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年国民政府推行阳历:不过阳历年就是反革命-知识天地-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1929年国民政府推行阳历:不过阳历年就是反革命

于 2013/1/8 21:12:37 发表  知识天地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2013年01月07日 14:21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任大猛 :

 

1929年1月1日,湖南《国民日报》发表《废除旧历过新年》的言论。

文/任大猛 图/徐晖铭

中国人使用老皇历,据说有四千年历史。然而,从一九二九年开始,当时国民政府想一夜之间在全国各地推行国际上通用的阳历,改变中国人过年旧俗,这样的目的能达到吗?

至少在长沙,虽然推行了阳历,仍然是“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长沙人最爱的还是过传统的中国年。

“不过阳历年,就是反革命”,

这顶“帽子”好吓人

1929年、1930年、1931年元旦,长沙人响应当时国民政府号召,不过旧历年,改过阳历元旦新年。

这三年的元旦,长沙城内闹得轰轰烈烈。长沙两份主流的日报湖南《国民日报》和长沙《大公报》不惜篇幅宣传:使用阳历就是继承开创民国革命先驱孙中山的遗志;使用国际上通行的阳历,就是与国际接轨;中国过去之所以不强大,就是因为使用了迷信的阴历,现在使用阳历作为国历,中国从此走上世界富强之路……

旧历(即阴历)宣布废除了,新年庆祝活动在阳历1月1日举行,1月1日至1月3日连续放年假三天,湖南省政府甚至对外开放,允许市民前往参观。

长沙城内不断出现新人新事,这三年的新年元旦,省政府都要搭起松柏牌坊,上有“庆祝元旦”的字样,省政府必定举行庆祝大会,晚上有提灯游行,而长沙各处商店响应号召,“庆祝新年,休业三天”,在商业街市中制造了新年节日氛围。

在长沙一些私人公馆中,政府要人和公务员举行私宴,庆贺新年。1930年元旦,长沙著名新闻记者萧石朋和萧石勋两兄弟,于元旦晚间在永庆街(今都正街)松园私邸,设宴庆祝新年,参加者多新闻界同人,“觥筹交错,只到漏更三点,方宾主尽欢而散。”

与这喜庆气氛相伴的是,如果坐到当年的电影院。在电影放映前,一定会播一段标语,屏幕上打出“不过阳历年,就是反革命”的标语。类似标语也贴在长沙街头,这样一顶“大帽子”一定会让今天穿越到那个时代的人,吓一大跳。当年在全国推行阳历,采取的是运动的方式。

其时张学良决定在东北易帜,中国将取得名义上的统一。推行国历运动,在阳历元旦过年,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展开的。

1928年底,当时一些知识分子认为只要人们普遍采用阳历,帝王专制的思想就能绝灭。同理,新旧历并用,即阴阳合历,也不能存在,因为阴阳合历,其实质就是“军阀假共和之名,行专制之实”的一种象征。

显然,当年一些知识分子过于看重历法,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了,甚至上纲上线到政治的高度。当年废除旧历,推行新历即以阳历为国历的运动,有些过激。当年长沙报纸上常可看到这样一种言论:

“应当责成各地方团体及团局,收缴民间一切旧历书,或当众烧毁,或呈缴官厅鉴核烧毁,如除鸦片毒一样,自可灭绝旧历废物。”

激进的长沙报人撰文称

“正月初一是一个腐化的名词”

为改变大家过阴历旧年的习惯,一些激进的长沙人一直在积极行动。从湖南省政府层面来说,在阳历元旦前后,政府举行热烈庆祝活动,要求商家按阳历月底年末结账,不承认除夕、端午、中秋三大旧节、严厉禁止印卖旧皇历等。

其时,长沙城内一些“知识精英”充当“推行国历运动,改良风俗”的急先锋。1929年1月1日起,湖南《国民日报》报社同人决定,该报要在全国率先删除报眉上的阴历,只标注阳历。当年,全国约千余份日报,从1929年元旦开始就删掉阴历的除湖南《国民日报》外,仅上海《民国日报》一家。其时,南京政府还未确定彻底废除旧历。

等到南京政府下令,废除旧历,推行国历(阳历),长沙报人为表明实施阳历的决心,湖南《国民日报》决定在1929年新春佳节期间,决不休刊。当时国内绝大部分报纸过节休刊,国内国际消息来源枯竭,但湖南《国民日报》仍在传统年节期间,继续每天发行报纸。

长沙著名报人黄性一称,对总理(指孙中山)所颁国历,一些人阳奉阴违,如果以古例今,是可以定为反革命罪行。他把旧历年正月初一,顺手就“定名曰‘反革命’的元旦”。

著名副刊编辑二郎神在“国民公园”副刊撰文说,“正月初一是一个腐化的名词,国历(阳历)只有1月1日,没有什么正月初一。正月初一是旧历的象征,也就是阴历的灵魂,擒贼先擒王,要废除旧历,非打倒正月初一不可。”

