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故乡吉尔吉斯斯坦百姓不识诗仙知邓小平-文史广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李白故乡吉尔吉斯斯坦百姓不识诗仙知邓小平

于 2010/4/8 15:26:41 发表  文史广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2010年04月08日 11:04 :

碎叶遗址距布拉纳塔约8公里,一名吉国女大学生在布拉纳塔附近的木板上寻找关于李白的记录,结果什么都没找到。(图片来源:资料图)

吉尔吉斯斯坦的中国影子实在是不少,3万中国商人在这里跑买卖,“邓小平大街”在吉国首都家喻户晓,中文系在当地大学里最抢手,那里的碎叶古城,据说是诗仙李白的故乡,更是令人向往。

关于诗仙李白的出生地,史学界讨论很多,一般公认为他出生在唐朝安西都护府最西边的小镇(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附近的碎叶城)。近年来,中国与中亚各国文化交流越来越多。日前,记者来到了诗仙的故乡进行探访,结果却有点失望。

当地人都不知道李白 邓小平名字尽人皆知

碎叶城遗址位于吉国首都附近的托克马克市。据说,上世纪90年代,吉国考古学家曾在这里进行发掘,除了许多佛教文物,他们还发掘出一块唐代石碑,其上有“安西都护府侍郎李某……”字样,这又进一步证实了郭沫若最早考证的李白故乡在碎叶的说法。

一踏上比什凯克市,记者便开始风风火火地寻找李白了。询问过包括宾馆服务员在内的各个年龄段的十多个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位伟大的诗人。安排好住宿后,记者来到临近的二战胜利纪念广场。

信步走在广场上,突然看到一对50多岁的夫妇坐在凳子上,记者赶紧上前搭讪,但他们对李白是谁都一脸茫然,还反问记者:李白是和邓小平一样伟大的人吗?因为比什凯克有一条长达5公里的“邓小平大街”,妻子对邓小平更熟悉。

告别了两位老人后,两个女孩迎面走来,她们用生硬的汉语向记者说:“你好。”我们便攀谈起来,得知她们在中国人开的公司里工作,并且正在学习汉语。记者心里偷着乐了,她们肯定知道李白。果然,当记者问道“知道诗人李白吗。”姑娘轻轻吐吐舌头,其中一个突然明白似地说:“我知道,我听讲汉语的老师说过,那个人出生在托克马克。”她又不确定地问另一个姑娘:“对吧?”显然,李白对她们来说,依然陌生。

东干人忘不了诗仙 还能背诵《静夜思》

第二天,记者迫不及待地向托克马克前进。入城的路口,凌空的一架飞机模型和硕大的“TOKMOK”字样出现在前方,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说:“到了,这里原是苏联最大的飞行员培训基地,也是很多新式飞机试飞的机场,不过,现在飞机场都荒废了。”

记者的心里已经不像踏入这个国家时,对诗仙的故乡那样满怀信心了,转而有些忐忑不安:担心在这里会如同在比什凯克时一样,再次听到“李白是谁?”的反问。

托克马克是吉国第三大城市,有20多万人。城市建设显得陈旧而杂乱。大街旁边的一座院子前,几个中年男子在说着什么。出租车司机停下车说:“你们去问问东干人吧,他们或许知道李白。”东干人是原来生活在中国陕西、宁夏和甘肃东部的回民。因历史原因流落到吉国,他们至今保持着中国人的传统。

按照当地人的习惯,司机把车停在一户东干人家的门外,按了两声喇叭。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出来了,看我是中国人,便用一口标准的陕西口音问道:“找谁么?”

