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故里再起纷争:河北两县争夺三国名将赵云故里-文史广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名人故里再起纷争:河北两县争夺三国名将赵云故里

于 2010/5/3 22:43:56 发表  文史广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新华网2010年05月03日 08:51:49 : 
 
 
 
 
 

上图为临县石碑拓印

上图为正定赵云故居碑文

2010年5月2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河北临城:大家都可以做赵云故里 让古人为今人服务》,以下是节目实录:

故去快两千年的三国人物,最近又展开了一场场大战,先是河南安阳发现曹操墓引发争议,接着四川彭山冒出来一个刘备墓。如今,战火又延烧到了赵云身上。有这样一份报纸,是河北省正定县出版的《正定风采》,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字句:“不是赵云故里人不守本分,乐于论战,实在是兵临城下,堵门骂阵,欺人太甚,被逼无奈,触犯了“赵云故里”这道不可逾越的底线。”这些火药味十足的字句指向了谁?为什么会有人触犯赵云故里的底线?

4月20号,有媒体报道,河北两县争夺三国名将赵云故里,吸引了广泛关注。报道称,2009年6月8日,河北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临城赵云故里传说”名列其中。6月15日,河北省临城县政府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称,正式启动“赵云文化广场建设”。7月5日,临城县委有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赵云确系河北临城县人”,临城是赵云的故乡。而临城的表态刚一发表,却极大激怒了河北省的另一个县——石家庄市正定县。正定县多年来一直认为自己才是“赵云故里”,正定方面随即回应:绝不会放弃“赵云故里”,“撼山易,撼赵云故里难!”。2009年9月4日,《正定风采》发表文章,称临城县“堵门骂阵、欺人太甚,触犯了‘赵云故里’这道不可逾越的底线”。“赵云故里”争夺战由此爆发。两县间的对抗不断升级,并引起了港台地区和东南亚的广泛关注,台湾中华赵族垦亲会致函河北省有关部门,专程了解此事,同时一批围绕“赵云故里”打造的建设项目纷纷在两县开始上马,临城、正定,两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县城,一夜之间叫响海内外。

三国名将赵云可以说是无人不知,长坂坡单骑救主,百万军中如入无人之境,三国演义中的故事虽然有文艺加工成份,但赵云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并且称得上一代名将。既然是确有其人,那么赵云的故里应该不难认定,听过评书或常看京剧的应该听到过这样一句,常山赵子龙。而历史上的常山就在今天的石家庄往南一带,公认的赵云的故乡就是石家庄市正定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赵云的故里从来没有被质疑过,那怎么又突然间出现了一场争夺战呢?

河北省赵子龙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 武威振:首先我得说一下,不是两地之争,这赵云本来是就是正定人,是临城要抢,文化厅帮着抢,不是之争,我们没有跟他们争。

武威振正是《正定风采》这篇文章的作者。在采访中,武威振反复强调,对正定来说,并不是在争抢赵云故里,而是在捍卫自己的权益,赵云故里是正定这一点不容置疑。

武威振:天下虽享誉妇孺,无人不知古有赵子龙将军,一无不知将军为常山正定人,正定人,那个时候(这里)就已经改了正定人。我就没想到这个183年以后,他那个预言到现在是落实了,不幸言中了,现在倒争开赵云了。

武威振说,史书《三国志》中就有明确记载,“赵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也”,真定就是今天的正定,由于和清雍正帝胤祯的名字发音相同而改真为正,不仅是三国志,在之后的史书、典籍中,关于赵云是常山真定人的记载也比比皆是。正定还曾修建过多处赵云庙,武威振所讲的这段话就是183年前,即公元1826年,当地重修赵云庙时碑文上的内容,如今这段内容在正定县志上还有完整记载。清代同治元年即公元1862年,当地还在县城南门外立赵云故里碑,这块石碑至今保存完好。

河北省赵子龙文化研究会秘书长 河北省正定县文物旅游局赵云庙管理处主任 孙新华:这个是汉顺平侯赵云故里碑,这个碑一般的情况说,我们都在这个南瓮城,就是南门里南关,中间有一个瓮城,那个地方竖立,每次打仗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过去祭拜常胜将军赵子龙,这个碑呢是在这个1952年,这个在南门里,就是赵云的故址,也是赵云庙这个旧址上发现的。

孙新华说,除了赵云故里碑外,这里还发现了据说是赵云故居使用过的石井圈、饮马槽,镇宅用的狻猊。

记者:这是什么年代的东西?

