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美国公司在南沙为中国默默孤独站岗18年-文史广讯-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一家美国公司在南沙为中国默默孤独站岗18年

于 2010/10/14 7:34:16 发表  文史广讯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2010年10月12日 13:48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曾母暗沙附近的“九段线”之内的海域上,十几座石油钻井平台密集地排列着,它们都属于马来西亚。(中国国家地理 摄影/单之蔷)

里斯通是美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这家公司很早就介入了南海的石油开发,先是在菲律宾获得了两个石油合同,由此对南海的石油地质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们推断南海的万安西盆地具有非常可观的石油蕴藏量和诱人的商业开发前景。

起初,克里斯通公司以为那个区域属于越南。后来请了一些专家去马尼拉、吉隆坡、科伦坡、夏威夷等地的图书馆查阅了大量资料,又经过与公司法律顾问的讨论,最后大家一直认为这块海域的管辖权属于中国,因此他们找到了中国。

“我看了中国沿海的所有石油构造,我觉得最好的就是这个块区——‘万安北—21’。这里可以和波斯湾媲美。”克里斯通总裁汤姆森说。

1992年5月8日,克里斯通能源公司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签订了“‘万安北—21’石油开发合同”:我们在南海划给他们一个区块,面积有2.5万平方公里,允许他们在这个区块内找油。

听到这里,我在想:这个合同的意义十分重大,一家美国公司在南沙找油为什么要来找中国授权?他们为什么不去找越南,不去找马来西亚,不去找其他国家?不就是承认南沙是我们中国的嘛。克里斯通公司应该说是中国人的朋友,立场与我们一致,这样的外国朋友是难得的。这个合同只要执行了,不仅是向世界宣示我们在南沙的主权,而且也表明了南沙属于我们是得到世界承认的。

1992年5月22日,中国政府正式批准了这个合同,并且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签字仪式。这也是我国在南沙群岛海域第一个石油合同。

那么,后来这个合同命运如何呢?当时执行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赵岩在电话里对我说:“1993年4月13日,克里斯通公司租赁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勘探船‘实验2号’正在合同区进行地震波勘探作业,忽然海面上出现了越南的五艘武装船只,围住了我们,他们用高音喇叭喊话,说我们进入了越南的领海,让我们撤出,否则一切后果自负。我看到那些船上都架着机枪,气氛紧张,好像对方随时可能开枪。但我们没有撤离,一直坚持着。每天24小时值班,就是不撤离。就这样对峙了三天三夜。后来接到上级指示,我们才撤离。”

 
 

点击进入下一页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马来西亚就对南海的石油进行勘探开采。图为该海域上石油井架的夜景,井架上的灯火彻夜不息,石油开采一片热火朝天。(中国国家地理 摄影/单之蔷)

赵岩说:“没想到这一撤就是18年。从此中国石油人的身影就再也没有在南沙附近的海域出现。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如果我们坚持作业,把那一千公里的地震波测量做了,那么南海的石油形势可能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18年过去了,克里斯通早已被美国另一家名为奔腾的石油公司兼并,但始终没有放弃“万安 北—21”合同。虽然他们没有在这里开展任何工作,但原因不在他们。

“他们反对越南在这块地方的任何招标,所以直到现在这个区块还保留着,而它的周边已经被越南卖出去了好几个地方。他们为我们在南沙站了18年的岗,放了18年的哨,是他们帮我们守卫着南沙‘万安北—21’区块25000平方公里的海域。因为这份合同的存在,因为他们的坚持,否则那里早就不是我们的了。克里斯通公司是有功于中国的。”赵岩说。

在谈话结束之前,樊先生告诉我:“南沙海域已经有了几十份石油勘探开发合同。属于中国的石油合同只有‘万安北—21’这一份,但已经停滞了十几年。因此重新启动这个项目,是行使和恢复中国在南沙海域主权的最现实选择。”

当我告别樊先生,从高碑店开车回北京,进入北五环,车流滚滚,行驶缓慢。

望着前面一眼看不到头的车流,我在想:什么时候南沙海域能够出现中国的石油勘探船,出现中国的石油钻井平台呢?什么时候中国的石油运输船不是路过南沙群岛,而是从那里出发,满载原油,驶入中国的港湾呢?

 
 

点击进入下一页

南沙群岛蔚蓝色的海面上,飞鱼就像湖边的蜻蜓一样肆意飞舞,甚至会跌到渔船的甲板上来。摄影/吴立新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永暑礁附近,几条身体扁平、黑白相间的蝴蝶鱼用黄色的鳍轻轻划水,它们围绕在这条沉船附近,总是不肯远离。沉船中到底有何秘密?摄影/吴立新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09年5月1日,《中国国家地理》编辑部主编单之蔷、摄影师马宏杰、摄影师吴立新一行,在中国最南端的领土曾母暗沙上放置了编辑部特制的“主权碑”。摄影/吴立新

南沙群岛的珊瑚礁美丽却也脆弱。在南薰礁附近的水下,摄影师吴立新找到了这样一处礁石洞穴。在洋流的冲蚀下,石灰质的珊瑚礁也会形成溶洞,在白天,这些洞穴往往就是鲨鱼的藏匿之所。摄影/吴立新

 
 

点击进入下一页

海葵:粉红色的海葵和红白相间的小丑鱼成为了这次水下摄影的亮点。这是一对互助共生的美丽生灵:小丑鱼也被称为海葵鱼,它帮助海葵引来鱼虾等猎物,并负责清除垃圾,打扫卫生。摄影/吴立新

琼台礁:琼台礁在地图上标注为暗礁区,我们实地考察时却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出露水面的小岛。白色的珊瑚碎块、碎屑堆成了一个低潮时高出水面十余米的小岛,水面下则是五彩缤纷的珊瑚世界。最重要的是,这个琼台礁也许就是中国的最南端——有陆地的最南端。摄影/吴立新

 
 

点击进入下一页

“海监83”船航行在美丽的曾母暗沙洋面上(现代舰船图片)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中国海监船在曾母暗沙投放主权碑连续镜头(现代舰船图片)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马来西亚在南沙海域非法建设的石油平台(资料图)

 
 

点击进入下一页

“海监81” 船附近,一座现代化的外国石油平台高高地矗立在蓝色的海面上。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马来西亚石油平台附近巡弋的“丹绒”号护卫船

 
 

点击进入下一页

“海监81” 船附近,一座现代化的外国石油平台高高地矗立在蓝色的海面上。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马来西亚石油平台附近巡弋的“丹绒”号护卫船

 
 

越南在南沙建立的哨所(资料图)

 
 

图为马来西亚侵占的南沙群岛弹丸礁。在马来西亚的大力填海建设下,原先的小礁盘变成了如今南沙的第三大岛。(资料图)

 
撰文/单之蔷 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0年10月“海洋中国”专辑)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