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年说猴:《诗经》有涉猴诗句 猴戏已走向世界-知识天地-辽阳文史网 - 梁戈峰

 猴年说猴:《诗经》有涉猴诗句 猴戏已走向世界

于 2016/2/9 16:48:22 发表  知识天地  浏览( )  评论( )  收藏这篇文章

 凤凰网20160207 08:01新京报:

      送走未羊,迎来申猴。按阴阳五行之说,申属金,自古以来,猴常常被誉为金猴。在中国,猴子可以引起无限的联想,从聪明到愚蠢,从褒扬到贬抑,从民俗到艺术,从诗歌到小说,几乎各种形象皆备,孙悟空这样的文学形象更是妇孺皆知。中国现代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曾创作过一首诗《变个孙悟空》——“变吧!变吧!变个孙悟空,漂洋过海访师宗学得本领何处用?揭起革命旗儿闹天宫,颇能代表中国人对这只孙猴子的喜爱。
其实,猴在中国文化中的内涵极为丰富——它是滑稽惊险的猴戏表演的主角;受它的行为动作启发,猴拳与猴戏等类的体育项目由此产生;在一些民间信仰观念中,猴既是保佑人们生生不息、平安幸福的始祖或一般神灵,又是具有驱邪攘灾、避瘟逐疫等神奇力量的灵物;它常常与其他传统的民族吉祥物一起,构成人们表达增福益寿、富贵封侯愿望的祥瑞象征……中国人对猴子的喜爱,反映在艺术生活的方方面面。
 

文学

 

猴诗

浩瀚诗海中,有不少咏猴的诗句。
在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就有涉及猴的诗句:毋教猱升木,如涂涂附。君子有徽猷,小人与属。”(《小雅·角弓》)这四句诗,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不要教猴子爬树,像用泥来涂附。君子有美德,小人要来依附。尽管这不是专门咏猴的,但它是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最早涉及猴的诗句,而且由此派生出成语教猱升木
魏武帝曹操有沐猴而冠带,知小而谋强”(《薤露行》)的诗,前一句系直接引用成语沐猴而冠。魏文帝曹丕有野雉群雊,猴猿相追”(《善哉行》上山采薇)之句,后一句描写猴猿相互追逐戏耍的情景,虽仅有四字,却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
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有流波激清响,猴猿临岸吟”(《七哀诗三首》其二)的诗句,写猴猿临岸吟,以水声加以衬托,隐含一个字,令人如闻其声。西晋诗人刘琨的诗句麋鹿游我前,猨猴戏我侧”(《扶风歌》),后一句写猿猴之行为——“戏我侧,让人如见其态,也突出了猿猴与的亲近融洽。
唐诗中咏猴的诗句、篇章为数众多。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与著名诗人韩愈、杜牧、李商隐等均有咏猴的诗篇或诗句。其中,杜甫的《猿》,杜牧的《猿》、《伤猿》,周朴的《咏猿》等都是名副其实的咏猴诗作。
相比较杜甫和李白,周朴其人其诗并不为人所知,但其《咏猿》通篇可谓咏猴佳作。此诗是一首七言绝句:生在巫山更向西,不知何事到巴溪。中宵为忆秋云伴,遥隔朱门向月啼。诗中交代了猿的出生之地、迁徙之处,写半夜时分,猿因忆念秋云伴遥隔朱门向月啼的情景,既写其行,又状其声,还传其情。

宋代及以后,颇具特色的猴诗有: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疗饥摘山果,击磬烦岭猿”(《清远峡四首》其四)入山无路出无门,鸟语猿声更断魂”(《过五里迳三首》其三)岳麓猿声里,湘流雁影边”(《送丁子章将漕湖南三首》其一);金代著名诗人元好问的摩围可望不可到,青壁无梯猿叫绝”(《下黄榆岭》);元代诗人陈孚的野猿忽跃去,滴下露千点”(《飞来峰》);明代诗人安磬的峭壁断崖无鸟过,古藤昏树有猨哀”(《峡中》),皇甫涍的猨鸣鹤以怨,岁暮何远为?”(《秋夜忆山中》);清代诗人曹申吉的偶向潇湘听断猿,斑斑千载泣龙孙”(《楚南》),王汝骧的哀猿数声叫,客子双袖血”(《黄牛峡》)等等。

 