孙新华:汉代的,这个是汉代的。

记者:肯定是汉代的吗?

孙新华:肯定是汉代的。

记者:鉴定了?

孙新华:都鉴定了。

记者:怎么鉴定了?

孙新华:鉴定都是找国家级的专家,还有文保所的。

1997年,当地又一次重修赵云庙,这些文物全部移到了这里,这座赵云庙如今已成为正定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北省赵子龙研究会也设置在这里,并且多次接待过世界范围内的华人华侨谒访团,垦亲会。

孙新华:荒唐,太荒唐了,是吧。历史是真实的,历史不能歪曲。1780年,这个没有任何争议。现在突然出了一个临城,而且临城现在把后边的这个传说已经撕去,要真实地打出赵云故里,牌子也立出来了,书也编出来了。就是说贻误现在人,现在人有的都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正定还是临城,这个事弄的是沸沸扬扬,非常荒唐,可笑。

 

  
 
 
 
 
 
 
 

上图为正定赵云石像

三国名将赵云的大名可以说是无人不知,长坂坡单骑救阿斗,百万军中如入无人之境。《三国演义》中的故事虽然有艺术加工的成份,但赵云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人称常山赵子龙。这里的常山,就指的是他的籍贯,常山真定,据历史考证,在今天河北石家庄往南的正定县一带。所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正定作为赵云故里的地位从来没有被质疑过,并且当地还认为,自己有不少物证支持这个观点。

在正定县,处处都能看到与赵云故里相关的痕迹,在对外宣传中,正定的第一张城市名片就是三国子龙故里,县委县政府办公楼对面,是投资850万元于2007年建成的子龙广场,高9.9米的赵子龙塑像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设。

居民:原来是正定府,原来在到那个是常山,就那个时候是赵云,完了以后就改成正定府,正定府正定县。

记者:那有的人说赵云不是你们这儿的人?

老人:不可能,赵云就是俺们正定人。

老大妈:多少年赵云都是正定人,怎么又成了别处了?不是那个南门那儿,不是找那个赵云的故里,在南大门那儿,南门那儿。

根据史料记载,三国名将赵云在公元229年,以80岁左右高龄辞世,安葬于四川大邑县,是历代少见的得以善始善终的名将之一。在后来的1780年之间,虽然对于赵云故里有过一些争议,但临城县从来没有被大家关注过。它现在突然站出来争夺赵云故里的名头,确实让正定县猝不及防。那么,临城又有什么依据把赵云给改了户口呢?

河北省临城县赵云文化研究会会长 路焕京:你看,我们从来没说赵云不是真定人,承认赵云常山真定人,这是三国志说的,作为我们来说,这是从我们掌握的资料,和我们的传说,至少这两段是真的,这块碑肯定是真的,我们都是一代一代传说肯定是真的。

路焕京说,对于三国志中的记载他并不否认,但另一方面,在他小时候起,当地就有赵云是临城人的传说,这是临城县搜集传说后出版的书籍。更关键的是,2005年,临城发掘出了赵云故里石碑。

河北省临城县文物局副局长 张志忠:我们当时也非常激动,也非常兴奋,就是一看到真实的东西了。它不是说我们现在造的,它一看都是古人留下来的,并且是确确实实它上面记载着赵云故里这个记载。

张志忠全程参与了石碑的挖掘,这就是那块石碑,石碑为青石质,中间正文阴刻隶书,“汉顺平侯赵云故里”,立碑时间是清光绪戊戌,也就是公元1898年,比正定县所存石碑要晚36年,立碑人是当时的正定镇总兵和盐运使两人,职务高于正定县的立碑人。而这张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临城县地图显示,这块石碑原来就立于临城境内。

张志忠:考古学上讲,确定赵云就是临城或者就是正定还缺乏比较真实的证据,就是实实在在的证据都缺乏,但是毕竟在清朝,它都有这个赵云之争。正定立碑在先,反过来临城立碑在后,但是临城立碑恰恰是正定的上级立的,这就说在当时肯定都有这么一个争议,有一部分人认为这个不在正定,在临城,要不他不会去立这个碑的。

张志忠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有专业人员提出过赵云故里在临城的观点,只是反响不大。而从考古学角度推测,也许在清代关于赵云故里就有过争议,但由于临城县的县志缺失,很难进一步调查取证。除了赵云的传说和这块石碑外,在临城县澄底村,还存在着一座疑似“赵云墓”。