记者忙抄起半生不熟的陕西话套近乎说:“我们是中国来的记者,想了解一些李白的事情。”“那你进来问我达(达,陕西方言,爸爸的意思))。”说着,男孩将我们让进院子。看样子,男孩的父亲有60多岁了,“叔,我问一下,你知道咱中国叫李白的诗人吗,他就出生在这里。”我问道。“李白啊,知道呢。娃他爷在的时候说过。”

“那你知道李白写的《静夜思》吗?就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我试图唤醒老人的记忆。“哦,就是抬头看月亮么。我小的时候,他爷也念呢。”老人低下头沉思着说。

离开托克马克市区几公里处,便是有千年历史的布拉纳塔。这里是9世纪末丝绸之路上的一个贸易中心。塔的一侧,有16个约30厘米高的水泥台座,每个台座上都固定着一块木板,板上面有个青铜盖,木板上记载这座古塔周围千年来的历史。

到达这里时,正巧遇到一群来自吉国国立大学的学生。可惜的是,这群大学生依然对李白一无所知。记者不断向他们讲述因为李白的缘故,这座吉国的小城在中国很有名。看记者很失望,其中的一个女学生忙说:“别着急,也许这些历史记载里有李白的影子(因为碎叶城遗址距这里仅有8公里,而这里曾经是那个年代当地最繁荣的贸易集市。),我去看看。”说着,她跑到那些水泥台座前翻阅着。

看完所有的记载,这群学生遗憾地告诉我说:“关于李白的记载什么都没有。”这时,布拉纳塔的女管理员的朋友斯大列别克驾驶着一辆越野轿车,从一个古迹挖掘现场赶来了。他拿出几枚刚刚挖出的古钱币,向记者兜售。买了他几枚钱币后,他便爽快地带记者向碎叶城遗址驶去。

越野车翻山越岭20分钟后,斯大列别克把车停在一片坑坑洼洼的荒丘上说:“到了。”初冬的托克马克城郊,绿意已经不再。遗址十分荒凉,土丘起伏,杂草丛生,四周稀疏地长着一些树。不仔细寻找和辨认,不会发现土丘的后面还有少许残垣断壁。眼前的这一切令记者很吃惊:干黄的杂草在风中摇摆,起伏的土丘犹如一座座坟墓,甚至见不到在这个国家泛滥的乌鸦驻足;连牧羊人,大概也因为这里地势坑洼不平,都懒得到这里放羊……斯大列别克看记者疑惑,便说:“这里什么也没有,但经常有中国人来。那边还有一块标有‘碎叶古城遗址’的牌子,其他就什么都没了。”

蹲下身子,记者轻揉着脚下的泥土,耳边回荡着: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琅琅吟诵。

新闻链接 吉国开始重视李白的诗

虽然百姓对李白的了解不多,但吉国的学者和一些学习中文的大学生对诗仙是越来越着迷了。

现在,李白已经成为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发展友好关系的历史资源。吉国学者曾经主动建议在托克马克建立李白诞生地纪念碑。

今年6月,在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的支持下,《李白》诗集中俄吉三种文字对照版本第二部出版仪式在比什凯克人文大学举行。这本诗集收录了100余首李白最经典的诗篇。早在2001年李白诞辰1300周年之际,《李白》诗集从俄文译成吉尔吉斯文版本首次在比什凯克问世。

如今,吉国学习汉语的大学生越来越多。很多大学都开设了汉语课,中文系成为最受欢迎的系。在南部的奥什市等还有专门教授汉语的学校。5000册新版《李白》诗集都无偿地送给了这些大学的中文系。吉国学汉语的大学生对研究李白和李白诗词非常着迷,他们都希望通过研读李白的诗词,来增加对中国的了解。

吉政府对其国内专家和学者研究李白诗词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并借此来推动吉中两国的文化交流与合作。吉前副总理鲍尔朱洛娃非常赞赏李白诗词,她在担任比什凯克人文大学校长时,曾积极支持出版了第一部《李白》诗集中俄吉三种文字对照版,并给诗集作序。她在序中写道:“理解诗人的诗歌,会使精神更加富有和纯洁。吉尔吉斯斯坦的年轻一代,将会继续翻译和研究李白的作品。”

(原发表在2006-12-12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上;作者:王平 孙新宇)

本站声明:刊登本文,纯属偶然,与目前吉国政局无关。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