链接

古典诗歌中的猿声
大自然中的猿与猴原本是有区别的,猿属长臂猿类,猴则归猕猴类,但两者均被列入灵长目。字文体性强,有诗意,故文人称猴为,而的称谓是白话,属俗语。在中国的民俗观念中,猿即猴,猴即猿。
追溯文学史上猿声之起源,当推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东晋《宜都山川记》中,也曾提到巴东三峡,猿鸣甚悲,泪沾衣。自古以来,长江三峡两岸,多为野猿栖息之地。夜间泛舟往返于江中的文人游子,常闻猿的凄厉叫声,触景生情,写出了不少与猿啸有关的诗句。
唐诗中,有《早发白帝城》(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重送裴郎中贬吉州》(刘长卿)猿啼客散暮江头,人自伤心水自流。同作逐臣君更远,青山万里一孤舟。《夜发袁江寄李颍川刘侍御》(戴叔伦)半夜回舟入楚乡,月明山水共苍苍。孤猿更叫秋风里,不是愁人亦断肠。《猿》(杜牧)月白烟青水暗流,孤猿衔恨叫中秋。三声欲断疑肠断,饶是少年须白头。此外,李白的《秋浦歌》、杜甫的《从人觅小胡孙许寄》、梁沈约的《石塘濑听猿》、陈萧的《赋得夜猿啼》等诗篇,均由猿声的悲鸣,产生出诗人的百感交集,联想到仕途的坎坷失意和世态炎凉。
 

猴的小说

在中国古典小说的世界里,猴子以其拙朴的面孔和蕴含的丰富古代社会人文信息而颇受瞩目。
在志怪小说开始繁盛的两汉,古人对猿猴已有明确的区分和文字描述。如东汉《白虎通》书中云:猴,侯也。见人设食伏机,则凭高四望,善侯者也。猴好拭面如沐,故谓之沐()。状如人,眼如愁胡而颊陷有赚。腹无脾,以行消食,尻无毛而尾短,手足如人亦能竖行,声嗝嗝若咳,孕五月生,生子多浴于涧,其性噪:动害物。
对于猿,东汉杂史小说《吴越春秋》里已有猿化人的故事记载。故事中善剑的越女,道逢老人,自称袁公,为观越女剑术而出手相试,结果袁公斗败,飞上树,化为白猿
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讲述了一则断肠猿的故事:当年,桓公(即东晋大将军桓温)率兵进入蜀地,至长江三峡,部队中有人在江岸上逮到猿子”(小猿),那只母猿则沿着江岸追逐,一路哀号,行百余里不去,最终跳入船上,气绝而亡。人们剖开母猿的腹部,只见其肠已因过度悲痛而断成一寸一寸的。桓公闻之,怒,当即下令将那个逮到猿子的手下黜免了。在刘义庆的笔下,母猿成为爱子如命的慈母,其悲惨遭遇令人唏嘘。
在唐代,猴小说替它拉开传奇创作的序幕。初唐为数不多的传奇代表作有《白猿传》、《古镜记》等,在这两篇小说里,猴皆因兴妖作怪而被人降服。全篇写猴的《白猿传》,其故事梗概为:梁时,欧阳纥率军略地至南方长乐,当深入溪洞之际,他的美妾被白猿精劫持而去。纥四处寻访,后在一装饰摆设豪华的洞内发现白猿精,遂与洞内数十个被劫持的美妇设计将猿杀死,但其妾回家后却受孕而生一子,状酷肖猿精。这个走进传奇时代里的猴子,妖气十足。
作为生肖的猴为何与十二地支的相对应?唐人李公佐所著传奇《谢小娥传》中的一些细节,生动地表现了的关系。该传奇说的是谢小娥的公公与丈夫外出经商时被人杀害,公公和丈夫都托梦给小娥,以谜语形式说出杀害自己的凶手姓名,公公说的是:杀我者,车中猴,门东草。小娥不解其意,四处打听,后遇李公佐,他解开了这个谜:车中猴者,申也;门东草者,兰也……杀汝父者,申兰……”
从唐传奇往后,猿猴的地位经历了一次历史性的文化提升。晚唐著名的《裴硎传奇》集,开卷第一篇题为孙恪遇猿。故事写孙恪科场失意,游于洛阳,偶遇美貌的袁氏,后两人共同生活余年,养育一双儿女,十分美满,却不料在一次举家迁移的途中,袁氏故地重游,触景生情,化猿身而归迹于山林。另一篇见载于《宣室志》,也是叙说一位由猿变化的美妇一段不得已的人世因缘。两篇小说都以猿的归家作为故事中心,而归家的感怀究竟是猿,还是处于颓世的文人自己呢?世道动乱,猿便是唐小说中表达家园眷恋之情的最佳寄托物。
唐以后,古代小说中的猴主要活跃在属于市民文化的通俗小说世界。宋平话《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里,猴尚化身为白衣秀士,与白猿之白衣曳杖,拥妇人出的装扮遥遥呼应。到了明代,吴承恩的《西游记》塑造了神猴孙悟空的形象。孙悟空由石化成神猴拜师后神通广大,会七十二般变化。他大闹天宫,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后来与猪八戒、沙和尚一道护送唐僧去西天取经,一路斩妖除魔,历经八十一难,终成正果。如今,神猴孙悟空的形象在中国早已家喻户晓。
 