路焕京:这土冢就是赵云墓,但是这个赵云墓按记载是四川的大邑县,但是临城为什么有赵云墓?有两种说法。一个就说赵云后人在战争状态结束以后,按照他老人家的遗嘱现在把尸骨遗骸运回来,然后就葬在澄底附近,做了几十个大土冢,同时有几十副棺材,然后同一天出殡都到天黑才下葬,但是几十个里头公认这一个是比较准确的是赵云墓。另一个说法,赵云死了以后,家人,老家是这的,家人为了纪念他,埋了衣冠冢,现在哪的说法都是传说,不太具体。

这座临城宣称的赵云墓位于一条干涸的河流边,墓旁没有任何标识。墓地高约十米,占地面积近千平方米,张志忠和路焕京告诉记者,在这曾发现多处盗洞,侧面的封土也是盗墓者挖开的,封土显示,这应该是一座汉代墓,墓葬是否完好还不清楚。当地传说,赵云后人在这里建起了多处墓穴,经过他们走访推测,这座墓应该是真正的赵云墓。

记者:咱们现在说它是赵云墓主要依据是老百姓的传说?

路焕京:还是传说。

记者:文字记载有没有?

路焕京:至少目前还没见到。

然而根据记载,赵云于公元229年去世后,安葬在了四川省大邑县,并且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史学家的公认,那么临城县有什么依据仅凭民间传说就认定这才是真正的赵云墓呢?

路焕京:人死了以后也可以埋到那个地方,有的可能真是骸骨,有的可能是衣冠冢,有的可能骸骨埋到这儿又迁到那,这个都有可能。所以说不要把这个,一口气都要把别人封杀封死,老子天下第一惟我独尊,那个我觉得没有必要,现在都自己踏踏实实做点工作,不要吵,我是这个观点。

路焕京说,就是依据这些传说,他们在2009年5月向河北省文化厅递交了申请,2009年6月8日,河北省公布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临城赵云故里传说入选。

河北省临城县教文体局副局长 牛志峰:我跟你说,什么叫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他在正定中,他在正定,他看不到临城,他确实没有这个眼光,看不到,临城的传说比它多得多,他不知道他不理解,以为…都是理解,曲解,确实有点曲解,我们站在我们本县的角度,站在民族文化发扬光大这个角度,保护这个是无可非议的,任何人的攻击都是徒劳的,确实这样,确实徒劳。

牛志峰说,临城申报的是赵云故里传说,从发扬光大民族文化角度来说,无可非议。而对于正定县拥有的关于赵云故里的证据,临城县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河北省临城县文物局副局长 张志忠:这个东西,上面没有刻字,那个形状也不可能是三国时期的,那个槽,就是从文物上讲,它都不会是那个时期的,它(本期)文物,不是早期的,也就说它这个时间也应该是在清代。

路焕京告诉记者,虽然对于赵云的故里,《三国志》上有明确记载,但这并不等于赵云就没有可能是临城人。

路焕京:至于他赵云是生在这儿,然后到了正定,是青年时期到了正定,或者是某种原因到了正定,从正定往外走,还是从这儿往外走,那都是谜,那不好说,正定也可以找正定的证据,正定反正我知道《三国志》记的常山正定人,这肯定是,他就是主要是这点,常山正定人,正定是真正的延续,这个咱也知道,我们从来没有想否定正定。

临城县教文体局副局长牛志峰说,他们在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前并没有与正定县进行过沟通,对现在正定的反应也并不在意。

牛志峰:那个赵子龙是空穴来风那种赵子龙,跟我们赵子龙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说我们要打造我们自己的赵子龙,他可以打造他的赵子龙,他的赵子龙可攻击别人,是他的赵子龙,我们的赵子龙,老老实实干工作,不追求功名。

 

 
 
 
 
 
 
 

上图为正定石碑

正定与临城的这场赵云故里之争,现在已经不仅仅只停留在口水战的阶段。正定县今年启动了“赵云故居”项目,规划占地30亩,而临城县也出台了一份招商方案,计划在3到5年内修建一座占地几百亩、投资数千万的“赵云文化主题公园”。

河北省的两个县石家庄市的正定县、邢台市的临城县,围绕究竟谁才是赵云故里的争论不断升级,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正定县始终强调自己并不是在争夺,而是在保卫自己的权益。临城县在挖掘出赵云故里碑后,虽然申报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赵云故里传说,但在宣传中却有意无意略去了传说,并且围绕赵云故里做起了经济文章。

在临城县采访时,记者看到了这样一面醒目的广告牌“邢瓷故里,生态临城,赵云故乡,水墨乡居。” 临城县还把赵云故乡这张新名片编进了县歌。

路焕京:宣传了,也有点宣传,这几年也有,所以说这个东西并不是现在才想起来,说赵云是临城人,不是他说那么简单,其实说起来早就源远流长了,只是现在他已经重视。

那么当地的居民们对于赵云故里在临城又了解多少呢?

