体现了作者独特的艺术风格。盘古神话是在泌阳地区流传久远的民间故事,经过千百年口口相传传承下来,不存在版权之说,任何人都可以进行整理、再创作,即使内容完全一样,也不是剽窃。

  正是基于此,《著作权法》未对民间文学作品保护作出规定,只提到由国务院另行制定保护办法,但该办法一直没出台。

  马卉欣的《盘古之神》系他人讲述而来,故事的构思、人物的刻画、情节的安排多来源于讲述人,他付出的只是普通而简单的劳动,没有投入其独创的智力劳动,所以不应拥有著作权。

  同时,张正表示,很多讲述人讲盘古故事像背书一样流畅,正是因为讲述人或流传故事相同,导致了两书很多内容相似或相同。而且,他们如果因此输官司,以后别人都不敢涉足盘古神话了,这样会阻碍神话故事的传承。

  整理的故事应享著作权

  为研究盘古文化,马卉欣先后3次到全国各地采风、考察,搜集了大量珍贵的资料。有时听说某地有人会讲盘古神话,马卉欣会想方设法找到对方,说服对方给自己讲,然后加以归纳、分类,最终整理成书。

  马卉欣说,任何人都可以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发掘、整理和研究,其成果只要在原始素材上融入自己创造性劳动,体现了本人独特艺术风格,就属于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改变,对其成果就应享有演绎的著作权,有权禁止他人未经授权而擅自使用。

  盘古神话的确是广为流传的口头文学,其创作者是广大普通老百姓,但这些故事经他的收集整理、加工等创作活动后,结集成书,依法应当有该书著作权。

  马卉欣说,即使整理同样的故事,不同的人语句、段落、结构都完全一样不正常,“明明是抄袭、剽窃,又改头换面装原创,实在可悲。”

  ■ 争议背后

  泌阳桐柏两县差点共享“盘古之乡”

  这场官司背后,是桐柏、泌阳两地盘古发源地正统之争。

  案件庭审中,马卉欣称盘古神话起源于桐柏县。张正则称,桐柏没有盘古山,盘古山在泌阳,显然盘古神话起源于泌阳。马卉欣扭曲事实,应向泌阳人民公开道歉。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夏挽群说,盘古山地处泌阳县境内,但不能简单地按行政区划来切割传统文化,这样是不科学的。

  桐柏县、泌阳县都属于同一个盘古文化圈,盘古文化在这两个县都有传播,两地都有一定的民俗基础。

  基于此,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曾有意把“中国盘古之乡”的牌子给桐柏、泌阳两县共享,后来这两个县都觉得这样不便区分,也不便落实盘古文化保护责任,便按行政区划分别命名,把“中国盘古圣地”给了泌阳。两者只是叫法不同,内涵是一样的。

  神话发源地不应强调唯一性

  对于这种“一女嫁二夫”的做法,有人指责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不严谨,夏挽群则不这么认为。

  夏挽群说,神话故事与历史学不同,历史学强调发生时间、地点的唯一性,而作为民俗学的神话故事,是通过口口相传,通过移民、人际交流传播至各地,然后在某一地域落地生根,村民将传说与当地地形、地貌、人物结合起来,实现神话故事的本土化。

  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牛郎织女等故事,全国很多地方都自称是这些故事的发源地,不能简单地说发源地是哪一个地方,只要当地有传说、有故事、有遗迹、有信仰,就应给予承认,而不能像历史学那样强调唯一性。

  事实上,“×××之乡”的命名,其初衷是为了推动地方政府增强责任意识,加大传统文化的保护力度,同时也是为当地的旅游、经济发展提供品牌支持。

  看待传统文化,无论是政府还是老百姓,都应有大局意识。盘古神话从狭义角度讲,属于桐柏、泌阳两县,但从广义上讲,同属于中原文化的构成部分,同属于中国神话,从人类文化遗产上讲,它则属于全世界,因此全人类都有责任保护它。

(来自 大河网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