不过,在推行国历运动风头最健的1929年、1930年、1931年间,长沙农历年节,仍然相当热闹。有报人自己也承认,推行新历固然费了力,“然而结果只落得等于零。细究其中的症结所在,简单说就是,宣传功夫做得太少了,一般民众,不懂得改用国历的好处。”其实这与宣传工作做得到不到位完全无关。因为过年,就是中国人的一种传统习俗,几年之间,想一下子改变几千年来的习俗,哪有这么容易。

1930年1月31日,“废历元旦”,即农历新年初一,湖南省主席何键“为历行国历,打破废历过年习惯起见,特于早八时许,乘汽车到省府,照常办公。近11时许出府,至于各机关人员虽均照常签到,但因事实上无公可办,故散值甚早。”

但一般市民却是热热闹闹过新年。长沙乡间比城市热闹,“没一家不是筹备香纸蜡烛,高贴那鲜红的大春联”。

长沙城在1930年初的大年初一,政府管控较严,但城内市民仍然在热热闹闹过年。其中玉泉山、定湘王庙、娘娘庙、天符庙在大年初一早上极其热闹。只是往年商家及住户为庆祝废历新年,每自正月元旦日起,至元宵夜止,多打过年锣鼓,庆祝废历新年。不论能打成何种曲牌,及不成调之“乱顿姜”(原注:长沙土语,谓乱打锣鼓,毫无名堂也),更不顾及,是否妨碍别人安宁,总以打热闹为得意。在1930年1月31日,因为管控,全市暂未出现此种锣鼓嘈杂声。

长沙主要闹市区南正街、司门口、八角亭、老照壁、府正街等处,仅三户商家照常营业,它们是府正街怡隆祥南货号及同街的公和永钱店,与老照壁天然阁三家。而代表新文化的书业,除南正街的商务印书馆及府正街的广雅书局两家照常营业外,其余虽鼎鼎大名的中华书局,均一律闭门过年。长沙钱业托故休假,各钱号门上贴红纸条“春节结账,休业五天”。而政府对于过农历年,稍一放松,长沙街道即鞭炮连天,红男绿女络绎于途。从大年初二开始,新坡子街等处,锣鼓之声,不绝于耳,“令人闻之,不禁于推行国历之前途,为之三叹。”

省主席何键发表演讲,

主张“阴历实际上是中国的国历”

1933年,即整整80年前,长沙推行国历运动已渐渐趋于放松的状态。1933年1月26日,三年前庆贺阳历元旦、在都正街举办私人宴会的名记者萧石勋,在报纸上撰文感叹:“今天是废历大年初一。奉行国历的声浪,已经不知高唱了若干年,可是结果呢,命令自命令,事实自事实,你过你的国历年,我过我的废历年。国历新年是白字黑纸上的,废历新年是上下一致的。”

1934年2月13日,政府对于民间过阴历年,开始明确表示不加干涉。当年报纸记载,长沙人“趁此废历新春,仍沿旧习,大肆铺张”,“花鼓龙灯五光十色,财神赌鬼此出彼进。”但为了移风易俗,当时警局仍规定“严禁牌赌”,“蚌壳淫戏从严查禁,龙灯狮舞至旧历元宵晚截止”。

1935年2月4日,废历大年初一,湖南省主席何键发表纪念周讲话,向公众演讲说,“阴历就是夏历,在实际上讲,确系中国真正、固有的国历。而称阳历为国历,实则起于罗马,是一个真正的洋历,因世界交通,各国多数采用的关系,中国亦从而袭用之,时势使然,本无不可。但必称阳历为国历,则名不正。凡国家一切措施,均要首先注意正名。论语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阳历既经中央明令适用,而仍当称之阳历,不可名之为国历。今世界各强国,决不是因行阳历而强,我们中国亦决非因行阴历而弱。如阳历合天便民,我们采用之,万不可泥,如阴历果优于阳历,何不乘此各国人士研究历法之际,请其研究,倘得采而用之,则国际上之荣誉之地位亦当使国人兴奋多矣。”

何键称:“阴历陋习,应加革除,湘省年来在政府方面固然是遵从中央命令极力提倡阳历,而民间因习惯上使用阴历,因人民终日勤劳,可以乘此废历年节稍资休息,不过在历来阴历年节休息期间,有些人不知从事正当娱乐,而喜作各种不良的嬉戏,实属一种最不好的现象,本年阴历年关期中,凡属赌钱打牌以及一切不良陋习,一律严禁。以维地方治安。”

旧历新年,在1936年已经取得国人的共识,中国人开始大大方方过起自己的春节。国民党要人,“海归派”陈立夫,当年就提出应以中国固有的一切风俗 详加研究,而于含有善良的风俗 仍予保留,比如中国过阴历年就是应保留的一项。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