艺术

 

猴戏

在戏剧舞台上,猴戏素为人们津津乐道。猴戏多取材于神话小说《西游记》,在中国各地的地方戏曲中屡见不鲜。据说早在唐代就有白猿献寿”(又称白猿救母”)之类的猴戏,故事源于晋人葛洪的《抱朴子》和唐人的《续江氏传》。剧情大意是:云蒙山白猿之母病重不起,白猿往孙膑桃园偷桃,被孙膑捉住。白猿跪地泣告母病思桃,孙膑怜动物尚知孝母,乃赠桃放白猿归山,猿母食桃后竟病愈,白猿为报救母之恩,乃将洞中所藏兵书献给孙膑,后孙膑终成齐国一代名将。
元明以后,尤其是清代,猴戏大量出现,如京剧《花果山》,剧情写美猴王在花果山起义,自封齐天大圣,玉帝大怒,先遣托塔李天王前往平叛,却被孙悟空打得落花流水,复派二郎神将孙猴子捉拿回宫。《闹龙宫》又名《水帘洞》,剧情写孙猴子在花果山称王,因手中缺少得力兵器,便潜入东海找东海龙王索取,大闹龙宫,最终夺得定海神针”(金箍棒),《闹龙宫》在川剧中又称《五行柱》。还有一出猴戏叫《闹地府》,剧情写孙悟空天不怕、地不怕,竟闹到了阴曹地府的阎王殿,将生死簿全部勾毁,再次闯下大祸。
元明杂剧中还保留有《二郎神锁齐天大圣》的剧目,其内容与《花果山》雷同。《唐三藏西天取经》为连本戏,也是久演不衰的保留剧目。清代以后,除继续保留元、明时期的传统猴戏外,又新增《盘丝洞》、《混元盒》、《金刀阵》、《借扇》等折子戏,情节曲折生动,更加吸引观众。
除京剧外,猴戏在豫剧、徽剧、秦腔、晋剧、河北梆子、清平戏、越调、川剧、吕剧等各地方剧中均占据重要位置。今天,通过电视媒体及各种形式的中外文化交流,猴戏已经走向世界,美猴王的形象已经深入到世界各个角落。
 

猴舞

早在战国及汉代时,就出现了一种沐猴舞,其动作模拟猕猴,以前进后退时曲腰为特点,男女共同表演。汉代民间还出现一种名曰沐猴狗斗舞的滑稽舞踏,动作上模仿猴与狗斗的形态,《汉书·盖宽饶传》:酒酣乐作,长信少府檀长卿起舞,为沐猴与狗斗,坐皆大笑。檀长卿因此被劾奏,罪名曰:以列卿(身份)而沐猴舞,乃失礼不敬。在等级森严的礼教时代,檀长卿以官僚身份去模仿民间的沐猴舞,是被认为有失身份而失礼不敬的。
吐蕃族盛大的跳神祭祀活动中,有一种戴猴面具的舞蹈,主题是歌颂、赞美佛经中的猴王,舞风古朴,节奏明快。无独有偶,居住在湘西地区的苗族,至今仍保留一种民族舞蹈,称猴儿鼓舞。舞蹈系群舞形式,人数不拘,舞者双腿微屈,双手腕垂在胸前(模拟猴子动作),团团围在巨型鼓前,由领舞者击鼓,群起跳跃,抓耳挠腮、相互嬉戏。舞姿有象征猴子倒上树、摘桃子、滚绣球、猴拳技巧等,舞者即兴发挥,舞风诙谐幽默,风格类似杂技。
 

链接

猿乐
日本有一种猿乐,又称申乐,是日本古代流传下来的一种表演。据专家考证,该乐种是在中国8世纪前期,由唐代散乐(杂技)传入日本国后,逐渐演变发展而成为一种以滑稽为特色的祭神舞。猿乐被认为是日本戏剧的源头,后来分别发展为能乐和狂言。
 

生活

 