村民:一千多年来,都知道,都说过这事,赵云是这的,原来讲赵云,赵家不都在这村上住。

村民:听说过这个赵云墓。

记者:老人怎么说?

村民:都跟我说过赵云是咱这的。

村民:最初认为赵云是真定 正定 我小的时候听说 现在又听说是临城 我也弄不清 究竟是哪的人 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是专家 他们说什么听什么 张云李云也好 弄这个干什么 有什么意思

我们看到,河北省的两个县石家庄市的正定县、邢台市的临城县,围绕究竟谁才是赵云故里的争论不断升级,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正定县始终强调自己并不是在争夺,而是在保卫自己的权益。临城县在挖掘出赵云故里碑后,虽然申报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赵云故里传说,但在宣传中却有意无意略去了传说,并且围绕赵云故里做起了经济文章。

路焕京:这个光吵是哪的人没有意义,你说是正定人是临城人没有意义,关键你有个平台怎么接上赵云文化,然后有一些设施,对旅游,对旅游肯定是有利的,对旅游经济肯定是有促进,人多了经济就提升的,要是单纯的说,就是哪个地方人,我觉得意义不大,关键你得怎么运作。

在河北省临城县采访期间,接受采访的相关人员一直对记者强调,争论赵云到底是哪里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为临城的发展服务。在临城县教文体局,记者见到了这份赵云文化主题公园旅游区总体规划图,记者注意到,这份规划图完成日期是2009年1月,而临城县赵云故里传说申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间是2009年6月,也就是说,在被确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前,临城已经确定了要打赵云这张牌。

路焕京:最终这个打这个口水仗,没有什么意义,是吧?没有意义,最后做一下这个实体的这个东西,让这个本县的人也好,外地人也好,这个这个来看一看,了解了解这个弘扬弘扬赵云问题,对对,都欢迎,是吧,打口水仗,打两天都没劲了,唠叨了,没用。挖掘古人是为今人服务。

在这份规划图上记者注意到,虽然只有无法求证的口头传说,但规划图还是把只能称作疑似赵云墓的墓葬直接定性为赵云墓,并且在旁边安排了神道、赵氏祠、赵云雕塑群、赵云文化长廊等建筑。并且设计了长坂坡、八卦阵、三国军营区等一系列主题景观。

路焕京:那边就到那公路,北边基本上以河为界到这个地方,西边就在这个山冈上往这儿有200多米,大概下来总的面积,东西有400米,南北500到600米,大概400亩地这个样子。规划现在最高的山包上树一个赵云的塑像,雕像搁那儿。然后把赵云墓整修以后在这儿做个广场,前边赵云庙,祠堂、庙一些三国文化的设施。

路焕京说,根据规划,这里共有两期工程,总共占地四百亩,投资一亿元左右。政府部门负责提供通水通电道路平整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具体实施则通过吸引外来投资落实。路焕京透露,目前已经有客商与他们进行了前期接触,具体细节还在落实当中。

路焕京:使赵云故里这个传说更有一个平台,人们要想来看看有一个地方可以看,再一个至少是一个非常好的旅游景点,因为这边再往西走一公里都是崆山白云洞,再走四公里是歧山湖,再走六七公里是天台山,再走20多公里就蝎子沟风景区,所以说这跟其他的旅游区都连成一片,至少是个很好的旅游景点。再就是说,昨天说到的临城旅游文化中,人文景观比较少,打造一个好的人文景观,为临城的经济发展带一点人气,这估计是会有一定的作用。

路焕京告诉记者,选择目前这个地方做为赵云文化主题公园园区,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有这座目前还无法证实的赵云墓,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这里和当地几处主要自然风景区处于同一交通线上,主题公园建成后,将和临城县邢瓷博物馆、崆山天然溶洞等景区组合,形成旅游园区。然而对于这个赵云文化主题公园,正定县相关人员指出,临城县目前还是国家级贫困县,打造这样的项目未必合适。

河北省正定县文物旅游局局长 安波:我觉得嘛,好多地方为了争名人,他不是为了发展地方,有的是讲劳民伤财,你比如现在就是临城,你弄个300亩的公园,300亩多少地,多少价值,你这300亩,怎么批下来的,你为啥弄的300米,弄三亩,两亩不能,能做吗?能纪念他吗?为什么能300亩呢,这就是一种炒作,我这么做怎么着,劳民伤财是不要办,你虽说你办了,老百姓非恨你不行。

路焕京:谢谢谢谢,我只能说谢谢他。

记者:为什么说只能谢谢他呢?