猴拳

与猴有关的体育项目,最突出的就是猴拳,三国时的名医华佗首创五禽戏,第四个”(运动)就是,人学猴之动作锻炼,以达到强身健体之目的,后人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了猴拳
在民间武术中,猴拳是一种模仿猴子动作、形态的武术,为百姓所喜闻乐见。猴拳起源很早,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西汉初帛画《导引图》有沐猴图像,或是古代猴拳。近代猴拳多为套路。打猴拳者,有时四肢着地,有时抓头挠腮,活脱脱一副猴样。
明代,由仿生学原理而创建的形意拳中,又派生出猴拳拳术。猴拳的突出特点是紧中有慢,刚柔相济,以柔克刚,灵活多变,出奇制胜。
 

的民俗

炕头上的护娃猴
我国山西、陕西和内蒙古等地区,农家的炕头上,都有一个用青石雕刻的小石猴,是专门用来拴六七个月刚学会爬行的婴儿的。母亲用一根红绳子穿过石猴腿部的圆孔,再把红绳的另一头拦腰拴住娃娃。据当地人说:猴能保佑娃娃平安,长大以后精明能干。
码头上的护航猴
20世纪70年代以前,三门峡、陕县一带古老的渡口码头上,在木船靠拢码头时系绳用的木桩上都雕有一只神采奕奕的猴子,煞有介事地端坐在木桩的顶端,似在东张西望。老艄公解释说:孙猴子水性好,能潜入东海大闹龙宫。敬它,可保驾护航,人船平安。
拴马桩上的避瘟猴
我国西北地区的陕西、甘肃(包括山西)一带,特别是陕西的渭南地区,村村都有拴马石桩,许多拴马桩的顶端都雕有石猴,称避马瘟”(弼马温的谐音)。究其原因,恐怕与《西游记》中,美猴王大闹天宫,玉皇大帝为安抚孙猴子,封其为弼马温一职有关,说白了就是养护天马的小头目。弼马温是御封的官儿,是老天爷正式任命的,所以尽管孙悟空死不愿意,且自动离职,但老百姓总是把齐天大圣与马联系在一起,走进农村,拴马桩、槽头边、农民居室,你都可以找到公侯之神——避马瘟的位置。
贺寿之神抱桃猴
猴子与似有天生不解之缘。自然界的猕猴天性喜食桃子,神话小说《西游记》中,就有孙猴子偷吃王母蟠桃的故事。传说蟠桃产自天宫,乃王母娘娘亲手栽植,每三百年结果一次,数量甚微,食之皆可长生不老,故名仙桃。至今,民间为老人贺寿时,仍以桃子作为祝寿象征。
祈求功名的马上猴
马上猴的谐音和吉祥口采是马上封侯。与民间玩具中的背背猴”(辈辈封侯)都是一个意思。猴与侯谐音。侯者,官也。除此之外,猴子神通广大的功能远不止于此,还有祈雨求子等多种功能。
 

关于猴的俗语

被中国人视为吉祥之化身的猴子,虽然在神话和民间传说中机灵聪明,但汉语中也不乏很多戏弄和讽刺猴子的谚语和歇后语。谚语如打虎要力,捉猴要智猴子不钻圈,多筛几遍锣猴子手里掉不出干枣长了毛比猴子还鬼猴子手下走不掉虱子孙猴儿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莫叫猴子去看果,莫叫水獭去守鱼等,虽言语朴实,读来却颇有韵味。

与猴有关的歇后语,往往把猴子视为缺乏耐性、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代表,如猴吃辣椒——抓耳挠腮猴子照镜子——没个人模样猴子吃大象——亏他张得开嘴猴子扛大梁——受不了火烧猴屁股——团团转独木桥上唱猴戏——玩命猴子捅马蜂窝——倒挨一脸、猴儿背着手走——装人相;猴子学走路——假惺惺(猩猩);猴子戴礼帽——假充文明人;猴子偷桃——毛手毛脚;猴子看书——假斯文;猴子唱戏——想起一出是一出;猴子戴胡子——要哪出没哪出;猴子偷瓜——连滚带爬等。这些歇后语诙谐风趣,令人过目难忘。http://y2.ifengimg.com/a/2015/0708/icon_logo.gif

 
正在读取文章的评论数据,请稍后...
正在加载文章评论的签写框,请稍后...
欢迎访问辽阳文史网
正在载入日历助手...
辽阳文史网 统计信息
正在载入统计信息...
辽阳文史网 分类列表
辽阳文史网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最新留言...
正在载入友情链接...