路焕京:谢谢他关心我们。

记者:你不担心这种局面出现?

路焕京:我们不希望这种局面出现,我们这样做肯定还有一个论证的过程,还有论证的过程。

就在临城县筹备上马赵云主题文化公园的同时,4月28号,正定县也启动了赵云故居建设项目。当地负责人介绍说,赵云故居主要目地用于纪念展示,这个项目早有动议,只是临城抢夺赵云故里的做法加速了项目启动进程,项目投资全部来自民间。

安波:现在我给你说吧,实打实我给你说,一个那个我们现在有民间融资的,一个是现在好多大概是,就是民间资本,是吧,有好多企业家也好,说自己想办法融资建这个,到底花多少钱,现在我大概还没有预算。

临城县赵云文化研究会会长路焕京告诉记者,对于正定县启动赵云故居建设,临城并不在意,他们甚至还希望四川的大邑县也加入到赵云文化的挖掘当中来。

路焕京:挖掘弘扬赵云文化,大家都来做不更好吗?临城也做,正定也做,甚至其他包括都可以做,大家都来做,对挖掘民族文化肯定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包括刚才说,如果今天电视播了以后,恐怕四川也就很感兴趣了,四川的大邑县可能会重新整修赵云墓,本身是好事,我们做到双赢,肯定是双赢,绝对是好事,所以希望临城、正定包括四川大邑,都能够静下心来,认真做点赵云文化方面挖掘工作,共同把这个平台运作好。

而对于路焕京的提议,河北省赵子龙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武威振却毫不犹豫地表示反对。

武威振:比如说赵云的传说,他怎么了都行,我们也赞成,也爱给他合作,但是唯独这个故里不能合作,因为故里只有一处,你怎么合作,比方说你是北京人,某一个地方人也跟你合作,咱们共同享受这个文化,那行吗?你同意不?把你说成两个地方,因为你出生只有一处,是吧?如果这个那个常山,也跟孔子老家的合作一半,说这也是,这也是孔子故里,跟那个曲阜合作,你问问曲阜同意不,他要同意,我们就同意。

于这场由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引发的争议,河北省文化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两个县之间的事情,文化部门不会过问。然而,河北省赵子龙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原河北省文化厅厅长李九元表示,在名人故里已得到公认的前提下,再对所谓的名人故里传说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本身就是在人为制造混乱,也暴露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认定方面存在缺陷。

北省赵子龙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原河北省文化厅厅长李九元:历史人物不是孟姜女,不一样,制造混乱。

记者在临城县了解到,眼下临城县还在继续努力,将把赵云故里传说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申报。

牛志峰:文化厅还叫我们继续申报国家级,他没有理由阻挡我们申报国家级。

记者:就是这个,赵云这个?

牛志峰:仍然还继续申报。

记者:是准备中还是?

牛志峰:两年一报,该报的时候我们还报,他必须批,这是我们的义务。

半小时观察:不是爱文物,而是爱名人效应

地方政府希望通过名人效应拉动旅游收入,从用意来说无可厚非。但一些急功近利的做法却值得反思。围绕着正定和临城之间的赵云故里争夺战,我也特意查了一下这两个地方的文物保护现状。发现了两条很有意思的新闻,一是今年的3月,有媒体报道说位于正定县的中华民国总理王士珍的故居被承包给私人,正在被改造成饭店。王士珍就是正定县人,他的故居早在1982年就被正定县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但记者看到,现在这个两重四合院正大规模装修,有的房间成了厨房操作间;有的房间立起了隔断墙,准备做饭店雅间。当地的文物保护部门承认这里确实被承包出去开饭店了。还有一条新闻关于临城。临城县有一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普利寺塔,但是这个文物的重点保护区里还有不少地方被民房和企业占用,原因当地的文物保护部门缺钱改造这里的环境。看到正定和临城都在大手笔地投入资金争夺赵云故里,我真是禁不住为王士珍故居和普利寺塔叹息,谁让你们没有名人效应呢?

(来源: 央视《经济半小时》)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